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老人

燕北一杰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断臂老人

    黄昏终于降落到我的头上,旷野黯淡下来,我的视力范围逐渐缩窄,渐渐看不到远处。脚下的山路在我的跋涉当中,始终都像一根煮熟的拉面,任我怎么努力地吞咽也不可能吃完。现在我好象吃累了,浸透了一天的花粉气息的体力,此时便不想驱使双腿,马上就瘫软了。我坐在山路中央,看着离星星那么近的天空,想象着我心仪好久的断臂老人。此时他在干什么?是否用过了野餐?或者有没有睡觉的打算……

  还是在我读高中的时候,我所居住的那个小区里,经常有人谈论一个无名的断臂老人,住在离这座城市一百公里的凤尾山上。他们说他跟山里的动物混在一块,喝清凉的山泉水,吃鲜嫩的百样草,那里的山民称他为山怪,也有喊他山精的。他们说老人年轻的时候,就跟山里的动物们打的火热,经常背着家人往山里跑。后来,山外有一帮枪法极准的猎人,不知道听谁说起凤尾山的狐狸很多,个儿大不说,皮色也好,就煞有介事地前来围剿。让他们没有料到的是,进山的当天就遇上了怪事。一个被他们盯死的目标,总是在枪口的射程之外徘徊。你追它就跑,你站住它就停下向你示威。后来猎人们分成两组,一组迷惑目标,另一组饶到其身后。一声枪响,目标被击倒,猎人们围拢过来,那目标忽地站了起来,原来是个披着毛皮的大活人。猎人们以为撞上了精怪,赶忙跪地求饶。打那以后,凤尾山再也没有去过一个猎人。这个传说,在我参加工作以后的这个春天得到验证。凤尾山旅游区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那个披着毛皮的大活人就是后来的断臂老人。他当时的一条胳膊被枪弹击中了,血流如注,他用那张熟过的狗皮盖住受伤的胳臂,目的是不让猎人们发现他的伤情。然后,他以一个狐狸精变成人的身份,脱一口好听的女人腔跟猎人们唱道:

  东海有龙龙成精

  南海乌龟有道行

  凤尾山上儿孙多

  他们都是我生命

  如果你们敢杀生

  老哥坚决不答应

  奉劝你们快快走

  不要逼我下绝情

  猎人们慌里慌张地跑下山,断臂老人也回到家里,由于伤口感染,受枪伤的那条胳膊就被截去了。那时侯他并不老,年轻力壮,可以拽着尾巴把奔跑中的老牛拖住。断臂以后村里人突然发现,他在很短的时间里头发和眉毛完全白了,岁月的犁铧也提前放在了他的脸上、额头上,几乎是一昼夜的工夫,那张散发着虎虎声气的面容,便成了经历百年风霜的松树皮,让人愕然惊叹的同时,不免又生出几分恐惧。他还不是完全因为这个离开的村子;有一天,村里来了一群自称是动物保护协会的人找到他,让他跟着他们去演讲。他不去,他说我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人。动物保护协会的人说,动物是我们大家的朋友,你为了保护我们的朋友都牺牲了一条胳臂,怎么还谦虚呢?谦虚过了头就变成虚伪了。他一张嘴说不过那帮人的那么多嘴,只好暂时答应。等到夜里趁着人们睡熟的时候,他离开了父母留下来的那幢祖宅,兜里揣上一张跟他相好多年的一个寡妇的照片,悄悄地走出了村子。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只是猜测他没多少文化,动物保护协会的那群人,早给他准备好的讲演稿,一个字他都不认识。

  时间就像火柴帽儿擦出火花的那一瞬,“磁拉”一下多少年就过去了,断臂老人的形象也在人们的记忆里慢慢蜕色,能够留下来的只是传说,还有就是“断臂老人屋”,那是凤尾山天然林自然保护区以断臂老人命名的一个景点。这里的工作人员指着一块巨大的广告牌告诉我,这里要看的景点不少,来这里旅游的人也很多,可是能够到达断臂老人屋的几乎就没有。工作人员说,因为路太远,又不通车,没点耐力走不到,加上中途吃住条件差,物价又死贵的,谁为看一间破房子往那里跑呀,你说是不是?

