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棉袄

李军锋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红棉袄

    货车司机刘强最近总是心神不宁,老婆跟他说话他也爱搭不理的心不在焉,要么也是答非所问。这么反常的状态惹得老婆顿生疑心,以为老公有了“外遇”,旁敲侧击地对他好一阵盘问。

  刘强原本不想跟老婆说的,怕吓着她。别看老婆平日里咋咋呼呼的,实则天生胆小,属于那种色厉内荏的“小女人”。在刘强的心目中,比自己小八岁的老婆心地善良、温柔体贴,对自己没有二心,把小日子打理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此番见老婆追问得紧,并且已经把自己想“歪”了,刘强只好一五一十地说出了根由。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过就是上次去SD拉回一车大葱的那天晚上,疲劳至极的刘强回到家中,草草地吃了几口饭,也顾不得像往常一样和老婆亲热一番,倒头便睡。在昏昏沉沉之中,他做了一个血淋淋的恶梦,梦见自己开车路过一个小村庄时,突然从一个小胡同里跑出一个穿着大红棉袄的七八岁的小女孩。刘强刹车不及,小女孩被活活碾死,鲜血染红了左前方的那只车轮。惊醒之后的刘强浑身上下大汗淋漓,那一团血肉模糊的尸体老是在他眼前晃动。

  尽管只是一个恶梦,但是仍然使人心惊肉跳。“要不就歇几天吧?”老婆长出了一口气,体贴地说,“这些日子你没日没夜的跑长途,太累了。过些天咱再接着干呗,慢慢来,日子长着呢,有你挣钱的时候哩!”

  老婆的话让刘强心里好一阵感动。话虽是这么说,眼下正是货运的旺季,出一趟车,虽然说不上是日进斗金,可收入毕竟是很可观的。儿子去年考上了重点大学,每年光学费就不是一个小数目。刘强总想趁着自己四十多岁身强力壮,抓紧时间多挣些钱,否则等老了可就跑不动了。

  心里存了事儿,刘强就有些魂不守舍。这天他在大街上慢无目的地闲逛,不知不觉间就逛到了离家约摸有三里地远的谛音寺前。这里的香火一直很旺盛,尤其是一到初一十五,总有许多善男信女从四面八方赶来,烧香拜佛、磕头作揖,口中还念念有词,那份虔诚令天地也为之动容。刘强也是这里的常客,每次出车之前,他都要先来这里烧上一柱香,磕上三个头。刘强没什么文化,但为人实诚,从不坑人害人,遇事就爱给自己找个“寄托”,他觉得这样做了心里就塌实些。

  “刘师傅来啦?”相隔老远,专在寺院门口设摊算卦的陈先生就热情地招呼起他来。刘强随口应了一声,心中却不由得一动:据说此人说签解梦一向很灵验,素有“陈半仙”,之称,何不请他把困扰自己的那个恶梦给解析一番,看看到底有什么说道?想到这里,刘强就把自己所做的那个梦源源本本地跟陈先生叙述了一遍。陈先生听得很仔细,并且在听完后煞有介事地闭目思考了半天,才幽幽地说:“不瞒你刘师傅说,你这个梦大有来头哇,说不定真会招致血光之灾!”听得刘强禁不住又是一阵心惊肉跳。“不过,要说破解之法嘛,也不是没有。这样吧,看在咱们是老相识老朋友的份儿上,我就设法帮你破解了,只收你礼金八十元,保你出车归途一路顺风,春夏秋冬四季平安,东南西北财源广进,如何?”

  刘强点头应允,随即从衣袋中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拍在陈先生手中,并说了声“不用找了。”喜不自禁的陈先生接过钱,正色道:“我教你一个将计就计、以毒攻毒的破解之法,你且记住了:当你再出车路过你梦中出现过的那个小村庄时,想法找到一个身穿红棉袄的小女孩,年龄必须在七至十岁之间。然后跟她的父母商量,无论如何也要花高价把那件红棉袄买下来,记住,千万可别心疼钱!你把它离前车轮三米远面儿朝上铺展在路上,然后开车从上面压过去也就万事大吉了。保你以后不会再做恶梦,更不会在出车时出现什么差错和凶险!”尽管刘强有些半信半疑,但仔细一想倒也算是一个破解之法,也就暗暗松了一口气。

  说来也怪,仿佛是真的有了什么心理依托似的,从谛音寺回到家中,刘强的心也安了,神也定了,也不再魂不守舍了。第二天,刘强就张罗着要出车,老婆好说歹说也拦不住,只好帮着他收了一车本地的山核桃,第三天一大早,刘强就兴冲冲地出车去了HN一路上,刘强念念不忘寻找穿红棉袄小女孩的事儿,车也比以往开得慢了许多。可惜过了一村又一庄,车到HN了,他也没见到一个。别说是穿红棉袄的了,就连个七至十岁的小女孩或者小男孩都没看见。刘强在心里自我安慰:哪里有那么巧的事儿?说找穿红棉袄的小女孩立马就能找着?等回来时再好好找找也就是了。

