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节

    安乐端着脸盆,走出房门,停下了。

  郝芳正在水池边洗衣服。水池在食堂前面,郝芳的身体隐在房屋投下的阴影里。她机械地搓着衣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哗哗流着的水。安乐把盆放进屋里,走到郝芳身边,叫郝芳姐。郝芳眼珠转动一下又一下,没看安乐。安乐又叫郝芳姐。郝芳目光转向安乐。郝芳的眼睛空洞无神。安乐说郝芳姐,今天是星期天,我不用加班,陪你上街转转?郝芳摇摇头。安乐说要不咱们去工地看看?郝芳眼睛亮起来,罗建明一定在工地。她说好啊。郝芳快速地洗着衣服。该不该去工地呢?一时安乐很犹豫。

  阳光涌动,空中白花花一片。

  郝芳很快晾了衣服,过来叫安乐。

  工地离施工队住地不远。过了马路,往前一百米左右就到了。工地静悄悄的,好像连空气都凝住。安乐意识到此刻正要放炮。林强从一块巨石后跑过来,他大叫安乐,爬下。安乐推开郝芳,与此同时安乐被林强扑在身下。一声巨响,安乐抬起头,眼前黄褐色的雾团,散开飘去。林强说我的腿好像受伤了。鲜红的血,小溪般地淌。林强腿下红色的浪花在盛开。安乐哭了。林强说没事。安乐大叫罗经理。于浩从远处跑过来。于浩说快送医院。郝芳拉住于浩问罗建明呢?这些天罗建明萎靡不振,脸色疲惫。于浩不忍心让罗建明呆在工地,他在宾馆开了房间,送罗建明去休息。于浩说你手机开着,有事打你手机。罗建明说今天爆破,小心点。于浩说量不大,林强会做好的,你放心吧。

  郝芳又问罗建明呢?于浩说去胜腾公司了。郝芳说真的吗?于浩说我打他手机。那边罗建明声音低沉地问什么事?于浩说嫂子找你,跟胜腾公司谈得怎么样。罗建明说谈完了。于浩说工地出事了,林强受伤,现送往医院。罗建明说我马上到医院。

  林强躺在床上。安乐坐在床边,不停地掉泪。林强说没什么事,别哭了。安乐泪流得更多。如果不是她提出去工地,郝芳就不会去。如果她们不去工地,林强就不会受伤。一切的一切都怪安乐。安乐无法不责备自己。林强握住安乐手说别这样,我没什么大事,你也听到了医生说过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安乐看着林强。林强躺在床上,颧骨显得更加突出。眼睛深陷了。泪再次从安乐眼里流出。

  小梅拎着个大包推门进来。包里装着洗刷用品好像还有内裤什么的。小梅放下包,像没看见安乐,径直走到床边,抓住林强的手,泪流下来。小梅说林强哥,你是怎么了?我打电话到公司,公司说你不在,我又打电话到施工队,才知道你受伤了,怎么那么不小心啊。林强笑着说没事。小梅眼里流露出对林强的疼爱。

  安乐走到窗口,远处阳光照着海面,海面上泛走点点光波。海岸边,错落有致的大厦沿岸铺开,远去。

  小梅走到安乐身边,说安乐,你陪陪林强哥,我去买只鸡给他炖点汤。小梅出了门。林强说过来,坐这。安乐坐在椅子上。林强说安乐,天天来陪我好吗?安乐说好。林强说一刻也不要离开。安乐说怎么跟孩子似的,你睡会儿吧,我看着你睡着。林强握住安乐的手,闭上眼睛。不知怎么安乐一阵心酸,泪再次涌上眼眶。林强又睁开眼睛,说你别走。安乐说你睡吧,我晚点再走,回去还得写一份月报表。林强再次闭上眼睛。

  傍晚时分,天边漫过云层,下起细雨,慢慢雨大了些。

  安乐坐在办公室,看着天空。罗建明进来好一会,她没觉察。罗建明说安乐,心里不好受,对吗?安乐说罗经理。罗建明坐在沙发上。

  办公室的灯光从窗口散向窗外。

  罗建明说多去陪陪林强,林强对你一片真心。安乐说其实我拿不准自己内心那份真情到底想往哪里走,想到哪里找归宿。罗建明说你的心太高了,爱情是一回事,生活是另一回事。林强是你生活中很好的伴侣,他为你不顾一切。安乐幽幽地说生活和爱情为什么不能和谐地统一呢?罗建明点了支烟,吸着。他说安乐,别太理想化了,活着能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很好了。以后你多陪陪林强,多关心他,给他些安慰。

