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

一只鸽子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辞职

    (一)

  “我上班去了。”走出家门,给妻留下这句话。我把爱玛从美国找回来就结了婚,结婚之后,我自然叫她作“妻”。

  “我上班去!”这句话一直说了三年,说来说去,变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一出门,不假思索,这话就脱口而出。妻听惯了,也就没有甚么反应。今天,妻听了这话却惊诧得瞪大了眼睛。她这一惊,倒把我弄糊涂了。怎么?我有甚么地方不妥吗?于是,我便也瞪起眼镜望着她。她笑了,说:“你还上班?”

  “为何不上班?不上班,怎么下班?”我说,那条去上班的神经一直兴奋着。

  “今天你是只下不上啊!”妻眼里有点狡猾的光。

  啊!我恍然大悟,今天,我是去辞职,而不是去上班。不过,一说辞职,我的头马上疼起来,这职不好辞啊。找工作难,辞工作有甚么难的?这是一种老观念。也可以说这是常情常理的常说法。而我的这份“辞职”却是超出“常情常理常说法”的非一般的个别的极其特殊的个案。

  我所在的公司特大,怎么个大法呢?你看,他经营报业,广告业,旅游业,商业,交通运输业;他开设移民公司,学校……只差没开银行。我所在的公司又特小,怎么个小法呢?全公司只有一个顾员,就是我。只这两条就足以证明我们公司特而又特的特殊性了。其实,这两条还不是我们公司最本质的特点,最本质的特点还在我们老板那儿。

  老板叫铁合金(这名子就叫人觉得他既有硬度又有韧性),但大家只叫他铁老版,那名子反倒渐渐地遗忘了。铁老板已做过6个生意,或许更多一些,公司的名子改了六次,也或许更多。做生意的地址也换了六处,地址只有六处,没有\"或许更多\".他是一个劲的折腾,折腾来又折腾去。不折腾不行么?不行,为啥?难受。生意亏本能不难受吗!他折腾公司的名称,折腾公司的地址,但他不折腾我。没象折腾公司那样把我换成张三李四王五,再把王五李四张三换成我。他为何不折腾我呢?我猜,原因大概有两条。一是我的工资低,每小时5元,低于平均水平。当然是我自愿的,不自愿行吗?不自愿早就抄油鱼了。所以这应当叫被迫的自愿。二是我的愚笨。凡老板的秘密,我都视而不见,见而不闻,闻而不说,说而不详。比如,有人问我,老板为何又去办电脑学校啊?我就会哈哈一乐,说,老板的杂食店开的很糟,不,是很好,也许很不妙,阿拉不知道。为何又去办学校?自然是为新移民服务,为新移民铺路,为新移民手里那两收入,因为新移民好愚弄。为新移民……嘟嘟,我必须及时按响喇叭,不然就说漏了,老板就不高兴了,不高兴就要象换公司一样换我了,于是,我就之乎者也,说天气不错,高速上又出车祸,啰里啰嗦,搅在一起,你想听也听不清。这就是我的愚笨,也是愚笨的聪明。

  (二)

  老板甚么都怕,怕神,怕鬼,还怕人。唯独不怕的就是钱,但为了钱他就甚么都不怕了。不再怕神,不再怕鬼,更不怕人。这就是铁老板“怕”的学问。“怕”出学问来的人大概不多。可以说这是铁老板独到之处。

  老板怕人也与众不同,比如怕我,我是给他打工的,只有我怕他抄我的尤鱼,他怕的那门子我呢?但是,他怕我。怕我甚么?原来怕的就是我提出辞呈。我不是内阁大员,提出辞呈连个树叶都震动不了,可是,我的请辞却能把老板震得心惊肉跳。为甚么?当然是那个钱的魔力。如果我辞职,他到哪里去找5元一小时的博士?他要再找人,一小时至少6元,一天就多支付10元,一个月多付300元,一年下来就多付3200元。3200元能不叫他心惊肉跳吗!

