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过的日子

回头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过的日子

    记得2004年除夕那夜,我在家里打电脑游戏,不是很喜欢,但却选择,因为我没什么可以做的,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个小人被我控制的东西杀死,杀了那么多,这当然不叫什么残忍,消遣而矣。用虚假的屠杀来杀死我无聊的时光,真的杀死。连续玩了好几天,眼睛有些痛,我那时还担心这么到开学,自己的近视程度会又加重,妈也说要我注意点眼睛,还在玩儿。电视里播放的是春节晚会,我不喜欢看,好几年了,我都不看,

  十二天的假期我一直都没怎么出门,把自己困在电脑前,累了就滴几滴“润洁”,闭会儿眼睛,再来。其实很无聊。原来我可以找几个好点的朋友一起出去扯扯蛋,可现在,大家都走了,当兵的,打工的,散了。想起往年几个人在一起,叫我很怀念,这个年有点特别,是因为已经十八岁了,成人了?

  其实,我还可以找一个好朋友的,他叫小涛,我们从幼儿园开始就在一起,一直玩儿到了2003年,关系一直都是最好的,小涛有些偏瘦,眼睛大大的,他有些少白头,所以要经常去理发店染头发,这让我在他面前可以以自己黑亮的头发而自豪一下,他没有我个子高,比我大一岁。

  小涛有个弟弟,可能是做哥哥的原因,他总是很懂事,在家里总干活,我和他比绝对是属于温室的花苗,由于彼此都很了解,所以我们之间的矛盾会很少。

  中学时,都特能臭美,我是学校里第一个穿双开气黑色学生服的,里面一件白色立领的白衬衫,都说精神,我成了领军人,一下子,好多的男生都纷纷效仿,小涛后来也穿了一套,那是我们几个要好的一起凑钱给他买的,我们两个一样的鞋,一下课就在校园里穿行。

  小涛从来不上网,也不玩儿电脑游戏,对我上网他总说没劲,可他却爱打游戏机,97格斗,98格斗……很多的时候我都陪他打,我总会赢,他总不服,我总不会留情。

  2003年我上了高中,来到了一座小县城。距家有40分钟的公交车距离,我没有住宿,爸爸在这儿租了房子,奶奶给我做饭,照顾我的起居,叫我有了第二个家,而竟让我很少想到那个呆了十八年的家,好几个月才回去一次,只呆一天两天,妈妈问我是不是不想家,我只是笑,不说话。

  常常,当有人问我这话时,我总会说:男孩子早晚都要离家,不能总想家,要不然以后还能做什么大事?,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底气不足,我不知道自己将来能做什么大事,而奶奶对我却有着多一些的信心,常把我的手放到她的手上,看着,说我的手梢长,长大了能抓钱。

  我不想家,所以不怎么回家,所以好久都见不到小涛,有时能想起。

  有一次,去商店买东西,竟在街上遇见了来办事的小涛,小涛初中毕业就不念书了,所以家里的事情小涛已经可以扛起一大半了。那天他拿了一个刚买的拖拉机方向盘,我在手里一顿晃,小涛一阵笑,笑声把我弄小了好几岁,而我也猛然发现,我和小涛丢了些东西,我们变的有些陌生,说起话来有那么多的寒暄,不会像以前那样没有顾及的说笑对方,说话的内容我提不出什么来,我把他领到租住地,中午他就走了,说什么也不肯留下来吃饭。

  我有些难过。

  以后我们没见过面。我要上学,他在家里忙,只是在端午节时通了一次电话,没说什么,几句问候的话,就挂了,以前不是这样的。

  圣诞节,我收到了一些同学送的小礼物,最多的是用包装纸包的苹果,奶奶说挺好看的,于是,好些天都没打开那些“平安果”一直到后来我发现那些苹果没了精神。

  一群同龄人在一起总有很多的乐事,有时心情好的时候就和他们一起没心没肺地笑。

  高一的两个学期我都是在很多时候骑着车子在家到学校,学校到家之间反反复复,直到后来搬到了与学校稍近的一座商品楼的二楼,我才不再手握着车把上学。

  那辆自行车在高中生活开始之前买的,选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了这辆墨绿色车身的,直把,减震,变速,想要的都有而且颜色不艳,深色是我喜欢的色调,到现在,我也没看到有别的人骑一样的,选对了。我选对了车,车却没有选对主人,半年不到,它就已经沧桑的不成样子。

