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爱情

阿欢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爱情

    民国1936年,在某个偏远的乡村野外。这天上午,唐尼深深的被毒蛇咬了一口,带起剧痛的伤口,奔向回家的路。茫茫的天上,炎热茫茫的四野,天下映出一片温吞而坚执。世界在耳朵里沉堕,制不住的头脑异常晕厥,沉重的脚步再无住跌落,终死死的倒在地上等待,末日——

  在迷迷糊糊里苏醒,发觉自己竟躺在一间陈旧幽雅的古木屋中,周围的感觉异常陌生。刚才还在放牛的上午,转眼已经漆黑了天色。被受着莫名的一却,唐尼不由自主直立起身就要走,刚冲到门口处遇上了位正端送饭菜的女孩。两人不约而同了吓了一大跳,这一位穿着质朴的女孩闪亮起惊讶的眼神说:“醒了?你刚才都把我们给吓坏了。”唐尼莫名面道:“是你们救了我吗?”她闪动着善良的眼神头点着:“恩,是我在荒野里看到你倒下的,好不容易才把你抬到家啊。是我母亲用几种名贵的中医和煎给你服下,才把你救活的。”唐尼内心涌起无尽的激动,他知道自己的性命难能可贵的,久久傻傻望着却说不出一句话。“哎呀,别老顾着和别人说话呀,你看饭都快凉了,小伙子快吃吧!呵”后边走来位是40岁上下的中年妇女,原来是她的母亲,慈爱的声音暖和人心不已,面容和蔼,那是一双好温情关爱的眼神!“呵呵~”大家终于难得的笑了一把。

  当吃过了饭,唐尼静静的来到门前。他凝望着夜空,再望向远方茫茫的荒野。今晚天气极好,浩月当空,好一副休闲的体态,远方的山脉依势尽头的蜿蜒向天涯。他联想到了好多好多~她消消的靠近他身旁,只随意的说道:“今晚的月色还是像往常那样宁静和安祥”是啊!伸开卷曲的手指,朝天空抓去。云团撤裂翻滚出千层浪花,汹涌倒海。波光粼粼中飞龙降霞峰壁挂满龙须。生命蜿蜒,苍劲奇诡。虚无中躯体割裂成风乾坤散落,簌音一片。轮回中,佛光照面似老僧入定。张口,莲花升天。唐尼柔起嘴角自然的笑了。

  “明天天一亮你就可以回去了。”她刚说,唐尼先下问:“哎,你们家怎么只有你和你母亲跑来这里住呢?这里荒山野岭的。”“哈哈,如果不跑来这里住,怎么能把你救活啊?”她开起了玩笑,便又紧接着:“其实有很多事是很难讲的,人生就是这样,我呢?以前还是地方大小姐呢!”看向她一身破烂,眼神里透露出的农村印象或许再没人会相信。她继续说:“其实你叫我桑那就可以了。以前呢,我是红麻县的当地地主大小姐,我家是当地有名富贵家族。当时我可谓是要什么有什么了,我也过的好开心好啊,不过后来我才知道这过的开心的背后确实是有原因的~”就这样她悄悄顾主走出了家门向野外走向,他也倾听在身旁跟了去。女孩的内心深处又涌起了莫名的剧痛,眼睛湿润了,不为那如今贫寒的生活,只为那昨日伤心的歌曲,深深的插进她的心上。原因是他父亲后来跟上了外边的女人,一家人矛盾激化没落的经过,父亲亲自把母亲赶出门外的目睹惨剧~突然世界变的冰冷了,人世间再找不着一双被关爱的眼神,世界充满了悲剧,天涯的虹觞在绝望中恐慌,伤感的月儿,脸色也变了苍白,风的哭声凄凄……“姑娘,姑娘别哭泣,一却的风雨过后,便又出现了彩虹。”小伙子在她身旁鼓励道。

