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永远有多远

淡淡de煙騲菋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下一个永远有多远

    简单身穿一套纯白的蕾丝睡衣,窝在沙发上,将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间。

  及肩的秀发服贴的披撒在肩头。

  在几个小时之前,她还是个深陷在爱情海洋里的小女人。

  音响里反复播放着那首《曾经最美》,听得让人心酸,让人心痛!

  简单起身为自己倒了杯开水,水温透过玻璃传到凉透的手心,她打了个寒颤。盯着镜子里的人,她觉得好陌生。“她”没有一点血色,眼里没有一点神,还有一些肿……

  今天是情人节,也是她的失恋节。

  早晨兴奋的去超市买了好多食料,她想为他做份晚餐。

  系上围裙,她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摘菜、洗菜、切菜……

  记得好小好小的时候,她为了给妈妈庆祝生日,想偷偷地为妈妈做午餐,可是,她切到了手,看着血滴答滴答地流出来,她吓得大叫。从此她再也没有进过厨房。

  想不到她会为了一个男人再次下厨。简单微微扬起嘴角。

  拿刀的手有点抖,她小心得连呼吸都变得紧张。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放在裤袋里的手机连唱带震动的告诉她——有电话了!

  “呀!”她吓了一跳,刀不留情面地向她的手指“咬”了下去,鲜红的血是那么刺眼。她顾不得伤,抽了点纸巾包裹在伤口上面。因为她知道,那是他的电话!

  “喂?!”

  “简单,怎么这么久才接啊?很忙吗?”电话那头焦急地问。

  “没有啊,刚才没有注意到!有什么事吗?咝……”手好痛,她倒抽着凉气。

  “哦,是这样子的,公司临时有事,我或许要晚点回来……”

  “我知道了,咝……记得回来就好。我挂了。拜!”

  “嗯,拜拜!”他觉得她有点不对劲,可是没有多想。

  放下电话,她奔向房间找医药箱。

  在书架的最顶端!好高哦!不过还够得着。她伸出右手,想将药箱拿下来,可是太重,药箱掉了下来,而且连带的掉下来一些……书?不是。

  不好了,将凌风的东西碰掉了!

  简单慌张地去拾地上的东西。那是一本泛黄的日记本,和一本有点旧的影集。

  看看该没有什么事吧?!

  出于好奇心,她翻开了它们。没有注意到血从纸巾里沁出来,染到了影集上。

  影集的主角好眼熟!但她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见过她。

  她和自己长得太像了。无论是从长象,发型,还是神态。若是不仔细看,根本分不出来,只不过是简单的的神情多了一些调皮,多了一些自信;而她则是非常地文静。她们都有着一头长长的象缎一样的秀发,中国的传统说法:清汤挂面。在认识凌风前,简单的头发最多是及肩碎发,“将头发留长好吗?我想看你长长的头发,……”

  还有她和凌风的合影,是那样的郎才女貌,那样的甜蜜。

  她想起了和凌风的相识。

  那是一个下着阴雨的傍晚,简单无聊地在网上溜哒。

  有人申请通过验证。她调出他的资料,魅影,男,深圳人,26,……

  通过,“下一个永远?!为什么是下一个不是这一个?!”

  “因为我不相信这一世会有我要的永远!”我回答。下一个永远是简单的QQ名。

  “为什么不相信?!”

  “因为世界上没有永恒不变的人和事。”

  “那你的资料是真实的吗?”

  “如假包换”

  “我觉得听你的口气好象你是历尽了沧桑的老妪。你是不是好几十岁了?”

  “呵呵,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

  “有视频吗?可以看看你吗?”

  “当然。”

  于是建立了视频。

  对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很有味道吧!深邃,尖锐……

  对方好象见到她很奇怪……有点象吃东西被噎到……还有一点点的慌乱,但很快隐去。

  不会吧?!简单对自己的长相很有自信的。

  “我让你很失望?!”她问。

  “不是,我很吃惊!”但是表现不是很明显。

  “哦,我以为我吓到你了!”

  “你……”对方顿住了。

  “但说无妨!”

  “你有姐妹吗?”

  “没有,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女。为什么这样问?”

  “你好象一个人!”

  “哈哈,你说错了,我本来就是一个人!”

  “呵呵,你真逗!”

