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的我等不到

草枝乱颤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要的我等不到

    (1)

  阳光明亮得快要燃烧起来。教室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除了我。

  我在窗边,听着从篮球场边传来的一阵阵热烈的喝彩声。篮球场被围得水泄不通。而我坐在三楼,可以远远地看见篮球上活跃着的矫捷身影。那里面有一个我一直追随着的身影。

  我下了楼,手里拿着一本书,朝着篮球场走去。挤进层层人墙,我终于站在了篮球场边上。我把书抱在胸前,静静地站着,看球。

  这是一场校际友谊赛。秦晋一直都是校队里面的主力。他的身形左冲右突,像猎豹一样追随着篮球,整个身体充满着力与美。眼睛灼灼闪光,头发随着身子的跳跃上下起伏。漂亮的传球,带球过人,突然的转身,三大步起跳,举手投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球进了。篮球场周围爆发出喝彩声,里面夹杂着女生尖利兴奋的叫声。

  我没有喝彩。我只是静静地用眼睛追随着秦晋的身影看。每次都是这样。从来都是这样。

  眼前突然有一道暗影划过明亮的阳光,我还没有看清那是什么,额头上就感动一阵剧痛,接着向后踉跄着倒退。后面的人墙挡住了我,使我不至于摔倒下去。剧痛使我情不自禁的蹲下身。我在我身边的惊呼声中从剧痛中稍稍清醒过来,才发现那是篮球。

  篮球场上有一刹那的安静。也许只有一秒。我强撑着站起来,准备离开。

  “同学,你没事吧?”

  我抬起头,是于晴朗,我们学校篮球队校队的队长。

  “还好,没事。”

  我的目光越过于晴朗的肩膀,停留在站在场中间的秦晋身上。他像安静下来的猎豹一样看着这边,眼神里没有了纵横篮球场的犀利。身形挺拔秀颀。静下来的他更像文人而不像运动健将。

  我收回目光,看了看于晴朗黝黑健康的脸,垂着头分开我身后的人墙,安静地往外走。

  “等一下。你的书。”

  我低着头接过于晴朗递过来的书,再没有看于晴朗也没有看秦晋,走了。我的身后,哨声响起,比赛在继续。

  (2)

  我叫亚蝶。二十二岁,H大三年级的学生。我喜欢颜色干净安静的衣服,和直筒牛仔长裙。我一直留着长长的头发,它可以静静的披在我的肩上。清汤挂面一样的长发很适合我安静的性格。

  其实我的学习应该算很好,文笔也还可以,爱好书法。我的文章常发表在校报上,也经常给校外的某些杂志社写一点文章,换一点并不多的稿费。我参加校内的书法比赛,常常是一等奖。校外的书法比赛,会获得中间档次的奖次。

  但这些别人都不知道。我从来不用自己的真名去参赛。所以,通常情况下,我留给别人的印象,只是一个独来独往的安安静静的女生。非常不引人注目。

  秦晋是我的同班同学。他坐在教室中间的最后面,一个人。我坐在教室的最前面。后来,我坐到了教室的最后面,和秦晋一排。我喜欢看窗外,所以我坐在了中间靠左的位置,秦晋在我的右边。

  我调座位让年老的班主任很不解。我说后面安静。他就表示了理解。我在他的眼中一直是个很安静很用功的学生,他相信我。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为什么调座位。我喜欢了秦晋。那一次,我和他同时在教学楼下面的水龙头前洗手,我看见了他的手。细长的手指细腻的皮肤。像女孩子的手。那时我就想,这样的手是怎样将篮球玩得那样出神入化的呢?那次以后,我还注意到,秦晋除了有挺拔秀颀的身体,还有着羞涩安静的迷人笑容。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他。

  我不善言辞,对自己也隐藏得很深,自然也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离秦晋近一点儿。于是我将座位搬到了教室最后面。

  (3)

  离秦晋近了,我才知道,他是个真正“动如脱兔,静如处子”的人。篮球场上的他如同一头猎豹,精光灼灼的眼睛让人不敢逼视。安静下来的他,眼睛里有或清澈或迷离的光,配上他羞涩安静的迷人笑容,有着让人不可忽视的魅力。

  但坐到最后面以后,我并没有和他先熟悉亲近起来。我先交到了几个男生死党。那个白胖大高个儿是我弟弟,他比我小一岁。他的饭量其实很小,他们叫他细妹。瘦高个是我大哥,他比我大一岁。他的饭量很大,每顿饭常常会加餐一次以上,他们叫他胖哥。有一个行事常超乎常人的男生,我们叫他疯子。另外还有青蛙,因为他喜欢喋喋不休的讲话。最后是天鹅。他说地上既然有青蛙追呀追,那我只好是天上的天鹅飞呀飞了。于是我们叫他天鹅。