  突然耳闻水流啧啧,连同碧绿的麦田和细草一块。映入眼帘的便又是另一漫天恬静的幽香之地了,只见一月弯的河流安详的蜿蜒向远方,朦胧的细雾笼罩下,流向了天外,一片幽幽自在。最终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在河的桥上落坐了,伴着月光下茫茫的天涯望去,姑娘终于难得微笑了一把。“呵,是啊!风雨过后都会出现彩虹啊!好期待哦!让我们一起祈祷好吗?”她突然作起了祈祷的手势。他笑了,她也跟着笑了,两人都笑了。“恩,生活始终会有光亮的那天,我敢为你保证。”随着男孩也做起了祈祷。桑那突然转过身体闪着光亮双眼问:“你可曾知道这座桥叫作什么?”他只是摇了摇头。“这条河呢因为是弯弯的形状像月亮叫作新月河,这座桥因此称作新月桥。你该知道最近城里连连发生了战争吧?”男孩点了点头。她继续道“我知道战争就像这条河流,虽然过程曲折,趋势是向前的。我们国家早晚都会过上和平,民主,幸福的生活”呵呵~~两人又笑了,笑的那么开心,笑着对明天新的期望,桑那已不记的自己多久都没那么开心了,那些对美好新生活的向往,那些内心深处的真实和纯情~~“姑娘,或许当初你们来这里的选择也许是正确的,只怕在城里那么动乱会影响到自己的生命。”她突然惊奇的又笑了,她的内心深处初次如此的平衡,世界也因此平等了。或许不离开仍在动乱的城里,可真敌人的乱枪早夺去了自己的生命~~两人都聊的好不亦乐乎,他们便开始了从小谈起,唧唧喳喳,连声不断,滔滔不绝,一范畴联系上一范畴,幻想,神话,梦想,各自身边发生的事,有趣的事,预见的事,好恶的事~~无一不在话下,不禁一时哈哈大笑,一时默默伤感,默默悲凉……世界再没一丝烦恼,忘记了感觉,就这样两人同时堕进另一感官世界。一路过来的酸甜苦辣,如一幕幕播放于眼前的画卷,一动弹的琴弦立即被化解于对方柔情的心扉,互相都能感受到的心痛,一次次欲得到了慰藉,就这晚生活是多么的美丽,世界也充满了神奇色彩。那是大家都从未体会过美丽心情啊!、风儿也变的凉爽了。如是:脱下一身束缚,抛向草丛,轻盈的越入青绿的水中,纤臂轻舒,掠起层层白雾,谳澌了才开花的百年老树,玉足转踏,激起粼粼波纹——

  时光就这样匆匆流过了,转瞬间就换来了一天的黎明。两人才意识到时间的流逝,才意识到已经过了一晚,望着清早的嫩叶被一晚的露珠洗刷后重新的精神抖擞,两人却始终没有一点困倦。天始终一点一点变亮了,他们就这样度过了漫长却又短暂的一夜~~~

  天全亮了,小伙子就要回去,在他们背对远去的一会。“哎,姑娘,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吗?”小伙子最终叫住了回头。“哦!见面?那当然最好啊!”这可是女孩盼望着的期待啊,她快笑的合不拢嘴。唐尼挠着可爱的头,机灵装假的笑道:“既然我们那么有缘份,而且是在月光的这里聊天过的晚上。就约定今后有月光的每个晚上我们就在这里相会吧!”姑娘没说话,缅甸的笑着就走了。

  以后每当月亮出来之际,他们剩着这袅袅和风的新月桥上相遇。淡淡的河水流过,美丽的田野气息追随,茫然的月亮蒙蒙。多少美丽编造的梦啊,人们的青春在这里迷醉。渐渐的,他们自己更离不开对方了,他们恨早盼晚,他们不由自主,他们身不由己。因为所以的烦恼将当在一起的时候都烟消云散,所以的伤心都在他(她)的肯定眼神里得到力量和慰藉,所有对生活希望和光亮将重现。

  这一夜,天气依旧多么的清爽;他们仍旧那么夸夸奇谈,一切已了忘我。唐尼突然流露着闪亮双眼偷偷的笑了,他说:“你一定很冷吧!”冷?桑那突然间抽了下身体,哦,对啊,天气确实蛮冷的啊!她这才意识到。唐尼只轻轻的说:“我们烤火吧!”就这么简简单单,多么的柔情啊!她听的一清二楚。惊落太阳羽毛霏霏,圣洁的花瓣,于树的手心绽放,阳光馨香的花蕊,滑落串串水晶情愫,温润了冰冷干涸的胸口,那是一个柔情男孩所特有的关怀啊!