  再比如,他怕老婆却又是一个怕法。老板娘不打他,不骂他,只轻声慢语地抛出两个字:“毛病”,他就象太阳底下的雪人——堆了。其实,老板也怪可怜的,他比我辛苦,我一天干10 小时,他可能干12小时,或者更多。人这么累,总要舒展一下,满足一下自己的嗜好。老板有嗜好,他的嗜好不是赌,不是酒,不是烟,也不是到脱衣舞厅去看女人,他的嗜好只是吃点臭鸡蛋,臭豆腐而已。你看,这嗜好也是可怜巴巴的。到周末了,老板就在老板娘眼面前念“秧”:“买块臭豆腐?”那语气决不是肯定的,也决不是乞求的,而是界于二者之间的一种语气,而且不可名状,而且又可意会。老板娘意会了,就送给他一个白眼,算是一种模糊的回应。回应虽然模糊,但老板明白,“娘娘没批准”。老板心不死,过一会儿又念了一句:“买几个臭鸡蛋?”这时侯,老板娘停下手里的活,看都不看他一眼,甩出两个字:“毛病!”此时,老板要是站着,必定打个迾邂,要是坐着,必定被弹起来。因为这两个字毫不留情的剥夺了他的自由民主。

  “人在北美,也没自由!”老板在心里想,没敢说出来。

  “我说……”老板想向老板娘报点喜,缓和一下紧张空气。

  可是,老板娘没等他舌头碰牙就把话茬儿接过去了:“你说,你说什么?你说死人不能说话,大马勺不能掏耳朵眼儿,汽油不能炸丸子。”

  老板说钱是他挣的,老板娘说钱是她省的。所以她说:“买一块臭豆腐?这儿是哪儿?加拿大。能买一块吗?一买就得买一瓶,一瓶多少钱?四元,一周四元,一个月16 元,一年就是200元。如此的奢侈,还了得?不吃臭豆腐你的个子不会矮下去,心眼儿也不会糊涂,吃什么臭豆腐?!”

  话说到这儿,老板已知老板娘的耐性到了极限,如再说甚么,“毛病”两个字又会丢出来。那样,他的灵魂就会出窍。于是,他顺应形势,走人。

  其实,老板娘不懂“嗜欲”是人前进的动力。她不仅限制她吃臭鸡蛋,饭也不让她吃饱,因为他腮帮子上长了两大跺肉,脖子也粗了,肚子也鼓了。老板娘最讨厌的就是胖。其实,她自己就很胖,可是她一点也不讨厌自己。

  (三)

  老板自有过人之处,慈禧太后的过人之处就是专横,她能操纵两个大男人皇帝,把满朝须眉都坐在屁股底下。老板的过人之处就是善于颠倒黑白。比如办电脑学校,我本来是IT专业的博士,到了他这里就立马变成了6元一小时的打工仔。可是到了课堂上,他又把我点化成资深教授。教授的工资每小时 25 元,而他只给我 5 元,里外里他赚了多少?

  我总觉得,人创造了经济,结果,这个经济就变成了怪物,自行其事,创造他的人反而受制于他。IT 业本来是东升的旭日,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西下的夕阳。因为城门失火,老板的电脑学校就变成了池鱼。可是,老板的脸上绝没有愁容,嘴里绝没有叹息。他逢人就讲,他的电脑学校如何兴旺发达。还大登广告,说已有 20 人报名,挨请到教授立即开课,有意者速来报名。本校提供实习场所,可获得北美经验。如此这般,其实,别说 20 人,一个人都没有。在这样的时刻,我倒急得慌了。没有学生,自然不需要我讲课,没人来报名,自然不需要我登记遭册,没人交钱,自然不需要我收钱记帐。剩下的事就是拿眼睛盯着门口,巴望着有人进来。

  老板笑着走进来,仿佛那笑倒比他先进来似的。你看他那张脸,眼睛是笑的,嘴巴是笑的,鼻子笑歪了,耳朵也跟着嘻嘻哈哈,就连满嘴的牙都笑得叮当乱响。不过,凡事一过头就不那么真,就有点假,整个来说,他像带着个假面具。

