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那是孩子怕你打骂,闯了祸头谁不这样,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老孙头吧嗒完一袋烟插了一句,“你说那与这又有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你想想这大热天的,一没有感冒二没有中暑,孩子半夜闹肚子疼,孩子他妈用尽了平常那些很管用的土办法,要是以前用了的话很快就有好转的,可是这回孩子额头上豆大的汗洙直冒不停,孩子后来的招供倒是真把我们吓坏了。

  “孩子现在好了没有?”老孙头突然问。

  “好啦!多亏了林老太赐予的那碗符水。”成坤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激,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不少时日,成坤继续说,希望老孙头能放弃这次冒险而回心转意。

  “天刚亮我就敲开了林老太的家门,没有想到她正在那木楼上烧香拜佛,见我满脸焦虑就放下了手里的活儿。她仔细端详了孩子的手掌,摸了摸孩子的额头,说孩子是占上了邪气触犯了神灵,听林老太一说,我就更坚信了当初自己的猜测,林老太向神佛求了一碗符水,帮着向神龛上了几炷香……”

  成坤说地没完没了,老孙头听了也是五味杂陈不知道心里是什么味道,站在那一动不动,双眼木木望着成坤很是迷茫,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不会遭遇这样的厄运。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留下一句话,成坤走了。

  一阵晚风吹来,掠起老孙头那仅存的几根白发,夕阳的余辉照到脸上,老孙头一脸沧桑。

  水面又多了几根被吹落的杂草,夕阳拉下老孙头长长的身影……

  (四)

  成坤望着碗里的饭,一改平日狼吞虎咽的模样,一口饭在嘴里嚼着发出奇怪的声响,阿秀看着是很奇怪,孩子已经回屋睡了。

  “你哪不舒服?一碗饭还没吃几口,就剩在那。”阿秀问。

  “哪有病,胃不太好,我是在担心啊!”成坤长叹一声。

  “出什么事了,你担心什么?”阿秀一脸的迷惑。

  “你白天没听孩子说他想去游泳?可是他现在又不会,我是绝对不会答应孩子去学的。”成坤说,“这几十年来在老河上我亲眼目睹了许多不该发生的悲剧,那些十来岁的还都是因为好奇贪玩而溺死在河底,听被救回来的孩子说,那河底还有水鬼!”

  阿秀一听有水鬼,全身的神经都被触动了,以前常听父亲讲关于老河的故事,其中很多就是关于水鬼 .

  水鬼有一双又黑又大的黑手,人要是被它缠住几乎没有脱逃幸存的可能,水鬼会紧紧抓住人的双腿叫人动弹不了,最终溺死在水底。被夺去性命的人,传说也会变成新的水鬼,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老河中的水鬼被村民传地越来越多,越来越远,越来越离奇,但是在干旱缺水的日子还是有人抢早去老河担水喝,根本管不了那些忌讳,毕竟眼前的生存要大于日后的忧患隐忧。

  阿秀收拾好灶房,催成坤去村主任那问问关于承包果林的事,成坤这才想起来,进屋披了件衬衫就出门了。

  月亮悬挂在天际,将夜空照地跟白天一样,脚下的路也明亮起来,成坤加快脚步朝主任那奔去。

  敲开院门,只有主任老婆带着她的小孙女在竹床上纳凉,手里还慢摇着蒲扇,“主任在家吗?”成坤上前去问。

  “找我们家主任有事明天再来!”

  “我找主任有急事,他在家吗?”成坤继续问。

  “没有耳朵啊!我说的话你听不懂?要吵醒了我的孙女你去买糖来哄。”主任老婆极比耐烦想把成坤打发走。

  成坤吃了闭门羹,一肚子的郁闷气没处撒,出了门却撞见同村的发子。

  “哟!是你啊成坤,看你愁眉苦脸地要去哪?”发子问。

  “刚去找主任,可惜没找着他不在家。”成坤沮丧着脸。

  “你找主任啊!他就在村长那,我刚从那出来,去看看,估计还没走!”

  成坤像是看到了希望赶忙朝村长家方向跑去,也不管脚下的路怎么样,想到村长在兴许承包的事情会好说点,成坤心里美滋滋地。

  村长家比主任家富有,去年刚盖了三层小楼,在芒村是最高的一幢,也是唯一超过芒村祠堂的建筑。成坤还没有走到村长家门口,就听到前面传来阵阵的狗吠声,叫地很凶。成坤走近一看一条大狼狗栓在石狮脖子上,那石狮有二米余高,很威严,狼狗被牛皮绳子栓石狮上仍旧很神气。

  狗一般见了生人都会吠叫的,成坤也不敢上前去,一看到那条猩红又长又呕心的大舌头就一阵胸闷,成坤站在门外高喊村长,几分钟过去,有人来开了门。

  “找村长有什么事吗?”村长老婆从门缝里探出脑袋问。

  “哦!听说主任在你这,我就……能让我进去吗?”成坤用恳请的眼光看着村长老婆。

  “那你进来吧。”村长老婆倒很爽快,成坤小心翼翼跟着进里院子,那条狼狗嗅了成坤的裤腿,成坤不敢回头去呵斥,因为成坤自己已经感觉到了狼狗舌头上的余温,只能加紧步伐。

  村长和主任正坐在石桌商量什么事,成坤也没敢吱声,上前打了两个笑脸,村长和主任继续在那嘀咕,没有停下来理会成坤。成坤拿出烟袋蹲到一旁吧嗒,突然听到村长叫自己,边又猛地把烟灭了,赶忙收起烟袋,上前笑道,“主任你让我好找啊?刚从你那出来现在就到村长这来了……”

  “哦,成坤你本事还不小嘛,找我这么急有什么急事?”主任不胜其烦地问。

  成坤深吸一口气顿了顿,“一个月前我找你说那关于承包果林的事当时你说没有时间让我半月后再找你,我掐指一算,是今天,没有错的,我就找来了嘛!”成坤还高兴自己没有把日子记错。主任忽然放声笑了起来,把成坤吓了一下,

  “是呀!最近忙很多事脱不开身都把你这档子事差点给忘了,昨天我刚去镇上跑了一趟,承包的事恐怕是办不成了。”主任故作难色。

  “怎么,事情有变?不是说好了让我来承包的。”成坤急抢着问,极力想挽回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那林虎说想承包我们也没有办法。就是那个林老太的大孙子,你应该知道的吧!刚才我和村长还在谈论这件事,真叫人为难的,成坤你要体谅才是。”主任很是无奈的样子。“不过,成坤你也不要急于一时,你的情况我们会考虑的。”

  “是呀!成坤,主任说的都是实情。”一旁的村长终于开口说话了,“我们在这个位置上也是身不由己啊,你先回去,我们会慎重替你考虑的。”

  成坤收起已经凉了大半截的心,将还没有吸完的烟卷往地面一扔狠狠跺上几脚,一声不吭就走了。成坤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满心的郁闷,脑子一片空白,刚才面对主任不敢说的话此刻全都倒了出来,“他妈的,你林虎不就是有几个臭钱能请客送礼嘛,仰着你爸让人看你的眼色行使!”走到半路成坤回头想想又为自己感到庆幸,因为自己一没有资本二来没有经验技术,承包果林还担那么大的风险,万一血本无归全都赔尽了……成坤为自己找到了跟阿秀交代的理由又高兴起来。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