  三两下一堆干燥的烈火就在新月桥上点燃了,高高昂首随风舞动的花火似明艳的昙花恣情地绽放,欲燃烧着与它同在这世界所有生命的每一分一秒,然后消失了匿迹~突然风徐徐的吹来,依吹着桑那的脸上好柔情,让人醉在春花般的美梦里,他突然道:“给你讲个传说中的故事好吗?”“恩” “从前,有个美丽的少女。她是宫中最美丽的女孩。她一心念着要嫁给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大狭,那大狭的出名主要来源于总共被砍了408刀还不死的传奇故事———那美丽少女不知道经过了多少艰难困苦,终于遇上了那位大名鼎鼎大狭,但是那位大狭却对她一直没好感……如一幕幕美丽绝伦画卷立人眼前,身临其竟,豁月千里,浮光若金又微波粼粼,动人心弦,突然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情转大变,瘦狮怒号,霹雳雷起,,她说:”那女孩岂不很惨?“男孩点了头。她的眼睛很快湿润了。是啊,她讨厌悲剧,她害怕悲剧,悲剧令她如此的伤怀……”姑娘,对不起,我不应该讲这故事,令你伤心了。“桑那的眼睛再次湿润了,她是多么的为那凄楚故事中的女孩而剧痛啊。若现在眼前的人是自己的母亲她早已不顾一却去抱住,但现在想抱住的人却偏偏不够实际。她深邃的眼神里流露着无禁的凄美~~

  第二晚,浩月当空,晴穿万里。小伙子再甜笑的走向正桥上等候的姑娘,是啊!恨相见的晚,恨离别的早。一方若消失了踪影令方是多么的难耐,不论是一分或是一秒。特别是那双都会说话能体会到对方热热心跳的眼神~~“对不起,让姑娘久等了。”她只略略微微了一个笑,笑的失去了往日的纯一。他们仍旧烧起了火,汹汹烈火欲侵夺人间的猎品,反馈在的身上好灿漫。唐尼道:“人世间呢?就是这样,有吃就吃,有喝就喝,老了就什么都不行了。”他说着便从后边摸出了一串冰糖葫芦放在面前,“给。”若是以前她定会笑的美得天地不容,但今天她只是浅浅一笑,“谢谢。”当接过了手中的冰糖葫芦,她开始全身颤抖,低着头,哆嗦着身子好憔悴。他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有病。”“我身体突然好冷,好冰,怕是发烧了。”男孩迅速抱起了姑娘,错乱不已的思绪只欲速速献出自己所有的体温传递着热的温度,他也因此而第1次湿润了眼睛“姑娘,你千万别怕,没事的,我还在你身边,不曾走远。”“你什么都别要说了,我完全能听的到你的心痛,我完全听的到你的心脏一边滴血一边和我说的话。”他努力欲抱着更紧,擦干了了泪,凭住硬梗的声线,久久道:“天一亮就没事了,相信我睡吧!好吗?”“恩”一声,她只觉的头好钝痛,精神也异常变得恍惚,一种从未有过的麻木感~~身体差了,头昏心跳,仿似这夜晚也缩短了,双眼不禁闭合了。“吁吁~~情调如此起伏,听到正是男孩玉笛声,那如一种如泣如诉的记忆,隔着几千年的佛光,象孩子在阳光下吹着的彩色泡泡,轻盈地,飘进来 飘进来,一个个幽怨的故事~~渐渐的,渐渐的,消失了感觉,在男孩的怀里入睡了,她感觉到如此的满足,欲似迷惑于煦暖的春意,绽放出蓝色的马莲花儿,漫山遍野,任连同薜荔的清香熏着正陶醉中的自己,脱下一身束缚,轻盈的穿过了丘比特的神箭~

