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凋谢了,叶子飞往何处?

芫钥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花凋谢了,叶子飞往何处?

    叶子拥有一颗水晶般的心,但她只能一层又一层地包裹起来,换取一颗承受多重压力的心,她爱幻想,但她只能偷些时间完成这一小小的心愿,如果偏要说叶子最大的希望,那就是……

  蓝蓝的天,几朵浮云,然后是一片绿草地,有一个女孩在充满温馨和关爱的大自然中任意飞舞,凉爽的风轻轻地敲起了她的长发……

  叶子痴痴地遐想,忘记了她憎恨却不敢反抗的凶神父亲,他虽四十多,却邋遢的像一堆垃圾,是生活所迫?还是本性如此?火辣辣的疼痛印在脸庞上,继而伴随着拳脚相加,叶子忍着疼痛躺在地上,任由父亲发泄的暴力,没有眼泪,没有声带喊出的痛,只有掩藏起来的恨,每每被悬打的时候,她总是想起母亲临终前绝望透顶的泪眼和那一句“我可怜的女儿”反而让她咬着牙根振作起来,她知道这样的日子不会长久的,她坚信。

  打完了,摞下一句“死人,再偷懒,老子活剥了你。”一副大老爷们的架式离开刚残留的血泪,可曾想躺在你的身后是你的亲生女儿。

  叶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全身瘫软却用力地咬着下唇爬了起来,她屏着气让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冷静,“叶子,你是最坚强的。”

  这样的日子就这样过着,叶子小心翼翼地做着每一样家务,每一件事,随时都会引来暴风雨,父亲不经意的咳嗽都会让她心寒,她就像受惊的小鸟,不,是一只随时都会被宰割的家禽,就这样一分分、一秒秒、一月月地过着,又因父亲赌博输了,把所有的气全撒在叶子的身上,她几乎要昏厥,旧伤未了又添新伤,她忍住了,打累了,叭啦几口饭,倒在炕上便睡,哪管女儿怎样。

  叶子很小心地收拾好一切,拖着摧残已深的身体,踉跄地来到离家500米的小溪旁,这里的环境其实是很美很幽静的,只因恶劣侵没忽略了此番风景。

  小溪川流不息,淹没了叶子带有淤青略肿的小腿,轻轻地清洗着每一寸伤口,不屈的泪在那双不真的眼睛里留下烙印,她甚至想到了死,想到了失踪,但是始终没有勇气,他毕竟是她的父亲……

  “你的伤很痛吧?”

  陌生的男声惊了叶子的思绪,她抬眼看向岸边的男人,年轻的男人,好看的轮廓,那双眼睛,对,那双眼睛似在哪里见过,梦里吗?那是梦里的那双眼睛吗?温暖和关爱的眼睛,叶子惊呆了,显得迷乱起来,她忘记了疼痛,微启着干裂的嘴唇,怔在那儿,仿佛增加重新置身梦里的一刹那……

  “嗨。”好听的男声。

  叶子惊醒了,她发觉了自己的失态,清秀的脸上浮现了朵朵红霞,她知道自己的面颊通红通红的,随即低下头,不知所措地揉搓着已经磨破了的衣角。

  男人笑了笑,便脱下鞋,挽起裤腿,走进小溪,走到叶的身边,横手抱起叶子向岸边走去。

  叶子蒙了,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她的心里莫明其妙地出现一股暖流遍布全身,好温暖,好踏实,是梦吗?她自问。

  男人轻轻地把她放在草地上,从口袋里取出创伤药,小心翼翼地替她擦着,是那样的认真,是那样的仔细。

  他是从哪里来的呢?叶子搜寻着整个村子的面相,印象中从来没有,他是从哪里来的呢?村子最多也只有二十户,况且她的家离村子还有一里地。

  “痛吗?”他疼惜地问,抬眼看向叶子,可爱的女孩,没想到会受这么重的伤,是什么促使她这么坚强?他看到叶子慌乱懵懂的双眼,有种前所未有的冲动想爱护她,猛然间,他为自己又这样的想法而诧异。

  叶子摇了摇头,她想不通想不透是怎么回事?

