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男士看了看她说:“我猜想这里一定有一段不寻常的故事,今天我们能够坐到一起,以这样的方式相遇,说明我们有缘,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文,是大连人。”边说边与冯云握了下手。

  “哦,你好!苏先生,我是冯云,是本地人,正好去你的家乡办点事情。”

  交谈的路打通了,四个小时的旅程就在他们一见如故漫无边际的交谈中,很快过去了,此时的俩个人似乎已经是熟悉很久的老朋友了。

  下了车,已是中午时分,苏文对冯云说:“我们去吃饭吧,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冯云沉吟着,在考虑去还是不去。苏文说:“走吧,别犹豫了,我还想听听那位跟我长得一样的老兄的故事呢。车上人多,我不便问,正好借吃饭的机会,你给我讲讲这个故事,我很感兴趣。”

  冯云笑了,说:“也好,相逢不如偶遇,也是我们有这个缘。”

  “这就对了,前面就有一家酒楼,菜做的很地道,环境也不错。”

  走了不一会儿,苏文在一家名叫《食味天》的小酒楼前停了下来对冯云说:“就这里。”

  俩人推门进来,找了个临窗的雅座坐了下来。苏文点了几盘小菜,要了两杯啤酒,他们便坐着一边饮一边聊。苏文笑着说:“该讲讲他的故事了吧。”

  冯云看了看他说:“说来话长,希望没烦着你。”

  “我有一下午的时间,够了吧,你就快说吧,我都等不及了。”

  冯云长长地吐了口气说道:“我很感叹人世间的缘渊,总有一些千丝万缕的线牵扯着,坦白地说,我真的很喜欢与你现在的感觉,仿佛是与我的老师在一起。

  回想起来,在我活过的近四十年里其实我一直都在盼望这样的时刻。岁月虽无情,但总能给寻找一个交待。“

  冯云的话让她辐射出一种情韵,足以令苏文充满了期待。

  苏文说:“你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对你我来说,在我们生命的链条上终于绾上了一个承上启下的结。”

  冯云绽开她醇厚而性感的嘴唇笑了笑,说:“能够与你相遇,我很开心。这是上天对我思情的眷顾。你让我想起了老师,想起了爸爸,想起了童年,你唤起了我所有的回忆,我这就把我的故事全部告诉给你,你也许会奇怪我为什么会提到爸爸这两个字,因为我生命的一切情感都是围绕这两个字展开的。”

  冯云对着苏文开始了她的讲述:我是一个遗腹女,还在妈妈肚子里五个月时,爸爸就撒手人寰了。我从妈妈的母腹里爬出来时,差一点让大流血的妈妈丧了命,好象是为了要赎罪,小时候的我特别地安静。乖巧,从来不哭也不笑,总爱一个人蹲在家门前,捡个小石子或者小木棍在地上画着,画着……而画得最多的就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还有爸爸妈妈牵着我的手在大大的太阳下面奔跑。

  有一句谚语说得好:“不要因为水很平静就认为水里没有鳄鱼。”虽然我的外表一直都是很安静,但我的内心从来都没有平静过。我是个早熟的女孩,我的内心常常暗潮汹涌,没有片刻的安宁。在我小小的心中仿佛藏着许多许多的忧愁。那时的我总愿一个人悄悄地躲在一边闷闷不乐地想着心事,渴望爸爸妈妈疼爱的细致情感时时刻刻在折磨着我小小的心灵。

  我不止一次地想象爸爸没有死去,妈妈没有痛苦,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亲亲热热。快快乐乐地生活。长久的孤独养成了我性格的孤僻,我看着同学们三五成群地跳皮筋。踢毽子,我是那么的羡慕,可我怎么也融入不了他们之中。

  每天睡觉前等忙碌完的妈妈来为我掖掖被子,抚摩一下我的头,是我一天中最为期待的事。每当我看到别的小朋友追着跑着喊“爸爸,爸爸”时,心里总会涌上心酸,我多么想也有个爸爸让我也追着跑着去喊啊!我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连这一丁点的机会都不给我。我从来不知道“爸爸”怎么来叫出口?“爸爸”在生活中究竟是什么样子?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妈妈是我唯一的爱,我多么地渴望妈妈能时常地把我搂在怀里,亲昵地抱抱我,可是为生活奔波。忙碌的妈妈很少有这样的闲暇抱我。从我记事起,我就默默地注视着妈妈,我感觉妈妈没有一天是快乐的,我经常看到她在日落后一个人看着远方在默默地吸着烟,她抽烟的姿势相当漂亮,用修长的中指和食指夹着,优雅地吐着那一圈一圈的烟……

  每逢这时,我总是定定地看着妈妈,可我无论如何也看不懂妈妈眼底的忧伤。以至于妈妈去世后,每当日落时,我总是会没有原由的点燃一支烟,用妈妈的姿势沐浴着夕阳的霞光静静的看着手中的烟燃尽……然后在心里对自己说:“妈妈,想您了,好想好想!”