  第二天清早桑那的惊醒把他弄醒了,她的烧退了,“呱呱——”鸡也叫了,两人难得了一笑,紧紧的抱住一起,好不那么满足,这指示着天快亮了——

  眼看晚秋就要来临了,门前枯萎的黄叶一片片往下落,八月的秋弦踉跄穿行在枯龋的枫树间,燕啾凄厉。那昨早尚暖的云瑞,今日突变的温度。柔情的午后桑那对着窗外夕阳道,一缕缕金黄色的略光斜照,在梦的遐想中美的天地不容。 时过中秋天渐远,银河平野低垂。嘹咽孤鸿,侵阶凉露,黄菊绕东篱。她抱起了枕头想啊想,却再已体会不到一丝幽怨了,多少次梦着回城里的路啊!总算在这秋季消失匿迹了。“挡挡——听到正是母亲入房的敲门声,端着热粥正慈祥微笑的走了来,”快喝吧,趁热着喝了。“接过了热粥放床边”谢谢。“”和那男孩的谈情了对吗?“桑那愣住了,只傻了一笑:”真不知道这算不算?“”和这小伙子谈呢,母亲绝不会反对,看的出你们是多么的用情,这是一般人所难遇见的。若是当初母亲啊,也和你父亲真心相爱而结婚也不会这么后悔了——“一向对这事从未在乎过的母亲今天也作出了肯定与鼓舞,桑那内心深处涌起持久难平激动。是啊!她真的好喜欢这男孩,喜欢到不能自己,喜欢到已经快要不行,喜欢到想不想也日夜怀念,连睡梦也感觉到趟在他怀里,听着他的玉笛声~~

  这一晚,气象万千,变幻莫涉,蒙蒙天际,月隐时现。他们又在新月桥相会,夜,是弯月,一轮格外凄淡的弯月,漂茫点缀的神秘夜空;那鹊桥上潺潺的流水,长长的相思;迢迢的夜空深处,是谁人归家的路呢?依让人遐想幻想。唐尼突然挺神气的走过她身边笑着面向:“你可知道吗?前些天我赶着老远的集市干什么去了?”桑那囡囡的摇摇了头。“请闭上你的眼睛好吗?。”“你身上所有的衣服都没一样是完整的咯。这下你可以放心的睁开眼睛了。”桑那的眼睛立即快湿润了,我的上帝啊,我今晚怎会如此幸福啊!桑那紧紧抱住了这件精美漂亮的白裙。此时的她真的真的好想好想投进他怀里啊,自己的嘴唇无论的喜悦对着他的胸膛就播放,心底不再有任何预见——“谢谢,谢谢,你怎么会想到的?”“只要是你想的,你需要的。我都愿意先为你去想,先为你去做。满足你想要的一切。”

  瞬间连月不开,闪电突袭,霹雳雷起,浑然大暗,风雨大作,“哗哗~~”一片,呼啸的风声耳边舞动,浩气的雨泣粘润了大地……小伙子迅速拉起姑娘的手于新月船里避躲,风在咧咧的吟咏 ,让人听到了凄楚的挽歌。沾湿的雨水,冷冰的徐风吹的她好冷好冷;轰烈的雷声,喳喳雨水,飘暗的黑夜;舟下水过荡荡,此时他们就真切的在同一舱里;他凄美含情的眼神,他渴望至崩溃边缘的心跳,终大胆炽热的把她抱住,他们久久的不能自己。姑娘不住脸蛋贴切到小伙子的胸膛。“多想世界凝固了,地球永不再转,就这样让我们生生世世永永远远永不再分开。”“我真但愿和姑娘永生厮守。”变了明媚,空气异常温馨,阴冷的雨夜如此美丽,他们发誓用爱尽这一生~孤寂漂黑的仓外风雨大作,汹涌澎湃的河水冲冲流过船底,仓内唯是他们不由自己的拥抱,直到永远!

