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一行

生蔓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行一行

    早春3月,蓝一直在。

  JK是咖啡店的老板。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莫蓝告诉JK:我叫蓝,一直是蓝。

  JK笑了,有好看的菱角。

  JK一直是蓝的好朋友。这一年蓝遇见JK,JK介绍了好喝的咖啡给她。JK的咖啡厅叫蓝图。很普遍的名字。蓝觉说。

  JK有个异性的好朋友,常来,看得她和JK很好。

  JK叫她阿M,阿M是个代名词。JK说阿M一直在旅行。因为她和心里太多伤痈。

  阿M是个心里有阴影的女人。蓝觉得。她一直都在一个角落个人喝咖啡,不理谁也不看谁。JK一直在忙乱,偶尔会过去与她说几句,她的心一直需要被安慰,可是却没有人走进她的心理。

  这一年木棉花还在开,它总是很容易就干枯,我觉得。透过窗口,隐蔽约约有薄弱的光芒。我 的快乐很少,几乎微不足道。我想起阿M,报纸上报道,阿M昨天已经死亡。JK打过电话来说真实的情况并非阿M被杀,而是自杀。

  她为什么自杀。我问JK.

  那天她跟我说,JK我已经活得不耐烦了,我想死一直都有那冲动,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向我爸妈交待,JK你帮帮我……

  于是你教她这样的死法,故意制造被杀的样子,让警方去查,这样也对阿M的父母作了交??lt;BR>

  不……蓝。我没有教她。我在想,想怎么帮她,但不是让她去死。阿M没等到我的回答就走了,她说她没有耐性了。

  JK我 一直在看报纸,阿M的死相好恐怖,她一定死不瞑目……我……

  蓝,阿M的死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我的错,但阿M一直想解脱,所以她不会有多大的怨恨。

  那天晚上我梦见了阿M,她来道别说她终于解脱了,她很高兴,她一直在盼望这一天。我跟她挥手,她跟我说她一直在,不会走。

  醒来是半夜,我吓了一身冷汗,开了灯,起身去冰箱拿冰水。然后打电话给JK,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听,而我是个不容易死心的人,所以一直打。后来终于有人来听,是JK的声音,他粗犷的喘着气然后发出沙哑的声音问:谁?

  我清楚 地听到他旁边的女人在问他:JK是谁啊!

  我挂了电话,一声不响的。我知道JK是个一直在黑夜蠢蠢欲动的人,他跟阿M一样都是一直害怕寂寞的人,可是他不会让自已有多余空间去想这些,于是他总是忙碌着。

  担了地铁,蓝一直在沉睡,她觉得疲倦,仿佛一直在走路,却一直停不下来。JK在她的生命中是个曾经陪了她一段路的人,她也一直在害怕寂寞的到来,于是总在找寻和自已同类的人,发现JK是个脏乱的人她起初没有反应,因为那是JK的自由,但是她却无法不觉得JK与他床上的女人有多么恶心,她决定去别的咖啡厅看看,这城市那么大不可能没有好的咖啡喝,不一定要JK那家。

  觉得自已一直很敏感,JK没错,她却一直觉得JK是个罪恶滔天的人,他一直在玩弄女人,然后将她们的感情视无若赌,JK不是个好人。

  声音好吵,地铁上两个正在吵架的女人,又是为了男人,啐!蓝觉得自己正在看透,人性的善恶纠纷,女人的战场永远没有硝烟,杀伤力却比战场厉害。

  为情值得么?

  我在网上遇上一个网友,谈得还不错,他叫小五,是一家咖啡店的老板。他在网上丝毫没有隐蔽自己真实的情况。

  他给了我一个网址是有关他的咖啡店的,里面的简贴很简单,也没有什么特别在宣耀的感觉。他开的店只和我的住处隔了一条街,我是个并不相信缘分这档事的人,而这次我感觉我正在动摇。

  我决定找个时间去看,因为 我一直闲着,却觉得自己一直很忙碌。

  穿过木棉树木,我笔直地向前走,我好象 一直都是毫无目标的,每次都是这样,不知道该去哪里,又要往哪里来。

  小五的咖啡厅有好看的招牌大字,透过橱窗,我看见柜台上一个年轻的男人,正用抹布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柜台!他是小五,我敢肯定。

  咖啡厅上人不多,所以我笔直地推开玻璃门,走进去。

  欢迎光临!

