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他是他

卫雪儿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曾经他是他

    序幕——

  你永远不知道,在未知的世界里,你变成了谁,谁又变成了你。

  但你或许明白,短暂的幸福背后,隐藏着无尽的痛苦,而你却偏要那幸福,承受那痛苦。

  也许是因为无悔,无悔爱过。即使流泪,也值得。

  我们相遇了,虽然没有在最美的时刻。

  第一话 咖啡店——

  大学毕业后,我和晓奇从学校回到家里,在高中同学开的咖啡店里帮忙。在我们这个小城市,咖啡店可以算是不大受欢迎的场所:有钱有势的人们常光顾星级酒店,他们不屑于来这里陶冶情操;工薪阶层的人们觉得这里是高消费,无法享受这悠闲的生活。所以常来这里的,只要那些带有小资情调的,略带忧伤的年轻人。

  我倒是觉得这里很好,生意少的时候,可以在靠窗的包厢里要上一杯卡布奇诺,拿出本子和铅笔,看着窗外流动的风景,写下些什么,这种感觉,真是惬意极了。

  晓奇是个安静的男生。一直不喜欢把他称作男人,觉得这个称呼对于他还很遥远,他是那种带着孩子气,又不失温柔的男生。也许就是这种感觉,才让我从高中就暗恋他,直至现在我们的相守。

  每到休假的时候,晓奇就陪着我满商场的逛,我是那种很追求名牌却吝啬钱的女子,常常是逛了一天手中空无一物,晓奇就微笑着对我说:“傻丫头,光饱眼福是不行的。”

  结果,回到家时,我们俩的手里拎的全是专卖店的袋子,里面,则是我看中的每一件商品,晓奇细心到,从我看物品的眼神,分辨哪个是我想要的。对此,我常常是惊讶连着感动。于是拥抱他,给了他一个香吻。

  我和晓奇的生活其实是衣食无忧的:他是一个自由策划人,专门为一些公司做企划,每个月都会有至少五位数的工资进入银行卡;我是一个自由撰稿人,常常是一些杂志的签约作者,每个月都会有一笔不菲的稿费。晓奇的钱全部都存起来,我们每个月的花销就是我的稿费。

  在咖啡店里工作,我们并不在意能赚多少,只是想换一种方式生活。因为我们的生活太过平静,在这里,总可以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

  所以,生活就像我们所期望的一样,在不经意时,给了我们一个重创。

  第二话 打架——

  那天晚上我和一位女编辑约好去谈稿子,晓奇就在咖啡店等我。22点,我打车回到店里,里面非常安静。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晓奇一个人在吧台坐着,低着头。

  “怎么了?”我小心地问他。

  沉默,周围的空气夹杂着酒精与血腥的味道,我的心,开始抽搐。

  “我遇到云翔了……”

  “他不是出国了吗,怎么会?”一丝不安萦绕在我的心头,晓奇背对着我,肩膀开始颤抖,我一个不经意,他转身抱住了我。

  他哭了。从我认识他到现在,他从未在我面前哭过,有时我都认为他是不是一个很冷血的人,虽然他那么细心。可是现在,他却在我面前哭的像个孩子,泪水带着他嘴角流出的血,一起滴到我的肩上,仿佛,浸入我的身体里。

  许久,他停止了哭泣,我拿了条湿毛巾,擦掉他脸上的泪水和嘴角上的血,又从急救箱里找出药帮他消毒。

  他的嘴角已经肿了,手上和胳膊上都是玻璃划的一道道口子,头发有些凌乱,衣服可能也在争执中撕破。

  真难想象,一向安静的晓奇居然也会同别人打架,而且伤成这样。我既生气又心疼地一边帮他上药一边埋怨着,他只是沉默,不说一句话。

  也许是太累了,上完药后他就要我同他回家。顾不得收拾已经凌乱不堪的咖啡店,我们匆忙地打车回了家。

  他没有脱衣服就倒在床上睡着了,我拿出被子给他盖好,替他脱掉袜子,关了灯。漆黑的夜,我靠在床边,看着他熟睡的脸上时而出现紧锁的眉头,嘴也像是在喃喃自语,却什么也听不到。或许,他在梦中也很苦恼吧。

