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有时候你会有很多想法

    有时候你会有很多想法,想把它们一个一个都实现,你就努力去做,做这个,做那个。有的成了,有的没成,你并不放弃,你要让没成的事最后一定要成。不过有的时候你也会觉得很孤单,会在梦里想象一个人的到来。这个人有着你幻想的所有光采,迷人,善解人意,好象懂你说的所有的话。可在大多数时候,你并不做这样的梦。

  人大多数时候都只为自己着想,但有的时候也得为别人着想才行,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牺牲别人。所以孤单,甚至是孤独,在很多时候都是伟大的,耐得住孤独的人也很伟大,当然,每个人都应该耐得住孤独。

  一辈子很短,也很长。我有时很想能自己安排时间:让某段时间快点过去,让某段时间无限期地延长,或者让自己这辈子的最后一天快点到来,好看看自己死的时候是高兴还是痛苦。可是不行,一天就得当一天过,不能变成半天,也不能变成两天,更不能变成一分钟,或者一年。嘿,我现在就想让这一个晚上变成一年那么长。你呢?

  我母亲是去年去世的,那时候我不在她身边,我晚到了一个小时。因为一件毫无意义的小事。别提它了。这样也好,因为以后我就经常梦到她,她死前没能见我一面,就在后来补偿自己了。时间很可恶,不是吗?

  不过现在很美好。有很多时候都很美好,有一些是因为一些事情,一些结果,而另一些就因为某个人,比如因为你。你和我熟悉的一切人、一切事都不一样,我没法把你和任何我生活中的其它事连在一起想。我一想起你,就好象离开了我的这个世界,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很轻,象空气,有树,有山,有草,还有花。蓝色的花。你穿着那件裙子,象仙女在自己的世界里舞蹈。非常美妙。我欣赏不够,你知道吗?

  可你不能总在这里。你得回到你的小屋里去。那才是你的地方,知道吗?

  “那才是我的地方?”——你很美,真的。“为什么我非得回到那个小屋去不可呢?你也让我回去,是吗?你不想让我在你身边吗?”——我采集了好多标本,什么时候拿给你看。你一定会觉得非常熟悉,就象回到了你的家一样。“为什么又说我的家?我没有家,你在哪里,哪里才是我的家。”——那树真美。实际上我并不喜欢城市,我喜欢去乡下,郊游,度假。“那你可以经常来看看我了。”——可是,人总是不自由的,真没办法。“没有办法,是的,就象我没办法摆脱我的织机一样。”——我想我是爱上你了。我是认真的。我们以后会想到办法让你离开那里,到这里来的。“真的,那太好了,不要再说那里是我的地方了,不要再说让我回那里的话了。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想和你在一起。”韦芙儿靠在他的肩膀上,说。

  “我也是。”他吻了一下韦芙儿的眼睛,笑了一下。

  但韦芙儿觉察出,他的一笑有些勉强。

  她想问,可是不知该问什么。他轻轻移开韦芙儿环着他的手臂,说:“我去一下卫生间。”

  韦芙儿看着他起身离开,心里一下子空了似的。

  怎么,他不想和我在一起吗?他不想带我离开“我的”小屋,带我到他的城市里来,让我在他的身边吗?他是觉得自己办不到吗?智者说男人惧怕失败。不,他能办到的,为什么不能呢?他说过纺织厂会乐意要我的,他一定有办法让纺织厂要我。可为什么他还让我回到“我的”地方去呢?我在这里会妨碍他吗?我会为他做一切,我会让他不再孤单。可他说我得回到我的小屋去。他说我不能总在这个地方。智者说激情是短暂、不可靠的,可这不是激情,不光是激情,我知道!让我在他身边吧!天亮他就会让我回去的,是的,可我不想走,我不想离开他!我想和他在一起,如果不能和他在一起,如果非得回到那个漆黑的小屋,坐在那发出噪声的织机前面,我,我宁肯马上就死去!