  很好听的声音,很有责任感。

  我说我要一杯蓝山咖啡。

  马上来。

  他说的英语,很纯正、流利。

  我坐落在很普通的一张桌子上。并没有打算告诉他,我会来是因为他的介绍。我有些怀疑他在网上加我,是不是为了介绍他的咖啡店……

  小姐,您的咖啡。很责业性的服务。相反的,事实上我第一 次去JK那家咖啡店时,那是我在网上无意间看到的,那时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没想到这一试就试了一年。那时JK对客人的态度不好,因为听说他正失恋了。他对我的态度也不好,不过我是个怪胎,我不会介意一个失恋的人以这种方式发泄。

  JK那家店的生意一直很好,一直到后来开了分店还在持续。

  我向他点头,他便走回柜台,继续擦拭桌子,继续向每个客人摆出责业性的笑容。我怀疑他是个神经病。

  N天后我再次去了他的店,也许是看在他的服务好,只来过一次就有一张会员卡的面子上。我想起JK的店,那家你如果说想要会员卡,比登天还难。

  小五依旧在店,他依旧在擦拭桌子,依旧摆着责业性的笑,感觉很虚伪,但谁不虚伪。我也很虚伪。

  店里依旧没什么人,这次小五过来和我聊天,他记得我,我也记得他。

  因为寂寞我们的爱情有时会游离原来温馨的港弯;因为好奇,我们的行为会在某个十字路口不经意扭转;就在你欲意转身的刹那,你会听见身后的爱情在低沉的哭泣。

  我在小五的电脑银频上看见这样的一句话。

  你一直在上网吗?我问。

  不……只是偶尔。他笑着说,我可以看出他这种笑和他对客人的那一套的差距。

  你是这家店的老板吗?你们店里没有服务员吗?我看着他不客气的问。

  你说我吗?我应该算是。嗯……我们店里不是没有服务员而是他们都放假了,这样讲会不会有点~~~~~~~~~~~

  有点什么?

  不,我是说你会不会觉得我在撒谎。

  这与我无关,小五。

  我们是朋友吗?蓝?

  我不知道。我想时间吧!时间一久就知道。

  蓝,你很神秘,可以告诉我你在做什么吗?

  我没有责业,小五。我一直在忙碌,但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蓝,你很迷惘吗?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你。

  我拒绝,小五。

  你还是不信任我。

  不,我只是没有心理准备。

  小五沉默了,他一直在沉思着,他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朋友,他说,蓝,我觉得你很熟悉,你说我们也许在某个地方见过。

  我笑了,很勉强的笑。之后他走开忙,我仍旧喝我的咖啡。

  天亮了。我看着鱼肚白的天空。忽然想起阿M的死亡的相貌。她死的样子,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直在看人,像是怨恨这个世界所带给她的不公平。那个梦很真实,她说她没有走,她会一直 留在这地方。我的感觉是阿M一直没有离开,她还没有真的想离开这个世界。

  我不知道这是我第几个失眠的夜。我只知道我吞了很多安眠药,但是都没效。我只能睁着眼珠子,等着天亮,等着黎明的到来。我一直恐惧着,怕自己再不睡觉就会变成丑八怪。每个女人都有虚荣心,怕自己会太早老化,怕自己会没有男人的依赖,同样的男人也一样,而无论是我或是JK,小五都是这样的人。

  我一直站着想一些事,有时我觉得我好象已经被困在记忆里,拼命地,反复着想着这些事。我觉得我有病,JK也会叫我,蓝你应该去给心理医生看,现在去,马上去。

  可是我却一直在拖,我并不害怕,但是我却不愿意去给医生看,我受不了医院药水的味道,也受不了,那些一直在看着你的,睁着异样眼神看你的人,他会跟你说,你是个有病的人,你不应该走入人群中。

  JK说那是我的心理问题,可是我觉得不是。

  我不禁会想,JK陪我走的那段人生的路,一年,一年了。他总是很有耐性地说些话,安慰我,抚摸我的心灵。他说,阿M和我一样,我们都是在心理有阴影的人,但是我们却不可能告诉别人,我们在害怕。

  现在我已经离开JK那儿N天了,N天过去,没有JK我依旧活得很好,只是时常磕安眠药,半夜起来想事情。

  我觉得累,好累。

  于是我会想逃避,去小五那。我无法接受,JK是个放荡的人。

  突然想,也许我真的见过小五,在JK的咖啡厅,或是地铁站,或是我去百货公司,或是我一个人站着无所事事的时候,于是擦肩,于是走过,于是结束。

  我不知道,像是小五说我在迷惘,我也觉得我一直在迷惘,我总在原地转,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好,然后做什么才是对的。我只就看别人,那些我想要步入的似曾相似的轨迹,我也只能看着,然后默默走开。

  你在笑吗?蓝!小五叫我,看着我。

  不,我没有。我接过他递过的橙汁,否认着。

  我明明觉得你在笑的。我不可能眼花的。

  小五我有病,所以有时我在发病我自己是无法感应的。

  蓝,有病就要医啊!这样病才会好。他微笑着,似毫没有畏惧的感觉,让我不得不怀疑他的笑里是否藏刀?

