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奇珠

噶啊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星奇珠

    一

  “冷……冷……好冷!父亲……我冷。”释流风蜷缩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父亲释川看着儿子,越来越糟糕的伤情心中也是越来越焦急,却又无可奈何,要不是自己遭奸人暗算丧失魔力自己的儿子也不用承受如此大的痛苦。

  慢慢地释流风的身体随着伤情的加重,散发的寒气逐渐的增多,也越来越阴冷,身边原本生机勃勃的花草已经被冻的凋谢,萎缩的叶子上已经结上一层薄薄的冰晶,父亲释川也无法忍受寒冷远远地注视着昏迷的儿子眉头揪在一起……

  终于父亲咬了咬牙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然后双手合十向天高举表情庄重肃穆吟唱:“万能的神啊!请赐予我无尽的力量,治愈我可怜的孩子,我愿奉献我的生命,治愈禁咒之生命祝福。”

  语闭周围的光元素迅速的活跃起来,到处都是律动的因素,生命的乐章从此刻悄然无息的被无形的力量弹奏起来。

  跳动的光元素慢慢的向释流风的头顶会聚形成巨大的白色光环,耀眼的光彩照亮了整个森林,无数的鸟儿被这琉璃般的美丽吸引而来,彼此放开歌喉欢快的唱着歌悦耳悠扬的歌声随风飘荡阵阵回旋余音清脆悠远。

  然后白色的光环化作一屡屡的光丝从头顶进入到释流风的身体里。从头到脚运行了八个周天之后身体的温度渐渐的回升,苍白的脸色慢慢的红润起来。就在此时昏迷中的释流风身体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托在空中,身上冒着淡淡的白光,原本鬼族特有的微黑皮肤从头到脚一块一块的慢慢脱落,全身嫩白似玉的肌肤焕发着奇异的光彩,晶莹红润剔透如雪。

  激扬澎湃的光明能量如万马奔腾般狠狠的冲撞在释流风的体内,突然在昏迷中的释流风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背后一阵皮骨翻涌,四只黑色的翅膀由小到大的慢慢长出来。

  “九星奇珠终于和阿风融合了。”

  释川笑的是那样的高兴那样的欣慰,但是这笑容永远都停留在那永恒的瞬间,深深的刻在儿子释流风的脑海里——那是父亲最后的笑容。

  二

  “释川不要在做无畏的挣扎了快把九星奇珠交出来,可以饶你不死。”一群穿着清一色黑色武士服的大汉把释流风和释川围在了悬崖边上,带头的大汉目露凶光对着父亲、释流风凶神恶煞道。

  “你们这群释流家族的败类,我待你们不薄,为何还要出卖我,投靠高邦家族?想要我交出九星奇珠除非我死。”

  此时身受重伤衣衫篓褛,披头散发的释川已经抓狂像疯子一样对着那帮人大声咆哮,此时的十六岁的释流风全身瑟瑟发抖,双眼狠狠的盯着那群武士眼中充满了怒火。

  “想死吗?那好我就成全你。”带头的虎背大汉微微扬起嘴角带着几分邪邪的笑容和蔑视,然后又迅速如风的移动到释流风的面前,眼睛离释流风的眼睛只有一点远,直视释流风道“小兄弟你不怕死吗?”

  释流风紧紧握着口袋中的九星奇珠露出一副至死不屈的样子道:“不怕,大不了二十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汗。”

  “不怕!哦?我很欣赏你。”突然那个武士的眼睛施放出妖而摄人魂魄的蓝色光芒“小兄弟快把九星奇珠交给大哥哥。”

  这时不知道怎么回事,释流风的脑中突然翁翁做响,一片空白。眼睛紧紧的被那奇异摄人心魂蓝色妖异光芒给抓住,身体不由自主动作缓慢的地拿出九星奇珠。

  父亲看到释流风的异样不停的大喊儿子的名字好让释流风清醒,不过还是无济于事反而遭到那群黑衣武士的揶揄。

  眼见那个带头的武士就要从我手里拿走释流族至宝九星奇珠,突然释川运起仅剩下的那点魔力,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移动到释流风的身旁伸出修长的手臂,一只手夺下九星奇珠另一只手扳开我的嘴把葡萄一般大小的九星奇珠喂到我的嘴里。整个过程的连贯性和迅速性超乎了这群武士的想象,简直怀疑释川是不是没有受伤。