  骑单车在平坦的路面上带风是件让人觉得几分畅快的事,旁边的人,建筑都在有速地后退,我会注意那些广告牌,那些大大小小商店的门牌,想着多看些记住然后方便以后买东西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

  开学刚分班时,发现班里有位女生很漂亮,自认为并非无耻的我心想和美女一班以后有接触多好,这么想想,平时会去看几眼,没想别的。呵呵,觉得那时的自己是不惹人注意的角色,但,感觉还不错,做一个好好学习的乖孩子比什么都好。可能是那时中考惨败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在痛。一段时间,我那么努力,以至于现在会佩服那时的自己。我很有礼貌,像一个大家闺秀——这词用在一个男生身上难免有些恶心。我会主动向还不认识的人微笑着说自己的名字给他们听,声音带着真诚,一堆堆。我会认真地去捡起被别人碰掉的别人的书本,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和人说些贴心话,好让对方觉得有好的感觉。自己变了。

  那次学校组织了一次队列间操训练,对我来说很难受,正步走就像傻子,后面有那么多的眼睛。总感觉很不自然。那几天都是很累。

  后来,班级的评比,我班得了第六名,成绩不是很好,但也让教室里出现了欢呼声,不禁暗自感叹,世界上知足的人并不少。

  我一开始就被分到和一位女生一桌,很快就适应了,到现在我已经和五位女生同桌过,我发现女生的麻烦绝对不是仅说说而已,她们很容易生气,但我还是不会加小心,一句冠冕堂皇的话就是:我不为任何人改变自己。所以很多次我与同桌有不愉快的事情。

  小C是我的第二个同桌,刚开学的时候我们分到一班,在前后桌,大概坐了三四天吧,又分班,我们还是在一个教室,在新班级看到对方时会感觉近一点,我主动打招呼,她喜欢打乒乓球,在练队列的时候,每到最后一节课小C都会跑到学校的球室去练。

  我和小C同桌的第一节课是用写纸条度过的,小C是个很要强的人,很多事她做的都很好,我们经常聊天,她很容易地就把自己的许多事情说给我听,包括她以前的男朋友,也是她让我知道了BF与GF的意思。她告诉我她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个男生,但只是一点点,我为她保密,后来那男生有了GF.其实那个男生给我的印象很糟。小C的脾气不好,急性子,和我差不多,她面对烦躁的心情时我会心烦,不是为她的难过而不好受,而是她的烦会影响到我正常的心情。我们总会出现争端,然后彼此很久都不说话。

  那时候初来高中的种种好奇,兴趣都已经风干了,换成了讨厌。

  有段时间,我收到了来自于几位女孩子的“倾慕信”,第一封的时候还有些心加速,感到意外,到第二封时就不了,像读平常信一样,我的适应能力就这么强,当然几个人都被我用很婉转的言语拒绝了,原因有两个,学习,不喜欢。

  和小C分桌后,班上很多人都传她喜欢我,到我耳朵时,小C还在我临桌,我当然知道那不可能,我们两个人仅是同桌,朋友,敌人,不会有其他的感情,我烦她,她也烦我。

  又过了两个月,小C不念了,为的是两次考试她考的都很糟,记得她曾对我说:“我不是个有毅力的人,很多事情如果几次努力我都不能做好,那我会选择放弃” 说真的,我一直很佩服她的这句话,所以当同学,老师都在为小C的不念而感觉以外的时候,我在安静的看书。

  每个月的20号左右,爸都会来给我和奶奶送钱,我一个月的零花钱是200块,这在很多人看来已不少了,我也觉得,但却总是不够花。

  我习惯了一个人走路,哪怕是漆黑的夜,对那一盏盏大开却昏黄的路灯总是情有独钟,他们可以让我触摸到平静,我承认我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但却习惯于安静,喜欢与习惯之间并不矛盾,我知道。

  冬天,路很滑,走路时要加小心,下过雪后走在上面很舒服,发出柔软的声音,我爱,很爱这种感觉,会想起我的小时候,那时候可真好。于是,白亮的雪地映出了我明亮的笑。北方的冬天总会有那么多的雪花充实着,飘在空中,落在心底。

