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节

    安乐进病房。

  小梅正在喂林强喝汤。看见安乐,林强眼里闪动着火花。林强说安乐,过来坐。小梅心发酸,喂了林强最后一口汤,起身对安乐笑笑,说安乐,坐吧。不知怎么林强脸色变了,眉宇间透着难受又像痛苦。安乐说伤口还疼?小梅麻利地从床下拿出便盆,一只手伸进被单托起林强身体,另一只手把便盆塞进去。林强说你们出去吧,我叫护工帮忙。小梅说你不是说我是妹妹吗?林强看着安乐,轻声说你先出去吧。

  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

  安乐走在医院的走廊里。林强面部一个细微的变化,小梅就能意识到林强生理上的变化,小梅才是林强生活里的伴,她会伴着林强在生活里行走,很稳很平静。林强给了安乐健康甚至生命。那就是她生命里的人,把他藏在心里吧,永远永远。

  安乐走出医院,走在马路上。雨天,马路上寂静了许多。偶尔驶过一辆车,很快又回归寂静。

  吉普车在安乐身边停下,于浩探出头,叫她上车。安乐瞟于浩一眼,往前走。安乐的目光从没在于浩脸上停过,更不看他的眼睛。于浩的眼睛总想剥安乐的衣服。很急切。于浩对女人的兴趣就是她们的身体。安乐体内散发着青春的朝气,流动着火一样的血液,带着露珠般的晶莹。于浩对安乐身体的向往已超脱了世俗的观念,飞跃到心灵。心对心的碰撞。

  安乐的心绪骤然忧郁。

  天阴沉,小雨零落。

  马路尽头碰着大海,拐了弯。在拐弯处,一高一矮,两张稚气末脱的脸像是从平地上冒出来,握刀的手直抖。高的说把钱留下,赶紧走。矮的说听见没有。于浩从后面上来,一高一矮扔掉刀,跪下。于浩说你们干不了这个,为什么干?高的说我们从AH来,身上的钱用光了,又找不到工作,我们两天没吃东西了。于浩说你们在这儿等着,我马上过来。安乐说不用送我,带他们吃饭去吧。于浩看着安乐,安乐的目光柔和了许多,停在他脸上,只是没看他的眼睛。她说谢谢你。于浩说我还是送你回去吧,这几天这个地方发生了好几起这种事。安乐说没事,他们还饿着呢。于浩说这样吧,把他们一起带上,先送你回去,再带他们去吃饭。安乐眼睛移动一下,落在于浩的眼睛上。于浩的目光变了,不像刀而像水,溢满关心。安乐点点头。

  于浩专注地开车。安乐坐在他身边。一高一矮坐在后排。

  车窗外,灰蒙蒙,小雨仍飘飘洒洒。雨刷不停地摆动。于浩说林强好些了吗?安乐说好多了。

  于浩想起那个夜晚,没月也没星。林强从房头影子似的移过来,挡在于浩面前,抓住于浩胸衣,他们一起隐在停在路边的车后。林强说别打安乐主意,她不是你的。记住了,她不是你的。到底是农村出生,只会扒门缝。你只会扒缝吗?在公司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依然不改。黑暗中,于浩的脸变成猪肝色,额上的青筋突起。林强说男人最重要的挺起胸。于浩握着的拳头重重地垂下。于浩说好,我要让你看到什么是真正的男人。SD工地,我做涵洞,你给了我很多技术上的帮助,我会永远记得,但我不会在女人上让步。林强重重拍拍于浩的肩,消失在夜幕里。

  几天后,工地放炮。点着导火索,于浩与林强躲在巨石后,竖起耳朵听爆破声。传来的却是郝芳的声音。林强听到了。于浩也听到了。但林强的意识在前。郝芳叫罗建明。郝芳来了。安乐一定陪着郝芳。林强拔腿离开巨石。于浩探出头,安乐和郝芳边张望边走,进入禁区。在安乐推倒郝芳的刹那,林强扑在安乐身上那一刻。于浩心像经过数天的奔波突然停下,瘫在巨石下,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堆肉。林强受伤了,为安乐。是疼。是爱。为了疼爱,失去的也许是生命。于浩觉得安乐离他更远了,心灵的距离,一个在南极,一个在北极。但于浩的目光依旧追随着安乐的身体。于浩的目光不像刀而像水。一股热气徐徐的泉水。

  于浩说林强真的很不错,他很喜欢你。安乐笑着没说话。于浩说安乐,最疼你的是林强,最爱你的还是他。安乐突然想也许林强也没搞清楚他的感情归宿。他真正需要的是小梅,只是他没意识到罢了。作家,《追随你一世》,为安乐打开一扇绚丽多彩窗户,那里流淌着汩汩小溪,清澈而安静,执着无悔,青春流逝,激情不再,爱情永恒。

  雨停了,太阳挂在空中。大堆大堆的白光涌起来,热烈而奔放。

  安乐情绪豁然。

  于浩说天气预报说这两天都下雨,怎么就停了呢。安乐说没什么哭的了呗。于浩说你说什么?安乐说没什么。

  于浩把车停在路口。安乐下车,对于浩挥挥手。

  作家,光芒四射的身影,《追随你一世》,女主人公坚强而执着身影。

  安乐走进灿烂的阳光里。

  (完)

第9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