  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对烟有了特殊的感觉吧。在后来的生活中我常常学着妈妈的样子点燃一支烟,仿佛随着那烟的袅袅升起,心中千丝万缕的东西就会飘散一样……我不知道这种情愫到底包含了些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有时看着手中的烟,甚至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包里经常放有一盒烟,其实我是不吸烟的,只是喜欢把它点燃,然后拿在手里,也不吸,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手中的烟一点一点化为灰烬……好象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这个过程,心里的那种感觉,哪怕是一种疼,都会疼得塌实,疼得纯真,疼得笃定。

  冯云的讲述让苏文的眼里溢满了泪光,面前的这个女人让他感到心疼。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烟,抽出一支叼在嘴上点燃,又抽出一支递到冯云的手里,说:“抽一支吧。”

  冯云接过烟把它拿在手里,此时她真切地感受到了一种疼痛。这种疼痛伴随了她许多许多年。她看着苏云酷酷的用中指和食指夹着烟,眼神落寞的看着她慢慢地吐着烟圈的样子,仿佛她的老师又倏忽地来到他的面前。

  她想起了在那个日落的江边与老师高远的第一次拥抱。

  那一天,高远来看她。他和她在江边走着。滔滔的江水向前奔涌,他们谁都不说话。许久了,高远停了下来,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了慢慢地吸着,那落寞的眼神就如眼前的苏文一样。

  他抽完了这支烟与冯云一起静静地看着夕阳一点一点放弃灿烂,放弃温度。

  水的绵长绵延到了他们的心里。高远转过身看着冯云,看了很久,然后又把目光转向江面,显得有些思绪重重,像有什么心事。

  这时,冯云开了口说,“老师,我妈妈住院了,病得很重,我真怕她……”冯云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高远又点上了一支烟,然后举起了左手,用他的食指为她抹掉了脸上的泪珠。然后把他自己指间的那一支烟举到唇边吸了一口,说:“别想那么多了,你妈妈一定会好起来的”

  冯云摇了摇头又继续地哭。高远指着自己的心对冯云说:“别哭了,好吗?你哭得我心酸,我这里很疼。”

  他的话像看不见的风,侵入到冯云的心肺。她擦去了泪水,眯起眼睛很特别地看着高远。高远的心激荡起来,他灭掉了香烟,一把拉过冯云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冯云伏在他的胸前喃喃地呼唤“爸爸”,高远的身体突然地颤抖,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松开了他的双臂。

  冯云看了看他说:“老师,你知道我为什么喊你爸爸吗?”

  高远伸出手抚摸了下她的头发怜爱地说:“是啊,为什么呢?”

  “因为你跟我爸爸长得很像,他在我没出世时就去了天堂,我只见过他的一张老照片,样子很像你,我时常在心里把你当成我的爸爸来想象。”

  高远的眼中掠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苦楚。冯云又接着说:“记得有一次下大雪,好象是我住校的第一年冬天吧,那次雪下得特别大,雪把大地变成了晶莹世界。本应是陡峭寒风,但一夜风转,时光仿佛进入了懒洋洋的开春时节。天气骤冷骤暖,我感冒了,鼻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透不过气来。同学们都起来去扫雪了,我浑身酸软,头疼欲裂,怎么也爬不起来,我跟同寝的同学刘晶说:刘晶,我好像感冒了,浑身酸溜溜的,你帮我跟高老师请个假吧。

  刘晶说好,我一个人蜷曲在被窝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这时候你推门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包药,我慌忙爬了起来说:老师,您怎么来了?

  你说:赶紧躺下,别起来再冻着了,病了呀,怎么样?严不严重啊?

  我说:老师,没什么,就是感冒了。

  你又说:我给你拿了点感冒药,你赶紧吃了吧。你边说边给我倒了杯水又把感冒药递到我的手中。我接过了药,把它吃了下去,我的眼里不知怎么就湿润起来。你让我躺下,摸摸我的额头,又给我盖了盖被子说:哦,还是有些烫,好好睡一觉,发发汗,我一会再来看看,不行的话,送你去医院。

  我很不好意思地说:不用了,老师,你一会还要去上课呢,我躺一会就好了。

  这时你说:乖,听话,好好躺着吧,我一会再来。然后你轻轻地把门关上,走了。

  我望着你的身影,忽然眼里就涌出了泪水,你的那句:乖,听话,久久地在我的耳边回荡,还有你抚摸我额头的手,让我觉得那么的温暖,我的内心有一种父爱的感觉缓缓地在心中升腾。

  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时,浑身是汗,而你就静静地坐在我的身边。

  你看我醒了就说:你醒了啊,看你睡的挺香的,不忍把你叫醒,怎么样,好点了吗,看你出了很多汗,感觉身上轻松了吗?