  “博士!别急,我们的生源挖之不尽,用之不竭,20 名已经在握,再来 5 个,我就开课,决不再等。”老板学老外的做派,摇着脑袋说话。两只手乱比划,象个聋哑人。

  “20个在那儿啊?”我说。

  “20个已经板上钉钉了,我从来不说假话,这辈子不说假话,下一辈子我也绝不说假话。还是那句话,再来5个就开课。这一回,你就不讲理论啦,你领着他们去实习,广告不是说了嘛,本学校提供实习场所,这一条很有吸引力,现在,从中国来的老IT找工作,就卡在北美经验上,我们就是要给他们北美经验。注意!你不光带他们实习,你就是那个×××公司的老板。你的公司就是开发软件,开发甚么软件?这还用说,甚么软件时兴,时髦,时尚就开发甚么。比如,个人报税的软件,小企业财会软件,什么的。”

  “开发软件我倒可以,但是,今天讲报税,明天又是小企业,这就难了。”我向他解释。

  “挺大一个博士,怎么死脑筋呢?开发的过程就是一切,出不出成果,管他的。对!是这么回事,咱们两个应当签订一个合约,不对,不是咱们两个人签订和约,而是我们电脑学校和你那个×××公司签订。甚麽和约?当然是实习的和约,这合约一签订就真是那么回事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要那么真干啥?地球是圆的,我相信,月亮是不是圆的,我就怀疑。”老板有点点得意,他以为他说出了一个足可以得诺贝尔奖的真理。

  老板, 发表完这套妙论,也不管我有什么反应,转身就溜进洗手间。进了洗手间,就不是刚才的他了。他先来一句国骂:“他妈的!”接着是他出生的家乡骂:“日他娘!”不过,我倒要说,这国骂已成了一种另类文化图腾,所以就代代相传,一代一代地骂下去,不知骂了几百年。国骂,就像狗皮膏药,适应性极强,达官贵人可用,黎民百姓也可以用。可在国内用,也可在国外用。国骂还有一个极好的品德——模糊性。用他骂人,挨骂的不知道挨骂,但骂人的心里有数。他知道他骂的是谁,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捎带上他们的七大姨,二大姑,小姨子,小舅子也不超载。一勺汇了。我估计老板要骂的不在少数。

  凭老板的骂声,你就可识得老板的真面目。老板的骂便是他的绝唱,唱尽他心中的不平和委屈。他的骂也是一种绝望的呻吟,无助的哀叹。我知道,老板到了骂人这一步,学校就要关门了。他在洗手间骂了一通,实际上是在痛哭他的学校的末日,然而,他出得洗手间门来,脸上,依旧是那用刀刮都刮不掉的笑。而你如联想他在洗手间的所做所为,你就会觉得这张笑脸令人毛骨悚然。

  老板仍旧抱着那没有希望的希望不放。

  “等吧!今天会有人来!我有预感。”他对我说。

  其实,他每天都有预感,可总没有人来应他的预感。不过,这一天倒叫他预感到了。果然来了一位小姐。老板见到这位小姐时,脸都红了。似乎,泪水就要狂泻而下,就象尼亚加拉大瀑布。

  “姑娘!你是第24位,只差一名,我们就开学了。嘿!”老板说。

  听他这么一讲,我就要喘不上气来了。20 名还不知道有没有,要等的5名,她是第一名,怎么出来个第24名呢?这又是老板的过人之处。

  那姑娘说:“因为你们的广告说可以提供实习场所,我才来报名。我在国内已经干三年了,我参与开发的软件已有多少套了,我根本不需要学习你们的课程,只要给我提供实习公司。我已经在三个电脑公司面试,他们只说我缺乏北美经验。气得我想马上回国,莫名其妙的北美经验!”