  这些我都不在乎,我担心断臂老人是否还健在。

  你可别咒他,他肯定活着呢!工作人员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我问。

  我们场长过年的时候还给他送过酒呢,工作人员说,这才几个月呀,就……

  我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断臂老人在我们那里,始终是传说里的人物,我当然希望他是存在的。离开家时的头天晚上,我老婆在被窝里就骂我,说我有俩臊钱不知道怎么折腾好,为一个传说中的人物犯矫情,纯粹是吃饱了撑的!我这人有点惧内,不是我无能,是因为她身体不大好,应该说是很不好。从苦难里走过来的夫妻,不让着她有点说不过去。我就没理她。可是心里真有些不塌实,主要是怕跑瞎了道。本来是在心里仰慕许久的人物,却因为知情人的断然否定,再把我弄到失落怅惘的精神境地里面去。我可不想再要那样的人生体验了。可是到了第二天,一种毫无原由的冲动迫使我必须赶路,于是,我给我老婆写了一张字条压在被子下面,就拉开了房门。我老婆问我干什么去?我说放长假了,该去会会情人。我老婆踹了我一脚,说,会情人都比会那个断臂老人实际,快滚吧!

  我曾经和我的一些朋友谈起过断臂老人。我和他们说,有一天我的心情平静下来,每年都要去一次凤尾山,跟那里的断臂老人说说话、玩一玩。我的朋友很多,干什么工作的都有;他们跟我不太一样,我发现他们更愿意把精力用在挣钱上。实际上我也不反感钱,但不大愿意当钱的奴隶,这倒不是因为我多么有情调,主要是嫌累。我想象着断臂老人的生活更能启发我,把我接下来的生活之路走得有些味道呢。于是,在我离开那块巨大的广告牌时,心情更加激动了,我跟那位工作人员说,谢谢你没让我失望。

  进山的道路最初是宽敞的,不时还有越野车打身边开过去。到了中午在一家饭店打尖时,老板娘指着对面的一座山告诉我,那条小路就是去断臂老人屋的,你必须得快走,赶在天黑前住到前面的一户人家里,他们会接待的。

  真正的跋涉由此开始了。

  可能是我的好奇心过于强烈,也许是一路的风景又充满太多的诱惑,我把老板娘的话全当耳边风了,结果我在黄昏到来之前,还没有找到可以接待我的那户人家。

  我此时就躺在山路中央,静静地安顿自己。因为不必担心交通问题,我让腿和胳臂尽可能地伸展开,不顾及造型的美和丑。山风比起平地的要硬朗一些,我却没有觉得不好,因为我被另外一种感觉吸引去了,那就是山风在刚刚放开的绿叶身上留下来的节奏,持久又舒缓的那种,使我想起儿子第一次喊我爸爸时的那种美好感受。我把眼睛轻轻地闭上,很快就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仿佛被山风融进了天籁。这样的情境并没有持续多久,我便听见一声连一声的粗笨的喘息向我靠近。我睁开眼睛,一道较强的手电光柱撞了上来,我急忙用小臂遮住,问,你是谁?

  那人没有回答我,从我身上有力地跨了过去以后才停下、转过身。

  他肩上扛着东西,好象很沉重,一只手在那里护着,另一只手握着手电。他把手电闭了问我,你打算在这里过夜吗?

  他好象熟悉我的来路似的,又说,不打算在这里过夜跟我走。说完推亮手电转身就走了。走出几步,见我还在地上坐着,又苯拙地扭过头来,说,你们这些城里人呀,就是让人瞧不起!

  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便拍拍身上的土追上了他。

  我问他,大哥,离你家还有多远?