  两人海阔天空地聊了起来。从生活到工作再到爱情……于是上网象简单每天的工作一般。没有看到他的时候是深深的期待。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碰见一个和她长得那么像的人,一样的眼睛,神情……在见到她的时候,我的心跳漏掉了半拍,我以为她就是如是,或许是如是的姐妹,可是她说她是独生子女,也许这是我太想念如是的缘故而看错了人,但是我的眼睛不可能欺骗我。如是走了之后,好久都没有过那样的感觉了。我以为我的心不会为除了如是以外的任何一个人跳了,直到见到她——下一个永远。”他的日记是这样写的。而且落笔日期是他们视频的那一天。

  她?!是谁?如是?该是个人的名字吧!而且应该是凌风生命中一个极有影响力的女人!但是她现在去了哪里?

  “好向往和她聊天的日子!喜欢看她的一颦一笑,而且我的心也会跟着起伏。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我竟然想留住她——在我身边,一生一世!可是她始终不是如是,我答应过如是,不会爱上她以外的任何一个人。可是一想到这一点我竟然不太愿意接受。”

  泪水模糊了双眼,原来他接近她是有目的的。她是那个什么如是的替代品。既然不能爱我,为何还要接近我?!既然不能爱我,何必还要对我好?!既然不能爱我……

  简单没有心情继续看下去,她怕知道的越多伤得越深,她宁愿他欺骗她。

  简简单单地包扎好伤口,她将带血的纸巾丢进垃圾桶,没有看到不小心留下的斑斑血迹,然后继续回到厨房,做完这顿饭,或许这是她为他做的第一顿,也是最后一顿饭,虽然她不能与他共餐。

  将周围布置好,再在餐桌上摆上几只蜡烛,简单深深地看了一眼她所熟悉的事物,然后带上门离开。

  雨是在一道闪电之后泼下来的,象是在为简单的遭遇表示同情。

  “下什么下嘛?!我才不要你的同情……”简单来到一家叫做“烦恼丝”的美发屋,烦恼死——既然烦恼,何必还要留?她要剪掉给她带来烦恼的根源!她要做回她自己,虽然不一定回得了。

  主人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她边一刀一刀剪着头发,一边说:“阳光掉进了古井里会知道黑暗的温柔,当你真的想他了才明白爱他是你心里的最痛!

  你最爱的,往往没有选择你;

  最爱你的,往往不是你的最爱的;

  而最长久的,偏偏不是你最爱也不是最爱你的,

  只是在最适合的时间出现的那个人。

  生活有時陰差陽錯,你錯過了一時,就似乎錯過了一生。

  ……明白吗?“

  简单懵懵懂懂地点点头。

  简单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在发屋里度过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家的。

  简单抬头看了看天,好象快黑了。不知道他回来没有。

  简单忽然想起一个人,那是她大学时的一个朋友,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一个很痴心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一个那么优秀的女孩子却爱上了一个痞子,那个男人为了另一个人而抛弃了她,也许是爱的太深,她为了那段割舍不下的,所谓的爱自杀了,简单骂过她傻,她告诉简单:但爱情降落时,你无力挣脱,你会为了你的他放弃一切,包括生命。现在不知道她在另一世界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一个心爱的人。想去看看她。

  简单换上一套白色的连衣长裙,纤细的她看起来更若不禁风。手机关上,随手丢在提包里,不知道他会不会找她。她仍旧抱着一线希望。

  她独自打的来到郊外的公墓,瓷照的她还是依旧清秀可人,笑得还是如此灿烂。简单将一束白菊花放在墓前。

  “思蔓,还记得我吗?我是简单,你现在还好吗?很羡慕你,现在我才发现有时候人活着还不如死了,至少死后不必为很多事去烦心,真不知道你的方法是否适合我。可是我有好多事情放不下,我会担心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把我养大不容易,他们也老了,需要人照顾;我放不下他,虽然欺骗了我,但是也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多大的伤害……我放不下很多很多。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简单痛苦地闭上眼,两行清泪顺着脸庞滑落,没入衣襟。“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要我遇见他,遇见他,是个错误。我,选择他!也许就是一错再错。我不想继续错下去!……”雨又开始下了,溅在身上,好凉好凉。

  好半晌……

  “我想开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嗯,我要学会放弃,但是,是不是真的有时侯放弃也是一种美呢?我会从他生命中消失,让时间冲淡一切。就这样了,我不打扰你了,天也快黑定了,我——走了,有时间我会来看你。”