  “姑娘,你真走运,你就时来运转啦!你看,这位就是×××公司的老板,我们刚刚签订了合作协议,你就在他的公司实习。”老板说这话时,脸不红,心跳不跳我不知道。而我真想跑掉,或者土遁而去,再不就化做清风溜走。为此,我得少活20年。

  老板指着我说:“他的公司是个大公司,强手如林,专门给美国开发软件。你在那里实习,既得到加拿大的经验,也得到了美国的经验。这可是地道的北美经验。”

  这位姑娘总算上了钩,照交 3000 元学费,外加 200 元实习费,100 元手续费。就是说,老板从这位姑娘兜里掏走了3300元。

  (四)

  就在这位姑娘报名後的第二天,老板突然不见了。第四天,是个周末,老板娘举着一个信封向我走来。

  “先生,”不知为啥,老板和老板娘一律喊我先生。“这是你一周的工资。”她说,笑吟吟的,那张脸,比对她老公好过十倍。“你一周工资是200元,老板叫给你加100元”。

  我接过信封,心想,一小时5元的工资就快挣到头了。

  说时迟,那时快,老板像魔术师一样突然站在我的面前。他手里拿着一些文件。

  “先生,我们的电脑学校,不是破产,不是关门,更不是下马,而是转进。”老板不知为何用了一个RB鬼子在二战期间打败仗时用的词儿,这话听了真不怎么的。

  “我们的电脑学校要转进到‘北美移民报业公司’,我们要办报纸了,为移民服务,无尚光荣。”他使劲摇着手里的文件。

  “那很好呀!老板理财有方,不过,办报纸我就无用武之地了,下周我就不来了。”我苦笑着说。对待老板,你心里苦,脸上还得笑,旧社会如此,现代社会也如此。在中国这样,在加拿大也得这样。不笑行嘛?笑不出来,用手捏也得捏出个笑模样来。

  “不来?为什么不来?你是博士,办报纸也要唱主角。我现在就任命你为《北美移民电讯》的总编辑。”这时候,老板是一脸的总统气派,好像是在任命内阁部长。他接着说:\"我们的报纸与众不同,全部使用网上的资讯,你选好稿件就下载,下载了就排版,全部在电脑里操作,你要感谢我?不要谢!咱们人不亲国亲,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一奶同胞,不!一国同胞!我怎么能解顾你呢!再则,你跟我已经办过三个公司了,总是从胜利走向胜利,在成功上再造成功,勇往直前,没有后退过!对吧?!“

  “我……”

  “你?你甚么?你是总编,我是总裁兼印务部主任,老板娘是营销部主任,我们不再请人。你既然担当重任,工资一定要提。每小时5元,提到6元,提高20%,得了?哪家公司能给员工提这麽多的工钱?他们提2%就不错了,20%?吓死他们。”老板缓缓气又说:“当然!要等到有盈利的那一天兑现喔!你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报纸不盈利,你绝不会逼着我要那8元钱。一小时一元,一天不是8元嘛!”

  电脑学校\"转进\"之后不久,那位第二十四名小姐来退款。老板把学费,实习费都退给她,手续费却没退。等那位姑娘做出惊讶之状时,老板把一张报纸铺在她面前。

  “姑娘,你没上当,你看,广告上写明了,手续费不退,当然,这几个字小了点,你可能没看着。”老板说这话时,洋洋得意。?说完转身走了,他可能怕那姑娘再纠缠他。

  “这也是北美经验!”我对那姑娘笑一笑,当然,我的笑不能与老板的笑同日而语。我这笑里还有点歉意。因为我曾默认过我是谋电脑公司的老板。

  那姑娘望着我,更加惊讶起来。我知道,她一定在我脸上看出了什么破绽。所以,我感到一阵羞愧。我坚决的否认,我们中国人都是丑陋的。那么,丑陋的中国人有没有呢?有!比如老板和我,都有那么点子丑陋。这样子丑陋的人,倘若有点自知之明,倘若有点自制,自律,照一照镜子,洗去一些污秽,整一整容,那时,就不那么丑陋了。自己整容,省了花钱,而且,又不会被人瞧见自己的那一点点丑态,用我们老板的话说很划算。我,就是这么个人吧!不过,我之所以没有继续丑陋下去,也是因为得到了妻子的大力帮助。我多亏娶了爱玛,要是娶了巴巴拉,也许,我还要丑陋下去。

  一天,我在厨房和妻子说起《电脑学校》向《北美移民报业公司》“转进”的事情,她听了以后,那真是峨眉倒竖,立即命令我辞职。

  “和他一刀两断!”妻,正在切黄瓜,她一刀下去,啪!把一根长长的黄瓜跺成两截。那气派就像把莽昆仑砍成两截,“一截遗欧,一截留中国。”

  “那一小时5元钱呢?”我说。

  “不要!”妻子说,又一刀下去,那黄瓜已变成八块。

  “那月末就交不上房租了。房东会把我们撵出去的。”为了这5块钱,我想继续丑陋下去。

  “那我们就路宿街头!”妻,斩钉截铁。“多伦多不是有很多露宿者吗?我们为什么不能露宿?”

