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相绝

    第1节

  天气清晴,陌桥和舞桀放弃了便捷的自行车,手挽手走在路上。

  天似乎还有些早,清晨淡薄的雾还未完全散去,空气中有她喜爱的湿润。风吹来,隐约有一阵花香。

  她拖着他的手,在这朵上闻闻,在那朵上嗅嗅,犹如一个天真慵懒的孩童。

  陌桥好脾气地看着他,寒冰脸上露出笑容。只要你快乐,什么都值得。

  “陌桥……”舞桀拉了拉他的手,从身后变出一朵娇嫩欲滴的花。“漂亮吗?”

  “漂亮——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喜欢……”他宠溺地看着她,拿过花为她别在发上。那一句“漂亮”也是因她而言。

  她幸福地笑了,宛如一朵盛开的百合。原来……恋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很多呢……

  “桀儿……”他怜惜地抚摸着她的脸,“你被洛天带走时,我心痛了……你——知道吗?”

  她知道,她是无所不能的舞桀,任何事情都逃不出她的法眼,可是,她还是有心要逗他一下。“那——为什么啊——”小小的脸上尽是贼兮兮的坏笑。谁说女孩子不可以使诈?既然是你自己说起的,那就由不得你了……

  “我……”呵呵,原来陌桥也会害羞呢!跟个小姑娘似的……

  “说嘛!怎么不说了?”舞桀睁着乌黑的眼睛,摇着他的手臂装无辜。她的表演天赋可是一流的噢,莫要小瞧了她。

  她无邪的笑容却突然凝结。

  该来的还是会来,再躲也躲不过万千人地毯式的搜寻。

  第2节

  “咝——”雪白的锦带在半空被掷出,纠缠,翻飞。在阳光不同角度的照耀下却是亮晶晶的,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彩。

  是琉璃宫!只有琉璃宫的人,才会使这般锦带。锦带上的色彩是地位的象征。一般的弟子是没有其他颜色的,只有地位高的人才会有……

  这么说!来人就一定是琉璃宫的七位主者了!

  “嗖!”陌桥轻盈地跳起,躲过了突然袭来的危险。

  舞桀苦笑着,原来我真的没猜错……莲步轻移,雪白的身影飞跃过眼前的花草,立在突然冒出的七位美女之后。

  “桀儿……”陌桥一惊,险些在落地时摔倒。

  “各位主者,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么时候曾得罪过你们琉璃宫?”他有些不满,但还是恭恭谦谦地询问。毕竟,琉璃宫的人可不是好对付的。再加上现在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位主者全部出马,就更难对付了。可这对他却一点也构不成威胁,既然人家也并非是咄咄相逼,也用不着干戈相见。

  “你迷惑了我们的宫主,就是你得罪我们的地方!”一位身着青衣的女子上前一步,痛恶地瞪着他,美丽的脸孔因愤怒而扭曲着。

  “宫主?”陌桥有些疑惑,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爱过琉璃宫的宫主,他爱的明明是舞桀啊……难道!

  “桀儿……你是琉璃宫的宫主?!”

  “……”舞桀痛苦地点了点头,这就是为什么她总是会担心的原因啊……

  “那么,舞桀宫主!我们也该算一下帐了!”陌桥猛地拉下了脸,抽出冰笛。晶莹剔透,闪着冷冷的寒光。

  舞桀没有说话,手一扬,五颜六色的锦带漫天飞舞。王子在宫殿外焦急地等待,灰姑娘还没有赶来;亲爱的王子啊,你是否还会等她?是你的脚步太快,还是她的脚步太慢,跟不上你疾驰如飞?

  陌桥看着她,把冰笛放在嘴边,轻轻地吹起来。清澈的笛音中却有着不可透穿的威慑力。

  舞桀闭上眼,心一横,无数的锦带瞬时变成极细的丝带,穿破凝聚的空气,夹着绝望与悲哀向他射去!

  “为什么闭上眼睛呢?”陌桥拿下冰笛,向她射来的丝带打去。“和我决斗,不是你最想的吗?”嘲弄的眼神看向她。

  冰笛在半空中飞旋,与一条条丝带缠绕在一起。

  “啪!啪!”细带一根根被残忍地绞断。

  “宫主……”七位主者看向她,欲上前帮忙。

  “退开!”舞桀睁开眼,一声勒令。

  她们只好向两旁退开,焦急却不露声色地观战。

  舞桀突然一个转身,收回丝带,冰笛悬在空中,直坠而下。风一紧,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接住了它,又退到原位,锐利的目光斜视着她。

  “你们先回去,我和他之间还有另一笔私人帐没算!”眼睛看着他,头却微微朝向一侧转去。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命令!”