  简单搭公车往回走,好久没有坐过公交车了,但是找不到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感觉。莫文蔚那首《电台情歌》在空气中飘散,车内静悄悄地。

  望着车窗外,雨肆无忌惮地下着,景物在雨水中扭曲变形,仿佛自己此刻的心情。她不敢想太多,因为她——晕车。

  “大家不要动,劫车,谁动我就杀了她!……”一把明晃晃的瑞士刀架在了简单的脖子上,薄薄的刀锋传来的冰冷并没有吸引到简单的注意。她想:人倒霉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凑到一块儿,要是真的就这么死掉,我好不甘心。生与死其实就在一线间。若是注定的,我也无所谓。

  车内的骚动让司机踩了一下刹车,刀子由于惯性往下陷了一点,简单的脖子上立刻有鲜红的液体流了下来,染红了洁白的裙子。

  “不准停,开到电台去,!不准停!!!听到没有?”

  尖叫声,咒骂声此起彼伏,“好好,我不停!你不要伤害到无辜啊!”

  “天啊!她流血了”一个中学生叫到。“救命!!”

  “不准叫!!”

  “要钱我们给,不要下杀手啊!我还有小孩子要照顾啊。”一个年轻的妈妈叫到。

  “是啊,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你没有亲人?!”

  “谁说我没有亲人?!”男人问。

  一对热恋中的男女靠在一起,女孩子躲在男孩背后,男孩温柔地说:放心,我不会要他伤害到你。

  有人想趁机会报警,“不准拨110!……”匪徒用力摄紧简单的脖子。

  简单呼吸变得困难,但是她感觉到匪徒的手在抖!她转过头去,看了看挟持她的匪徒,他满脸的胆怯、紧张,他——不像坏人!匪徒拖着她向车箱中间挪动。

  “你为什么要劫车?”简单平静地问。

  “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很没有用?”匪徒大声问。

  “有用没有用不是在这方面表现出来的。”

  “我是记者,你有什么难处我都可以写成报道,但是请你手下留情!”一个和简单差不多年纪的女孩站起来,开始了她的工作,摄像机也派上了用场。“卫星很快就会收到的。”

  “淑芬说我不是个男人,说我没有用。你去告诉她我不是没有用的,我只是……我真的爱她,难道爱一个人有错吗?呜,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跟着别的男人跑掉?难道以前的山盟海誓是建立在金钱和利益上的吗?”男人竟然哭了起来,趁此机会,有人打了110报了警。

  “我要见记者,我要上电视台,我要让全部的人都知道我爱她,我不能没有她!快点,我没有时间了。”男人吼到。力道又陡增几分。简单双手抓住他的手臂,她可不想现在就去天国报道,她还有未了的心愿。

  “你说,要是你是她,你会选我吗?”男人又吼到。

  “可是我不是她,即使我是她,我都不会选你,……”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可以呼吸到的空气越来越少。

  “是啊,要是我是她,我就不选你。你太笨了,笨到选择这种方式向她表达爱意,影响到的不仅是自己,还有那么多无辜的人……你有没有想过,之所以她会离开你单是为了钱吗?也许是你自己犯了错而不自知……”

  “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

  “我是不是她,但我是女人,我也爱过!知错就改吧,不要伤了一颗爱你的心!”

  “我劫车不是为别的,就为了想要见她一面,难道……难道我真的错了吗?只要她回到我身边,她要什么条件我都可以做到!”

  原以为只有女人才会痴心,想不到还有如此的男人。她好同情他,虽然他差一点儿要了她的小命。

  警车的警报声远远的传了过来。

  “谁报警的?!啊?!是谁?”男人惶恐了,手也越来越抖。“司机,开快点,还有多久到电台?谁知道?”

  车晃得厉害,简单的胃开始反酸,头好晕!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车内被抛出来的。她听到耳边传来阵阵尖叫,还有煞车的声音,好杂好杂。然后就是“砰”的一声,像个被丢弃的破布娃娃。

  在意识还没有完全没有之前,她好想见他,她好想爸爸妈妈,难道这就是一个人要死的时候的滋味吗?

