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高峻的弥顿圣山冷傲地立于漓源之海的边缘,默默地守卫着这片辉神祝福的欧佛兰大地。而圣山山顶独特中透露着神秘,肃穆的圣殿则在千年冰雪层的映衬中,俯瞰着生活在欧佛兰大陆的芸芸众生以及北方边缘的蛮荒之原。

  夜已经将黑的披风完全遮蔽住广阔的大地,睡梦使者拖着疲惫的步伐将人们带入甜美的梦乡。然而,圣殿中依然隐隐透出微弱的灯光,忧虑之意丝丝缕缕在昏黄不明中渗入夜的深渊。睡梦使者回头仰望了一眼那高绝的圣殿,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却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回身继续播撒梦的种子。毕竟,神的圣殿不是他这个低级的精灵所能踏入的。

  “主人,刚得到追风精灵的消息,第三批远征军又失败了。五千圣殿战士,无一生还。”空荡荡的大殿中央,圣殿及大祭司——辉神使者的唯一仆人,色雷诺人亚方,低垂着长发披散的脑袋,恭敬地匍匐跪地。声音中除了源自威严之下的敬畏,就只剩下了出奇的冷漠,仿佛从他口中说出的只是一件极为平常的身外之事。

  弥顿山特有的刺骨寒风蓦地掀起祭台两旁的帷幕,将主台的铜黑色吊挂大油灯吹得左摇右摆。那个一直背转着身的沉默男人,此刻似乎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寒意,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微微地抖动了一下。

  “呵,事情始终还是发展到了这一步。”那高不可凛的孤高男人叹了口气,终于从沉默中恢复过来,然而语气中却掩不住从心里涌出的倦怠、失望,以及一丝愧疚。

  “主人,要不我们再从那些平民中征召圣殿战士——”谦卑得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亚方探询着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突然缄默不语了。

  祭台上的男人无力地摆了摆手,缓缓转过身来,他身后摇曳的火焰竟渐渐稳定并慢慢向上伸展,将光亮撒满了整个空荡荡的大殿。

  “亚方,其实你我都很清楚,再派多少人去都是无济于事了。那,毕竟不是这些体内流着平民血液的孩子们所能对付的了得。让他们再去,只能徒增伤亡。”大祭司顿了顿,用手势阻止主亚方想要说出的话,接着说道:“况且,这一次的伤亡确实,太大太大了。”现在,贵为大祭司的他终于明白了,在这个世上其实又很多不是能由他控制的了得。第一次,他感到了无奈,也感到了衰老,不是在脸上,而是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或许,真的老了呢。

  “主人,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真的要——”亚方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第一次直面这个被他奉若神明的人。这个与辉神共享荣耀的男人,真的可以舍弃那种万民膜拜的感觉吗?

  然而这个男人却不愿再多说些什么了,仿佛这一次谈话已经使他心神大乱,又仿佛这个决定让他不愿再继续下去了。亚方终于明白了,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看来都无法在改变他的决定了。呵,这个男人,那么久了依然如故。

  “走吧,亚方。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明天,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帷幕随着变弱的火焰一点点落下,遮蔽这个坚定的圣启者。心事重重的亚方低头、含胸、起身,道了声晚安之后,慢慢无声无息地没入大殿侧门的黑暗之中。这个盛载了数万年荣耀的大殿,终于只剩下瘦弱的大祭司,以及那个象征着秩序与威严的神像了。

  一声叹息,大祭司终于下定了决心。他仰起脸,虔诚地凝望着肃穆的辉神圣像,双手合十抱于胸前,在头顶的水晶天窗洒落下银色光辉时,轻轻地闭上了双眼,低声吟唱起心头埋藏已久的颂歌。

  “以我生之光荣,换尔亡之神圣。愿尘土归于灰烬,性灵源自秉性。守护一方的圣族之灵啊,神的仆人虔诚召唤你的苏醒!”

  源自神性的复苏之光从祭台隐现的巨大六芒星图腾中迸发出来,在大祭司最后一句“赞曰”声落时,以旋风般的形态迅速扩张,将整个圣殿融入一个神圣的世界,包括那双一直躲在铁门后窥视的双眼。

  呵,新的征战,又将开始了。只是,这最后的一战,没人可以预料成败。没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