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丁与我

肃雁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献给2006教师节

    不知道从何时起,人们把教师比作园丁。

  人人都接触过园丁,人人对园丁的看法不一样。

  我从4岁开始就进了学堂。也就意味着我从四岁就接触园丁。

  那时候我的脑袋还没有完全发育好。妈妈因为忙碌把我跟姐姐放在同一所学校。所以我见到老师的面甚至比家长都要多。

  那个学校在我7岁的时候已经荡然无存。幸运的是,我对学校的印象非常美好。学校的建筑呈L型。没有大门,是只有一层的坡房,用红色的砖瓦盖成的。那时候没有地板砖,我们教室的地都是土,不平整的。踩在上面,那些凸起的泥巴硬块就会硌着脚板的某个穴位。桌子是发黑的,宽12寸的板凳连起来的,座位则是一个个的更小的板凳。那个存在我记忆里的教室,直到现在我仍然喜欢回想它。只是我每天在课堂上坐在小板凳上趴在大板凳上睡觉。我听不太懂同学和老师说的话,教学对我来说出奇的难。我的父母认为我还小,并不怪我。但是那里的数学老师却是出奇的严厉。没有人把当成学生,只有她。她是个中等个子的年青老师,脸上长了很多细细密密的颗粒很大的雀斑,每天千篇一律地梳着两只麻花辫,不长不短地正好可以放在胸前。我在她的课堂上常常被她从熟睡地位子上叫醒,然后惩罚我站在教室的侧面。即使我站在那里不睡觉也不能听懂她讲的课程,而且那时候,我记不起我有任何的羞耻感。我做的只有两件事情,一是只是被罚站,看着别人,二是坐着,安心的睡觉。但我并不讨厌去学堂。

  我就记得那个老师她恨我。我也没有办法。理所当然地,我不停的留级,直到学校不复存在了。后来,政府在不远的地方盖了三栋教学楼,起了一个听起来很现代的名字叫第二实验小学。

  我从此没有再见到那个长满雀斑的数学老师。

  我去了新的学校重新从一年级上起。那时候我七岁了。

  基本上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我都是默默无闻的。我的成绩不上不下,偶尔也能得到了老师的口头表扬。记得在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新老师选班干部,问我们推荐谁当班长,讲台下面是一片出奇的安静。我当时在心里就记得一片课文的题目叫《我选我》,我一直想当“领导”。但是那个时候我并没有站起来勇敢的说我选我。老师包办了一切,选了别人。后来我总结出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张的太过文静。

  到五年级的时候,我的美术,音乐,语文都出奇的好。当时的语文老师成了我的偶像。他是个戴眼镜的相貌堂堂的男老师。我至今从来没有看到过象他的皮肤那样白的中国人,他说话斯文,非常的有修养。那一年的教师节,我做了一张贺卡,在一张卡纸上贴上我用糖纸做的一只精美的蝴蝶,边上写着祝福的话,我在办公室门口徘徊,一直等他出来。他见到贺卡的时候对我露出笑容,夸奖我的手巧,我的心里甜蜜蜜的。我给数学老师也送了一张贺卡,却是我花钱买的。

  在我六年级的时候,我的音乐老师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她是我所遇见过的嗓子最好的音乐老师,唱起歌来象百灵鸟。她上课的时候总是端个杯子,杯子里放着一颗泡好的胖大海。她弹琴,一句一句的教我们唱歌。那时候已经是六年级了,唯有音乐课让我不限的喜悦。

  我是比较害羞的女生,有一次她点名让每个人站在讲台上唱一首歌。因为我的音乐课特别好,她叫我到台上去。我站在那里大约五分钟什么也唱不出来。我用眼睛哀求的看着她,她却表情严厉,她高声对全班说,这个同学要是不唱,我们这节课就不上了。台下的学生们就开始唏嘘。我无奈,唱了一首流行歌曲叫《冬天里的一把火》,等到我唱完,下面是热烈的掌声。

  老师的鼓励非常的重要。

  那个时候我的美术课也非常好。美术老师是大约五十岁的男老师。他总是喜欢把手放在学生的腰间,另一手拿来教学生画画。他非常的欣赏我在美术方面的才华,甚至有一次在办公室里让我做他的干女儿。我没有做成他的干女儿,却听到一阵绯闻说他是流氓。对于这样的观点,我并没有表态。他毕竟是我的老师。