  她想起了妈妈把她抱在怀里,哄她吃饭;

  她想起了爸爸为了逗她开心,趴在地板上让她像骑马一样地骑在身上;

  ……

  她想起了他带着她去看日出,夕阳将他俩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她想起了他在海边写下他们的名字,仍由海浪将它们抹去;

  她想起了他俩一起在游乐场一遍一遍地玩过山车;

  她还想起了他为她庆祝生日时,她将蛋糕抹在他的脸上

  ……

  可是,镜头却是那么快,让她还来不及回味就已经逝去。

  “对不起……”简单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医院的墙是那样白,医院的树是那样绿……

  在某住院部的三楼,经常可以看到一个高挑的男人,在早上刚刚天亮的时候去花市带回一束洁白的香水百合放在一个沉睡的女孩床边。医生说过了,该放弃了,可是他不相信,他唯一信的就是世界上还是有奇迹的。

  他在旁边坐下,很耐心地一下一下喂她喝药,喂她吃东西。然后握住她的手,静静地看着她。

  他讲着他们的从前……,从认识到现在。

  虽然结局不是很完美。

  “小莫,医生说了,简单没有救了,虽然她还活着,但是已经和死去没有什么差别了,你,就放弃她算了。你也不小了,还是找个姑娘结婚算了吧。认识你是我们家简单的福气,可是她无福消受。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简单妈妈含着泪说,虽然她很喜欢凌风,可是现在简单都这样子了,不能再拖累人家了。

  “伯母,即使有一线生机,我都不会放弃的,我知道,简单也不会!”他转过头深情地望了她一眼,“我不相信我和简单的缘分就这样结束,即使她醒不了,我也会照顾她一辈子。我不要她就这样带着误会离开我。”

  “好了,我要带简单去晒太阳了,”凌风将CD打开,重复播放那首《曾经最美》,(那天他到她家找她,她的音响里就是放的这首)然后抱起简单走向阳台,轻轻地把她放在太阳椅上。

  半个月来天天如此。

  故事还没有结束。

  “简单,我有很多问题需要你解释。你告诉我,那天你为什么不辞而别?为什么满屋子都是血迹?为什么你看了我的日记而不看完?为什么做了一桌子的菜却不等我回来吃?为什么你要剪掉头发,为什么……你知道吗?那天我打你电话你关机了,我好紧张!我怕你出事,可是还是出事了。我不想失去你,我经不起老天的第二次玩笑,我已经将我的全部身心都放在你的身上了,要是你走了,我想我也活不了多久……”凌风的眼盯着她,看着她日益憔悴的脸,还有她脖子上那条长长的口子,他的心揪到了一块。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在很久以前,我认识了一个叫如是的女孩,她文静,幽雅,她总是比我身边的任何一个都优秀,她将阳光带进了我的生活,我以前真的认为,我活着就是为了她。我们一起去海边拾贝壳,在沙滩上一遍又一遍的写下对方的名字,然后看着它们被水冲走,她告诉我说:大海可以将你的思念传给远方的你所思念的人,……我们一起将路边流浪的小动物抱回家,给它们洗澡,为它们吃东西,她说:多做点善事,积点阴德,为你的亲人祈祷……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但是她的善良并没有感动上苍,在一次她和全家开车外出时,一辆卡车违章掉头,她和她的家人全部遇难,酒后驾车的司机顿时酒醒,可是换不回一家人的生命,她在临死时对我说:”凌风,你要好好活着,我不希望在天的那一边看到你不快乐,还有,若是你相信缘分的话,或许你会再见到一个可以给你幸福的人,我也会在天边守护你,……‘她就这样走了,然后我的生活似乎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地狱。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我甚至怀疑是她和我开的玩笑,现在知道我为什么问你你有姐妹吗?我已经失去过一次了,我不想再失去你……我要用劲将你留下来。“

  “那天,我找遍了整个世界,我以为我把你弄丢了!直到听到你们遇到车匪的消息,看到你被劫持,我好恨我自己……”凌风自顾自地说着,没有看到简单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睫毛下,两行泪慢慢滑落……

  “我发誓,我莫凌风会照顾简单一辈子,……”

  还是那首《曾经最美》!

  简单睁开眼睛,阳光是如此明媚,她不适应地眨了眨眼。“我听到了……”

  “听到又有什么用,听到了简单也不会醒……等等,你听到了什么?”凌风不敢转过头,他害怕刚才听到的声音只不过是他的一时错觉。

  “我听到了……听到凌风说要照顾简单一辈子!……不许赖帐!”

  “不会!我要照顾简单一辈子。这是你的下一个永远吗?”

(完)

下一个永远有多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