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延续着我的长发

智商60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2

    (四)

  “三年六班,‘尹瞒瞒’,会议室有人找!……………”

  迷迷糊糊的从课桌上爬起来,妈的,谁又找我。那个乌龟校长是不是‘皮’又痒了?上次把他修理的还不够吗?又他妈来找我麻烦!

  “三年六班,‘尹瞒瞒’,会议室有人找!……………”

  “别他妈喊了,再喊小心我……………”

  “嘘,别这么粗鲁,先去看看什么事吧!‘人家’也是好心来告诉你啊!别吓坏人家。”

  还好晓曦的及时制止,要不然,那个‘通报’的小学妹,恐怕要吓死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天乐寻声赶来。大概,他可能以为我又犯什么事了吧!

  “不知道啊,说是有人找,没关系,我去去就来。”

  我转身就要出去,可是,天乐却拉住了我。他和晓曦交换了一个眼色,便异口同声的说要和我一起去。

  “发什么神经啊,没事的,不就是去一下校长室吗?我又不是去阎王殿,干嘛弄的那么隆重啊!”

  我不禁觉得好笑,他们也太过于担心我了吧!

  “我们只是去看看而已啊,怎么,不行啊!”

  哎!晓曦都发话了,我不同意也没有办法啊!

  “好吧!走!”

  (五)

  “尹瞒小姐,我是你父母生前的律师,我姓刘。这是你父母临死前定的遗嘱,上面表明了,他们死后,所有的财产将由他们唯一的女儿‘尹瞒’也就是您,来继承。其中他们的财产有:一家杂志社,一家服装销售公司,两家蛋糕店,两家游乐园,两家……………”

  之后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下去。

  “他们,死了?他们,死了?他们,死了?…………”

  我不断的重复着。

  “怎么会?怎么可能?那天,那天,他们明明还是好好的啊 。怎么会就这么死了呢?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

  坐在顶楼的平台上,冷风吹过,让我不得不蜷缩起身子。头一次感觉到这么的无助。长发像是感觉到了我的寒冷,在风的帮助下,不断的缠绕在我精瘦的脊背上,它似乎觉得这样可以给我些许的温暖。

  “瞒瞒,回去吧!这儿这么冷,不要着凉了。”

  晓曦的声音从我的耳边响起。着是我第一次没有理她的发问。我没有动,仍旧眼神空洞的望着远方。脑子里一片空白。

  “瞒瞒!别这样,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啊。”

  好烦啊!

  “你住口!”

  这是我认识晓曦以来,第一次对她发火。我好象发了疯一样的从地上爬起来,黑亮的长发在刺骨的秋风中肆虐的飞舞着。我声嘶力竭的对她喊道:

  “谁说我为他们难过了?谁说他们死了我就一定要为他们哀伤了?你知道什么?我恨他们,恨到想亲手杀了他们,我只是为自己难过,难过他们就这么轻易的死于车祸,没有让我完成自己的心愿!你明白了没有!!我只是后悔,那天为什么没有,狠下心来杀了他们,我受了那么多的苦,他们都还没有偿还,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死!怎么可以死的这么容易!!!”

  “瞒瞒!你太过分了!那是你的亲生父母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他们!!”

  “啪!!”

  清脆的响声,打散了所有的争执。我这才看到,晓曦正看着自己的手,泪流满面。

  这是温柔的晓曦,第一次打我。我做错了什么了吗?她为什么要打我?可是,我却不自觉的平静了下来。眼神又从新变的空洞,我的长发,也静静的散在背后。

  “瞒瞒,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好吗?你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就因为你从没有得到过父母的爱,所以,你才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你除了觉得他们欠你的之外,你更发现了其实你是深爱着他们的,只是你不想面对而已。听了我的故事,你就会长大,你就会知道,你的爱,和你的恨,到底该怎么安排。”

  “晓曦,不要说!我们答应过……………”

  “哥哥,她早晚都要知道的啊!放心吧!”

