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我…家里的老婆孩子还靠这点东西卖点钱回去糊口呢,若是没收了我的鱼虾,我们一家人还怎么活啊?”成坤继续哀求,但来人并没位此所动,任凭成坤在一旁流涕苦求,突然一个箭步上前抓住鱼篓便走,成坤双手死抱住鱼篓不放,沾满腥味的水洒了一地,溅到成坤的胸前,“不要啊!求你了。”成坤仍在哭求。

  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七嘴八舌便议论开了,成坤见状干脆坐地上不动,双手死抱住鱼篓不放,有人同情成坤,有人指指点那模样干部,议论纷纷,模样干部一看人多了,只好作罢,放手转身准备离去。

  “虎子,虎子”身后传来几句唤叫声,模样干部顿了一下,继续向前走几步,突然又回过头来看。

  “啊!阿奶,是你,”叫“虎子”的不是别人,正是林老太,模样干部叫林虎,是林老太的大孙子。

  “不是的,阿奶,我是很长时间没听有人像你那样叫我”虎子“,现在这么被你一叫,忽然挺生疏的,所以就……”林虎抿嘴笑了笑,“阿奶,你腿脚不太好,还走这么远路来赶集?”

  “刚才是怎么回事,围了大堆的人,瞧你这身衣服给弄的脏兮兮地,还一股鱼腥味。”

  “没什么,一个臭卖鱼的,不缴税还赖着不肯走”林虎余气未消。

  “是嘛!走过去看看,我正愁买不到鱼呢,刚才问了几家都太贵了,要我五块一斤。”

  成坤还瘫坐在地上没有起来,生怕自己的鱼篓被人抢夺去,双手抱着不敢放松,警惕着周围的一切。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快散开!”林虎领着林老太回来。

  “阿奶,你看就是这人,还死赖不走,抱着个臭鱼篓子。”

  “哎哟呀咿,这不成坤嘛,你这是怎么啦?”林老太见成坤坐在地上一副狼狈样,甚是惊讶。

  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成坤抬起头往人群扫去,看见是林老太,更令人中华吃惊的是林老太身旁的那个人。

  “没,没事,你也赶集?”成坤抱起鱼篓准备离去,担心又会有什么不幸发生在自己身上。

  “别走,等一下,成坤,你那鱼怎么卖,我想买,”林老太也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叫住成坤也算是给他挽回些面子。

  “五块一斤”还没说出口,成坤就感到一股强烈的目光向自己射来,便立马改口“八折,四块一斤,都老熟人了,”成坤装出一副轻松自然心里边却甘自认倒霉了。

  “不错嘛!还挺新鲜的,是今早才捕上岸的吧,全要了,称称多少斤?”林老太高兴终于买到称心如意的了。

  “不用称了,都几十年的交情了,算它五斤,”成坤眼都不眨。

  见成坤如此爽快,林老太也没再好说什么,便答应下来。林老太掏出布制钱袋,剥开层层包裹,那小心谨慎的神态不亚于在剥一个鸡蛋,林老太拿出钱数了两遍,确认的确无误后,这才放心地将钱给了成坤。

  “对了,虎子,你过来,这位就是小时侯我向你提及的那个鱼叔叔,还记得吗?他捕鱼的技术可了不得,遇上好年头,一天就能有上百斤的收获”林老太向林虎炫耀道。似乎那个捕鱼的能手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脸上满是笑意,皱纹一堆连一堆。

  “虎子,快点过来,你愣着做什么,阿奶的话也不听了!”林老太倚仗着自己长辈的权威,眼瞪着林虎。

  “什么!刚才,那个险些把自己害惨的人竟是林老太的孙子。自己当年从河水中救起的那个小男孩,居然成为自己的”克星‘“成坤圆睁着两个眼珠子,差点没迸出来,”O“张着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一个天大的玩笑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成坤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居然是真的,在这短短的几秒钟,成坤却陷入了久远的沉思之中……

  那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村妇们一如往常吃过早饭就到河边洗衣服,也不用谁去喊谁,各自都很准时。因为去的晚就很难占到位置,村妇们一边洗衣,边不忘嬉笑打闹。成坤站在竹筏上还能听到她们脆亮的嗓门,经常停下手中的活去听村妇们说些什么,为什有如此的气氛。成坤总感觉自己的生活少了几分色彩,日子过得过于单调乏味。

  村妇大都带这孩子出来,不能走得就背着,稍打点的孩子就聚到河滩上的沙堆玩闹,村妇们大都专注于她们的话题和手中的活儿,谁也没有分散过多的精力去留意一旁的孩子。

  孩子玩闹的很开心,做各种大人们教会的游戏,还不时发出银铃般纯脆的天真笑声,成坤撑着筏子听的入了迷。

  在农村格外显眼的花外套突然吸引住成坤的眼球,孩子长的十分可爱,圆圆的脸蛋,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独自一人在河边玩石子,成坤早过了结婚的年龄,却一直没结婚,看到成群的孩子开心、打闹,成坤心里有种说不出口的滋味。

  村妇相继洗完衣服回家,玩闹的孩子也随大人回家,河滩上只剩下林老太河那个花外套男孩还站在河边好奇地张望。

  “救命啊!”

