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集 论小说故事之写法

    大凡小说中的人物,他们能够被作者写的栩栩如生,有血有肉,这重在于一个“活”字。

  不管书中所描写的,所刻画的人物是好,是坏,都应当给他们一点血和肉,让他们有性格。

  我则认为有性格,有血性(好与坏),这就是做到了“活”。写人物不应当只着重于这样的写法:写他们的容貌,衣着,神情举止,这些我个人则认为它对于一部小说而言并不重要,关键在于活化人物方为最终。作者所写的小说让读者看后,书中人物的形象,性格悄然跃于纸上,那神情旨意才为难道,人物性格鲜明,心理感情复杂波折,一曲九叹,令读者看后荡气回肠,回味无穷。这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时代不同,背景不同,给作者的感想当然也就有所不同。这虽然是无关紧要的,但我曾经翻看过四个时代的武侠小说的代表人物们的作品,内容大都少不了一个“忠义”。我想这不仅仅是时代的变化的要求吧!“忠”可以“忠人”“忠物”“忠事”;“义”可以“情义”“义气”。这就是所谓的“万变不离其宗”吧!如果真要是少了这个“忠义”我想人物的“活”用,就很难再刻画了。

  “忠义”虽然该不得,但我们可以该变小说的语调,笔法等,比如:语调可以平抒化,笔法可以自然流露化。这都可以的,只要能够那人物的形象,性格,心理写新,写得悠扬旖旎,情至文生,微妙绝伦,有声有色,可歌可泣,可悲可愤,可叹可惜,则文人学士既叹为不可及,妇人女子亦可闻而乐诵之,是以不胫而走,传遍天下。

  新时代,应该有新的写法,新的体裁格式。在看了那么多的新派武侠作家们的作品后,我还是推崇古龙大师,也被他的武侠文学才识所折服。古龙大师主张写人要写人性,写人物的性情,写高潮是人性之间的冲突,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撕杀和暴力,像这种人物是我们不应当来刻意描述的,而应当是人物与人物之间性格交流与冲突。人与物,人与事之间的性格冲突应自然舒畅地流露在文中,景至情生,情至文生,叙事有致,抒情错综复杂,张迟自如;人物感情深挚,也不必缠绵悱恻,只要细腻轻松就可;章法上下不求典雅,前后钩连,贯通即可;语言应当优美明丽,自然流畅即可,也可以运用娴熟圆美的修辞手法,来进一步表达文意。

  至于文字之哀艳动人,气度之从容不迫,声调之婀娜有致,尤可令人百读不厌。但我们也还应该尽力去揣摩人物的内心活动,又要充分发挥艺术思想,故事方可生动,传神。

  章节结尾处可嘎然而止,不纠缠人物方士复命,上皇震悼不豫等事,一气舒卷,时复风华掩映,欲结弥露可然。大家发表评论,给我以非凡之见解。

第六集 论小说故事之写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