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年,我十八岁

    朦胧幻月

  背起书包离开教室,顺着窗根往外跑,站在学校围墙外,靠着墙,望着蓝天白云。逃学,是想看一场向往已久的电影。那是一部三四十年代的喜剧片。

  坐在电影院,心还在狂跳不已。乖乖女,逃学看电影。如果被父亲知道,父亲厚厚的巴掌又将在我面前扬起,但最终会落在父亲自己脸上,父亲舍不得打我,舍不得打母亲,气了只打自己。但我不会让他知道,本来我就有点发烧,我是请了假看病的。我知道我的发烧会牵动父亲的心,明天我会让同学带张假条给老师。我看好了明天的电影,我也非常喜欢。不知道为什么,我狂热地迷恋上电影,而且是以前的老电影,尤其是外国佬的电影。外国佬的电影拍得就是好看。走着站着都能让我沉浸在电影里,于是激动向我袭来,袭向全身,我只有热情地拥抱它。阳光丝丝缕缕地洒在我身上,抓一把扬向空中,变成一缕彩带向上飞。我的心也跟着飞。

  电影院里响起哄堂笑声,如果说这片笑声像浪涛,我的笑声飘在浪涛之上,是浪花。我为自己的笑声陶醉。我的笑声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银铃,如此清朗。我是背着父母的希望,背着祖宗的丰碑,负着耀祖的重任,我的前途只有大学,考上大学我才能完成我的重任,才能对祖上有个交待。才能让父母脸上有光。但我迷恋上电影。

  电影给了我漫游的空间,让我看到我没经历的过去,让我知道了我根本没体会过的精彩,让我从无声的书本走进有声的世界,让我撕开眼前固有的一切:书本,课堂,灯光下没完不了的作业。

  怎么才能看更多的电影?

  我学会说谎。骗老师家里有事,大扫除与同学轮换,劳动课从来不参加,每次我都说来例假了。我看了一场所又一场自己喜欢的电影。

  期中考试我的成绩下降了。开家长会,我没告诉父亲母。对老师说父母有事不能来。回家面对父母,心里又不那么的不安。父母曾说给女儿开家长会是他们最希望做的事。他们喜欢坐在教室里听老师对女儿的表扬。那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时刻。我却埋没了他们这个权利。多年后父母脸上再次浮现起对那时的回忆,沉醉在其中并陶醉时,我的心还在隐隐地痛。那次期中考试过后不久,父亲地问快期中考试过了吧?怎么没下来成绩呢?我随意地说老师忙呗。父亲又问快开家长会了吧?我说开不开还不一定,学校正全力抓我们高考。父亲点点头说有些道理。

  我继续找各种借口下午最后一节课逃课看电影。我的成绩也继续下降。

  模拟考试到了。

  我仍然在电影里奔跑,跑进战火纷飞的年代,惊心动魄的战争场面,扣人心弦的地下生活工作场面,催人泪下的生死离别。外国佬大胆的爱情场景。火辣辣的亲热画面。我的心再次被掀开。那里充满了浪般的激流,火般的热烈。那种奇妙的感觉使我觉得面前有个万花筒在飞翻,吸引着我跟着它走。

  那年我没考上大学。

  那年,我十八岁。

  接下来的一年,我又疯热地迷上的文学,梦想成为作家。之后,我二十岁,我将会写一篇《那年,我二十岁》。

那年,我十八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