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不到幸福的爱情

李玮枫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得不到幸福的爱情

    紫轩不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从小就不是。小时侯就听人说过,小时侯不漂亮的孩子,长大会很美的。于是紫轩总是站在镜子前,一遍一遍地照着镜子,等着自己慢慢地美丽起来。

  可是,爱照镜子的紫轩长大了,却依然的不漂亮。

  紫轩很爱看书,尤其喜欢在静夜里,听着舒缓的音乐,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捧一本自己喜爱的书,让音乐与时间从身边缓缓的流过,那种感觉很好。只有在那一刻,她才觉的自己是那样的美丽和纯洁。

  紫轩的生活就象她自己的心绪一样,一直平淡如水,小学,中学,一天一天的过去,十八岁那年,她考上了大学,这是意料中的事,没有一点的意外。于是,紫轩便成了一名中文系的女生。

  在学校度过了无人问津的头个学期的最后的一天,紫轩忽然开窍。原来,太过矜持的女生就像餐厅里无半点荤腥的便宜菜一样没人会喜欢,紫轩觉定撕去伪装,做回自己,不再敏感,孤独,苍白。后来,在众多惊诧的目光中,紫轩开始开怀大笑,唱歌,参加竞选,打排球,风头甚至比高中时的风头更键。不久,紫轩便不再是沉默的灰姑娘,水晶鞋的光芒照着她眼神闪烁神采飞扬。帅哥前仆后继,她装傻,拒绝,借口自己还小……其实这些都不是理由,重要的是海鸥——紫轩的高中同学。

  第一次,紫轩与海鸥接触,他们之间就产生了那种说不清的感觉,神秘而喜悦。可那时的海鸥是很羞怯的,不敢迎接接紫轩远远看过来的目光;对于紫轩不懂遮掩的表露,海鸥的直觉是拒绝,虽没有任何用意,但从紫轩失望的表情中海鸥知道她被伤害了。

  高一的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是前后桌,与其说这是缘分,不如说这也是刻意的要求。每次调座位之前,紫轩都会先到老师办公室去看一下座位表,然后想办法使自己与海鸥坐得更近一些。同学们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很好,但海鸥一直认为这些与爱情无关。对于紫轩的每次邀请,海鸥本能是拒绝,没有任何理由。

  高二分文理班,他们都报了文科。重新分班时,他们没被分到一个班,但他们平静地接受了现实。他们要的是每天从对方的教室窗台前经过时能够看一眼就够了。他们的这种喜欢是隐匿而不声张的,虽然有时他们也会在铺满星光的操场上散步聊着一些琐碎的事物,但海鸥仍然不敢接受紫轩迎面而来的目光。

  伯母,不对不对!也许是医生看错了……紫轩连忙说。

  海鸥醒来后,紫……紫轩你怎么……怎么来了,海鸥伸出手去给紫轩擦泪,海鸥的手好凉啊!脸色也很苍白,嘴唇干干的失去了血色,还有冰凉无力的手……紫轩使劲强忍住泪朝他笑,可是眼泪就是不听话,海鸥一遍一遍地给她擦。紫轩真希望这是一场梦。可是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现实那么清晰,快乐与哀伤的反差是那么大,紫轩摇头告诉自己这是假的,海鸥是在逗自己呢……

  紫轩整天整天地陪着海鸥,想尽所有的办法让他快乐起来。海鸥在她面前竭力地伪装出快乐的样子,紫轩却一眼就能看穿。

  每天一到医院,那触目惊心的白色残酷地告诉紫轩:你爱的人活不长了,他快要死了!然后看见海鸥穿着极不合身的病号服,躺在床上无力地向她招手,紫轩就会强烈地想念以前的海鸥——健康,快乐,可爱的笑容和一笑就会露出来来的虎牙。海鸥的手已经不能牵牢紫轩的手了,倒是海鸥一次又一次地摔倒在地。紫轩尽量避免向他提到死,可是她发现那个可怕的字眼是那么不可避免的,就近在咫尺,随时威胁着海鸥的生命。

  但,紫轩不敢想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下雪了,海鸥在雪天静静地走了。紫轩如意料之中泣不成声。

  海鸥只留了一封信给紫轩。

  小轩: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请不要为我伤心,继续把信看完。

  你知道这三年来我为什么不接受你的爱?其实我也不想啊!但现实不让我有丝毫商量的余地。高一那年,我被查出有病,是很严重的病。

  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才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想去见你又没有勇气。能够遇上你我感到很幸福,能够去爱你,我感到非常幸福,我也没办法,喜欢你是我情不自禁,爱你不是一时半会儿,想你也就是分分秒秒的。但是,我的这种爱只能埋藏在心底,不能对你说。

  我怕打破你平静的生活给你带来短暂的幸福和漫长的痛苦,倒是我辜负了你的爱,小轩,对不起?

  小轩,在我走后,你要好好的爱护自己,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不会孤单,我会永远在你身边保护你。你感觉到我的存在吗?