  还没有机会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和谁打架,在哪遇到的云翔,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云翔为什么没有在国外而是回来了,他们之间说了什么,云翔那里出了什么状况,……太多太多的疑问,我真的想把晓奇叫起来回答我。

  可是看到他疲倦的面容,我已经心疼的要死,怎么会忍心因为我的疑问而打扰他。

  但,这种种的不解,却让我彻夜难眠。

  似乎尘封的记忆,在今夜,不可避免地被再次提起。不知道天亮以后,我们会面对什么样的事,我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第三话 回忆——

  我和晓奇是在高一时认识的,当时我们是前后桌。

  那时的我是一个很内向的女孩子,对于陌生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抵触。而那时的晓奇,却是一个很开朗的男生,同现在,简直判若两人。也许就是从认识他的那一刻起,我变成了另一个我。而晓奇遇到云翔后,就变成了另一个他。

  遇到云翔之前,我知道的是晓奇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父亲在他上小学时同他母亲离婚,从此,他再也没有见过父亲,除了每个月收到一笔富足的生活费。

  可是那天,当晓奇看到送云翔来上学的那个中年男子的时候,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冲出教室。当时我听到老师介绍:“新来的同学叫卫云翔,这是他父亲,卫崇天……”而晓奇,叫卫晓奇。

  之后,云翔成了我的新后桌,而晓奇,从那天的愤然离去,就再也没有来上学。我对云翔,真是讨厌至极,就因为他,晓奇才不来上学了。

  可是有一天,云翔写了张纸条给我:请你放学后在你家巷口等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莫名其妙的,我知道了整件事的原委,而当我问他为什么要和我说时,云翔说了一句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话:“从你的眼神里,我可以知道一切,你对晓奇来说,很重要。”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从他口里叫出的晓奇。

  只知道云翔和晓奇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云翔比晓奇大两岁,晓奇的母亲是他父亲的第二个妻子。云翔的母亲早在云翔出世后就去世了,于是父亲又娶了一个女人,在第二年生下晓奇,云翔就被送回乡下姥姥家。在晓奇上小学时,父母离婚,父亲将云翔接回来,自己抚养。其实他们的父亲也不知道晓奇会在这所高中念书,本来是不想让他们兄弟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结果却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云翔告诉我这些事,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我不要记恨他。他说:“我从未见过我弟弟,我很希望和他身边的朋友成为朋友,因为我想了解他,想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相同之处。我知道他不会接受我,我也无法接近他,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成为我们俩的朋友,我不会在这里呆太久,父亲说过一阵子就带我离开,让晓奇回来。在这段时间里,请你当我的朋友!”

  后来,云翔出了国,晓奇就在云翔离开学校那天,回到了学校,谁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第四话 卫氏家族——

  这是一个庞大的家族。

  他们有着从古至今留下来的封建思想:对于长辈必须无条件听从,不准反抗;对于自己的婚姻则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旦做出有违家训的事情,必须用家法惩戒……

  虽然已经家道中落,但是这种深入骨髓里的思想却没有腐化,正因为这样,许多卫氏儿女饱受没有自由之苦,无法追求自己的梦想,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长相厮守。

  卫崇天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自小就读着四书五经,虽说饱读诗书,长的风度翩翩,一表人才,但心里却抗拒不了那种骨子里的逆反,常常遭受家法,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卫家还有一个传统,就是男子不准纳妾,一生只能有妻子。如果妻子去世,并且没有男孩,可以续弦,否则就只能独自一人孤老终身。

  等卫崇天到了娶妻的年龄,家里就帮他物色了一个邻居家的姑娘。可是卫崇天重未见过这个女子,对于这种父母包办婚姻也厌恶之极,就想了一个办法躲开这门亲事。

  他去求母亲让他出国留学,等学业有成时在回来娶妻。母亲禁不住自己的独生子的苦苦哀求,就答应他四年之后再回来成亲,只不过那姑娘要先来卫家。

  无奈之下,卫崇天只好离开家出了国。四年时间转眼过去,可是他却在这四年里自己找了妻子。

  回家的期限到了,卫崇天不得不将实情告之妻子。愤怒之下,妻子告诉他已经怀了孩子,自己没有名分就算了,可是孩子怎么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种对于家族抗拒的心理,带给他如此大的困扰。