  我从六年级开始就不太愿意做作业。尤其是数学。因为中考即将来临,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要带两张试卷回家算是作业,我不愿意做,我的父母也从来不检查,我也不像别的同学那样没有做也抄好那样可以保平安。等到早晨数学老师到我老师站在我面前,我就把试卷摊开给她看,上面一个答案也没有。这样几次下来。她就让我回家叫我母亲。我的母亲非常的严厉,尤其对于学习方面的事情。考试差的话,她就让我解释为什么考差了,我就站着一句话不说,其实说实话,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考试不好,为什么一样的老师教出来的学生,成绩都不一样。但是我母亲看我露一脸困惑的时候,通常也会突然改了口气,温柔地对我说,下次考好就行了。被老师从教室赶回家,去找家长,这对我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我在学校附近转悠,学生们都在上课,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学校的旁边是两个水塘,再远就是一望无际的田地,另一边是闹市区。我就在池塘边呆着,开始难过的哭一会,再忘掉一切在田埂上散步,等到学生们都放学了就跟着一起晃悠悠地回家去了。回家什么也不说。到第二天,数学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为什么没有找家长来,我也一句话不说,她的态度再严厉一些的时候,我就开始痛哭起来。哭的别的老师都在拿眼神看我的数学老师。那时候还没有电话,所以她也没有办法通知我的家长,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此后,这位老师没有再放松我的学习。如果我考试不好,她一定会把我放在一群学生中,带到自己家里,仔细改好每一个错题,改完了才能回家吃饭。结果我的中考数学成绩考得出奇的好。拿分数的那天,她坐在那里,周围被一群学生围着,等看到我,她的眼睛里闪着喜悦的光,我记得那年我考了92分,满分100分。她高声说了一句表扬我的话,我就看着她发愣地站着,也不能相信那是我考出来的成绩。其实这一切都是她的功劳。

  我升到初一的时候,因为我的进校成绩非常不错,心里很自豪。影像最深刻的,还是我的数学老师,初二。

  她是一个很干净的女人。头发梳着蘑菇形。这种发型在我们那个小城市算是一种是时尚,她很瘦,讲课非常有激情,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难题。我不是她最好的学生,但是我却一直很尊敬她。

  到了高一,我碰到了唯一一个我不喜欢的老师,他教化学。因为他的缘故,我的化学会考成绩一直都没有通过。那只是一桩小事情,他讲的东西,有些我听不懂,有一次我在座位上小心唠叨说,讲的什么呀,根本听不懂。结果被他听见了。之后的一天,教室自习课上,大家都乱哄哄的。当时我们前后排的学生关系特别好,一个男生总是讲笑话。当时我们都在笑。正好,他进来了。教室里安静下来。他问:刚才是谁的笑声,站起来。我当时就想,完了,这下抓住我的把柄了。当时我并没有站起来。他把事情搞得特别大,让学生写匿名信告知到底是谁,其实他早知道是我。后来他让我们前后几排的人都站到外面去。大家站在一起一一被他质问。最后一个男同学说是他自己。我就拿眼睛看他,他很坚定的说是他自己。我为此很感动。最后我承认是我了。我只是一直记着有个男生为了我承认他不该承认的事情,到现在也没有忘记过。

  那位化学老师在我高三的时候变成了学校里小食摊上的老板兼厨师。我去吃了他家的一碗炒面,他已经没有了课堂上的那种威严,拿着锅铲,看到我,露出了一个老板对客人的殷勤之举。

  等到我大学毕业,命运的安排,我自己成了一名园丁。

  我所在的学校有些复杂。有中专有大专。第一年我住在大专校,第二年住在中专校区,然后有大专的课的话就坐校车来回路上花上两个小时的车程。如果我起床晚了。我就得打的追校车。出租车司机故意把车开得很慢,追上是不可能的。每天的作息紧张让我瘦了好几斤。

  做教师跟做学生的感觉太不一样。

  我第一次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时,心里一点都不害怕。我的学生都是来自于广东地区。省市区的学生跟区市区的学生也不同,前者一般都很活泼外向,后者一般都比较内向。有一些是中性的。活泼的学生甚至当我的面开玩笑叫我美女老师,然后跟我嘻嘻哈哈说笑一翻。内向的,就像我从前当学生的时候一样,见到老师也不打个招呼。

  我的课教起来比较费劲,他们都没有任何美术基础,但是还是不错的成绩。上级的领导下来检查工作,狠狠的表扬了我。说广州大学本部的学生还不如我的学生出来的成绩。当是学生并不知道他们自己有多么出色。

  我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一直都不知道表扬学生。尽量的让他们知道自己的不足,后面就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们开始因为不自信而焦急。表扬是我慢慢学习来的。

  我记得有一次在课堂上,一个男生不愿意看我做水粉画示范,我再三让他过来,他不听,仍旧坐在自己位置上做自己的事情。我索性对大家宣布,这个男生不过来,示范就停止了。大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有些怨恨他。我自己内心也很矛盾,十分钟之后,我又让大家过来看我做示范,我说,不能为了一个人耽误了大家的学习时间,这个男生,我以后就不管他了,他爱学不学。