  永远爱你的海鸥

  看完信,紫轩的眼泪已如决堤的江水倾斜而出。这一刻也许是她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最伤心的一刻。在眼泪落下的瞬间,紫轩终于清醒了:海鸥一直都深爱着自己。而海鸥怕自己的病给她带来痛苦,所以才没有接受她的爱。

  海鸥走了,去了那个世人自认为很美很美的天堂,永远永远。

  海鸥走后,紫轩变得就不那么开怀大笑了,什么比赛,竞选也不参加了。学校操场的一角,紫轩独自坐着,安安静静地抱着书本,不笑不语,由始而终。仿佛天长地久以后,霍然而起,然后无声地穿过看球的人群,消逝在暮色深处。

  自从海鸥走后,紫轩再也没有让别的男生走进她的视线。她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会在那天被打乱。

  在公开课上,紫轩看到了他。他正在嚼着口香糖,在课堂上,一付不羁的样子,严格地说,紫轩只看到他的侧面,可是他就是那样地吸引紫轩。整整一堂政治课,紫轩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只是偷偷地从他的课本的扉页看到了他的名字——江明。

  紫轩真搞不懂自己会注意他,他英俊吗?不,一点也不。也许,是因为他不羁的样子使紫轩着了迷。也许是因为紫轩受不得那孤单的日子了,需要一点放肆的感觉。很少见到他,因为他和紫轩不是同一个系的。只有在公开课上,紫轩才可以看到他。所以枯燥无味的政治课紫轩也是堂堂不缺。在人群中,搜寻他的身影。

  课上多了,见面他们也便淡淡的打个招呼,他淡淡的紫轩也淡淡的,好像根本他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可是只要紫轩自己知道,江明对她有多么重要。

  紫轩本以为自己掩饰得很深,直到有一天,好友莹莹趴在她的耳边悄悄地问:你是不是爱上江明了?紫轩这才惊觉,原来自己谁也骗不了。江明真的不知道吗?

  江明要采撷一朵火焰中的玫瑰,而紫轩最多是一朵自生自灭的戳菊。所以江明从同学中得知紫轩对自己有一种爱时不由大吃一惊,然后就不加思索地准备逃跑。

  紫轩与江明完全是俩个世界的人,江明是流动的河流,而紫轩 ,只是一汪池水,静止的。

  就这样,紫轩无助茫然的等待着自己无望的爱情,她真的好希望江明可以明白的告诉自己,爱或不爱。

  直到有一天,紫轩握着一大束江明送给她的小小的美丽的白色苍兰,她明白了这是种拒绝,泪水慢慢地侵湿失了眼捷。

  那夜,紫轩一个人去商店买了一包烟。那老板惊讶的样子,女孩子是应该买瓜子,怎可以买烟?紫轩喜欢这种感觉。

  整个晚上,紫轩独自一人在楼顶,望着满天的星星,突然觉得自己蛮好笑的,她竟没有和江明说过一句话,便可以那样爱他。她并没有失去江明,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得到过江明,她的爱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在那个晚上,紫轩只抽了一口烟,那烟味很冲,冲出了紫轩一眼泪,他用力扔掉了那包烟,就像抛弃了记忆那样。

  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做,淡淡挥别而去。

  江明此时因为有了倩莹,这个骄傲冷淡有着巧克力色皮肤的年轻女孩,他毫无理由地为她魂飞魄散。

  那一段时间,他俩常常在漆黑飘雨的小路上缓缓行走,倩莹撑着分红色的伞,两个人隔一些距离不经意地牵着手,倩莹柔软的手指使江明恍然抓住了生命的全部健康与真实。江明的梦被倩莹充满了,倩莹的舒曼,倩莹的斯文佳丽,倩莹的单骑,倩莹温馨干净的头发还有她的娉婷瘦骨。江明回忆着紫轩走得很急的身影,简单快乐的心里会突然袭来一阵茫然的凄凉的情绪。

  暑假中,当江明再见到子轩时,她改变了很多,头发变长了,穿得衣服也成熟了。江明听说他交了一些男朋友,又闪电般一一分手。

  后来他们一大群同学邀约去怕山,在山顶他和紫轩一起看傍晚落坡的斜阳。江明身不由己地走近她,她猝然捉住江明的双手,合入其中。江明的掌心刹时荡溢着温热的汗水,江明终于感觉到了紫轩万水千山的心情。

  紫轩很严肃地问江明:此时此刻你到底爱不爱我?江明说了句不确定。

  而江明无法给紫轩任何承诺,紫轩匆匆忙忙奔下山,一路唱着歌,快到山脚是出了一些小差错,原来紫轩的脚扭伤了。江明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看着她脚背雪白细腻的肌肤,那里没有一丝丝红肿的迹象,却承受着一滴滴的眼泪。紫轩捂着脸,压抑着,隐隐地哭,肩膀还在颤抖。江明非常想扳过她瘦瘦的肩头替她擦干泪痕。江明知道她为什么痛,但江明不能骗自己。

  他转过身去,合上眼,扶住一棵开花的树,用额头死死抵着,遗憾,只是难过,那之后两年他们没再见面。大学毕业后江明留在了这座城市,是为了倩莹。而紫轩也留在了这座城市,,放弃了去SH的大公司,在这座城市暂时做了个超市收银员。他不去找紫轩,似乎没必要。

  倩莹巧逢机缘得以出国深造,江明知道没法留住她。分别的前一夜,江明整整流了一夜的眼泪,倩莹痛不欲声,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一去不回头。

  江明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永诀。

  透过玻璃窗,江明瞥见了紫轩兀自一动不动地僵立着。人潮过往,喧闹忙乱,紫轩静止不动地以眼光询问他可不可以不去?可不可以就此停留?