  我和这群别人眼中傑骜不驯的男生开始称兄道弟。对我来说,这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现在我和他们相处得很好。无论年龄大小,他们都叫我妹妹。

  我的性格开始变得开朗起来。虽然很多时候,我还是会沉默的坐在座位上做自己的事情或者想自己的事情。但是毕竟会有一些时候,我和我的兄弟们会发疯。我想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能引起秦晋的注意。

  秦晋和这群男生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的交情只限于见面打个招呼。我从来没有见到他和他们在一起高谈阔论。他在教室后面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但他们互不侵犯,相安无事。

  我已经和我的兄弟们开始勾肩搭背了。我们成了铁哥们儿。一下课,我就被围在了中间。我和兄弟们天南海北神吹瞎侃,什么都说。大到布什打阿富汗的真正用心;人民币的坚挺程度;台海局势的发展走向;欧盟、中俄、美日的关系。小到昨天晚上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在碗里数到了几颗油分子;在菜里发现了几次软体动物;在哪里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美女。等等。

  秦晋从来不加入我们的队伍中。他总是沉默的坐在那里,看书,写东西(我估计是日记)。偶尔我从围着我的兄弟们的缝隙中看出去,发现他有时会望向我们这一堆人。那时我就开始心不在焉,想,他是在找我吗?

  (4)

  不和兄弟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又成了以前那个安静的我。会透过窗口看着天空发呆,会写一些文字准备寄出去,还会铺上宣纸练毛笔字。

  周末,教室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当然除了我以外。所有的人都在享受这难得清闲的时光。教室外面依然阳光明亮,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明亮得有些发白。快达到燃烧点的亮白色让人莫名焦躁。我百无聊赖。发了一会儿呆以后,我开始练毛笔字。我要准备一幅字,去参加省里的展览。

  有一个人走进了教室。我没有在意。那个人一直朝着教室后面走来。我抬起头,是秦晋。他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我的心开始跳得有点儿不正常。

  “你最近变得好厉害。”

  “什么?”突兀的一句话让我没有反应过来。他以前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话。教室里除了我就是他,我确信他是在对我说话。

  “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

  “是吗?”我突然有莫名的失落。

  “这一点不像你。”

  “所以呢?”我希望他说,我喜欢你以前的样子。那至少可以让我知道,我不是在单方面的喜欢着他。我至少会有希望。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变化太快。”

  他的脸一直平静,深不可测的平静。

  转头看看窗外明亮的阳光,我的心感到阵阵发冷。教室里安静极了。我们不再说话。他拿出那个神秘的本子开始写东西。我又开始练毛笔字。

  后来的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还是坐在和他同一排。我依然和我的兄弟们一起高谈阔论。依然会在不经意间,目光穿过围着我的兄弟们的缝隙,停留在秦晋的身上。依然在秦晋有球赛的日子,独自坐在窗前,远远地看着球场,追逐着那个猎豹一样的身影。

  有时我也会出现在球场边。我站在人群中间,眼睛追逐着他的身影。我再也不站在最前面。不是怕被篮球砸,是怕自己的眼睛出卖自己的心意。他不喜欢我,我就不要让他知道我的心意。我的矜持这样对我说。

  (5)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到了大三的下学期。

  我被自己深藏着的感情弄得痛苦不堪。我想,还是告诉他吧。不管结局如何,我总得搏一搏。就算死,也要死得明明白白不能死得稀里糊涂。可我不敢。

  又是一个晴天,春睡折腾得教室里的人昏昏欲睡。我坐着看第若干遍的《三毛全集》。我用眼睛的余光向秦晋瞟过去,他又翻开那个本子写着什么。我拿出一支笔,写了一张纸条递了过去。

  秦晋看了纸条,转过头看着我,一脸讶异。他低下头,也开始写字,写完了,撕下来递给我。

  纸条上写着:是什么意思?怎么会这样?

  我又写过去一张纸条:没什么意思。就是那个意思啊。

  他又传过来一张纸条:怎么可能?你乱讲什么?