  “宫主……那您……”蓝衣女子仿佛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另一红衣女子打断。

  “宫主做什么事,都自有分寸。我们先走!”

  “宫主,奴家先行告退!”说完,一行人如雾般,一刹那间全不见了。

  一切又都平静下来,似乎未曾发生过任何事。但满地萧条的丝带却证实了刚才的景象。

  第3节

  咖啡馆。

  宁静中流淌着温和。

  两人相对而坐,却是长时间的沉默。

  “你……早就知道我是绝结?”陌桥低着头,专注地搅着咖啡。

  “我……她们来时我才知道……”舞桀以同样的姿势搅着咖啡。

  不是不能抬头,而是害怕抬头。害怕只要一抬头,所有的自制力就会完全崩溃。

  “要打出去打,别在这里牵扯无辜!”没来由地,他感到生气。气她为什么这么做,气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不该爱的人!

  “我不想和你拼命……”

  “哦?堂堂琉璃宫宫主也会怕死?”收起眼中所有的爱意,他抬起下颚,戏谑地说。

  “陌桥……”

  “既然你知道我就是无觉城城主——你就不应该叫我陌桥!”他猛地站起身,痛恨地一掌劈断桌子。

  异样的响动把店里其他客人的目吸引过来。

  一道幽蓝的光适时地从她的指间迸发出来,恰倒好处地托起它,扶正后,又顺便将断裂处补好。

  是琉璃宫的“缠丝”。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惊怔地望着她,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坐下……”她吐了口气。蓝光渐渐变得透明,最后终于不见了。

  绝结强压住心中的怒气,双眸中却透彻着锐利与憎恨。

  那个狂傲不羁的他呢?在哪?是丢了吗?她心痛得恍若被撕裂一般。

  “你不用找了!那个一直被你欺骗的陌桥已经没有了心!你再怎么找……也找不回了……”沉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不带一点温暖的气息。舞桀不禁打了个寒战。那样的他……好陌生……可是她知道,是她毁了他!

  是她!是她毁了他!

  人们呆望着他们,还未从刚才的惊讶中清醒过来,那个美若星辰的女子……还有,那个如同迷雾的男子……美好,却不真实。让人以为是误入了奇幻仙境。

  咖啡馆里柔和的钢琴声仍在回响着,却有着一种冰霜般的寂静。

  清冷的黑夜,王子却不说话

  幸福在哪?公主犹豫又发傻

  天边明亮,太阳终于来啦

  可他们却,只能

  say“Goodbye,hey!”

  “换个地方吧!别把人吓坏了。”舞桀站起来俯视着他。

  第4节

  满目都是萦绕的藤萝,风吹枝动,零落地掉了一地的紫色。

  阳光是黯淡的灰黄,疏懒地洒在褪了色的绿色上,没有生命应有的活力。

  太难了,不是吗?像是自嘲一般,他的嘴角弯起一些弧度,黑色的眼瞳中却满是落陌与悲伤。

  这一切,早在20年前就应该结束了。为何要牵扯到这么长远的时间么呵!为什么!为了这个莫名其妙的仇恨,要让无关的他付出这么多的……甚至连爱……都要放弃!

  “对不起……我欠你的太多了……”舞桀凝视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心中泛起一阵酸楚。

  “不……是我欠你的……”不禁,他的声音也柔和起来。他做不到!他无法去伤害她!纵然是刚才,他也、不想伤害她。

  久久的无语。

  “今年我十九岁。”平静淡定的话语打破了冗长的寂静,却是这样无关痛痒。

  “我用十九年去爱,却花了一半时间去等待爱。”见他没有说话,她又独自讲起来,俨然不顾他是否在听。

  “我知道,凡是琉璃宫的女子都不可以去期盼爱,更不可以去奢望有爱。那是因为你们给的伤痛太多了——多到连历史都遗忘了。以至于……莫名而来的恨都变得那样奇怪,却始终不会忘记心中的那股仇恨。我们不可以爱,正如神仙都没有情感——这是亘古不变的定理。如果反其道而行之的话,整个场面就会失控——”她苦笑一声,“比如现在。”

  他惊愕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发现自己从未了解过她。

  “现在,我们应该好好了断了。”她转过身,后退了几步。

  太阳面无表情地躲进了云层,天是朦胧的蓝,像极了她的表情。

第四章 相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