  安乐看着窗外,雨淅淅沥沥地下。

  林强给了她健康甚至是生命。那一刻安乐被感动了,心里涌起层层波浪。她抱住林强,泪洒在他脸上。林强说我能走进你的眼里?又一滴泪珠挂在安乐眼睫毛上,颤动着。林强闭上眼睛。林强说安乐,你什么都不要说。别说。但林强拉住安乐手再了没松开,直到医院,医生把安乐挡在手术室外。

  罗建明站起来,走到安乐身边,说去吧,多陪陪林强,此刻他最需要你。我派车送你去。安乐说罗经理,不用了,我会去的,林强给了我健康甚至是生命。

  罗建明回到屋里已经是深夜了。

  罗建明和于浩去见了胜腾公司老板,并就二期工程签了合同,之后罗建明宴请胜腾公司老板,之后又载着于浩漫无目的兜风。于浩快倒在车里睡着了。罗建明才开回来。

  郝芳没睡,坐在床上等罗建明。郝芳睁着朦胧睡眼,说几点了,才回来,医生说你的病就要好了,快来洗吧。罗建明说今天就不洗了吧?我太累了。郝芳说不行,快脱了裤子,坐床边。罗建明只得照郝芳说的做。郝芳似乎进入了睡梦中,她面带微笑,动作轻柔,全身心地为罗建明清洗。郝芳享受着这个过程。罗建明好像快睡着了,眼睛皮搭拉下来,脑子里心里装着机械的轰鸣和巨石的爆破声。杂乱无章的声音汇成一曲美妙的乐章,在罗建明心里盘旋着。郝静,精灵般地站在他面前,启天花瓣似的双唇,对他笑。罗建明沉浸在其中并享受着。下身全然没什么感觉。郝芳使劲拽了他一下。罗建明睁开眼,说你做什么?郝芳说看看你自己吧,你成什么了?罗建明低头看,下身悄无声息地待在哪里。罗建明心里产生着快慰,并向全身漫开,心与身浸在喜悦中,解脱了。郝芳手捂脸,大哭。罗建明说哭什么。郝芳说你还有什么用。说着跑出去,罗建明套上短裤,追出去。雨夜里,两个奔跑着的身影。郝芳扑进大海的刹那,罗建明抓住她。郝芳说让我死了吧,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罗建明抱起郝芳,往回走。罗建明敲安乐屋门。睡梦中安乐睁开眼睛。罗建明说安乐开门。安乐拉着了灯,穿件衣服,下床开门。罗建明说安乐,让郝芳在你这里睡吧。安乐甩甩头,头脑仍旧迷糊。郝芳身上湿淋淋的,罗建明身上湿淋淋的。罗建明说安乐,麻烦你了。安乐扶着郝芳,清醒了些。安乐说郝芳姐,怎么了?郝芳扑进安乐怀里,说他不行了。安乐一时没明白,说不是好好的吗?郝芳哭着说他做不了男人了。我的命真苦。安乐明白了,但她不知道怎么安慰郝芳。安乐说你先坐下,我找套衣服你换上。郝芳说还换什么衣服,活着不如死了好。郝芳很凄凉地哭着。

  这一晚安乐屋灯一直亮着。

  安乐没睡。郝芳也没睡。郝芳不停地哭,不停地向安乐倾吐内心的酸与苦。安乐睁着迷蒙睡眼,任凭思绪穿梭。《追随你一世》,女主人公对爱情执着的追求,献出了青春,献出了生命。作家,高大的身影,散发着勃勃生机,生动富有激情。流淌着的血,林强跳动的心,纯净的眼睛。郝芳发出怪笑。阴森森。安乐说郝芳姐,别想了。郝芳的脸变了形似的,说罗建明,我怎么样你才满意?郝芳不停地说着她该怎么做,罗建明才满意。安乐说去理解他吧。郝芳说理解,怎么理解,他什么都不跟我说,我怎么理解他。郝芳的声音远去了。安乐的思绪飘荡,越过高山,飘向白云,那里有圣洁纯美的世界。

第8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