  我答应着:恩,老师,出了汗,好多了,真不好意思,让您操心了。

  你转身把一碗稀饭端到我的跟前说:傻丫头,说那些干什么,我给你在食堂打了点稀饭,你起来吃点吧。

  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我感到了一种被父亲疼爱的温暖在心中荡漾,这种感觉是我从不曾有过的,就从那个时刻起,我便把你当做了我真正的父亲。

  高远听冯云说到这里,眼睛里露出很复杂的神情,似有什么话要说,冲出口的却是:“乖,记得这么清楚啊。”

  “恩,是啊,那情景仿佛就在我的眼前,老师,我可以再叫你一声爸爸吗?”

  “喜欢叫就叫吧,只要你高兴。”

  “爸爸。”冯云喃喃着,然后扑入了他的怀中,高远身上的烟草味道沁入她的鼻孔,她轻咳了一下。高远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更紧地抱住了她。过了好一会,高远在冯云的耳边温柔地说:“乖,你很冷吧,我带你去吃辣味火锅好不好?”

  冯云点点头,于是高远牵住她的一只手,它们自自然然地勾在一起,一同滑进他暖暖的衣兜里,然后他们一同向街里走去。

  想到这儿,冯云的心里涌上了温暖。脸上布满了梦幻的神情。苏文歪着头问她:“想起他的好了吧。”

  “是的。”冯云把她与高远的这一段告诉了苏文。然后说:“我的老师就这样给了我人生父爱的体验,我是那么的依恋着他。我常常收到他长长的信,有一次,他在信中说已经是午夜了,我突然就想给你写信,我试图想告诉你点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到我这把年纪了,心还如此的少年。我总想在这座城市的江边买下一幢房子,你过来的时候,我们一起悠闲地听听江水的声音,看看远处的风景,过一个心静如水的日子……

  每每在信的结尾处,他总是不忘说一句乖,想念。

  每当看到这句,我都会笑着看半天,我仿佛看见他那瘦长的手指在纸页上深沉地滑动,指尖上缀绕着挥之不去的缱绻。

  说到这里,冯云的脸上有泪水无声地滑落到了她的嘴里。苏文看着她,一腔柔情将心中的碧波吹皱,一层层向深处荡去,打碎了他的眼眸,他顺手向眼角揩去,上面沾着零星的泪珠。他没有想到,他竟也会跟着落泪,这在于他,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萍水相逢的女人给予那么多的同情和怜爱,仅仅是因为他与她的老师长得相像吗?

  他在内心里承认自己确实被这个女人打动了,就在冯云掏出她老师的照片给他看的瞬间。二十年的光阴还没有折断她对一个人的思念,这是怎样的一个情重的女人啊。

  苏文从冯云的身上看到了一种由内向外散发出来的伤感的情韵,这种情韵很美,美得令他心痛。令他心碎!

  在这么些年浮光掠影的日子里,在众多的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间,他早已不相信世间还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情意。可是冯云却在瞬间让他相信了。

  他看着冯云,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心中不知为什么有很深的失落感。在众人眼里,他是个倍受尊敬风光无限年轻有为的大学讲师,可在他看来,这只是外表的光彩,是凭她妻子的父亲,一位在国内深有影响的老教授的面子得来的。至于他内心幸福与否,他倒是无从比较。可是,作为一个男人,谁不是把这种外在的风光看成自己人生的价值所在呢?

  很多时候,他都不喜欢他目前的人生,他希望他的人生能够像烈日下的俊马,跑过去,留下壮烈的硝烟。可是,他的人生总是那么平铺直叙,没有跌荡波澜。为此,他很不开心。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女儿,自己的家,突然有了一种烦燥的感觉。他在心里问着自己:他爱他们吗?如果不爱,那么这么多年的生活,他所有的中心和目的,不都是围绕着这个家的吗?可是,他真的是爱她们的吗?为什么此时此刻,她们在他的心中,像挂在墙上的画一样,那么的隔膜和陌生?反而这萍水相逢,初次相识的女人却感觉那么的亲近和熟悉?妻子和女儿才是他生命中最亲密最重要的两个人啊。可是,她们为什么又似乎离她们那么远?这么多年来他向她们陪付着青春。精力还有小心,到头来,所有的这一切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他的内心缺少了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那就是爱的感觉。为此,他有些羡慕甚至嫉妒高远,在他短暂的一生中能够拥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爱!

第2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