  我再写过去:老兄,拜托看看今天的日期。

  传过去这张纸条以后,我看着秦晋恶作剧的笑。他抬起头来,一脸狐疑。

  “今天是四月一日,愚人节。”我说。

  “你真会开玩笑。害我紧张得不得了。”他的脸上是松了一口气似的释然。我的心却一阵比一阵冰凉。

  我的第一张纸条上写的是:秦晋,我真的喜欢你。喜欢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这个时候,教室里突然起了一阵喧哗,女生在唧唧咕咕的笑,还有男生吹着口哨。很多人往我这个方向看过来。我莫名其妙。

  答案原来在黑板上。黑板上用红色的粉笔写着一行字:妹妹,我爱你。讲台上疯子站在那里看着我,两只手在头顶上圈成一个心形。我的兄弟们都转过头来,一脸严肃的望着我。我手足无措。

  “哈哈哈哈!各位帅哥靓女们,先不要激动。安静下来听我说。”

  疯子站在讲台上突然间笑得直不起腰来。笑完后他在讲台上用两只手向下压,仿佛要把满教室里的喧哗压下去。所有看向我的人都转头看他去了。

  “各位上当了吧?妹妹是我的铁哥们儿,我怎么会喜欢上”男人“妹妹呢?今天是愚人节!本人谨以此节目献给在座的帅哥靓女们!如果觉得节目不错,请各位多给几个赏钱!祝各位愚人节快乐!谢谢,谢谢!”

  疯子在讲台上面抱拳作揖的打着哈哈。教室里响起一阵嘘声和笑声。青蛙和天鹅他们在前仰后合。大哥说这是给没有男朋友的我一个“惊喜”。我松了一口气。再回过头看秦晋,他正在看着我,眼里有很奇怪的东西。

  (6)

  愚人节过后的一个星期天,秦晋又参加了一次校际的篮球比赛。我也挤在水泄不通的球场边上静静地观战。

  中场休息时,我看见一个女孩子走到秦晋的身边,给他递上一条雪白的毛巾。趁他擦汗的时候,她开始为他拉开一罐可乐,再递给他。我有一刹那的晕眩。女孩子隔得太远,我看不清她的样子。

  我没有看完比赛就走了。我的眼前老是那个女孩子对秦晋的温柔。

  他果然是不喜欢我的。我脑子里只有这一句话。

  此后的日子里,我常常会看见秦晋带着那个女孩子来来去去。那个女孩长得眉清目秀,笑起来的时候,她的眼睛眯得像可爱的流氓兔的眼睛。

  我的兄弟们有时会调侃秦晋,问他恋爱的感觉怎么样。他总是羞涩的笑,不说话。我只看得见他羞涩笑容后面的甜蜜。兄弟们调侃他的时候我从来不搭话。有时他也会在笑的时候朝着我看过来。我一脸风雨不惊的平静,装作没看见,任自己心里的疼痛一点一点的弥漫开来。

  我的爱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死掉。我不能接受这种残酷的现实。可现实毕竟是现实,它不会因为我不接受就不存在。所以我只能心痛。悄悄的,独自的,心痛。

  我更疯了。和兄弟们在一起时,常常逗得他们笑得直不起腰来。我也没想到我竟然是这样一个善于胡侃和搞笑的女孩子。是兄弟们激发了我的潜能。我也常常和他们勾肩搭背的出去在校门口的小馆子里喝酒。我从来不喝醉。喝到有一点晕乎乎的时候我开始给兄弟们劝酒。看着他们一个个倒下我很有成就感。

  我也更安静了。没有人的时候,我能听见自己心里有一种叫寂寞的虫子在啃噬自己心脏的声音。我以前从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会这样寂寞这样心痛。

  我更认真的学习。我每天带着书本到图书馆或草坪,很安静的看书。我不想在学习下降的时候给自己找任何借口。在草坪的时候偶尔会碰到秦晋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他会有一点点的不自在。那时我会装作没看见的走开。

  大四的时间过得飞快。我们也很快地就要面临着告别。一阵轻愁笼罩了整个校园。我们不能免俗的开始写毕业纪念册。给别人写,让别人给自己写。

  一本本的毕业纪念册在教室里飞来飞去,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纪念册到底传给了谁。我们只知道,纪念册总有一天会在每个人的手上旅行完以后归来。很多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自己在给谁写。反正随手抓来一本翻一翻,发现自己还没有写,就会低着头写下去。

  这种感觉有点糟糕。但是这种糟糕的感觉还是要继续下去。

  给秦晋写的时候,我犹豫了很久。我不知道要写什么。后来我照着别人的文字写了一段可有可无的话。没有任何意义的一段废话。写完的同时我也忘记完了。

  我的纪念册回来后,我翻开来细细的看。在纪念册最后面的地方,我发现了秦晋写的那段话。最后几句话是这样写的:“咱们四年同窗共读中,是水火不相容的两类人物。但是咱们也有水浇火,火更旺的时候。在此间,有些事情就希望你谅解。因为我太不行了。”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真的不明白。我很想问,终究没有问。