  每到这个季节,奶奶就不怎么出门了,一天天在屋子里呆着,因为外面路滑,老人家怕摔跟头,我也不让她出去,每到下雪天,她就一遍遍地告诉我多穿衣服,我说不冷,老太太就问我感冒咋办,于是我就说下雪不冷化雪冷,这是初中物理学的,现在学文不学理,也还记得些,她当然不会明白,然后我告诉她这是书上说的,她就信了,奶奶总是对书上说的东西深信不已,可能是因为她不识字而觉得书上说的就是真理。

  曾有段时间,我那么渴望能有一份爱情在我的怀中,想着它能再我的白纸一样的无聊时光上涂上些色彩,让我不会孤独,不再一个人走在雪地,一个人仰望天空。

  然而,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一个人,我会用一些时间去想自己女朋友的样子,想我们在一起应如何度过……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现在很不适合恋爱。

  说什么。

  小县城的出租车已经便宜到了低保户都能接受的价位了,于是像我这样的懒死也不奇怪的人就乐的直蹦,有时时间紧就打个车上学,能找到领导坐专车去开会的感觉。

  这个破学校一个月才休一次大礼拜,一周只放半天,但也算有点知足了,半天的假做的事很少,有的时只是一件——上网。在无所事事的时候我会去上网,一坐一下午,玩儿一个很原始的江湖,酷似聊天室那类,网吧的人会停下来看我的屏幕,然后说“江湖?怎么还玩儿这个?”。我在里面是个中等,不是太厉害,但也不是白菜,一个门派的掌门,手底下有50来人,但只是名誉上的,他们并不怎么听我的,无非是在向我要东西的时候说些好听的话,而且有的人就是墙头草,总叛派,垃圾!在上面说过,谁叛派杀谁,可我那里有时间和精力去记得他们的一个个古怪的名字。所以叛派的现象还在。

  其实,我知道玩这东西是件无聊的事情,浪费时间,让我在学习的时候会分心,但,还玩儿。甚至会逃课,真不是东西。

  前些日子,一个从南宁学技术的同学回来在一个饭店请客,找了我们几个比较好的朋友一起。几个人都很开心,聊了很多,我得知众人当中就我还是单身,这帮家伙都混上了对象。我笑。那天我们喝了不少的酒,但还好,没醉然后又去练歌厅,几个哥们儿轮流和我同唱,原本就因为、喝酒而发紧的嗓子这么一来就更吃不消了,几首歌都没唱上去。他们笑我说亏我得了那么多的嚣张的外号。

  从里面出来时,路灯已经亮了很久。

  练歌厅里真是闹,当被震的嗡嗡作响的耳朵暴露在外面安静低温的空气中时,真好。

  第二天,当我告诉奶奶昨晚那哥们儿请客花了三百多时,奶奶发出的感叹都是“现在的孩子都太能挥霍,一点都不珍惜父母赚来的钱”然后我不说话。

  高中二年级的半个学期我一直都没怎么学习,似乎是丢失了高一的那分进取心,一天天坐在教室里坐着看着书本发呆,要么就整节课整节课的趴在桌子上睡觉,很沉,成绩也就一下再下。

  周围的人很多,每天都有着喧闹,笑声,但我却时常能发现孤独,它们经常在一切都平静下来后出现,我会经常摊开手掌,看上面清晰的纹理,发光的汗液,看从上面走过却没握住的大把时光,看一张张茫然若失的笑脸,看那被我砍杀的遍体鳞伤的十八岁。

  这些天连着下雪,都不大,但却成天的下,漫天飘着的小小的雪花带来了我清凉的心情。

  几句话:在我认真的听着歌把这些我曾经信心百倍写下的文字打在我的电脑上时,我才真的发现,这些文字都太不成了,看了一遍后,我的头就有些痛。我想起我当时写完时的得意与满足,呵呵,还有骄傲。那都太小孩子了。好多的地方我都没有摆脱我初中的语言,拿到现在,我就要嘲笑我自己了。但我还是把它们打了出来,没有做什么修改,我不害怕别人嘲笑我的纯真或是幼稚,因为那毕竟是我生命真实的历程,而这些文字,它们记录了真实。我的。

(完)

我过的日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