  没办法,卫崇天只能回家与那个姑娘成亲。其实成亲只是个形式罢了,这姑娘早在他离家之前,就已经和卫崇天圆了房,卫家很希望传承香火,可这姑娘却一直没有怀孕。

  卫崇天将自己在外边还有一个妻子事告诉了家里的这个妻子,并且还告诉外边的妻子已怀有身孕。

  情急之下,卫崇天只得叫家里的这个妻子假装怀孕,等到外面的妻子将孩子生下,就抱过来说是家里的妻子生的。他现在只希望,这样天大的事不要被家里知道。

  天公不做美。外面的妻子在生孩子的时候因为难产而去世了,所幸孩子保住,却是一对双胞胎。虽然是男孩,但卫崇天并不能将两个孩子都抱回去,只好抱走一个,另一个托付给自己的奶娘抚养。被抱走的,就是卫晓奇;送走的,就是卫云翔。

  卫崇天的母亲去世之后,卫家就只剩他自己,他便将这种封建思想全部剔除了。

  第五话 我与卫云翔——

  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晓奇还在睡着,我悄悄离开房间,来到厨房准备做早餐,这时手机响了,一条短信息:九点咖啡店门口,不见不散,卫云翔。

  看了看表,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匆忙地做好早餐,留了张便条给晓奇,就收拾一下出门了。

  门口的仿佛是晓奇,我到现在还是常常会把他们弄混。

  云翔掏出钥匙开了门,我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会有钥匙?”

  “哦,晓奇给我的。”他说的那么自然,仿佛他们一直呆在一起。

  我们坐到靠窗的包厢,他去后台煮了两杯咖啡过来。我又一次惊讶:他竟然知道我一直喝的是卡布奇诺,而他喝的竟然和晓奇是一样的黑咖啡。

  见我楞楞地看着,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支吾地说:“晓奇告诉我你爱喝这个,我在国外,也一直喝黑咖啡。”

  “找我出来干什么啊,是有事要对我说吗?”我已经一肚子的疑问,迫不及待地问他。

  “那个,……我,怎么和你说呢,晓奇他,昨晚喝多了,然后……同一个小子打起来了,我,没拦住。”云翔的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咖啡,不敢抬头。

  只是我觉得,事情远没有这样的简单,为什么晓奇昨天没有告诉出了什么事,只是告诉我他遇到云翔了,为什么,晓奇要哭。

  “你什么时候从国外回来了,你父亲还好吗?”

  “昨天回来的,我父亲……去世了。”

  只觉得这是个青天霹雳,一定是晓奇知道了他们父亲去世的消息,才会喝酒,打架,哭泣的。

  “那你今天找我只是要告诉我这些吗?”

  云翔沉默了一会,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又忍住了。

  这种不安的情绪,在晓奇身上也有过,我越来越觉得,他们相似的地方太多了,如果今天他不说自己是云翔,我真的会把他当作晓奇。

  “雪儿,你先回家照顾晓奇吧,我改天再找你们。”云翔像是很着急地起身,然后匆匆离开了咖啡店,直到从我的眼前消失。

  我只觉得,他的背影,曾经那么熟悉。

  第六话 我与卫晓奇——

  回到家时,晓奇已经在吃早饭了。见我从外面回来,一脸忧愁的样子,他立刻停止了吃饭,走到我面前。没有问我怎么了,开口就说:“你去见云翔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晓奇如此关心我去见云翔,以前的晓奇从来只关心我一个人。看来兄弟相见,一定多了许多心思。

  “云翔为什么要见你,他都和你说什么了?”晓奇满脸焦急,手抓的我胳膊好痛。

  我推开他,很生气地坐到沙发上:“你干吗那么关心他啊,你们关系不是不好吗,再说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你看,把我的胳膊都抓红了!”

  晓奇开始沉默,这种感觉刚才云翔身上也有。

  “对不起,我太着急了,你,没事吧,我给你揉揉。”晓奇慌乱地坐到我身边,伸手就要帮我揉。

  突然有种很陌生的感觉,眼前的是我朝夕相处的晓奇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云翔只是告诉我你昨天喝醉了同别人打起来了,还有就是,你们的父亲去世了。他让我好好照顾你,别的什么也没说。这你该放心了吧!”