  江明痛得撕心裂肺,为倩莹,也为紫轩。冬天还没有过完,江明就收到倩莹的的结婚照,照片上的倩莹很美丽,脖子上垂着一串闪闪的水晶石项链,身后看得见是教堂的十字架。

  寒冷的圣诞节江明跟一位相识不久的女孩一块过的。那女孩身材很好,玲珑浮凸,一头长发行云流水,不争不吵的时尚重温与倩莹的恋爱方式:网球,怕山。红尘万丈,爱情游戏不过是这样的罢了。

  有一次,江明看到了紫轩,孤独地挎着一只皮包,低着头,在大街上行走。

  那些日子那女孩去南方打工,江明不断地给她写信,不断地在邮局和信箱之间徘徊,但女孩始终杳无音讯,好像从人间蒸发似的。而当江明试着将她遗忘时,信飘来了,她说她很忙。江明输得无力自拔。他觉得厌倦至及,他行走在杂乱无序的市街,渐渐地听见飞机的声音,他又想起紫轩身黑的双眸。

  江明开始认真地对待女同学柯蝶,柯蝶生于高贵的家庭,温婉,开朗,富有,是她紧抓住江明的手,不许江明成为过客。

  订婚那天有个老同学赶来庆贺,沉郁地提到紫轩,紫轩一天夜里被歹徒抢劫并刺伤,送进医院梦里念念不忘地喊出一个叫人惊愕的熟悉的名字,江明惊跳起来,复义缓缓落坐。

  江明到底去看紫轩了。紫轩平淡地说了祝福他的话,眼中去有一些令人心痛的疲惫,使他刻骨铭心。江明越发地羞愧不安,越发地自卑渺小,紫轩窗台上有一盆太阳花,徐徐地开了绚烂的一片,他想起多年前的一部电影,爱比死更残酷,他心碎,无缘无故的。

  他坐在柯蝶的客厅里,放肆而疯狂地亲吻她,他对柯蝶说,我们结婚吧。

  柯蝶鄢然一笑,并不抗拒他的意思。

  当江明与柯蝶塔进婚姻红地毯的大门时,紫轩出现了,他走到江明的面前说了一句话,就走了,随后江明也跟着出去了。

  江明,你真的爱柯蝶吗?现在是10点30分15秒,此时此刻你到底爱不爱我?江明一直沉默着,过了许久还是那句不确定。紫轩明白了,下面的路自己还要走。

  夜晚降临,紫轩才觉出自己彻入骨髓的伤心。其实,从江明不确定的那一刻起,紫轩的心又碎成千片万片,粉碎的那样彻底,她无法拼凑。

  可是,现在紫轩会想起江明依然会笑意满脸,想起他的没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紫轩依然听得到自碎片中传来的动情。紫轩惟有任人嘲笑,她以外把头抬起来,眼泪就不会往下掉;嘲笑紫轩发出的最惨痛的微笑。

  一个同一时间的电话,宣告了紫轩与江明的完结。紫轩甚至没有机会争执,分辨。因为她找不到江明了。往他家里打电话,却被告知:您拨的用户已改号,请查询后再拨。紫轩不知道他家住在哪,去他公司找他,他不再,从此,紫轩与他失去了联系。

  紫轩给了自己并封的机会,只顾燃烧炽热的思念。然而,这么长的时间江明一点音讯也没有。紫轩不停地帮他找借口,却越来越不能满足找借的怀疑与伤心。紫轩的生日,诺大,空旷的客厅,她谁也没请,她多么希望江明能用一个电话来填补这片寂静和空白。这一天电话响了很多次,意料中的却没有他。

  紫轩恨他,她想用这种方式来快速忘了他,可是却只是让紫轩更加迷恋他。紫轩原以为,恨意无限,爱意亦无限,时间一过,一切成为云烟。

  那段时间,紫轩希望他千万不要来电话,因为紫轩要他后悔,因为他再也见不到紫轩,听不到紫轩的声音了,哪怕是紫轩的气味他再也没有机会感觉了。也许只有到那时,他才会记起紫轩对他的好。紫轩就是要他知道,他曾经做了一件多么错误的事,紫轩就是要他知道,他曾经让自己多么痛不欲生,就是要他知道被爱是奢侈的幸福,可他从来就不知道。

(完)

得不到幸福的爱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