  “可是,你要生了!”

  “生?生孩子?生怕什么?咱们哪里不能生,地铁,加油站,公园,都可以。”妻可不再是原来的小爱玛了。那时,她可是啥都怕!虫子,老鼠,什么的。那时,她丑陋吗?

  如果,我不把她从美国找回来,她,也许,会变成曼哈顿的女人的。那时,她丑陋吗?

  她丢下她会成名的机会跟我回到多伦多,去洗盘子,不怨不悔。她不丑陋。

  妻向我的灵魂里注入了她的灵魂。连夜,我便以破釜沉舟的心情,写了辞呈。

  (五)

  这一天,我带着辞呈到了老板的家。现在,老板他退掉了学校的房子,把报社搬到他的家。他的家就是报社,报社就是他的家。我把辞呈摆在老板的面前。老板就像川剧变脸一样,开始“变脸”,一会红,一会白。一会蓝,一会绿。变来变去的,变个不停。最后,他把我的辞呈撕得粉碎,搂着我的脖子笑眯眯的说:“老弟,你还太年轻,我是30岁的人了,你才29岁,差远啦!你怎么能看透这人情?这事故?这经济规律?你怎么能看清楚那市场变化,你怎么能看见那钱是怎样从他的兜流入你的兜?再从你的兜流入我的兜?我行!我对市场的预测,和美联储的葛林思潘不相上下。我诚恳的挽留你,为了我,也为了你。为我,是我不愿意再找个新人,咱们总是三年的老伙伴了,我信得过你。为你。咱们真人不讲假话,眼下,找工作难哪!难于上青天。就凭你这把手,什么大公司干不下来?可是,现在是只裁员,不招贤哪!你只好先在我这儿委屈着。\"”不!老板,我主意一定。“我说。

  “别叫我老板,叫我一声胖哥不是更亲切嘛?我比你大,是不是?我比你胖,是不是?叫我胖哥,满好!\"老板盯着我,\"你的主意是哪来的?昨天还说要和我战斗到底,怎么一宿就变了?看你的表情,你是受了贤内助的影响。是不?我没说错吧?世界这么大,你这么小,没有内助怎么玩得转?我就很得老板娘的内助。不过呢,说话得说实话,女人中也有能人,中国就有过一个女皇帝,清末,又出来个慈喜太后,当今世界上有好几个国家是女总统。不过,还得实话实说,她们有长处,比如,头发长,这是事实,但是,男人的头发要不剪,也能长长,李白不是说他的头发可以长到三千丈吗?还有,她们能生孩子,这也是事实,而且,这一条男人不能比。可是,她们也有弱点,弱点就是见识短,慈禧太后把个好端端的中国弄了个一塌糊涂。再比如你的老板娘,眼睛只盯着买臭豆腐那两钱,就看不见我龙腾虎跃,办移民公司,办电脑学校,报业集团,办……我的计划大着哪,你听着,我要办《北美职业介绍中心》,《北美国际人才交流中心》,《北美汽车销售公司》,《北美美容院》,《北美中文学校》,当然了,我相信,我老婆,你老婆,在我们的带领下,她们的见识会一天一天变长。现在,你不能听她的短见识。”

  我想说这么几句话:“你老婆不叫你买臭鸡蛋,不过是为省块八毛钱,你乖得像个猫,我老婆叫我辞职,是叫我不要跟着你丑陋下去,没钱,她认可露宿街头,把孩子生在公园里,我怎能不听她的话?!”但是我没说出来。反而说了这样的话:“你就放我走吧!否则……”

