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诸葛智道:“易大侠的病难道不能治愈么?”

  赵雪儿道:“这一路我们已请了许多高明郎中,都是摇头摆手,等到了巨树山,问问事不知爷爷也许有法可治。” 诸葛智赞道:“何事不知何老前辈?姑娘能结识这样的人物,不愧是来自江湖大堡的千金。”

  唐小志忽然跳起来,笑道:“差点忘了正事,雪儿,快来。”当先奔出去。

  雪儿‘呀’了一声,也跳起来,笑着跟了出去,阿福急道:“小姐~~~”转过头来,向诸葛智抱拳道:“诸葛前辈,前台一轮比武想是已开始了,您和在下一同出去观看可否?”

  诸葛智也抱拳笑道:“是极是极。”当下两人也来到擂台前。

  片刻,六人便聚到一块。放眼望去,只见台上两人激斗不休。

  一人遍身白衣,手持一把铁扇,当真是玉树临风,另一人是个粗壮大汉,手持两把开山斧,舞起来呼呼作响,有开山崩石之势。

  白衣公子多是躲避,偶尔用铁扇在大汉身上打一下,大汉越发把双斧使得威猛有力,却越是沾不到白衣公子一点衣角。乍看去,似乎大汉已稳占上风,因大汉只要碰得白衣公子一下,便会致其重伤,而在高手眼里看来,白衣公子只是拿大汉热身而已,因这双斧使将起来虽是虎虎有威,但时间一长,气力就会不支,白衣公子又时不时用铁扇激怒大汉,使他双斧越是灌满真气,舞起来越凝重,身形走动越是呆滞,故而时间一长,白衣公子只须用轻功一项即可胜出。 故而台上观摩的几位武林宗师始终不去敲响停战锣。

  果然,又过片刻,大汉已气喘吁吁,白衣公子用脚轻轻一挑,大汉噗地坐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候星月与左右对望一眼,随即站起朗声道:“此局‘铁扇白衣’何九盈何公子胜出。”

  何九盈微微一笑,抱拳一遭,走到后台。

  唐小志看得津津有味,不禁道:“不知下一位如何?”

  话音刚落就见三人跳上擂台,虽生得模样不同却俱是獐头鼠目,让人一看之下即生厌恶之心。

  三人同时抱拳,左面一人笑道:“在下吴本份,人称‘妙手神偷’。”

  居中一人笑道:“在下吴厚道,人称‘巧心匠’。”

  右面一人笑道:“在下吴老实,人称‘催花魔’。”

  诸葛智听罢,脱口道:“吴氏三兄弟!”

  赵雪儿皱眉道:“这三人不但模样惹人厌,绰号也这般龌龊,若非是三个无恶不做的坏蛋?”

  “对,对,对,”易水寒摩拳擦掌道,“待我上去狠狠揍他们一顿,打得他们满地找牙方解心头之恨。”

  诸葛智急忙拦住,笑道:“易大侠切勿冲动,这吴氏三兄弟根本不是什么恶人,而是大大的好人。这老大吴本份劫富济贫,专偷昧良心做事的高官富贾;老二吴厚道,精通八卦易容术,江湖中许多有声望的大堡大庄都是他指挥所建;老三吴老实,善种花草树木,能使鲜花瞬间绽放,故称‘催花魔’。”

  易水寒满面惊讶之色,静了下来。

  赵雪儿吐吐舌头,笑道:“差点错怪了三位前辈。”

  再看台上,已有人过来用笔墨记下吴氏三兄弟的姓名及称誉。

  候星月三人与吴氏三兄弟显是相识甚熟,只略略商议一番,便站起朗声道:“吴氏兄弟与多少人比斗都是三人,但因场地有限,最多只能上来十位好汉与其比武,只须己方胜出,便可全部进入下一轮。”

  此等好事怎能不干?立马跳上十位手拿各式兵器的汉子,没抢到的还不住抱怨,可只过片刻,他们便不敢再张嘴了,只因这片刻之间吴氏三兄弟已将十人全部打倒!其实个中道理也很简单,真正的高手怎会趁机捡此便宜?

  候星月又站起宣布结果。

  台下,唐小志不住啧啧称赞,赵雪儿道:“这算什么,要算作我爹打二十几个也没问题~~~”

  唐小志截住她话语,故意激道:“雪儿,你为什么不上,是不是怯了?”

  赵雪儿嘟起小嘴道:“谁怯了?上就上。”

  凌空一拔,只见一道雪白的飞练轻飘飘落到台上,当真是仙女下凡一般。

  台下众人见了不禁轰然叫好。阿福全身注满真气,时刻准备保护自家小姐。

  诸葛智暗地赞道:“好漂亮的身法,果然虎父无犬女。”

  唐小志与易水寒诸葛不智三人使劲鼓掌,大声叫好。

  只见赵雪儿宛若男子般抱拳道:“在下赵雪儿,人称~~~~~人称‘天外飞仙’。”

  “好名字,”洪力鼎大声赞道:“姑娘身为女流竟有如此气概,俺对你很是佩服,佩服!”

  赵雪儿回头看去,见洪力鼎果真满面敬意,候星月上官熊笑吟吟地望着自己,当下也是盈盈一笑,施了个礼,转过头来。

  台下众人虽是哄笑,却不见得有人上来。一是因见了赵雪儿刚才的轻功心有顾虑;二因对方是女流之辈,纵然赢了也不光采。等了片刻,终于有一人笑嘻嘻地跳上台来,只见此人虽是年纪不大,衣着光鲜,却满脸龌龊之色,看上去比吴氏三兄弟的模样还让人讨厌几十倍。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