  是啊,他们是多么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是万千人们最敬仰的一对,他们是人类恋情史上最伟大的爱侣最般配的一对。美丽的爱情降临这夜晚,晚秋了被造影的河边枫叶憔悴掉的脖子,水是郁闷不过了,叶儿稍一点落,被泛开一圈圈波纹,伊的心便破碎了,姗姗步入他们的心上。是啊!不知道多少日日夜夜都早习惯了这感觉,星河悄悄流,月色凉如许!草儿扶白露同眠,芦叶捉清风私语。而今夜的小伙子却沉默无语了|,只紧紧把她拥入怀里;桑那突听到一种异常的心跳,一阵阵虽难形容却郁闷致颤抖的心音。“唐尼,怎么了?你的心今晚我听到很糟。”他憔悴的望着远方,流露出的忧伤之情指事可见,终是久久的不语,那阵清风吹动的秀发,也仿似化作了针直深深的插进了胸膛,世界永失了天堂的光明,岩石般的沉默冷硬。就这样不知疲倦的死守抱着过就过了一晚,桑那依旧睡的那么清香,堕入了醉乡;在岭上的金花银花中奔跑,料峭的春霜中,几多的打算在此变做了现实,用灵巧的小手,裁出一朵朵斑斓窗花,在早春的风华流过芳菲里,他拥抱着她,飘着归家——

  白露沾透的叶儿清晰可见,温和的早阳升起;预示着新一天总算来到了。唐尼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仿似有很多要讲的话,快到半口却又吞下,在反复犹犹豫豫中,但始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你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求你说出来吧!好吗?”他仰望着天际,静的像只绵羊,透露着无尽沧桑,久久方道:“知道了或许对是一种伤害,不知道或许对你又不公平,你真的确定要知道吗?”桑那内心深处立即涌起一股莫名不祥惧怕,世界快崩溃了,接难连天的事就要爆发。小伙子也惆怅了,痛苦的表情在一点点的凝固,他涣涣的说:“城里的战火已烧到了家乡,镇上的人们人人难安,鸡犬不宁,今日我将奔赴沙场。”桑那吓呆了,怕,突然袭来抢占侵吞的猎品,可怕的悲剧将要夺去她生命的意义“那为什么昨晚不事先告诉我?”串联的泪水湿润了双眼,她已经完全崩溃了;从未有过的如生似死之感~~“姑娘,姑娘请你担心,当战争结束我们再次于此同遇。”桑那喃喃的道:“那一旦你有事呢?”小伙子在耳边轻轻的道:“不会的,如果我是形那么你就是影,有你在我定回来这里。”形和影,对啊,形不能缺少影的追随,影更不能缺少形的依存啊!桑那最后最后的拥进唐尼身旁,她心底多么的痛!痛的快人事不醒了。“我好怕啊,就这样继续的让我拥在你怀里好吗?”~~

  即将离走是那个黄昏,家里泣泣哭声是桑那为唐尼收拾衣服,她的心情异常沉重,他不知道郎君何时才能归家,但他坚定他一定会回来的。村郭萧条,稀村对着夕阳道,幽谷景翼翼,后院丛木林翳,鸣声上下,是禽鸟叫之。小伙子穿上军装,拿起枪杆,登上沙场远去卡车。黄昏了,夕阳反馈的大地万物格外金灿,河流一边流澹澹,车缓缓远去,恨相遇的迟,恨分开的早,柳丝长玉骢难系,恨不倩疏林住斜晖。她只哭的追逐:“亲爱的,你一定快点回来啊!”“心上人我会马上回来的,你不用为我担心,等着我在那新月桥!”~~

