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这日,唐小志无意在何事不知房内看到一本《易筋经》,便随手翻了两页,恰被何事不知看到。

  何事不知见他喜欢,要将书送与他,唐小志连连摆手,道:“《易筋经》乃少林绝密武功,前辈得之定当不易,晚生怎能夺人所爱。”

  何事不知笑道:“此书虽佳,我老人家却未将它放在眼里,这本是多年前少林一花和尚有求于我而赠,本不是我之物,你又何称夺人所爱?”

  唐小志万分感激,自此日夜研习,武功果然突飞猛进。如此半年一晃而过。

  这日,何事不知将众人召在一起,笑道:“天不负我,易娃子虽有癔症十年,疾病侵入肺腑,却敌不过我老人家这双妙手~~~”

  众人喜道:“老前辈难道已研出治疗之道?”

  何事不知笑道:“正是如此,雪儿将我医盒拿来。”

  赵雪儿拿来医盒,何事不知让易水寒坐在居中,突然出手如风点住他要穴,道:“阿福,待我九十九针刺过,你便用内力堵住易娃子膻中穴,唐娃子托住太阳穴,雪儿备药。”

  众人齐应了一声。

  何事不知摊开医盒,只见金光闪闪,夺人耳目,内有金针一百零八根,银针三百零六根,丹药数十瓶,当真让人望而敬之。

  何事不知左手拈起十八根金针,右手却只拿一根银针,众人瞧得奇怪,突然眼前一花,十九根针竟全都刺入易水寒头顶穴道内。

  又拿十九根金银针刺入易水寒胸前穴道,如此五次,已刺九十五针,剩下四针却全是银针,且只浅浅扎在手背。

  眼看九十九针刺过,阿福出手如风,手掌稳稳贴住易水寒膻中***力源源涌进,唐小志托住其太阳穴,赵雪儿双手紧握一瓶丹药。

  忽见易水寒脸色由红变紫,继而苍白,后竟泛起丝丝紫烟,赵雪儿三人瞧得大惊失色,可这紧要关头怎能多话?

  何事不知凝真力于掌,慢慢拍向易水寒后背,只听‘啵’地一声,易水寒穴道上九十九根金银针齐地颤动一下,急急飞了出去,赵雪儿知时机已到,从瓶中到出粒药丸塞进易水寒口中。

  过了片刻,何事不知沉声道:“撤。”与阿福慢慢收回掌力,唐小志也松开双手,只见易水寒哇地吐出口紫红鲜血,脸色却霎时好转了。

  三人喜形于色,何事不知道:“他脑内淤血已清,咱们先出去一会儿,让他好好静养静养。”将易水寒扶到床上躺下,四人轻掩房门,踱了出去。

  夜凉如水,繁星似灯。

  唐小志黯然道:“不知此番师傅病情恢复,是否还记得我这个徒弟。”

  赵雪儿安慰道:“怎会不记得,你真多心了。”

  阿福亦道:“去的去,留的留,不该去的你撵也撵不走,不该留的你留也留不住。”

  何事不知却像想起了什么,忽道:“唐娃子,我老人家给你易个江湖名好不好?”

  唐小志怔道:“老前辈要为我易何名?”

  何事不知道:“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匆匆而往。男儿志在四方,自应去江湖闯荡一番,怎能‘小志’?你看‘风’字可否?”

  唐小志欣然道:“多谢老前辈赐名。”

  何事不知笑道:“好,今夜起你就易名唐风,明日以书生剑弟子的名号去闯荡江湖。”

  唐小志躬身道:“谨遵前辈吩咐。”心下想到明日就要离开此地,不禁有些黯然。

  侧目一瞧,见赵雪儿眼眶也红了起来。

  三人听何事不知聊了些武林旧事,各自回房睡了。

  次日,唐风醒来却不见了易水寒的身影,心里万分焦急,喊来众人寻找,只发现桌上留有一封书信,正是易水寒所留,唐风急急展开,轻声读道:“莫留恋,莫眷念,我本江湖一沙尘,如今自应乘风去。何老前辈在上,受易某三拜,一拜谢君收留吾,二拜谢君再造吾。三拜谢君授吾徒。易某于昔日之时已悉数记起,十年未踏江湖,心痒难耐,先行一步,了却十年旧尘世。何老前辈,雪儿,阿福,小志。珍重。易水寒拜上。”

  赵雪儿怕唐风伤心难耐,急忙道:“不管如何,易前辈总归是记得你的。”

  唐风只怔怔站在那里,喃喃道:“我本江湖一沙尘,如今自应乘风去~~~~~我非江湖一沙尘,如今也自乘风去。雪儿,你放心,我不会难过。”

  何事不知笑道:“好男儿,今日也是你踏入江湖之日,可惜你那师傅太心急了。天下筵席,终须一散。你三人快收拾衣物准备上路吧。”

  三人纵是铁打的心肠,骤然听到离别二字,也不头心头黯然 默然不语。

  何事不知笑道:“你们三个娃娃莫要伤痛,我老人家在山里待得久了,过几日也要出去透透气办件事情。”

  赵雪儿喜道:“那何不在一起~~~”

  何事不知急忙摆手笑道:“我老人家行踪不定,今日在山东,说不定明日已在长安,你们跟着反倒成了累赘。”

  三人也知确是如此,收拾了包裹,郑重辞别而去。

  船到湖心,忽听何事不知在后喊道:“行侠仗义,一身正气,切记,切记~~~”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