  其实他并不是不愿意学,而是觉得自己进步不大,焦急万分。

  之后我真的没有再辅导过他任何的作业。只是站在他身后看他画得怎样了。一个月后,他来办公室跟我说对不起。 我认真地对他说,我等你这三个字已经很长时间了。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跟我讲,不要在课堂上耍情绪,正好是我让你学习的时候,你不学习。之后我跟他讲了我在课堂,一直在他身后关注他的绘画的课堂作业情况,他激动地说,老师,我不知道,我以为你不再管我了。我说,我不会的,然后给他讲了一些作业上的问题。

  那时候我一直在想一个老师的行为举止对一个学生是多么大的影响。

  中专的教学,我也从事过。

  教中专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学生们普遍不爱学习,有些没有经验的老师经常被气得直掉眼泪。我带的课是Photoshop电脑课。学生经常在课堂上,用画笔工具乱涂乱画。我给他们一个规定就是不能在人物图片的脸上,身上乱画,尽管它只是图片,但也是人物图片,我们要有一种尊重人的心态。学生还是理解的了的,他们之后就再没有乱画过。像其他的诸如一些学生的举动,千奇百怪。有在课堂上照镜子的,有说小话的,有发短信的。我的要求很简单的,就是不准说小话,以免影响别人学习,自己做别的事情都可以,只要你作业做的好。这些学生不管他们多么调皮,都是很聪明的,有时候也可以说他们是愿意学习的。

  换个角度,从同事的角度看那些园丁,又是不一样的感觉。

  与老师为邻,那些朝夕相处的生活让我对以前对老师的崇敬感荡然无存,这并不是说,我的老师同事们有什么不正之风,而是我看着老师们的生活,就像看一些老百姓的生活一样。我自己一直以来好像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老师,反而是把那些年长于我的真正地当作的当作老师。我在学校里,最喜欢的一个老师教师是英语专业的教务主任。尽管她已经年过三十。但还是风韵犹存,穿着整洁。因为她的身体经常不好,所以每天会用淡淡的口红,头发烫好,梳理的整整齐齐。她有一个女儿,是她的宝贝。一个爱自己孩子的母亲必定是一位好老师。她见到我总是给我一个灿烂的笑容,称我作Lili, 我喜欢她叫我的名字的时候的氛围,好像我是一只被她抱在怀里的猫。有种被宠爱的感觉。

  我所尊敬的校长,他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领导。他长着广东的人的那种典型的颧骨很高的脸。说话的时候语气热情,中肯,整个人干净整洁,总是有得体的举动,开会的时候严肃认真,底下却是亲切无比。我和我的同事跟他吃过一次饭。深深被他的故事感动。

  他早年是中专部的学生,也是老校长深爱的学生,可以说在那个艰苦的年代里,老校长就是救他一命的人,给了无限的关爱。本来他可以到外面赚不错的钱,但是当时学校刚起步,很缺教师,老校长语重心长地请他留校做一名普通的教师,为了老校长的一句话,他一直留到现在,外面给多少钱请他出去做工程他都婉言拒绝。

  两年后我辞去老师的职务,不久,因为学校里上层领导之间的斗争,我所尊敬的那位校长也离开了。听说去了北京做工程去了。我想那样对他来说应该不错的机会。这样的人一旦找到适合他的环境一定会大展宏图。何况他对老校长的许诺也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

  跟我一个办公室的一位男老师,也是很出色,他工作积极,上课特别认真。和学生关系也特别好。一天早晨有个女生没有吃早饭晕倒了,就有人来找他,他拔腿就跑到出事的地点,抱起女学生就忘医院跑。想想他是瘦弱的一个人,当时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有如此大的动力。他的年纪尽管比我还要小,我也是非常的尊敬他。同事之间的友爱也是无限的多。

  离开学校之后。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做老师。我答不上开。我不厌恶这个工作。也或许一直以来我从来没有当成个教师。对于周围那样透明的教师生活让我受不了。我有时候会看到那些教师间的阶级斗争,有时候又看到一些年轻的教师一些不雅之举。甚至也有男教师与女学生谈情说爱的事情。

  如果问我,我是否留恋学校的点点滴滴,我的回答是肯定的。

  我的同事善良热情,又有才华。我所记得的那些人到今天回想起来依然让我有无限的感动。

  2004年的夏天,在我离开学校的半年后,我去火车站因私去广州。在候车的大厅里,正好遇见在上海参观学习的我的学生。他们跟我是一趟车。我在大厅的门口站定,我的学生们三个班级,一百多人,看到我后,惊喜的叫我李老师。我就觉得那个大厅霎时就又变成了学生和我的舞台。那时候的喜悦说不清楚是什么味道,好像心头涌上一股暖流,身体都是轻的,飘起来,全然地轻松。

(完)

献给2006教师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