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乡情卷

    引言:

  中国人都有渗透到骨子里的思乡情结,无论离家有多远有多近,离家的时间有多长有多短,甚至躺在自家的床上都有无法释怀的身世飘零之感,所谓“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身处异地,你会怀念成长的老宅;身处家中,你会怀念前世灵魂的居所。这无法排遣的乡愁啊,如烟,似雾,情也飘渺,梦也虚无。

  《故园》

  是谁的心灵在召唤

  拯救我

  从地狱又回到人间

  梦里

  混沌初开的世界

  一片秋叶

  随水飘泊

  美人鱼的情歌

  迷醉了敏感的触角

  虎狼的怒吼

  震沥出沽沽的胆汁

  蠕动的青虫

  爬上荆棘的尖顶

  沉默的羔羊

  咀嚼着苦涩的青草

  天边

  传来

  丝~丝~缕~缕的呼唤

  海边

  绽开

  泪花飞溅的笑脸

  踏破泠泠的冰河

  我回来了

  故园的核桃

  展开了 愁苦的眉眼

  1998年9月10日初稿

  2000年5月12日又改

  《老宅》

  土坯垒的三间房子,

  青砖勾边,

  墙壁洁白。

  一株驼背的枣树,羞花点点

  一棵粗硕的洋槐,绿荫如盖

  稚嫩的小脚轻叩着

  没有尘埃的土地,

  脚下一软,

  蛇!

  屁股撞着地面了,

  黑眼睛追随着游走的花蛇,

  看它,从容地走开。

  卧砖到顶的房子盖起来了,

  它鹤立鸡群一般。

  然而,老宅从此荒废了,

  家人搬到村外的葡萄园里。

  我灵魂的深处总萦绕着颓废的怀旧气息,

  每年暑假,总会选择一个雨天

  回到老宅,为自己招魂……

  费力地打开锈迹斑斑的铁锁,

  小心翼翼地穿越一人高的蒿草,

  踩着脚下枯枝与败叶的残骸,

  任晶莹的雨滴打湿我的衣衫,我的面颊

  一层层门窗打开了,

  潮湿的霉气拥住我,

  天空暗下来,破庙里

  一个青衫的书生吟哦着古旧的诗句,

  一个红衫的女子笑语盈盈飘来,

  一粒豆大的雨滴砸在我头顶,滑下

  顺着脖颈流到脊背,

  一个冷颤,醒来

  怀念老宅,

  我灵魂的居所,

  我梦想的舞场,

  怀念我的老宅。

  2002年3月19日

乡情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