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哼起小调忘乎所以。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蹑手蹑脚溜进屋的成坤没想到还是惊醒了阿秀。

  “怎么—还没睡着,天是很热的。”担心阿秀问及果林承包的事,成坤故做轻松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事情有结果了?还是……”阿秀似乎能感觉到什么了。说话的语气也变得缓和。“主任他怎么说的?”

  成坤干咽了几口,拿起烟袋吧嗒起来,良久不语。

  “主任他没答应!说—”成坤又停下来,猛猛地吸了几大口。“那林虎要了,人家有钱有关系,而我们……哎!睡吧着都是天意,老天爷的意思啊!”

  “什么!林虎要了?谁呀!”阿秀听后一脸茫然,“这名字怎么这么陌生啊!”

  “是林老太的大孙子,在镇上的税务所当值。”成坤很特别地强调,用手指弹了弹落到裤腿上的烟灰。

  “一个村的怎么就没听别人提起过啊?”只要一提及有钱人,阿秀都想摸情人家的底细,成坤想是女人都有这个毛病。

  “那林虎从小就在镇上长大,很少回村的,你当然很少见他了。”成坤又想起上次在集市上的情景,想起那张脸,还有那些话,那个背影……成坤想不通林虎为什么总跟自己过不去,甚至怀疑是自己上辈子欠了他什么。

  “呸!真倒霉。”成坤吮吸着被烟烫地发红的指头。

  “承包承包,我还不包了。看这天气像是要疯了似的。一点雨珠都没有。即使承包下来还内部知道如何去应付呢?”阿秀自喃起来,有安慰成坤的意思。

  “是呀!我也是这么想的,不承包就不见得会饿死,有句话怎么说的—是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思付良久,成坤才说出口。

  “对对,留的青山在,烧不尽的就是柴火,阿秀笑开了,尽管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躺在床上,蚊子嗡嗡乱叫不停,成坤整晚上在扇扇子,胳膊都酸了,汗水还是像泉水似的从自己的胸前渗出,汇流成线,凉席也变地黏糊,像是浸了米桨,成坤一宿没有合眼。

  夏天晚上的星星依旧明亮,月光偶尔被风吹来的云朵遮住。

  院子里葡萄架下围坐着成堆的人,孩子们吵着老人讲故事,讲那长娥奔月的梦幻神话,玉兔,,桂花树从老人的嘴里讲出,依旧是美丽神奇无比。

  孩子们双手支着下巴,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极力在克制瞌睡虫的诱惑,全神贯注在听广寒宫的故事,不知过了多久孩子们都趴睡在老人的腿上,嘴角还挂着一丝填笑,仿佛梦到了那有玉兔和桂树的地方,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惹人可爱。

  孩子们在这样明朗有风的晚上是有事可做的,也很快乐,晚饭过后,林宝就一直呆在屋里,热得简直受不了了。林老太有饭后上楼上香的习惯,林宝就趁机溜出了房门,径直来到老河边,河边也许会凉快点,就如海边有海风一样,河边也会有凉爽的河风,林宝是这样认为的。

  林宝把凉鞋仍到一边,赤脚踩在还略带太阳余温的沙砾上,谨慎着生怕伤了自己的脚板。哗哗的流水声伴着洒在河面上跳动的月光,像是一篇美丽动感的乐章,林宝享受着光脚踩在沙砾上的惬意,感觉就像没钱的酒鬼看到桌上的美酒而后狂饮那般美妙。

  沿河滩一路走过,高大浓密的树阴遮住挡了月光和星光,前路昏暗一片,林宝顿感迷惑,突然又想起远在他乡的母亲,想着母亲在外奔波劳累的情形。林宝清楚知道自己终有一天要离开这个家,离开自己的阿奶而自己独立……

  院子里纳凉的人都回去睡觉了。狗吠声也渐趋平静,林宝作贼似的摸回家,钻进屋轻轻地上了床。

  农忙过后,集市上的人逐渐多了,集市也恢复了以前的热闹,小贩的叫卖声,喇叭声,车铃声嘈杂在一起。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