  桑那静静的来到新月桥,黄昏夜了,月亮又在涌起,爽朗的风儿吹动着无乱的头发,可怜的姑娘木望向远方痛失在那里。

  春,春归鸟鸣辞寒月,云开日出百花鲜。柳枝树梢映水影,唤来斜阳彩虹天。

  夏,烈日悬空照四方,蝉语荷莲水边香。恰逢忙农无闲时,心气犹尽离故堂。

  秋,树叶残尽挂枝头,拂面吹风难言愁。斜阳平铺河边柳,远处雁鸟空中游。

  冬,雪弥冰封霜寒天,万里无影居家闲。茫茫白花飘四海,留住心火望明春。

  曾经绿意殷浓的河边原野。如今,枯黄遍地 ,像久用弃置的餐巾,夏日野宴已经结束 ,残剩的餐盒旁,解下扎蝴蝶的黄丝带,河边的风,悠悠奏起,柠檬黄的颤音,落日在天边,揉出,一团梵谷图画中的橙黄,私语窃窃,落叶 ,有杏黄的心事。那条新月河也依势尽头的蜿蜒向远方,暖暖的流逝,这时桑那就跟着去遐想;这河应该是流向海洋的吧!听人说大海美丽无比啊!汹涌的波涛敲打着岸上的岩石,彩霞映着天际,美丽的海鸥翔集于天上,相爱的情侣浪漫在海边~~想着,想着,又想起了另外一个人。桥上这里处处都你的留下身影啊!哪时你才能归来呢?你知不知道桑那好想你!

  不吉的消息始终传来了,中方同RB的战役上,国人损失惨重。上次前去的大部分人儿战死沙场,她反复的对自己说:“我的爱人一定没事,他答应过我一定会回来,要我在新月桥上等他。”她悄悄来到新月桥,望眼欲穿的(望向沙场)每天蹲守在那里。

  8年过去,胜利的消息终于传来了,今夜的桑那从未有过的美丽。她哭抱着母亲怀里。“母亲,胜利的消息你听谁说的?是真的吗?真的吗?”“恩,是真的,确实是真的,明天就到镇去接你的心上人吧!哈哈,瞧你高兴的。”桑那却傻着急了起来:“他会不会不喜欢我了。”“哈哈~别再着急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这晚她跟母亲聊了好久好久啊!从未有过的美好心情,让两母女笑的从未有过的激动,是啊!好不容易的一天呀!

  这夜她精心挑选了一夜的身衣,总不断向娘问讨。因为她真的太激动了

  第二天拔山涉水,行走了5个小时的山路,总算赶到了镇上。今天路边的人们拥挤成排,人山人海,大呼小叫的跑掉。到处是洋溢着的喜悦气息,显的格外热闹。身旁一人问到:“姑娘,你应该是等你心上人吧!”啊!原来是位面容和善的姑娘/“恩,你怎么知道啊?”“我当然知道了,看的出来你是多么的爱他。请问怎么称呼呢?”“我叫桑那,你呢怎么称呼?也在等你的心上人吧?”“对啊!我叫阿鹃,那我们可真有缘呀!哈~”两人都笑了~~身边多个朋友照应自然是个好事,尤其是那么面目单纯善良女孩,两人就这样滔滔不绝的聊了起来。第一辆胜利军车总算第一辆开来,全场立即沸腾,“哗~我回来了”如一片欢腾的大海,一片片尖叫声不绝于耳,好不令人爽快。“耶~~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舞成群的姑娘们举起了鲜花应风舞动,”蹦蹦~~“鞭炮声也响起,”噔噔~~“鼓声响起,欲爆炸的广播声——世界在耳边沉堕。

  一转眼一天的时间就要过去,桑那幸福的表情一点点的消失。但他没去想象不吉利的事,她知道他一定会来。接下一想到他的笑脸,一想到他新月桥上的玉迪声,又精神抖擞了。只是身体有点困倦,动作微微颓唐。“桑那,请你别担心,明天还有呢?要我们再一起期待吧!”“恩。”在迷失中才意识到阿鹃的存在。下一辆军车就是他了,桑那默默祈祷着,欲念着。

  第2天总算来到,眼见到太阳就要升起。桑那内心深处涌起无尽的激动,因为她“眼见”到他就要马上归来了,他摆动着军帽再对着她笑,他变的更成熟更有魅力了,他狂抱着自己~~桑那笑了又打起了精神。“哗哗~~又是一片片欢腾的大海般快叫和呐喊。桑那已经叫的快沙哑了,不足为奇场面,她现在只念着他快来快来。时间很快就到午后了,依旧未见着,一次次载来的人群,变成了一次次的失望,桑那有说不出的惆怅。