  晓奇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开始放松,这样的晓奇,倒是和高中的他很相像。

  “雪儿。”

  “恩。”

  “你喜欢云翔吗?”

  晓奇这一问倒是叫我不知如何回答。刚才见面时,我似乎感受到了很亲切的感觉,很舒服。

  “怎么问这个,你知道的,我是最喜欢我们家晓奇了,怎么可能喜欢云翔呢,吃醋也不至于这样吧?”

  晓奇却没有笑,一副心事忡忡的样子,我开始有些担心了。

  我们就一直这样坐着,两个人各怀心事。晓奇再也没有说话,饭也没有吃完。

  晓奇再也没有去咖啡店,我也没有去,在家陪着晓奇,顺便写些编辑催的很紧的稿子。生活似乎没有怎么改变,可无形中多了几分压抑。我一直认为晓奇是因为知道了父亲去世才这个样子。

  直到晓奇失踪。

  第七话 晓奇失踪——

  一周后的一天早上,我起床后发现晓奇不在了。找遍所有房间都没有发现,也没有什么字条,衣服什么的也都好好地放着。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给咖啡店打电话,他们说好久都没有见到晓奇了。给他的朋友打电话,也全都说不知道。我急的快哭了,在家里坐着,希望晓奇在下一秒可以回来。

  可是,一直到晚上,晓奇都不见人影。

  已经在沙发上睡着的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谁?”

  “是我,云翔。”

  我赶紧打开门,云翔一脸焦急的表情。

  “晓奇是不是失踪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好像没有告诉你啊?”我又一次惊讶。

  “是晓奇告诉我的,他今天清晨给我打电话,说他要离开了,我问他去哪,他也不说,然后就把电话挂掉,我再打过去就关机了。”

  我一下子瘫坐到地上。为什么,晓奇为什么要走,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一声?

  云翔一把抱住痛苦的我,轻轻地拍着我的背,安慰着说:“别哭了,乖,我们一起想办法好吗?”

  就是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以前同晓奇在一起也是这样的感觉,为什么,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都存在?

  “事到如今,不应该再瞒你了。雪儿,其实从高中到现在,你身边的”晓奇“,其实就是我——卫云翔。而那个出国的”云翔“,实际上是卫晓奇。所以这几天呆在你身边的,是真的晓奇,你现在面对的我,是真的云翔。”

  晕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我一直爱的是被我当作晓奇的云翔,而真的晓奇却一直在国外。难怪,我觉得他们都像变了,有的熟悉,有的陌生。

  就是这个瞬间,心痛了一下,被真实刺了一下。不是惊天动地,却在极为平常的情况下,在我毫无防备之时,被真实蛰了一下。

  真实就是虚伪的漫长黑暗尽头的那一束亮光。光线不强,可在黑暗之中待久了,也觉得那刺眼。

  尾声——

  晓奇到底还是没有回来。我只从云翔那里知道,高中时是晓奇要求这样换,他留在父亲身边,并且出国;云翔则待在学校,陪在我身边。

  云翔问我时候记得当时他说的“从你的眼神里,我可以知道一切,你对晓奇来说,很重要”。我说记得。

  云翔说当时他知道我喜欢晓奇,但晓奇却不喜欢我,而他自己却是在第一次看见我时就喜欢上了我,所以他才会要求我做他的朋友。后来晓奇出国后,他成了另一个晓奇待在了我身边,而我却根本没有怀疑过,对于两个人截然不同的性格,也顺理成章地接受。云翔觉得,也许我最后会爱上他,而事实也证明了,我无法接受真的晓奇。

  他们的父亲留下了一笔财产,分给了两兄弟,晓奇将他自己的那份财产转到了我的名下,说算是对一直欺骗我的补偿。我没有拒绝,因为我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晓奇在最后一次联系我之后,彻底失去了消息。

  许多年以后,我渐渐淡忘了这件事,已经不在乎身边的是晓奇还是云翔。我的生活并未有多大的改变,我身边的这个人一如从前。

  似乎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身边的还是晓奇。云翔,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或者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人。只是看到身边的他,心里还是会出现一个影子,一个与他相像,却带着桀骜不逊的味道的另一个。

  “很多人不需要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

  曾经,我爱上那个不是他的他。

  (完)

曾经他是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