  他说,再过两个山弯。

  我觉得我该帮他做点什么,就把他的手电筒夺了过来,客气地跟他说,您头里走,我在后面照亮儿。

  手电的光圈此时就像一个白亮的踺子,被这个男人一步一步地踢着往前走。拐过一道山弯我突然感到冷了,不由地打了个激灵。这个男人突然停下了,问我,你害怕了吧?我说,没有。他说,歇会儿抽棵烟吧。

  他扛的是小米,有一百多斤重。他说山上已经没有小米了,光有大米。大米没人爱吃,就起早下山碾谷子。他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他叫什么了,一个非常坚硬的名字:石头。一棵烟没等抽完,我又知道了他的年龄和家庭情况。原来我比他大。我推亮手电照了照他的脸,他下意识地抬手挡住,说,别照,一会到家你就看清楚了。我说,我还以为你是大叔呢。他说,我爸在村里,没特殊情况不上山,他腿脚不好。

  是不是很挣钱呀你们?我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说完就后悔了。

  石头却没什么不好的反映,他显出快人快语的样子跟我说,旅游季节到山上住几个月,要说钱嘛,也只是不白搭工夫算了。

  我说,那就行,现在钱不好挣。

  我们用了一棵烟的工夫把感情拉近了,起身要走石头又告诉我,爬山的时候都别说话,要不出气忒费劲。

  我答应着并帮他把米袋搁到肩上,完后打开手电继续赶我们的路。

  我已经不知道山路的方向了,也丧失了辨别方向的能力,就那么盲从地坠在石头的身后。手电的光柱并没因为山路的曲折而打弯儿,在我俩中间它更像一根粗短的麻绳,石头牵住那头,我牢牢地攥着这头,绷得非常紧。终于在一段不短时间以后,我看见一点微弱的光,就像萤火虫的屁股一样小心翼翼地闪烁。我还听见了声音,也就很自然地发现了不远处那幢黑忽忽的建筑。随着我与那幢建筑的距离逐渐拉近,从里面发出的声音也显得响亮而嘈杂。他们可能在争论什么问题,并由此引发的分歧好象还挺大似的。

  我问石头,他们是你什么人?

  他们?石头不屑的戚了一声,说,跟你一样,都是城里来的。

  哦,我明白了,原来在这世上除了我,还有那么多人仰慕断臂老人,我为自己能有同路人高兴起来。

  这里不可能通电,所有的房间里一律都是蜡烛跳荡的火苗。

  石头最先把我领进他的房间,在这里我认识了石头的妻子榆叶,还有榆叶的弟弟也是石头的小舅子九朵。我看见这姐俩的时候,他们的脸上布满了惊恐和焦虑,他们听见石头的脚步声,第一反映就是扑过来,卸下他肩头上的小米,不管不顾地说,你可回来了,快过去管管他们!

  这帮狗男女!石头拍拍肩上的土跟我说,他们都呆了两天了,说是去断臂老人屋的,又嫌忒远。

  不想去就回去嘛,我说。

  嗨,你别提了!榆叶接过话来,他们都是文化人,有画画儿的,还有唱歌的。

  那不是唱歌,是作诗,九朵更正道,我看见来着,唱一句完了就写一句,挺像那么回事的。

  甭管是干啥的,反正不是混日子人。榆叶说,说完督促石头快过去看看,等石头出去了,她又跟我抱怨道,没有他们这样的,要去就去,要不去立马回家,就算我们这里山景美,想多住几天也没啥,吃住也都花着钱呢,我不说啥。可是他们喝酒没德行,甭管是男是女都往醉里喝,喝醉了还不老实呆着,不是踹凳子,就是摔啤酒瓶,今儿个前晌,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就在屋门旮旯干那种事,还打碎了一块玻璃,真是丢死人了。

  真不象话,我说,你可以警告他们!

  他们哪儿听啊,榆叶说,一个个都像有满肚子委屈没处撒似的,我说了他们,他们还质问我,说我为啥告诉他们断臂老人没死?

  他们没说断臂老人没死,九朵又更正道,他们说,断臂老人为什么是存在的。

  这不一回事吗,榆叶冲弟弟睁大的眼睛里冒有几丝火苗,存在是活着,不存在就死了,连傻子都能听得出来!

  我老觉得他们不像坏人,九朵说。

  那也没有他们那样的!榆叶正在给我倒水,由于激动水震到了桌面上。

  我解劝说,别生气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说完这话感到浑身酸懒,就想让榆叶给我找房间独自休息一会,水就不喝了。榆叶却说,你把水喝了,我有话问你,这样的口气就像我们早就认识了似的,我有些拘谨但心里又有一种欣喜感。

  我坐在温热的炕沿边处,喝完一口水以后对榆叶说,你有啥话就说吧。

  榆叶说,别看我不是城里人,见到的可也不少,有件事就是闹不明白。

  噢,啥事弄不明白?我微笑着问。

  榆叶说,明明知道走不到地方,为啥还要到我这里住一宿?

