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节

    罗建明屋里飘一层厚厚的烟雾。

  罗建明和于浩坐在罗建明床上吸烟。

  于浩不喜欢上学也看不上老实巴交的父母。初中毕业,于浩就离开了以种地为生的父母,独自闯荡。在闯荡的日子里,于浩悟出一个道理,他没钱没靠,只有拳头,过硬的拳头也能为他争得一席之地。一次朋友因为生意上的事与别人发生冲突,于浩出手相助,一刀下去,那人倒在地上,溅在于浩衣服上的血,花朵般地盛开。于浩傻了,他最先想到的是家,跑回家。老实了一辈子的父亲果断地说儿子,快走,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父亲把几张皱巴巴的钞票塞给于浩。于浩看着父亲,想着父亲以前的种种:父亲粗大的手摸着他的头,父亲送他到学校,父亲蹲在校门口,捧着两块蛋糕在等他。于浩眼里涌上泪。父亲推了他一下,说快走。

  于浩踏上了流亡之路,过着漂泊的日子。每过一个地方,于浩很快结识当地的混混,并成为他们的老大。于浩流浪到罗建明工地。那时罗建明在AH做高速公路。罗建明看上于浩的体魄和骨子里那股野性。

  罗建明问于浩愿不愿意在施工队干?于浩说愿意。于浩厌烦东奔西走的生活,想安静下来。罗建明把于浩安排在民工队里。那阵子,老百姓正在为征地款的问题,闹个不休,成天围着施工队。罗建明苦口婆心地劝他们找当地政府,这个事政府最清楚。找了几次,被政府打发回来。老百姓开始认死理,只要在施工队闹,工程没法干,自然会有人来解决问题。于是村里人轮着来施工队闹。施工队被围得水泄不通。那是夏天,夏天是做高速公路最好的季节。罗建明愁眉不展。于浩说罗经理,老百姓欠打,这事交给我。罗建明说别出事才好。于浩摸着剃光了的头,说放心吧。于浩找来十几个披头散发的混混。于浩说别伤人,但要打出势气,打出威风。混混们手拿长棍,围着老百姓打,打得乌烟瘴气,尘土飞扬。老百姓到处乱跑。

  从此老百姓再也没闹过。

  罗建明请于浩喝酒。于浩喝酒跟喝水似的。罗建明已经面红耳赤了,于浩没事似的。罗建明说你拉一支民工队跟着我干,你看怎么样?于浩说好事,好哇。于浩找到那些混混,混混洗头革面,成了于浩民工队的成员。于浩跟着罗建明干了两个工地,有了些钱,没敢给父母寄回,而是叫手下弟兄悄悄送回去。弟兄回来说被砍的人没什么大碍,只是不停地上诉,估计使些钱能摆平。于浩又派了两个弟兄去找那人协商。那人同意赔钱撤诉。从此于浩安心地跟着罗建明干。几个工地下来,于浩有钱了。于浩想做大,比如直接包工程。罗建明说要等机会。公司打电话给罗建明要他做好去深圳的准备。罗建明意识到机会来了,找到于浩,要于浩回公司办边防证。罗建明说可以找保卫科长帮忙。保卫科长与他私交不错,必要时使点钱。于浩回到公司,找了保卫科长,住进公司招待所等消息。于浩早已到了娶妻年龄,于浩没娶妻,但于浩有女人,没有女人的男人不是男人。于浩经常说男人不喝酒,死了不如狗。男人没有钱,死了不如鸡。男人没女人,死了不如猪。什么逻辑,罗建明笑笑。于浩确实能喝酒,海量,八两一斤跟喝碗水似的。于浩也有钱了,于浩拿出十万给罗建明。罗建明退给他。罗建明说要做大,必须积累资金。于浩被感动了,说罗哥,你可以拿我的命。罗建明笑了。于浩确实有女人,流水似的,每到一个工地,都能从附近村庄找个女人。也不知道于浩用什么招,那些女人心甘情愿地做他的情妇,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给于浩送。于浩要罗建明也找一个。于浩说嫂子离你太远,远水解不了近渴。罗建明摇摇头,于浩的那些女人,罗建明连拉她们手的冲动都没有。

  罗建明吸着烟,眼睛透过烟雾看着于浩。罗建明说我把这个工程包给你,你能做吗?于浩说机械呢?罗建明说租给你,包括机驾手。于浩连吸几口烟,扔掉烟头,说行。罗建明说除了上交公司利润和各项开销,剩下的咱俩对半分。于浩看着罗建明,罗建明的目光很深,于浩根本看不见底。罗建明说胜腾公司的二期工程有意给我们做,这是机会。于浩说全靠罗经理运作,我听你的。罗建明说去办公室找安乐,领些生活用品,带着你的人,再搭两间活动房,挤挤够住了。于浩说这事我下午办,现在我要在你床上睡一觉。罗建明说我去工地。你好好好休息。

  夜很静。涨潮了,海水拍打着礁石,发出清脆的响声。门外有喘息声,声音不大,很清晰,近在咫尺。安乐下床,光着脚走到门口,从门缝往外看。一双闪着亮光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有颗跳动的心,充满渴望。安乐想起公司招待所后山坡树后那双眼睛。这两双眼睛就是安乐下午看到的那双眼睛。当那双眼睛落在安乐身上,安乐本能地缩着。那是一双能剥去安乐衣服,使她全身裸赤地站在他面前的眼睛。安乐心里涌起反感,她轻蔑地看着他。他说我叫于浩,领生活用品。安乐没再看于浩,目光跃过他的头顶看着门外白花花的阳光。于浩说是罗经理让领的。安乐说跟我来吧。领了生活用品,于浩想说什么。安乐没看于浩,进了办公室。

  于浩看着安乐的背影。安乐走进招待所,从于浩面前飘过那一刻,于浩的心就变得纷繁杂乱。他想象安乐的身体,看着安乐的房门。林强去找安乐。林强走后,房门紧关。于浩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出了招待所,上了后山。看到安乐撩起窗帘的那一刻,于浩的心狂跳,同时他的眼睛被遮住了。没想到在深圳又看见安乐,而且以后要朝夕相处。于浩有过很多女人,那些女人给他带来肉*体上的满足,每次于浩看到自己充盈的肉*体,体会心灵的酣畅,心灵的门紧紧地关着。于浩不明白,那些女人给他的,为什么不能让他心灵愉悦。看见安乐,于浩怦然心动。想象着安乐的身体,于浩的心就在兴奋中遨游。夜晚降临,于浩的心带着于浩来到安乐门前。于浩跳动的心离开他身体,钻进安乐房里。

  高大的身影从房头飘过来,遮住那双眼睛,一起消失在房后。

  那个身影安乐熟悉,那双眼睛安乐也熟悉。

  熟悉的眼睛,熟悉的身影。

第5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