  刘强的一车山核桃买了个好价钱,回程的时候,又拉上了一车柿饼。生意顺利,心里高兴,车也开得又快又稳当。路过一个小村庄时,刘强把车停在路边,嘴里哼着小曲儿去一个小卖部买烟。一进门,他就看见一个小女孩趴在柜台上写呀画的,大约有八九岁的样子,头上扎着俩朝天辫儿,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更巧的是她穿了一件簇新的红棉袄,仔细一看,大红底儿上还印着浅浅的黄花儿。见有人近来,小女孩扭头冲里屋喊了声“妈妈!”此时此刻,刘强早把买烟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两眼直盯着红棉袄愣神儿。

  “师傅,你买点什么?”刚才正忙着在里屋整理货架的一个约摸三十岁的妇女探出头来问道。

  “我……买红棉袄!”刘强顺口回答。妇女迈着轻快的步子从里屋走出来,把刘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咧了咧嘴乐了:“师傅你看俺这里都是烟酒糖茶、油盐酱醋,哪有棉袄可卖啊?”

  “噢,对了!”刘强回过神来,指了指小女孩说:“我是想买她身上穿的这件。”妇女仿佛更是摸不着头脑了,说:“那是孩子的姥姥刚给做起的新棉袄,孩子喜欢得不行,晚上连睡觉都舍不得脱哩,俺不卖!再说,你们城里人咋会稀罕这么一件粗针大线的棉袄?不嫌土气呀?”

  刘强想来想去,总不能把自己的梦境和“破解之法”都告诉人家呀!就说:“大妹子,我只是想用一下,就一会儿,我多给点钱行不行?劳烦你跟孩子说说看吧!”妇女虽然不明白刘强究竟要干什么,但看他那一脸认真和焦急的神色,就摸着孩子的头慢声细语地说:“好孩子,就让这个伯伯用一下吧,要是弄脏了或是弄坏了,明儿让姥姥再给你做一件,好不好?”

  起初,孩子还咕嘟着小嘴一个劲的摇头,可架不住妈妈又是哄又是亲的,终于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但眼眶里分明已经噙着了晶莹的泪花儿。妇女对刘强说:“她姥姥做这件棉袄连面儿带里儿加棉花,总共花了五十元钱,手工费就算了,你给五十元钱吧。”刘强想起陈先生“不能心疼钱”的嘱咐,拿出三张百元大钞硬塞到了妇女手中,慌得妇女一连声地说:“可不行可不行!师傅哇,俺这庄户人可不能赚这昧心的钱!”刘强的眼睛湿润了,就说:“大妹子,我自己摊上了点儿事情,也不便跟你细说,钱你收下,就算是帮我个忙吧!”

  “哎,哎!那好吧!”妇女应承着,三下两下就把穿在孩子身上的红棉袄脱下来,递给了刘强。

  “谢谢啦,谢谢啦!”接过这件还带着孩子体温的红棉袄,刘强真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他像是捧了一件宝贝似的把红棉袄平平展展地铺在了自己的汽车前面,还从驾驶室里拿出了特意带着的一只钢卷尺,在前车轮和红棉袄之间量了又量,动了又动,直到确定其间的距离刚好是三米。妇女和小女孩都跟出来好奇地观望着,闹不明白刘强究竟要干什么。一阵风吹来,脱去了棉袄的小女孩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妈妈连忙把她搂到了自己怀里。

  这当儿,刘强打开驾驶室门上了车,轰地一下把车发动着了。他双手紧紧地把住方向盘,目不转睛地盯着地上那件像是要展翅高飞的小鸟一般的红棉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脚用力地踩下了油门,汽车向着那件红棉袄飞快地驶去。

  或许是因为太专注了,也或许是因为太突然了,刘强竟然没有听到来自小女孩的那一声稚嫩的“我的新棉袄啊!”的惊呼,只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挣脱了妈妈的怀抱,发疯般地扑倒在了红棉袄上!刘强本能地踩下了刹车,但为时已晚。他像喝醉了酒似的摇晃着下了车:小女孩已经永远地倒在了铺着红棉红棉袄的血泊之中,脑浆迸裂。被鲜血染红的那只前车轮子,就像是一只无法瞑目的血红的眼睛……妇女显然是不敢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她大张着嘴巴,呆呆地看着那一堆血肉模糊的尸体——几分钟前,那还是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啊!半天,妇女才无限悲恸和绝望地哭喊出一声“我的孩子啊!”旋即昏死过去。

  刘强木然地站立着,脑中一片空白。

(完)

红棉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