  “千峻。”千峻自我介绍道。

  “叶子。”叶子小小声地说道。

  “要记住我的名字,听到了吗?”

  “嗯。”

  “我就住在小溪的对面,你父亲再打你时,你就要逃,要反抗,知道吗?”

  叶子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我刚来不久,偶然看到的。”他轻描淡写地说道,擦好膏药,顺便坐在叶子的身旁。

  两人无语,若有所思地望着仍旧川流不息的小溪……

  日子就这样过着,时间也就这样走着,但唯一不同的是,父亲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实施暴力,反而对她好了,叶子有点诧异,可她始终不敢让自己多一点空闲,不敢让自己有一点懒意,也就这样过着,只有晚上,她偷偷地跑出去与千峻相约,只有和她在一起,她感觉到自己的释然,感觉到了松懈,叶子变得开心多了,笑容多了。

  “叶子,你笑起来很美。”千峻情意绵绵地说道。

  叶子含羞不语,她为自己遇到千峻而感到高兴。

  在一起时,看星星,谈外面的世界,谈千峻的家庭。

  千峻说,我出生在富裕中,从小到大都是按着父母的思路和意愿而生活,我快崩溃了,变得烦躁不安,我恨他们,不想看到他们,所以选择了离家。

  “你的父母是爱你的,他们是怕你受到伤害,怕你……”

  “你呢?你的父亲……”千峻意识到说错了话,急忙道歉,“对不起,叶子。”

  叶子笑了笑,望着天上的月亮,今晚的月亮特别的圆。

  “父亲是爱我的,他是怕失去我,才会这样的,小的时候,父亲每天带着我出去玩,逢人就说,这是我闺女,你看多乖巧。”叶子顿了顿,“有一天,父亲突然变得暴躁,开始打母亲,是那么的遍体鳞伤,母亲从来不吭一声,默默地落泪,我求父亲,换来的也是暴打,母亲说,父亲是生活的压力,我们要忍着,父亲总会开心的,就这样,我一天一天掰着手指头等着父亲开心的那一天,等待着那一句‘这是我闺女,你看多乖巧,’慢慢地等来了父亲赌博赌输了,母亲的病逝,就这样等着,等着,等来了我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等来了母亲曾经的一念之间犯下的错事,是我们母女欠父亲的,我还在等,等着父亲的开心,等着那句‘这是我闺女,你看多乖巧。’”

  叶子的双眼已没有泪,只有无期的等待。千峻下意识地紧紧地拥着她,眼里噙着泪。

  “我为自己编织着五彩的梦,母亲曾经说,梦是干净的,梦是甜蜜的,在梦里可以实现最美好的愿望,母亲说,世界上最美丽的衣服,就是洁白的婚纱,它代表着神圣的爱情,还有亲情。千峻,我很想得到一件婚纱,然后穿上它,在绿绿的草地里奔跑,只是我不知道婚纱是什么样的,千峻,你说我傻吗?”

  “傻,好傻好傻。”千峻悄悄地拭了拭眼角,疼惜地说道,他的心情变得更加黯淡,更加沉重。

  “是萤火虫,”叶子离开他的怀抱,开心站起来,奔跑在星星般的火焰中。

  千峻深邃的眼神里多了十分的痛心,他在想些什么呢?只看到他的忧心忡忡。

  叶子好开心,好开心,开心地笑着,笑得好开心……

  和往常一样,叶子替父亲盛饭,父亲不经意的一句“闺女,长大了。”

  叶子手一颤,手中的碗差点摔落在地,久违的‘闺女’,忽鼻子酸酸的,她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

  “爸已经知道你和千峻的事情了,他也找过我,告诉我,要带你走,唉,走吧。”