  “否则?否则你就上街游行!在我家门口设立纠察线,召开记者招待会,说你要求增加工资,三年内增加50%,我就知道,你嫌工资少,一位堂堂的大主编,一小时挣六元钱是有点少,我再加一元,一小时7元,电讯盈利之日兑现!你不能再说别的啦!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不!老板,我不为钱!”我说。

  “越说不为钱,越是为钱。我办报纸为什么?为移民服务?那是广告词。不为钱为什么?没钱就没饭吃,没饭吃就活不了命。为不为钱,那是要不要命的大是大非的问题。”

  “我只说我不为钱。”我坚持着。

  “你不为钱,这是你的隐私范围的问题,我无权干预。可是,你难道不明白?你不为钱不要紧,可把我们都坑了?首先,受害的是我,你是我的顶梁柱哇!你是我的王牌呀!说明白点,你是我的摇钱树啦!都说我怕老板娘,其实,我最怕的是你。你一走,我就全完,我不怕你怕谁?我怕你一贴老膏药!怕什么?怕你走哇!”

  老板倒是讲了一点真话,不过,不全是真话。我是他的顶梁柱是真话,王牌也是真话,摇钱树更是真话。我一走他就全完,这就不那么对。他一小时花20元,可以请到比我更能耐的人。这是他留下我的真意。

  老板又接着说。“其次,受害的是全体员工。”

  “除我以外,你还顾用了别人?”我不知道老板还雇用了别的员工。

  “当然啦!第一个就是你的老板娘,她是营销部主任呀!她除了底薪还要拿提成。她下面还有一大帮市场营销人员,这些人都是兼职的,拿提成。还有三个电脑操纵员,两个广告设计人员。他们是义工,他们不挣钱,但要拿北美经验,这是比钱还重要的东西。再其次,就是四位加盟人士。有的拿钱投资,有的搞项目策划。其次的其次,是业务上的协作单位,最直接的就是印刷厂,我们的电讯停办,他们就少了一份订单,说不定因此而裁员。你看!这一大批人都要因为你的辞职而受到影响。你想想,何去何从吧!?”

  老板这一席话,倒把我说动了。我没想到,我这一辞职会牵涉这么多人。这真就有个何去何从的问题了。我想起一位朋友的话:加拿大不是无忧之国,害你的是中国人,帮你的也是中国人。那我还是当个帮助人的中国人吧!

  “老板,要我不走,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很严肃。

  “老天爷!一个条件算什么?十条我都答应。”老板一把抱住了我。

  “今后,你不能再说假话!”我说。

  我这话叫老板听了个目瞪口呆。

  “我讲假话?我讲过假话吗?”他拿眼睛瞪着我。

  我看着他,不说话。

  “我早就声明过,我这辈子不说假话,下辈子也不讲假话。”老板的表情,就像美国总统宣誓就职。

  “好!我们就一言为定,如果你再说假话,我立即走人!”我说。

  “好!一言为定!哈!你是因为我讲假话才辞职的?哎哟!我的博士先生,你是没睡醒觉吧!”老板使劲拍我的肩膀,这是他与人和好的习惯动作。

  正在这时,老板娘风风火火的走进来。我以为她可能发现老板买了臭鸡蛋了。可是她却说:“印刷厂ruabin liu 来电话问,创刊号到底印多少啊?”

  “1000哪!不都订合同了吗?”老板不假思索的回答。

  “他说敬告读者里写的是四个零。”

  “说是说,做是做,得区别对待。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没有区别就没有政策’。我要说印1000,谁还在我们报上登广告?我要是印一万,咱就得倾家荡产付印刷费。”老板振振有词。

  “老板!我明天不来了!”我说。

  “明天?明天不来?可以!”老板。

  “不只是明天,我永远不来了!bye!”我冲出老板的家。

  大概过了一周的样子,老板铁合金,寄给我一份解雇的文件。那上面写的年薪高达三万。他对我又说了一次很大的假话。

  日夜思念的人,并不入梦,而讨厌的人却频频入梦来。真是怪事!以后的几年里,居然常常梦到老板。

  听说,他又开了许多公司,像变魔术一样。

  (2005年,6月,9日。完稿)

辞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