  正在撒网的成坤听到了呼救声,出于某种敏锐的直觉,成坤的神经被触动了容不得多想,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便纵身扎进冰凉刺骨得河水中,三月天的河水还是很冷的,在水中没费多大劲便把溺水的人救起来了。

  上岸后,成坤才知道被救起的竟是那花外套男孩,成坤感觉怪怪地……

  林老太在一旁吓得目瞪口呆,脸色蜡白吓人,从成坤怀里接过哆嗦的孩子,慌慌张张连一声感激的话都没留下便走了。

  上岸后,才感到冷,成坤哆嗦着拧干衣服,也没在意,林老太的动作,在这条老河上,成坤自己已记不清救过多少人,下水去救那些落水得人,成坤并不图什么回报,从来就没往那儿想过,别人说成坤是个死脑子,一个榆木疙瘩,成坤认为因为自己而能够挽救一条生命,觉得那是一种荣耀或责任。

  吃过午饭,成坤闲下来补烂鱼网,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打断了成坤手中的活儿,开了门,林老太拎着两瓶酒走进来,感谢成坤救她那贪玩的孙子,林老太一再坚持,成坤则推辞不掉,只好收下。

  “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没什么大碍吧!”成坤关切道。

  “在家正睡着呢,呛了几口河水,估计不碍事的。”林老太说那孩子是昨天下午从镇里送回老家玩的,孩子的父亲临走时再三叮嘱,一定要注意安全,要小心孩子的一举一动,绝对不能出什么意外。

  林老太想起那事就后怕,担心事情大儿子知道后责怪自己,林老太说希望成坤不要再跟别人谈起刚发生的事,了解原委后成坤给予同情并答应下来。

  20年来,成坤一直守口如瓶,自己也没再见那男孩,林老太也总以各种理由不让孩子在回老家玩,除非有大人陪着,很自然成坤也就没机会了,渐渐地,当初救起的那个小男孩在成坤的记忆中变得模糊起来,逐渐消失。

  成坤被惊醒,仿佛从另一个世界回到了现实,只听林老太嚷道:“虎子,你快过来,叫成大叔!”

  成坤回过神来,伸手扯了扯那打皱的衣角,轻拍几下屁股上的灰尘,两眼呆呆望着林老太。

  “你,你就是那个以前救过我命的成坤大叔?”林虎有点震惊:“刚才的事,实在……唉!如果你早点告诉我,就不会有这点误会了,我肯定不会……哦,忘了告诉你了,我叫林虎,税务所办公。”林虎笑得很僵硬。

  “现在知道了,是的,不过你还是叫我成坤,这样或许更合适我也更自然点。”成坤的笑仍然是从嘴角痛苦地挤出来的。

  林虎笑笑也没有再说什么,回到林老太身边嘀咕了几句,哼着小调走开了,望着林虎的背影,成坤感慨万千。

  “林老太,你这把年纪了,腿脚不灵便还大老远跑到这,以后要鱼我直接给你送过去。”

  “哟!你不知道,明天就是六月初七了,那可是个大好日子,我得亲自来买些香烛回家,明天还派上大用场呢,这不顺便买了点菜,庄稼地里的那些都枯死掉了,没有办法啊!”林老太掀开篮子让成坤看。

  嗨!还真不少嘞,有荤有素很搭配的,还有大把精致的香烛几大串爆竹,少说也有十几斤。

  “看你买的东西已经够多了,也够沉的,这些鱼我就帮你顺便带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成坤对林老太倒是很客气,说完便身手去接。

  “那好,是该回家了,要是迟了,这烤人的太阳想必又要逞能发威了。”

  吃过饭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林老太找到成坤表明了来意,“你家阿秀明天没有什么事吧,我想让她上我那去帮忙,因为明天的事情恐怕我一个人还忙不过来。

  成坤明白林来太说的明天的事情是什么事情,想想这大热天的确没有什么可做的,便答应了下来,站在一旁的阿秀也表示愿意。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