  但是释川脸色苍白嘴唇发紫额头冒着黄豆般的汗珠,这么明显的虚弱现象很快就让这群白衣武士看出释川已经成了强弩之末。让这群神情紧张暗乎上帝的白衣武士终于平静下心来,脊梁的深深冷汗证明他们的心理有过剧烈的波动。

  为首的武士暗道:“不愧是释流家族的家长,在重了巨毒之后,又被打成重伤依然还有这么敏捷的身手。”

  接着父亲抓住释流风的手纵身跳入了无尽的悬崖。

  三

  “啊……!”释流风一下子从有些微微湿润草地上惊醒,摸摸额头上密集的汗珠和微湿润的草地,使劲地摇了摇脑袋试图让自己从惺态逃脱出来清醒清醒,突然一股馊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出来。

  原来释流风自己的衣服上粘粘稠般黑色的东西,“这怎么回事?算了不管了”。

  此刻释流风全身并没有从刚好的虚弱状态,反而觉得自己全身充满力量永远也使不完。听觉也比以前灵光多了。细细沙沙的树叶声、清脆的鸟叫声、轻轻呼啸的风声都是那么的清晰连刚刚起床的动物的哈欠声也听的清清楚楚……

  “父亲呢?”一股死神降临的气息传过来,释流风寻觅而去。“父亲都是我害了你”释流风扑到释川的身边流着泪悲伤的喊道。

  “我发誓要那些杀戮我释流族的其他鬼族人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永世不得轮回。”释流风使劲擦干眼泪狠狠的咬着牙齿道,复仇的愤怒化为熊熊烈火燃烧着释流风的心。

  走出了悬崖下的大峡谷,因为父亲去世心被折磨遍体凌伤的释流风,意识已经陷入了混乱。

  怎么报仇……怎么报仇……这个问题已经让释流风的意识严重陷入了混乱………

  终于释流风因为几天没吃饭和长途跋涉体力不支倒在青色石板而铺成的道路上。

  “小兄弟你可醒了。”笑容可掬的白胡子老者拄着拐杖道,“你已经昏迷几天了可让我急坏了,来喝水。”老者从桌子上端着一碗水道。

  突然释流风的眼睛冒着血蓝色的光芒如野兽般咆哮着,露出痛苦的表情踌躇不前。这可把老者的腿都吓软了,坐在地上不能逃走,显然因为释流风的意识陷入了混乱被白色武士侵入了大脑。

  突然释流风的手里冒出一团青黑色的雾气然后连贯的一挥而出,黑色的雾气像蛇一样缠着老者,只听一声苍老脆弱的惨叫白胡子老者瞬间变成一堆白骨。

  接着疯狂的释流风像杀人机器般屠杀了小镇上的所有人……

  悲惨的孤鸣伴随着漫天怨气缠绕着被鲜血侵淫的土地,只留下深深的尸骸。从此这片土地再也没有长出什么植物,每当呼啸的风刮到这片土地时也要绕道而行。

  只留下一个传说——一个长着黑色翅膀的少年飞过这片土地……

  五

  数百年之后一个穿着牧师袍的长发高大男子雅奇来到了这片土地。

  “哇!这片土地怨气好重凭我的魔力要超升这么多的怨灵不虚脱才怪,要是遇到亡灵法师就惨了。可是这是我超生大片土地怨灵第2000次,完了就可以毕业了成为魔法师了,当然也终于可以见到我的月儿了。”虽然离毕业的时间还有几个月但是雅奇迫不及待的想快点回学院见到自己的恋人。

  “雅奇你今天就要出发了我好舍不得你。”拥有天使般绝世容颜的月儿靠在雅奇宽阔的胸膛带着微微的哭腔道。

  “我也舍不得你啊!月儿,你知道吗?我真的很舍不得离开你,想每时每刻和你在一起,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啊!学院的的规定啊……”雅奇轻轻地抚摩着月儿轻柔带着茉莉般特有清香的头发。

  “你会回来娶我吗?”

