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有人说,一个人的武功若天下无敌,便什么也不用怕了。

  却不尽然,一个人的武功纵是再高,也高不出大自然的力量。地震爆发时的力量,火山喷发时的力量,海啸汹涌时的力量,任凭千万个武功盖世的高手来抵挡,也只是蝼蚁撼树,不可动摇。

  在这里,我要说的是大自然中的水。

  水是最善变的事物。

  静时,它若处子,平如明镜;动时却完全变了样,面貌狰狞,咆哮着从高处汹涌而下,淹没房舍,冲毁家园,多少人为此流离失所?多少人为此亲离子散?

  巨树山的水也是如此。

  此刻,它正稳稳当当地围绕在巨树山的四周,好似一滴水也不会溅起来,但不知何时它也会怒吼而起,横行山野? 忽听叮咚一声,水面泛起涟漪,大概是一截树枝掉进去了吧。

  路途遥远,唐小志等人赶到巨树山已是三日以后。

  美。这是他们心中蹦出的第一个字。

  放眼望去,只见一湖环山而生,湖上禽鸟漫游,山巅云烟萦绕,宛若人间仙境一般。

  “此处只应天上有~~~”赵雪儿不禁轻轻吟道。

  “一不小心掉下来。”唐小志道。

  众人听了不禁扑哧一笑,此句虽对得不规整,‘一不小心’四字却形容得恰到好处。

  易水寒问道:“何事不知住在哪里?”

  赵雪儿摇摇头,道:“我也未见过他老人家,只因家祖父曾将家父托于他老人家抚养多年~~~~”

  这时,只见一点黑影从对面急速而来,等到近了,才看清竟是一白发长须老者凌波踏水地朝这儿飞奔。

  两地相隔少说也有百丈,这老者竟能真气不竭,来去自如,轻功当数天下一流高手之列。

  众人瞧得痴了,均想:这老丈武功如此高明,必是此间的主人何事不知了。

  只见老者再奔两步,已距岸边不足五丈,忽地沉声一喊,凌空倒提身形,又转得三转,落到众人面前。

  赵雪儿上前施礼笑道:“何爷爷,您老人家可好,晚辈是赵家堡赵风雷的女儿赵雪儿。”

  却见那老者躬身道:“噢,原来是赵堡主的千金,小人有礼了。”

  众人瞧得不明所以,赵雪儿连忙道:“何爷爷,您~~您怎的对晚辈行礼?”

  老者道:“赵小姐误会了,小人只是本庄内一打杂的,唤作旺财,不是庄主他老人家。”

  众人不禁大吃一惊,心道:连下人都身负一流武功,那此间主人的武功岂不已臻化境?

  赵雪儿尴尬道:“旺~~老人家,您怎会知道~~~?”

  旺财笑道:“赵小姐是想问小人怎会知道各位驾临吧?此乃庄主他老人家神机妙算。”

  赵雪儿等人又大吃一惊,尤其易水寒更是大呼“不可思议”,探过头来,问道:“那他老人家有没有算出我要来?”

  旺财道:“旺财出门时庄主吩咐有位赵小姐携友易大侠、唐小志、阿福大侠驾临。阁下神采飞扬,再看年纪,若小人没猜错,恐是书生剑易大侠吧?”

  易水寒的嘴吃惊得能装下一个鸡蛋,赵雪儿与唐小志心里也自奇怪:书生剑的名号不在江湖响起十年之久,他怎么算得如此神奇?

  却听阿福冷冷道:“在下出门时也听堡主吩咐有位何事不知前辈独自一人栖于巨树山,此人武功虽高,年龄虽老,却如孩童一般,最好戏耍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唐小志三人听了很是惊愕,心道:难道这老者正是何事不知?

  果然,‘旺财’已忍不住猛拍大腿,哈哈大笑,道:“不错,老人家我正是何事不知老前辈。”却忽然住口不笑,哼道:“若不是你这小娃子泄露了秘密,我老人家还可再骗得一会儿高兴高兴,真是扫兴~~~”

  赵雪儿又盈盈拜倒,口中流莺:“赵雪儿拜见何老前辈~~~~”

  忽被一股大力托起,只听何事不知哈哈笑道:“你这女娃什么都好,就是太多礼了。小赵近年可好?”

  赵雪儿道:“托前辈福,家父无病无忧,还经常提起前辈,甚为挂念。”

  何事不知呵呵一笑,忽地跳到一棵巨树下,又自大笑道:“你们这群娃来了半天,我老人家却没想到让你们喝口茶,真是罪过罪过,阿弥陀佛!”竟真得双手合十叹了口气。

  唐小志不禁转头对易水寒笑道:“师傅,这老者的性格真像您。”

  却见易水寒也双手合十回礼道:“大师不必自责,我等过去喝便是。”

  众人一怔,放声大笑。

  笑声中,只见何事不知已窜入巨树山繁枝茂叶内,竟扛下来一艘小船,众人又怔住了,难道把船藏在这里是防贼么?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