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冰冷的风,狂暴的怒吼,以及那种似乎无论你怎样努力都无法冲破、无法走出的感觉,终于,都要消失了。

  圣剑士们静默着,坦然地等待着神仆驾车驶来的祈祷声,或者冥界使者的催魂铃声。然而,无论是重返圣地还是永堕冥界,他们都不会有一丝的遗憾,因为他们已经用生命捍卫了一个圣剑士所应有的荣誉。他们所做的,已经够了,是的,够了。

  感受到气流的一丝微动,他们慢慢睁开眼,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同一种感觉:诧异!的确,眼前的一切确实让他们不知如何是好。温暖的光如流体般将他们浸泡其中,流畅地通过他们的身体又流向远方,而他们所受的一切创伤,竟慢慢消失于他们的感觉之中。这是真正的治愈啊!接着,对,是力量,他们可以感觉到的那种生命的充沛力量,一点点积聚于他们的身体、心中。

  相互问询间,光海中间倏忽出现一个苍老的身影,在他们的前方时而飘缈时而又异常清晰。这个身影出现得如此突兀,却并没有打乱此刻的协调,仿佛它本就是融于这片光海中一样,此刻只不过浮了出来。圣剑士们伸出手想触摸这个近在眼前的身影,却怎么也无法碰到,仿佛那只是个欢迎,根本不曾存在。

  “孩子们,我以神之名解除尔之誓约,从此之后,任尔等或去或留。”答大祭司的声音直接漫入三人的心中,平静的就如一泓秋水。

  “呵,。”不知怎的,落似乎有无数个问题要涌出来,却怎么也无法讲出,到了嘴边只是化成一种释然的叹息。或许,什么都不必再问了。回头看看洛泽和灼,笑了一笑,心中了然。他们,当也是如此吧。

  “这个为神所遗弃的世界哪,从此,接下生命轮回的权杖,走向你们自己的未来吧!亚方,觉悟吧!放下对这里的迷恋,放下你的不满与怨恨,回归到那个真正需要你和我,神和魔轮替维护的世界里去吧!陈旧的秩序,就让它破灭吧!”

  长长的一声叹息,身影的周围蓦地向上浮起无数条带,光海也随着剧烈地波动,如潮水般随着越来越清晰的身影退成一域,渐渐将蛮荒之原粗犷的轮廓显现出来。

  生命之光大盛之处,已经衰老的答大祭司面容肃穆地祈祷着。他一手抚于胸前,一手放出明晰的光环抵住狂怒的暗黑之兽,或者说异化的邪王亚方,安详地闭上双眼,口中喃喃地念着什么,任由身上的素洁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

  然而,他毕竟是老了,毕竟为了他们失去了太多太多的力量,所以当他的生命凝化的最后一束光环困住暗黑之兽的庞大身躯时,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慢慢坠落,慢慢消失。虽然他还没有做完所有的事,尽到最后的责任,但他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去完成那项使命了。孩子们,对不起。怀着深深的歉意,大祭司放开双手融化于这个世界的空气之中,只留下被暂时封住的暗黑之兽保持着同一种姿态凝固于空中。

  从大祭司的生命中恢复了能量的圣剑士们默默垂下头,将银色头盔轻轻摘下,在胸前做了个圣族们安抚亡灵的手势。虽然没有流下眼泪,但是他们的心已经在哭泣。呵,还不是哭泣的时候,不是!

  落、灼,还有洛泽心中像被什么触动了,紧紧地握了握彼此的手,然后沉默着点点头,拿起了圣族之剑。就这样,结束了吧,那么多人,那么多生命,也该是这个结局了。

  按照曾经默默演练的备用方案,灼和洛泽分别站到罗的身旁,傲然地将剑指向这个依然沉寂的苍天,而落则卸下头盔,如一个虔诚的圣徒般单腿跪下,将流动着圣灵之力的古剑轻轻捧于于头顶。当定格于空中的暗黑之手轻微挣扎扭动时,湮灭于这个尘世的神圣颂歌坚定而又超然地传出,钝化的三把圣剑慢慢耀出柔和的圣灵之力。

  “这一击,真的是咱们对这个世界最后的承诺了。你们,后悔么?”落望着同样燃烧着圣焰的战友们,含着一抹微笑轻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三人瞬间齐喝“圣灵合一”,然后在蕴藏着无穷威力的圣焰中融为一体,变成一把苍苍寰宇中最为强大的灵体圣剑,在不知何时醒来的平民诵唱声中,携着象征无限生机的光焰斩向刚刚挣脱了光环束缚的暗黑之兽。

  就让他们用生命去完成这不可推卸的责任吧,完成大祭司以及那个亚方的遗愿,守卫这个被神所遗弃的世界,让这个生活于荒谬世界之中的生灵们获得自由,从神与魔的控制中走出,循着自己的轨迹继续前行吧。

  灵体圣剑载着圣们的祝福,将神圣的光芒洒向整个欧佛兰大陆,在每一个诵唱祷告的人们脑海中幻化出一个光殒后的全新世界,一个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幸存下来的落伤痕累累的搀扶起跪伏于暗黑之兽尸体旁的金发少女,望着远方初起的霞光怔怔发呆。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落抚着胸前残留着灼和落泽体温的宝石坠链,眼睛渐渐模糊起来。这两个家伙!

  沉默,终于随着第一缕阳光的洒落而荡然无存,在清晨的微风中飘向远古的圣世纪。而这里的幸存者们,感受到的只有逝者们寄予的温暖祝福。

  “梦念,你真的决定了要守在这里。永远,永远?”罗轻轻拭了拭眼角,关切地问到这个善良的少女。假如不是太累了,需要永久的休息了,他一定会将她认做妹妹,用剩余的时间去守候在她的身边。可他,实在是太累了,太累了。

  “它。”梦念轻抚着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庞大尸体,叹了口气,明天它就会变成一座山丘立在这个崭新的尘世里。“它,只是太孤单了。呵,神话中的强大王者是不应该来到这个不能理解他的世界的。”

  俯身捡起断了弦的竖琴,梦念掸掉上面的尘土,靠着那个曾经守护过她的异类阖上了双眼,任由发丝在风中轻扬,便不再说话了。

  落于是什么也不再说了,轻轻地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放下兄弟们用生命凝成的宝石坠链,默默地转身离开了。他怕自己会打破这个柔弱少女的美好回忆。这里,或许才是最适合她的归宿吧。

  “哥,那你呢?”梦念忽然睁开眼,关切地问到这个现在和她一样孤单的男人。

  “我?”落怅然若失地望向圣殿的方向,心头涌起了酸涩、寂寞。“我,要走了。保重,我的妹妹。”

  “呵——”

  初升的太阳终于将光芒铺满这个经历了太多的世界,同时也掩映去那个拄剑蹒跚前行的孤单身影。不久的将来,人们会发现,密顿敦山那个代表着过去的圣殿前,永远都会有一个圣剑士的石像就这样,孤独地守望着山下不断变幻的世界,以及重新焕发出生机的蛮荒之原。

(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