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人生感悟卷

    引言:

  每一位智者都在思索人是什么,这个简单而又复杂的哲学命题,我们要的不是政治课本上的标准答案,我们也怀疑生命中的点滴感悟。没有谁能告诉我人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古往今来所有的智者都曾扣问青天,拷问心灵,我们也将继续追寻下去。

  《孤独》

  喧嚣的都市

  黑色的风衣

  冷漠地穿行

  闪烁的霓虹

  张大一双双

  空旷的眼睛

  父母的床前

  我微笑着

  “一切都好!”

  杯口

  咖啡色的香云袅袅升腾

  心在无边的荒原上

  踯~~躅

  啜一口血色的酒

  圈圈的涟漪荡漾开去

  神经麻木了

  我 化作雨后一片无根的云……

  2000年5月20日

  《致悔恨者》

  —献给 w.z.y.

  你叹气吧!

  为了你的心不在焉,

  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误,

  偏离了轨道,

  永远再无法踏上这条光明之路。

  你哭泣吧!

  为了你的名牌大学,

  美丽的妻子,

  可爱的儿子,

  现代化的别墅,

  辉煌的事业,

  名垂千古……

  现在

  你只能看着别人霸占

  这本该属于你的一切,

  妒嫉的怒火喷薄而出,

  又被悔恨的泪水浇灭,

  心如死灰!

  你狠命地捶打自己的头颅吧!

  把它敲碎,让鲜血流出来,

  和着苍白的脑浆

  ——要它们干什么呢?

  当时它们是不是忙着找寻自己的欢乐?!

  你走吧!

  追随着你黑色的灵魂

  去那幽冥中忏悔吧!

  在那永是昏惑,迷茫的云雾中

  漫无目的地飘荡,永无止歇……

  “尧尧,你醒醒,你哭什么?

  你的手冰凉……”

  你睁开双眼,

  煦暖的阳光照进心底,

  猛地惊叫一声,冲出冰屋,

  在阳光下笑啊,跳啊,

  重获新生的泪水肆意奔流

  “原来只是一个恶梦;

  其实我什么都没失去……”

  94年3月

  《我是风》

  我是风,疯,

  有时温情脉脉,

  有时暴虐无情。

  一千次的抗争,

  一千次的失败,

  好恨你——“引力”

  我终究循规蹈矩……

  当我不再十六岁的时候,

  还不肯放开你的手?

  疲惫的我,如倦倦的云

  斜偎在黑暗角落里,

  看着你迷茫的微笑,

  ——就象那颗眨眼睛的寒星,

  而我真的不懂这天文方程……

  我心中有太多的难言

  无奈

  凄凉

  ——你知道么?

  我不能永远存在于一个人的心中

  ——你知道么?

  我也许永远没有归宿

  ——你知道么?

  我会伤害每一个人,

  也理应受到每一个人的伤害

  ——将是悲苦的一生!

  我是风,

  来去无踪,

  太匆匆,

  狂笑与悲泣是吾本性。

  我是风,疯

  因为孤独

  才仰天长啸的风!

  91年3月22日

  《苍白的骆驼》

  我是一匹苍白的骆驼,

  背负两座大山,

  垂着沉沉的头颅,

  枯黄死寂的沙漠。

  梦一般,

  一片柔柔油油的绿洲,

  美丽的少女轻抚我的鬣鬃……

  猛然

  我扬起骄傲的头颅,

  耳畔

  嘶鸣的风沙……

  化作山溪流水般的歌声。

  96年7月20日晨

  《噩梦》

  孩子死了

  产妇惨白的脸

  静静地躺在灰白的棉被里

  窗外

  常青树茫然地望着花开花落

  光线冷冷的

  如同雾中凄凉的雨

  圆润的脸

  忽然

  变尖刻了

  一夜之间

  我 形 销 骨 瘦

  灰色的影子隐入云雾里

  又锁上十万大山

  2000年11月15日

  《咏梅》

  如果我是一株梅花

  决不会开在冬季

  不是畏惧严寒

  我不愿

  寂寞地绽放

  又寂寞地死去

  颤抖着双手

  驼背的老人收拾着残冬的枯枝

  铁色的虬枝展开了冷酷的眉头

  啊!我看见,我看见

  它在枝头灿烂地笑了

  96年6月

  2001年12月又改

  《白色的触角》

  不经意间,

  一根银丝

  悄悄地钻出

  密密的丛林 。

  不会吧!

  仅仅二十几岁,

  苍白的年轮就要

  轧过我张狂的灵魂?

  不必讶异吧!

  泥土中爬出

  车流里彷徨

  痴狂于爱情

  执着于飞翔

  ……

  啊!

  那一根根白色的触角

  岂不是我伸长的渴求的手臂么?

  我骄傲,

  因为我的每一根白发

  都是我跨越之后的蛇蜕!

  2002年3月19日

  《残酷的审美》

  一撮卷曲的叶子掷入水晶的杯中

  一股清亮的白水惊醒叶子的酣梦

  惊叫、翻滚、抽搐、啜泣……平~ ~静

  淡黄的裙裾缓缓绽放

  袅袅的白雾徐徐升腾

  静谧的,美丽的眸子轻掩

  云似的飘漾

  一半在水上,一半在水中

  山花烂漫,云雾飘渺

  秀美的少女含住一片叶子

  采下,放在心口,烘干

  从此

  这片叶子就拥有了

  少女的精魂

  玻璃匣子的呵护

  朱红绒垫的映衬

  一把雪白的团扇

  一樽古拙的金爵

  脉脉相对……

  猥亵的,贪婪的,目光灼灼

  嘈杂的,污浊的,声浪滚滚

  团扇啊,金樽!

  翻开尘封的扉页

  婴宁脆生生的笑语

  黛玉嘤嘤的抽噎

  维特烦恼的乱发

  安娜迷人的艳影

  ……

  合上——寂然

  为什么

  总在毁灭的边缘

  才能看到你芬芳的容颜?

  2002年4月26日

  《劫后余生》

  穿越十字路口的一刹那,

  一辆重型卡车呼啸而过。

  毫发之间,须弥之内,

  竟容纳了我臃肿笨拙的身躯。

  缓慢而悠长的脉搏一下子激动起来,

  一点娇红驱散了帐幔般飘舞的漫天阴霾……

  深情地凝视已不再年轻貌美的妻子,

  每日的吻别又成了必修的功课;

  无原则地满足小女儿贪得无餍的要求,

  一步跨越了严父与祖父之间千年的阻隔;

  微笑着倾听年迈的父母含混不清、颠三倒四的唠叨,

  就象当年父母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们咿呀学语的专注神情;

  细心地呵护每一颗纤敏、自尊、渴望关爱的心灵,

  就象艺术的歌者小心翼翼地雕琢少女塑像的眼睛……

  上苍预谋的这次车而不祸,

  让冰封已久的心融化成一池绿波。

  2003年4月5日

  E-mail:wanyouyinli1234@163.com

人生感悟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