  我笑着说,给你的买卖捧场还不好吗?

  戚!榆叶根本不领情的神态,我才不相信你们城里人有这样的好心呢。

  看着榆叶一脸认真的样子,我说,这里的原因很简单,要么是怕累,要么根本就没打算去断臂老人屋,只想逛逛山景而已。

  榆叶说,那屋住的那帮人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可能就象你说怕累呀什么的,那帮人不是,那帮人一听我说断臂老人真的活着就不去了。

  还有这样的人吗?我故做惊讶的问。

  那帮人就是呀!榆叶说,他们一再问我断臂老人是不是真的活着,我还以为他们怀疑我骗人呢,就跟他们发誓说,我要骗人不得好死!他们信我了,信了我他们就不想去了,有个披头散发的姑娘还哭了呢,你说那帮人是不是有病呀?

  我端着水杯无话可说,再跟她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没意思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榆叶才好,只是说,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反正明天我必须去。

  你真的要去吗?榆叶说,不是逛逛山景就走呀?

  我摇摇头,说,不是。

  榆叶又要说什么,石头回来了。榆叶问他,咋样,他们怕你不?石头说,我让他们明天就走,白送他们一顿小米饭。

  送两顿我也干,榆叶说,反正都是自家产的东西。

  别废话了,石头跟榆叶说,赶紧弄口饭,我还饿着呢。

  现成的饭菜都在锅里热着呢,榆叶说。

  这时九朵把菜端上来,是一碗炒黄豆,石头见了又吩咐榆叶,再炒个鸡蛋上来,然后对我说,陪我喝两盅酒,这顿饭就算我送你的,明早那顿再给钱。我也没客气,盘腿坐在炕桌边,与石头一起喝酒。喝酒的时候我问石头去断臂老人屋要走多长时间,他说天擦亮就走,天黑前就到了。继而又问我真的要去吗?我说真的要去。他说,其实那里也没什么可看的,就一个糟老头子、一条狗、还有一条猎枪。我“哦”了一声没有作答,但心跳已经加快了。他又接着说,不过你硬要去我也挺高兴的,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在这里也有好多年头了,却没见一个人到过那里,最多也只是站高处朝那里望望。我说,你应该再往山里建一处房子,那样你的生意可能更好。石头说,我们是庄稼人,没指望这俩钱活命,算了不说这个,喝酒!

  石头好象有什么心事似的,可他始终也没有向我吐露。等吃完饭他捧着蜡烛把我领到一间小屋里,问我,你决定好了?我先是一愣,觉得这里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便说,从家走时就决定好了。他说,那好吧,你踏踏实实地睡觉,明早晨我喊你,不误事。

  我点头说谢谢你。

  你是我接待的第一个去断臂老人屋的客人,石头有些激动地说,明天我把你送过头道梁,你不知道,去断臂老人那里要过五道山梁,当你站在最后那道梁的山脊上,太阳肯定压山了,不过你别害怕,因为那时侯的西边景色很好看,不信你就等着去看吧!

  石头真是个有意思的小伙子,他的这番话明显是带着酒劲说出来的,不过,我躺进被窝里仍然觉得自己很幸运。这时我听见院子里有人高声朗诵诗歌:

  我把太阳装进口袋

  不知道自己

  喜欢温暖还是幽暗

  可是我不需要

  谁来帮我揭开谜底

  不需要 不需要

  就是他妈的——不需要

  我听了一会,感觉噪音并不怎么强烈,估计石头夫妇不会理会的,就轻轻熄灭蜡烛,把头埋了下来,去想石头刚才跟我说的“西边景色很好看”的话。我想他指的是黄昏前的那一刻吧,我站在了五道梁上,发现断臂老人屋的瞬间,顷刻的欣喜可以让我跳起来,然后转过身准备体味一路艰辛的时候,竟然发现遥远阔朗的天际,一块浓重的铅云正被夕阳洞穿着,巨大的裂隙慢慢地染上了鲜红色,就像生命诞生之初的那刻产道……

  石头跟我说的是这些吗?我想应该是的。

(完)

断臂老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