  天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过身去背对着我。

  (六)

  十九年前的一个深夜,白天才热热闹闹办完喜事的‘魏’家,突然,一声枪响,划破了宁静的夜空。一家老小,匆匆赶到新房时,新郎已经被人一枪毙命,而新娘子,却不知所踪。就在院子里的人忙活着新郎的后事时,一对青年男女却从后门跑了出来。

  “星哥,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我终于逃出‘伪君子’的魔掌了。”

  女孩兴奋的搂住了男孩的脖子,高兴的跃跃欲试。心情轻松的如同刚刚被放出牢笼的小鸟。

  “是啊,月儿,我们终于可以自由的在一起了,再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了。”

  可是,就在他们沉浸在忘我的快乐中时,突然,一阵寒风吹散了他们回味幸福的思绪。

  “我们,杀了人了……………”

  “我们,杀了人了……………”

  说不出,诡异的夜,皎洁而明亮的月光,笼罩照在他们的身上,使四周的空气似乎变的出奇的寒冷。而他们则更加紧紧的抱紧对方,仿佛,只要一松手,那他们一切的一切,也将会永远消失……………

  “星哥,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怎么办?如果以后让他们查出是我们杀了魏君子,那我们的孩子,依他们的作为,万一他们……………”

  男孩捂住了女孩的嘴,说:

  “放心吧!不会有万一的,这是我们爱的结晶,我们不可以自私的抛弃她,我们要把她抚养成人,要她替我们来享受以后的日子。我们会看着她一天天的长大,看着她坚强,健康的活着。孩子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她‘尹瞒’。”

  “尹瞒?”

  女孩不解的抬头看着自己最爱的男人,似乎在询问名字的原由。

  “月儿,如果真的有机会让我们同年同月同日死,你会后悔吗?”

  “不会!”

  女孩不假思索的说出答案。换来的是男孩更加深入的拥抱。

  “月儿,你静静的听我说,我们杀了人,杀人就一定要偿命。所以,在我开枪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明白,我不能在‘久活’于人事了。因为,我们迟早会被他们找到的。我知道,如果我死了,你也不会‘独活’,来承受着失去我的痛苦,可是,我们的孩子是无辜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撑到孩子满十八岁,知道了他以后的日子会‘安枕无忧’,会好好照顾自己以后,我们就去警察局自首。可是,在孩子成长的这十八年里,我们不可以在她面前透漏任何的,对他的情感,因为,我怕,如果将来他失去我们以后,会从此而一蹶不振、最终以惨败而收场。”

  男孩平静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等待着爱人的回答。

  “星哥,我听你的,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只是,可怜了我们还没有出世的孩子,这算是报应吗?让一个孩子来承受父母明明在身边,却享受不到任何关爱的痛苦?”

  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扶上了尚且平坦的小腹。

  “可怜的孩子,希望,你不要恨我们将你带到这个世上,你要知道,爸爸妈妈是多么的爱你啊!……………”

  夜风微凉,两行清泪,潸然落下……………。

  …………………………

  (七)

  为什么眼睛会有湿湿的感觉?难道,是眉毛下雨,淋湿了眼睛吗?这种感觉就是哭泣吗?为什么‘泪’的味道是涩涩的?为什么这种哭泣的感觉比即将面临死亡时的恐惧还要难过?这就是我多他们的爱的表现吗?不是说好了的,以后不会再回到这个家了吗?为什么我的双脚却还是不听使唤的走到了这里?

  独自一人站在自家的大门口,黑亮的长发随风漂浮,使我本来就清瘦的脸庞显得更加的苍白和憔悴。

  如‘做贼’般踌躇这打开了大门。熟悉的景象重新回到眼前。

  唯一,一次和妈妈一同坐过的秋千;唯一,一次和爸爸一同走过的回廊;唯一,一次在小花园玩时听到妈妈在厨房里喊自己回去吃饭;唯一,一次一家三口一同出门上班、上学;唯一,一次……………;唯一,一次……………

  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从未出现在自己回忆中的记忆,一下子全部都浮现在了眼前。他们是爱我的啊,虽然他们一向掩饰的都很好,可是,仔细想想,真的有好多好多的纰漏啊。

  为什么,小时侯,当我在独自一个人玩玩具的时候,妈妈总会在同一时间出现在我的卧室门口,一直都以为她只是碰巧‘路过’,其实,她是特意站在那里陪我啊;

  为什么,中小学时的参考书,当我第一次打开,便可以清楚的看到用记号笔‘标出’的‘本课重点’?参考书都是经过爸爸的手才到我的手上的,为什么我就想不到,那是爸爸事先做好的“陪我复习的准备”呢?;

  为什么,从小到大生病住院,陪我在医院里输液、手术的那两个“特护”总是带着口罩,而且从来都是一句话也不和我说,现在才发现,他们的身影竟然是那么的熟悉;

  还有每次打架,总是听老师,或是同学们说,是你爸、或是你妈,的秘书来帮你摆平了,可是,我却没有见过他们的秘书长的什么样子。

  其实,他们一直都在我身边的,一直都在默默的照顾着我的,可是,为什么我要这么笨?直到现在才发现他们伪装?我好笨,真的好笨!!……………

  ……………

  十八年了,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来他们的卧房。

  偌大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双人床算得上是家具以外,其于的地方几乎全部都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礼物。

