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他住在居民楼的高处

    他住在居民楼的高处。此刻,躺在床上,黑暗的空间里,屋里唯一明亮而变幻的是透过白色窗帘流到墙壁上的光和影。 外面是隐隐的汽车驶过的声音。墙壁上的影子正是汽车的车灯变幻出来的。

  他久久地看着墙上变幻的影子。影子有一刻象裙子,是的,象韦芙儿的裙子。

  四周的绿树青山令人心旷神怡。春天的气息钻进了他的鼻孔,顺着他的气管一直钻到肺里,在那里四处冲撞。野营背包在背上晃动。他想融入那一片绿了。

  他在矮山坡下的草地上走着,这里长的不是细嫩的青草,而是半人高的杂草,杂草间,这里那里还有着或大或小、奇形怪状的石头。

  他在一块较平的大石头上小坐片刻,感觉轻风吹走了脸鬓的细汗。左边,是一片柔和的草地,草地上方是个很陡的斜坡。那片草地吸引了他,他觉得在那上面躺一会儿一定是件惬意的事情。

  走近草地,他看到浅草中间躺着一个人。从姿势上看,不象在休息。再走近些,看到披散着的长发,是个女人。脸向左贴在地上,上身平躺着,两腿弯曲,一只压着另一只,右臂平伸,左臂似乎压在身下。再走近些,站在她的上方,他看到她的额头上有暗红色的一小片,是凝血。他忙蹲下身,用手指触她的鼻息——有微弱的呼吸。他摇摇她,喊道:“喂,醒醒。”

  一片黑暗的山洞里,脚下是水,似乎很脏。手去摸洞壁,又粘又湿,很恶心,忙抽回手来。随着脚步的移动,水在脚下哗啦啦地响。耳边忽然有“扑嗒嗒”扇动翅膀的声音,一个比洞里的黑暗更黑的东西,似乎是小小的身子,大大的翅膀,飞速地撞到眼前来。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向后躲开,仍觉得额头上被利爪样的东西抓了一下,开始隐隐地痛起来。还好,翅膀没有再飞过来。小声叫道:让我出去,这个讨厌的地方。救救我。拐过一个小弯,前面有一个圆圆的光亮。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光亮处有人在向洞里喊:“喂——”,回声在洞里震响。终于到了洞口了。

  “哎,你终于醒了。”那双眼睛在他面前慢慢睁开了,睫毛闪动着,似乎不适应明媚的阳光。这双彻底睁开的眼睛很大,眼底有怯怯的疑惑。

  她有一双鹿一样的眼睛。

  影子继续变幻着。他听到韦芙儿无声的微笑。

  “谢谢你救了我。”

  “你怎么会摔下来的?”

  “你看那儿,山坡上,那是我的小屋。我去够窗户外面的一朵花。你知道吗?是蓝色的,很少见的颜色。”

  “为了一朵花?”

  “世界派我作织女的。我不能离开这里。”韦芙儿的声音。

  “她是不能离开这里的。你知道世界的安排。我们的世界是一个有秩序的世界,它安排你在哪儿,你就会在哪儿。你的生命之根就扎在你所在的那个地方。要离开那个地方,你需要拔下你的生命之根。可生命之根是不能在空气中存活的。见到空气,它就会迅速萎缩,干瘪,失去水分,死去细胞,一下子风干。生命之根不能随便移动,得由世界来移动,从一片土地直接移植到另一片土地,不接触空气,只接触土壤。我告诉你这些,是为了那个姑娘。是世界派她织布的。她不能离开这里,如果离开了,她一定会死去。”这是一个精明的声音,那双精明的、似乎一下子看到他心里的眼睛,现在一在他面前闪动,就如那双真正的眼睛一般的真实。

  “我什么都做不了?”

  “是的,什么都做不了。你可以让一切维持原样,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是最容易最现实的一个办法。”

  “假如我要试试呢?”

  那双精明的眼睛知道“试试”的意思。“可以,可是你要知道,生命只有一次,你不能让她冒这样的险。”

  “我不能?是的,我不能。”

  他最近经常一个人去看电影。电影院里很空,一般只有七八个人,零零散散地坐在各个角落。他一个人,坐在前排中央,面对着巨大的屏幕,觉到身边的明暗在一刻不停地变幻。

  “是啊,我能做什么呢?”他一直这么想。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已经有凌晨三点了吧?怎么会有人在这时敲门呢?听错了。

  “当当”,又是敲门声,声音更轻了,但很急促。

  他慢慢坐起来,停了一会儿,听到敲门声还在继续,就下了床,来到门前,透过猫眼向外看去。外面很暗,看不清来人的长相。“谁?”他问。

  “是我。”噢?是韦芙儿的声音。

  他一下子打开门,面前正是韦芙儿,穿着那件单薄的裙子,似乎被夜里的凉风吹得在发抖。

  他一把将韦芙儿拉进屋,关上门,自己靠在门上,抓着韦芙儿的两只胳膊:“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

  他把韦芙儿抱在怀里,感到她身上凉凉的。

(三)他住在居民楼的高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