  小五我没钱,我一直很穷。我故意说,转头怀疑咖啡厅里的人,没有一个觉得顺眼~

  小五沉默着好久,然后说:蓝,我可以借你钱,你不用急着还我。

  小五,我不是你的谁,你其实不用借钱给我,我也不会向你借。

  蓝,我说过,我们也许见过,在某个地方,只是或许只是看过一眼之后就匆匆离开。

  你相信缘吗?小五!

  我不相信缘的。蓝你不懂,这世界上绝对没有真正有缘的,有的只是电视上演的。

  我也有同感。

  国中时期,曾偷偷暗恋过一个女生,那时候懂的不多,大概是电视看多了,竟相信我会和那女孩同班是因为有缘。

  说到这,小五脸上的表情耷拉着可笑的弧形。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

  后来……我还在喜欢她,她一直微笑,对每个人都一样。后来她和我哥们在一起了,我还跟他一起到过她家呢!当时的我一直没反应过来,后来想我那哥们比我好多了,人帅又是尖子生。她选他,没错!

  小五你在自卑吗?还是你觉得你比有上你的朋友。

  我只是认清事实,我那哥们比我好多了,真的!

  现在呢,他们还在一起没?

  早分了,在我那学期没读完就分了,可是分了,她依旧没看上我

  你有表白过吗?

  我不想。蓝你知道早恋本来就不是好事情。

  也许……她并不适合你

  她是我的初恋,之后我就不再喜欢谁了。

  你比一般男生好多了,小五!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人也长的不帅。

  你有这家店,你还有朋友,你拥有的不少了。

  蓝,你很容易满足吗?

  我很贪只是你不知道。

  是的,我是个贪心的人,只是别人看不见……

  晚上我和小五一起去世了酒巴,小五请我喝酒。意外中见到JK,还是很俊俏的脸,可惜他依旧在醉生梦死,夜夜笙歌。

  女人还在JK的身边缠绵,JK转过头来正好看见我。

  蓝,……

  他推开女人端着酒向我走过来。小五不在,他出去跳舞了。我没有反抗,任凭他走来,任凭他的靠近。我想我是有病,所以才会任凭自己的无所谓。

  蓝……

  小五在叫,我的眼睛里盛装的是两个男人同时向我靠近,而我的心里却没有感觉可言,我想我是病了。

  蓝,你自己来吗?比小五先到一步的JK开门见山的说。

  还有我。我和蓝一起来的。

  是小五的声音。

  JK回头去看小五,昏黄的灯光中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蓝,他是你男朋友吗?

  蓝告诉他是!

  小五看着我的神情是担忧的,我想他也许是在害怕,害怕我会遇到坏蛋。

  小五,JK和你一样是开咖啡店的,我们认识。

  我说转身去喝酒。

  小五和JK都在我旁边坐下。JK问我:蓝你好久没去我的店喝咖啡了

  蓝在我的店喝咖啡。小五插进来。

  我在问她,不是问你。JK呵斥着。

  我没有开口,一个人喝我的酒,一边听他们讲话,一边听着酒巴着难听的音乐。

  灯光还在闪耀着,我向酒厅看,放眼过去只是一片迷茫。昏黄的灯光下,劲暴的男女在尽情舞动着疯狂的舞姿……

  夜色浓缩了,我的头还在剧烈挥霍着。灌了太多酒,还没有醉,只是头痛。

  给自己点上一根烟,无穷无尽的抽着,过往有过的幻想,都透过迷茫的烟雾飘渺在浓厚的黑暗中。

  我返回我的路,一个人就这样走。我想一切只是这样,并不复杂。

  我看见一行一行的车灯,就像我的伤口在浓烈萎缩着。

  2006/9/4

  附:“在文字中寻找自己”……

  一路,没有脉脉的

  阳光!寒叶却满地飘落

  面前是山,前面依然还是山

  云无须问路多远心多深邃

  因为夜色打湿了衣襟

  繁星撩拨了凌乱的心事

  以一支笔作拐杖啊

  泥泞 也浅薄 霜痕 也暗淡

  尽管离太阳很远,但

  我们的眼睛迟早走出那夜色

  (完)

一行一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