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嗯——”灼有意无意地望着沉思的落,夹着银白色的头盔犹豫着,几次开口却又最终硬是咽了下去。

  “嗯,什么?”落皱了皱眉头,本想展开身形追上液化的的洛泽,没想到却被依然持有贵族少爷脾气的灼所阻止。难道他不明白,那个鲁莽的家伙现在有多么……?可话到了嘴边,责难的理由又被生生打了回去。

  “嗯,落,你说,亚方他为什么要那样做?”平时似乎对一切事情都不屑一顾的灼原来也可以这么心细。呵,时间确实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性呀。毕竟大家都已经历了万年的磨炼。或许,这只是敏感把?

  是呀,为什么那个一直以来都认真清理石化圣剑士象的亚方会……?直到此刻,被称为智星的落依然想不明白,亚方为什么偏偏要选择那样一个时刻动手?他明明知道只要时间再推前一点,就在尘化之光的锋芒初露之时下手,一定可以用雷音锤摧毁掉他们三个,可他为什么还是要等那个时刻呢?难道,他真的想要送死吗?难道他不知道,被圣剑士苏醒的尘化之光击中会殒灭,会消失得毫无痕迹吗?

  亚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我们的性命吧?他这样做,也许只是想逃避,逃避某件他不得不面对却又无法面对的现实吧?”落的嘴角微微抽动,再次忆起了亚方殒灭之际脸颊那一抹神秘的微笑。解脱?释然?无奈?呵,太多太多的情感波动,实在是让他无法凝神理出丝毫头绪。

  “那么……”迟疑了片刻,灼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疑问。“大祭司他,知道吗?”

  “他?应该,应该知道的吧。毕竟,他是全知的圣启者。”落略为沉吟之后还是补充了一句:“可他,也仅仅是个全知者,而不是如辉神的全能者呀。”

  那个晚上,大祭司按照命运转轮的指示复活了他们,却又违反了命运转轮的轨迹去疯狂救治即将殒灭的亚方。虽然他也明白,那,只是徒劳而已。但是落却永远也无法忘记大祭司颓然喘息的一幕。更重要的是,他,受尽万民景仰与崇拜的大祭司、圣启者,竟然像个无助的孩子般,对着渐渐消失的亚方不停哭泣!唉,怎样才能明白这个一直都很孤傲严肃的男人哪。罗布有的叹息一声,呵,神的圣启者?

  “灼,展开你的剑。”本想打破两个人沉默的落还想再说些什么,忽然感受到另一颗心的剧烈跳动,他的心中猛地掠过一丝不安,顾不上再解释便腾空驭风,疾速射向落则消失的远方……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双方就这么沉默着、对峙着,谁也不肯贸然发动进攻。圣剑士们的声圣光屏由于贯注了风、水、火的灵力而熠熠生辉,在黑暗裹挟的蛮荒之原形成了明亮的光之中心。而光屏之外的黑暗却一下子又如墨化般变得浓重,原本无边无际的暗夜如突然重生般,在暗黑之兽的召唤中获得了质感,如重叠的山峦般重重压向圣光屏,同时也在精神上压迫着圣剑士们的心灵防线。

  冷汗,粗重的喘息声,急速的心脏搏动声,以及光与暗的胶着声,一切都清清楚楚地传入圣剑士们的耳膜,在黑暗中,将紧张绷成了随时都可能断裂的时光之弦。

  “亚方,你已经做了你所能做的事情,你已经尽了力了。呵,你不忍心伤害孩子们的性命,不忍心伤害我,不忍心伤害这个世界的生灵,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生命对义父也是很重要的啊!呵,傻孩子,你知道吗?你所做的只是无谓牺牲而已啊!你知道吗?我的孩子!”冷冷清清的圣殿中,跪立与半截粗布旁的大祭司老泪纵横,朦胧的双眼望着幽蓝水晶球中显示的一切,苦笑着边要摇头边喃喃自语。一瞬间变白的长发和散落的胡须,此刻此地,更让这个失去了世上唯一亲人的男人更加苍老了。

  “现在,也该我这个老家伙出最后一把力了。”

  大祭司缓缓站起,将水晶球缓缓托向空中,银色的光辉再次撒落他的全身,将神圣的光辉融入他那双决绝的双眼。

  一切,都该结束了吧!

  沉闷凝重的蛮荒之原突然响起动听的竖琴声,一个个音符慢慢沁入每个人的心里。诧异之色刚起,被无形的念力压得几近崩溃的圣剑士们猛觉肩上一轻,几乎支撑不住要倒下。再看那个一直在吞吐黑暗的暗黑之兽,就如同受到召唤般,随着退去的黑暗转身慢慢飞向荒原的边缘地带。

  三人对视了一眼,沉吟一声同时拔剑、腾空、劈下!

  “光诀圣焰!”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三把不同属性的圣剑叠加立刻迸发出炽烈的光焰,迅疾地射向远去的巨大身影。

  “嗷——”

  一声痛苦和愤怒的长嘶蓦地响彻整个天地,接着未及落地的圣剑士们就赶到劲风袭来,疼痛由胸腹处传来,在呻吟声中飞落于十丈外的沙石地上,将地面砸出三个深坑。而更可怕的则是当光焰熄灭之后,他们所瞥见的一双布满了血丝的眼睛。愤怒,那里流动着可以燃尽一切的愤怒之火!

  竖琴之声断断续续地传来,残缺的音符缓缓逸出,勉强连成一道若有若无的银线,竭力飘向因愤怒而扭曲的暗黑之兽,似乎想它她平静下来。然而竖琴的主人已经无法再约束这个来自蛮荒时期的暗黑之王了,她自己勉力从荒原的巨大沟壑中爬出来时,美丽的脸颊因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嘴角仍在慢慢溢出鲜血。

  琴声甫断,暗黑之兽便爆发震颤产天地的狂吼,浑身散发出满是怨愤之气的暗红烈焰,友高空俯冲向或躺与地上,或撑剑跪立的圣剑士们。死亡的气息随着扑面而至的风沙,第一次异常清晰地刻入三个年轻人的心中。

  横躺着的灼,半跪着的落,以及刚刚清醒的洛泽,三人想要逃避开这愤怒的死亡之手,然而却提不起半分力气,只得苦笑着艰难地摇摇头,在眼神相互接触时,一瞬间道尽了心中的话语与祝福。然后,轻轻地闭上眼帘,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勉力睁开开双眼的金发少女一手支地,一手竭力伸向风沙、火焰疾驰的方向,声嘶力竭地喊出了昏迷之前的最后一句:

  “不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