  眼泪一滴连着一滴顺着眼睑流了下来,全身在颤抖,是喜?是忧?她已记不清了,她瞥见父亲一脸的皱纹和满头的白发,心痛不已,更不舍,叶子控制好情绪,慌乱地盛好饭,递给父亲,风一般地跑了出去。

  怎么会?怎么会?她高兴,是因为父亲终于叫了一声‘闺女’,她忧,是千峻要带她离开,那父亲怎么办?他已经老了……她要找千峻谈一谈,叶子开心地蹦跳着朝小溪边跑去。

  当她快到小溪边,听到了两个男人的争吵,其中是千峻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叶子刚要上前。

  “这次的人体试验关系着我们以后要垄断整个医疗,轰动着全世界,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把那个女的带走。”是满脸横肉的男人,争得已经是面红耳赤。

  “不可能,别人可以,唯有叶子不能。”千峻没有了往常得温和。

  叶子下意识地躲在树后。

  “千峻,你别忘了你是做什么的,女人多的是,何必为一个女人放弃了挣钱的机会。”

  “锋哥,我会和叶子结婚,至于袁哥那里,我会去说清楚。”

  “呵。”被称为锋哥的男人不屑地说道,“千峻,你可忘了,你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也是靠枪支弹药走到这一步,别忘了,你还是职业杀手。”他伸手拍了拍千峻的肩膀,硕大的钻戒在刺眼的阳光下,显得分外的亮,“她知道你的身份后,还会跟你在一起吗?”

  千峻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中,“锋哥,你先回去吧,我会解决。”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锋哥邪笑着转身离开。

  犹如五雷轰顶,叶子几乎要昏厥,“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的。”

  叶子欲哭无泪。

  “啊——”千峻朝天大喊,手里的礼盒摔落在地,打开了,居然是婚纱,好漂亮,好洁白,在阳光的照耀下居然是那么的白……

  夜晚,叶子望着镜中的自己,黝黑的长发,精致的五官,突然发觉自己也是那么的美,她长舒了口气,望了一眼枕边的信,头也不回地走出家门……

  “我爱的人,相识相恋,我是开心的,拥有你,此生足矣,我相信你是爱我的,更相信你会洒脱的面对^_^

  爸,我爱的爸爸,女儿知道您这么多年来的痛苦和迷惘,明白您怕失去女儿才变成这样的,女儿期待着您的振作,女儿相信您的振作,女儿相信您能做到。

  叶子走了,永远地走了,秋来了,花儿也凋谢了,叶子也是时候该走了……“

  “不——”千峻颤抖地紧紧地握着这份遗书,跑出门外。

  “闺女,我的好闺女。”父亲老泪纵横,颤巍巍地走出门外。

  蓝蓝的天,几朵浮云,然后是一片绿草地,有一个身穿白色婚纱的女孩安详地睡在大自然中,凉爽的轻风偶尔敲起她垂在胸前长发,试图唤醒沉睡中的叶子,草儿似在低泣,花儿似在哀怨,一切是那么的安静,那么的宁静。

  “叶子,我来了,千峻来了。”千峻满脸是汗,扑倒在叶子的身边,是心在滴血,是心在痛苦,是心在恨,他静静地坐在叶子的身旁,轻轻地抚摸着叶子安恬的脸庞,陪她倾听着大自然的风情……

  身体好轻,好轻,是释然解脱、洒轻人世的琐事的轻,居然飘起来了,叶子望着千峻,微笑地看着他,眼神是那样的柔和,温馨,她环望着周围,终于伸手向太阳的方向飞去……

  “这是我闺女,你看多乖巧。”父亲蓬乱着头发,更加的苍老颓唐,抱着叶子儿时的布娃娃,逢人就说,“这是我闺女,你看多乖巧。”

  ……

   2006年12月1日 晚

(完)

花凋谢了,叶子飞往何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