  “马上就死去。”她说出了口,但声音很小。

  卫生间传出水龙头水流的声音,象小溪在流。

  我不留恋这个生命吗?我的生命还会有别的光采的,别的光采?噢,没有了,没有别的光采了。我知道没有了。我曾经爱恋过山,想让远处的山搬到我的山坡底下,但是它没有,我没有劝动它。我曾经想把织机和我的生命分隔开,我努力了,可它还是我的一部分。我曾经想过逃出我的小屋,可不知怎的,我又被送回到小屋里——是的,那次我昏迷了三天,醒来就是在小屋里。我曾经想过改织其它样的布,不再织世界派给我的纱线了,我要在布上织出花来,五颜六色的花,象在画画,但无论怎么样,都织不出来。我用了彩色的纱线,五颜六色的纱线,我用了各种各样的投梭方法,可从织机上出来的还是白布,白布,全都是白布,单调的白色!我还曾经喂过一只小狗,可它有一天离开我了,世界来取我的布,我把织好的布拿给世界,等我再回到屋里,小狗就不见了。它走了,不回来了。噢,我曾经做过这么多这么多的事,是的,也许我的生活还不象我自己想的那么无聊和没有意义。

  卫生间里的水流还在哗哗地响着,象小溪在流。

  我还可以做很多事,尝试做很多事,象他说的,直到那件事做成为止。做成?不!我做的那些事都没有意义,我将要做的许多也没有意义,如果和他给我的爱比起来。是的,假如我能象他说的那样,让他给我爱的那个时刻静止下来,我就可以永远拥有它,拥有他了。他和他的爱是最美好的,不是吗?比一切都美好。让它永恒,永恒,是的。智者的智慧,哼,见鬼去吧。我的生命还会再生吗?不再生又怎么样呢?我已经在永恒的幸福中了。新鲜,世界是不给我新鲜的,不给我爱情,不给我生命的活力,只给我面包,啊,面包,再吃那样的面包吗?智者说我又会习惯的,我的确又习惯了,我明天回去之后还会习惯的。是的,习惯了,然后可能还有机会见他。再见他!

  卫生间的水流还在哗哗地响着,象小溪在流。

  她感到床下一阵轻微的震动,听到头顶上方的天花板在吱嘎作响。

  “伟,你听到什么声音吗?”

  “没有啊。”他的声音听来含糊不清。

  韦芙儿咬着自己的嘴唇,很疼。那阵震动又传过来,伴随着天花板的吱嘎声。而且震动越来越大,吱嘎声越来越响。

  一阵狂喜掠过她的心头。是啊,大地在给我一次机会,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大地在给我一次机会,它要帮助我实现永恒。她想大叫,欢乐地大叫。

  噢,伟会有事吗?不会的,人们说卫生间的管道大,是能承受很强的震动的。而上面的天花板,在裂开缝隙,韦芙儿想到了自己做过的一个梦。而这里,没有她的织机。多好啊,没有织机,只有他,安全地在近处。天花板的缝隙在扩大,不只在一个地方,很多地方都出现了裂缝,先是细细的一条线,慢慢地就扩大了,——整个天花板,变得象龟壳,纵横交错。她喜欢这种不规则的龟壳裂纹,它们不象整齐的横竖横竖那么单调。

  “伟,你听到什么声音吗?”韦芙儿更大声音地叫道。

  “没有。你没事吧?”他的声音听来更加含糊不清。

  “没有。我很好。”

  韦芙儿感到床在跳动,她的身子在跳动,墙壁上也出现裂缝了,天花板一角的石灰、水泥已经掉出来了,露出了外面墨蓝的夜空。她看到那里有一颗星星在闪着微弱的光。“星星。”韦芙儿在心里念:“再剧烈些吧,来吧,我希望毁灭,就在此刻!”她把一块手帕蒙在脸上,听着周围越来越大的声响。

  “保佑他忘记我,因为我已经那么幸福。”她将等待天花板的轰然塌落。

(完)

(四)有时候你会有很多想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