  (7)

  毕业后我留在了学校所在的城市。我没有交男朋友。我一直在等着什么。我不知道我等的到底是什么,却还是没有边际的等下去。

  这个时候,于晴朗从他SH的家里来找我。他说希望我成为他的女朋友。他说他从当初那个球砸在我额头上,我却默默转身离开的那一刻起就喜欢了我。他说我的背影那么隐忍又那么无助,所以他一直想要做我的守护天使。

  我犹豫了很久。我说可以交往试试看。于晴朗是打篮球的,这是我和他在一起的原因。我想我还是忘不了一些东西。

  我们一起去了我们的校园。于晴朗很兴奋地回忆起他当年带领校队所创出的辉煌。我只是在一边静静地听。

  “你知道吗?我那时最铁的队友是秦晋。那小子发起狠来像一头野兽,任谁也挡不住他的进攻。其实他比我更适合当队长。他不但有谋略更有狠劲。”

  “哦。”我淡淡应道。

  “我曾经问他怎么打球那么拼命。他说他是为了一个女生。因为那个女生喜欢看他打球。他想让她看到他最强的一面。”

  “哦?那个女生是谁他没有告诉你吗?”我莫名想起一句话:我们也有水浇火,火更旺的时候。我很想确定秦晋口中的女生是谁。

  “他不肯说她的名字。他只说她是他同班同学,是个才女。性情好,学习好,文笔好,书法好。好像也有点喜欢他。”

  我心里一动。我想我知道他所说的是谁了。

  “那他为什么不去追求她呢?”

  “他说,那个女孩家境好,有才华,人也长得不错。他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他说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与其遭受痛苦分手的结局,还不如根本不要开始。”

  这个傻瓜。

  (8)

  我并没有跟于晴朗去SH我们只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联系。很多时候,我觉得我和于晴朗不像情侣而更像朋友。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那种朋友。

  有一天,我正在公车站牌下面等车,手机响了。是陌生的号码。

  “是我,秦晋。”

  我呆在了那里。我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最后我问了一个很弱智的问题。我问他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从同学那里得到你的号码。这么久没有联系,就想着给老同学你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你过得还好吗?”

  “还好。你的女朋友呢?”

  “你有男朋友了吗?”他用问话回答我。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告诉他,于晴朗来找我了。我想,只要他说出那句话,我会马上去找他。电话里他沉默了一小会儿。但他最后却说祝福我。

  听着他在电话那头说祝我幸福,我心里空落落的。我一直等着的,就是这样一句话吗?

  应于晴朗之邀,夏季时我去了一趟SH于晴朗带着我到处逛。然后在一个炎热的午后,我们遇到了秦晋。他一个人。还是当初在学校时的那个样子。看见我和于晴朗他有一秒的呆怔,马上就有羞涩安静的笑容展现出来。他简单的和我打一声招呼,就和于晴朗亲热的聊起来。

  原来他也在SH那个时候,我偎在于晴朗的身边,脸上带着笑,在一旁安静的听着两个男人说着话,这样想着。

  后来我们朝着相反的方向走。走了十几步,我回过头,从于晴朗的肩头望出去,看见秦晋还站在那里看着我们。我突然从于晴朗的手臂下钻了出来,说,你等一下,我有件事忘了问秦晋。我撇下他向秦晋跑了过去。

  “秦晋,你没有话对我说吗?”

  他一脸茫然。他还在装傻吗?

  “比如,像大三那年愚人节的时候,我对你说的那句话。或者像疯子对我说的类似的话。没有吗?”

  “亚蝶,愚人节已经过了。”他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肩头,隐忍的笑了笑。

  他的手指还是像在学校时一样细长,皮肤细腻。他真的没有变什么。而我,也没有改变什么。可是我们为什么不能再回到那年的愚人节?

  “快去吧!于晴朗在那边等着你呢。”他抓住我的肩,将我往于晴朗那边轻轻地推了一下。我看着他转身走掉,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老兄,你问什么呢?人家都走了你还呆在这里。你是不是问他什么时候结婚?也是,他女朋友都怀孕了,总不能等生了小孩以后再结婚吧。听说他们打算要这个孩子……”

  于晴朗也只是我的哥们儿。因为我对他说,我喜欢了别人,从很久以前开始。我一直在等那个人对我说一句话。

  亚蝶,愚人节已经过了。

  我又想起秦晋的话。我们终究是变了的。我们永远回不到大三那年的愚人节了。我等的那句话,我等的那个人,也永远等不到了。

(完)

我要的我等不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