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飘扬红丝带

夕阳西下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爱心飘扬红丝带

    ——红丝带飘扬我心中

  他们本应和你我一样,有欢乐,有幸福,有对未来的憧憬。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们成为艾滋病的受害者。生活中不在有阳光,缤纷的世界在他们眼中化为灰色。他们多么渴望社会能多一份关爱,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尊重。

  在过几天就是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面对这个沉重的节日,我心中有一丝惆怅。曾看过这样一则报道,在2004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山西两名艾滋病感染者公开亮相后,遇到了一连串麻烦:打工遭白眼,租房遭拒绝,好友躲远了,连孩子在学校的桌椅也被扔掉了……这些勇敢的艾滋病感染者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也应唤起我们对艾滋病的关注。

  也曾有少数人认为,艾滋病是患者自己行为不慎的恶果,为什么还要社会同情和关爱呢?应该说所有患者都是不幸的。无论因何种理由感染上了病毒,他们一旦成为病人,就不仅要忍受病痛折磨,还要承受巨大精神压力。任何一个有同情心的,有良知的人都不应歧视他们,拒绝他们,都应关爱他们

  曾经看过周筱赟博士为高曜洁教授的《中国艾滋病调查》一书作的编辑手记中说:“不要以为自己不吸毒,不***不***不卖血,不是同性恋,就绝不会的艾滋病,任何人都可能通过医源性传播渠道感染艾滋病,那些带有艾滋病病毒的血浆有输给谁呢?没有人能够回答”。

  许多艾滋病患者偷偷地治疗也不让人知道,尽管他们知道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如果可以公开,将有助于自己艾滋病的治疗和改善自己的生活状况。但巨大的社会偏见在他们的嘴唇上贴上了一道道封条。公开即意味着身败名裂,公开即意味着社会关系网的崩溃,公开即意味着丢工作,意味着要独自品尝孤独,意味着自己和家人永无宁日……由此可见,艾滋病患者和感染者公开自己的身份不仅需要极大的勇气,更需要社会的关爱,理解,支持。

  艾滋病绝不是少数不遵守社会行为规范的人的个别遭遇,而是一个社会问题,需要全社会的关注,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关注。

  艾滋病的传播有三个方面:血液传播,母婴传播,性传播。而日常的生活不会感染艾滋病,因此完全没有必要躲艾滋病人如躲瘟疫,躲“非典”。

  据估计,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中有25%是通过输血感染的。而其中的大部分又是因为卖血而感染上艾滋病的,而他们为什么卖血呢?贫穷,为了生存!可以想象那些卖血的人本身就十分可怜,还要承受各方面的压力,更是雪上加霜。

  在现实生活中,还有许多的艾滋病孩子,他们中许多人不仅需要忍受病痛的折磨,而且还需要忍受父母去世的痛苦,更需要面对人们对他的歧视。要知道不是他们找上了疾病,而是疾病找上了他们,这谁也没办法。为这些孩子的健康生存和成长,许多仁人志士多方奔走。但孩子们的情况却并不乐观,就高曜洁教授而言,她在1999年到2002年上半年的3年间,先后给160多名艾滋病孤儿寄去了8万余元的钱。但在2002年7月高教授才知道孩子们根本没收到,而且连政府的救济面粉都被村民枪光了!更让人难过的是,村里不少人认为患艾滋病是孩子父母造孽,因此对孤儿缺乏同情心。而更让高教授揪心的是这些孩子们的心理状况,她曾亲眼见到一个男孩在左臂上刻满了“仇”啊,“恨”啊,“杀”啊等字,可想一下,如果有一群以这种心理长大的孩子,那对社会会是什么影响?社会又将面临怎样的灾难?

  艾滋病是整个人类社会的灾难,不仅仅是那些艾滋病患者的悲剧。当艾滋病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开来时,不论肤色,民族,宗教,病否都应携手面对。

  据估计,到2010年,我国的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携带者人数将达到1000万,“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当艾滋病降临在我们身边或降临在我们身上时,你希望人们怎么对待你,“己所不欲,勿施与人。”

  记得有一位艾滋病患者曾说过“我们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被孤立,被冷漠,被歧视。”每个人都希望被人容纳,更何况是患艾滋病的人,他们已经伤痕累累的心灵更需要呵护。如果还处处手白眼,冷漠,那么他们能顶的住吗?

  事实证明:无知导致的社会歧视,或许比病毒还可怕。假如艾滋病患者处处受到不公正待遇,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权力得不到保障,很容易产生仇视心理,疯狂的报复社会。相反,如果人们神出温暖的手,给这些不幸着关怀和帮助,让他们配合治疗,这对整个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希望爱心飘扬红丝带,红丝带飘扬我心中。

(全文完)

爱心飘扬红丝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