  “傻瓜,我会的,你难道忘记了我们一起说过的誓言吗?海枯石难、生生世世。”雅奇温柔的点了点月儿的鼻子道。

  “记的回来。”

  “放心吧!我会回来的”向月儿挥挥手。

  待到黄昏鸟已回巢时雅奇已经布置好了魔法阵。

  风高月夜,雅奇盘腿而做静静的吟唱咒语,突然急刮来一阵飓风把雅奇插在地上的魔法旗吹的东倒西歪。这一意外使魔法阵引起了剧烈的变动阵中的怨灵再也受不住超生的痛苦破阵而出,雅奇也因为魔法阵的变动而受了伤。

  破阵而出的怨灵带着怨气散步在漫漫的天际,月光渐渐的被遮住,突然散漫在天际的怨气像发现什么躁动的因素似的集合在一起直冲雅奇侵入到大脑。“啊”一声惨叫伴随月光像破碎的玻璃般散散落落……

  被黑色的雾气笼罩着的冥神露着闪烁着奇异绿光的双眼“雅奇是你在召唤我吗?”

  “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冥神大人请您叫我释流风。”

  “好吧释流风你有什么事吗?”冥神用可以让人冷死的声音道。

  “冥神大人请赐予我您万分之一的力量我想报仇。”

  “你必须奉献的善良、诚实、无私、你所有的美好品质包括你的心还有你的爱,你愿意吗?”

  释流风此刻突然想到今世的最爱月儿时突然犹豫了,难道要放弃月儿吗?难道一切山盟海誓一切的誓言一切的一切都要放弃吗?

  可是前世的父仇和族仇是不能放弃的啊!

  刻骨的爱和铭心的仇到底谁该放弃?或者……

  “尊敬的冥神,我不想放弃今世我的最爱也想报仇。”

  “贪心的人类,这样吧!拿你今世的生命做为祭礼,我让你和你的恋人下辈子在重新在一起,至于还会不会相爱就要靠自己的缘分了。”

  “好吧,我——愿——意”释流风犹豫一会道。哪怕月儿下背子不会再爱自己了即使守侯在他身边释流风也愿意。

  眼睛闪烁着绿芒的冥神眼睛射出一道绿色闪电击向跪在地上的释流风,突然一身撕心裂肺的惨叫传出,释流风变身了:一个长着两个黑色翅膀、穿着黑色九星铠甲、拿着黑色七珠剑,充满杀气、冷血无情的释流风诞生了。

  冷血的释流风心中带着仇恨的怒火瞬间来到了高邦家族,用着瞬间移动闪烁不停飞快的在各个屋子寻找着高邦族族长的身影。

  “高邦家族的族长呢?”几寻不到的情况下强忍着怒火释流风再也忍不住抓个武丁劈头就问。

  武丁被释流风的摸样吓的够呛,抖嗦的身子道:“今天刚刚死了。”

  “仇人竟然死了!!!”这个消息无疑是个好消息,但是对想手刃仇人的释流风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释流风的怒火象休眠不久刚醒来的火山一样疯狂爆发,释流风急速飞到高邦镇外的几十里外停下来,双手握着黑色的奇珠剑吟唱道:“火系禁咒魔法——燎原、水系禁咒魔法——冰封、雷系禁咒魔法——雷击、土系禁咒——地震、终—级—禁—咒魔—法—天—诛—地—灭。”

  疯狂的魔法肆虐着整个高邦镇,烈火、洪水、闪电、地震接连不断的难降临着整个高邦镇,人哀马嚎惨声不断……

  报了仇的释流风随着清风化为了游离在天际的空气……

  昼、歃血懿等是我的笔名 本短篇被我蓄写为长篇 在起点中文网 首发

九星奇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