  “桑那姑娘,午后6点时候还有最后一趟车呢?还有我也没等着呀!你可不要着急。”阿鹃难得鼓励了一把。“恩,对啊,我心上人他说一定回来。他不会骗我的。” 等呀等,午后的6点钟总算来到,她的心更急了,对啊,就要看到他了,桑那心中莫名的激动起来。突然广播一响,“28路解放军,最后一趟军车来的到了。”“啊!”全场虽区区十几人却快成了沸点,桑那招手喊的欲耳震聋,快急哭出了泪来。突然28路解放军,最后一趟军车来的到了,此次的最后一辆军车到来了,终于到来了。车上出现的都是桑那陌生的面孔。突然车上一个英俊的男儿挥着帽子喊道:“阿娟,我在这里啊,我来了。”“爱人,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啊!”他们速速在人群中拥抱,述说着心中的故事,许久,她终于招手道:“桑那姑娘,很高兴认识你啊,希望我们有缘再见了。”桑那也笑着挥了手,笑啊笑,笑着好那么开心,而泪水却一起速速湿润了她的双脸。

  “姑娘,买个面包吗?”吆喝的是位买卖的老头。“恩。”回想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这两天都忘了吃东西。垂着头,趟着一脸的泪水,啃着生硬的面包,就这样,哆嗦着凄凄的泪水独自一人走在了回家路。

  她刚回到家,正碰着母亲烧好的美味佳肴,“哎若,没和爱郎一起回家啊!”“没有。”她只是呐呐回了一句。便悄悄的又来到了新月桥。河边岸上,草儿在前,鞭儿在后。和平的春里,遍江北底野色都绿了。柳也绿了。麦子也绿了。细草也绿了。水也绿了。鸭尾巴也绿了。茅屋盖上也绿了。穷人底饿眼儿也绿了。和平的春里远燃着几团野火。是啊,盼望已久的和平日子总算实现了,是真的和平了,天空又再明媚了,但试问我亲爱的人啊,你又在哪里呢?你知不知道桑那好想你啊。桑那痛失在那里。

  在深山的岩上,拣了一片红叶,把清泪洗它的泥迹,鲜血染它的颜色,一缕缕的愁思都付与它,郑重地系在燕儿脚上,任它去天涯飞翔明皎的天空,笼罩着五彩云峰,照着一片茫无边涯的沙漠。月儿很惨淡地望着…一只白的燕儿在沙漠里呻吟着,红叶枯萎在它的脚下!

  唉!燕儿留下了终身怅惘!寻遍了天涯,不知红叶送归谁家?飞过了无数的青山,渡过了许多碧泉;曾在秀媚的峰头望着,浓荫的林中等着;但找不到何处是红叶的家乡!红叶的香也消沉了!红叶的色也枯萎了!燕儿毙在沙漠上,没有青山凉泉,无香草解花!月儿也黯淡了!风声也凄切了!黄沙作了墓田;饿鹰发出了悲哀的呼啸!沙漠之一片黄沙,就是红叶的故乡!痴呆的人类呵!人生也就如此的凄美啊!

  一维度空间依时日沐浴着,春来春去,花开花谢。她时常如梦似醒听到他的玉笛声,听到他在耳边轻轻地说话。他飞快跑了过来,自己更向迅奔过去,就欲在新月桥上拥抱,只差一点点就可抱到,却又接触不到——

  在时光的流逝了,姑娘已白发苍苍。在这黄昏夜她提着拐杖一步步又迈到了新月桥,当日的风情万种,已落地缩骚。白皑皑的雪一片一片,禁锢着荒漠的原野,淹没了悲念的盈泪,也淹没了那座河上的新月桥。仍她默默说:“他只是暂别在异乡,他就要回来,回来陪我在这新月桥。”就这样她又抱着哆嗦的拐杖,欲望着远方,又在这厮守了忍受着这整整一个不眠寒冬之夜。

  晚年的桑那患上了严重的肺痨,常抵不住的终日咳嗽,咯血,她总算舍得了穿上当晚他送给自己那一件白裙,并且是始终不愿去更换。在临死时候,对着窗外摇摆着的树樵,吹风摇摇晃晃,欲要伸出去抓的手,她喃喃的说:“噢,亲爱的,我来了等着我,在那座新月桥~”

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爱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