  瞒瞒的,生日礼物;

  瞒瞒的,圣诞礼物;

  瞒瞒的,新年礼物;

  瞒瞒的,……………

  瞒瞒的,……………

  …………………………

  满屋子的礼物,几乎每一样都写着我的名字。而且,按着每年的节日,都会在礼物上有标注,几乎,每一个有意义的日子,都有十八份。每一份礼物,从包装纸的颜色来看,就可以分辨的出包装的时间不短了。因为,有的包装纸已经开始发黄了,也有破损的迹象。

  “原来,每年他们都有给我准备礼物。我终于知道他们不让我来他们卧室的秘密了,原来是这样,原来他们真的没有因为自己的‘约会’而忽视我。”

  坐在地板上,双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些礼物,仿佛这些没有生命的礼物就是我的一切。泪水,也不禁悄然落下。这时,双人床上,在两个枕头的中央,一本红色的相簿吸引了我的目光。着应该是爸爸妈妈最最喜欢的东西了吧!要不然不会被摆在最中央的。

  慢慢的爬到床上,小心奕奕的翻开了这本相簿。

  当打开的那一刹那,我惊呆了,想不到这竟然是自己从小到大的照片。可是,记忆中的自己,好象从来都没有照过相片啊!为什么爸爸妈妈会收集到这么多我的‘独照’?难道,他们一直都在暗处守护着我?

  一页页的翻看着相簿,有哭的,有笑的,有思考中的,有愁眉不展的,还有小学毕业时的,还有中学毕业时的。好多好多的相片,连自己的记忆中都已经不符存在的画面,都‘影印’在了这一张张小小的相片上。忽然间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幸福。翻到相簿的最后一页,爸爸和妈妈的笔记出现在我的面前,‘娟秀’与‘霸气’相融合的六个字;

  “瞒瞒,我们,爱你!”

  同时,还有一封信,署名为‘爱女瞒瞒亲启’的信。

  轻轻的盒上相簿,仿佛是对待西式珍宝一般的将它紧紧的搂在胸前。安静的躺在父母生前睡过的大床上,眼中没有泪水,因为它已经感受到了爱的甜美,也感受到了父母别出心裁的良苦用心。

  (八)

  清晨的阳光落在了围墙上,使那一片片的白色,显得更加的耀眼。尹晓曦和尹天乐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家门口,脸上的忧郁,透漏了他们对我的关心和担忧。轻轻的打开门,我以最灿烂的笑容来迎接他们的到来。

  “瞒瞒,你怎么,你怎么穿上了裙子?你从不穿裙子的。”

  晓曦首先发问。

  天乐,也被我的打扮‘吓’的张口结舌。

  “我的新形象,你们不满意吗?妈妈的信里说,她好希望我能够穿上她买的裙子,为了满足她的小小要求,我只好这么做喽!”

  我不以为然的说着。

  “哦,阿姨的眼力好好哦!想不到这件裙子你会穿的这么的合身,简直就是量身定做的啊!”

  晓曦露出了羡慕的神色。呵,还真能装啊。

  “哦,‘阿姨’啊,你不是一直都叫她干妈的吗?怎么一下子就改口了呢?”

  我一语道破了她的死穴。

  “啊!你怎么知道的?不能啊,我没有说啊,哥哥,是不是你说的?你不可能知道我们的养父母就是你的父母啊!怎么可能呢?”

  天乐不语,看来,妈妈的信上是真的喽!一男一女,一文一武,这是爸爸给我在孤儿院里找到的两个可以照顾我事业,生活和未来的两个人。有了他们,我的未来也就不会再有迷茫。

  趁着晓曦还在发疯般的想着自己是什么时候不小心暴露了“身份”的时候,我悄悄的来到天乐的身边,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哪次在大坝,你挺身而出救了我一条命,应该是早有‘预谋’的吧!”

  说完便转身跑开了,只听见,天乐在我的背后喊道:

  “不是的,那次,是我第一次见到你,还有,瞒瞒!…………………”

  我急忙回头,天乐却大声叫道:

  “你穿上裙子,真的很正点!!”

  “呵呵,呵呵…………………………”

  我的长发在笑声中飞舞,是它延续了我对爸爸妈妈的爱。

  愉快的笑声回荡在蓝天与云朵之间,

  “爸爸妈妈,请你门一定要在天上看着我,我会为了你们,而好好的活。”

  …………………………

  …………………………

  (完)

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