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话说赵雪儿陡闻家中惨变,回房独自待一会儿,唐阿二人也不敢拂她的意,又放心不下,只得悄悄把窗开个缝,嘱咐小二不时去探一眼儿,这才回到一楼桌前。

  此时七人已站起将先前看热闹的众人轰了开去,见二人回来,赶忙迎上前去。

  阿福却摆手道:“伤心事莫再提,我且问各位前辈 ,那西门小人果曾与天山派门下勾结在一起?如何确定?”

  杨华道道:“帮主他老人家曾私下奔波于那四大钱庄与赵家堡之间,凡所见之人皆道那歹毒小人与一胖喇嘛一瘦头陀一善喜一善怒一善哀一善乐六人混在一起,且武功俱是非凡,想是那天山姥姥座下的所谓六金刚。”

  阿福道:“如此大概是不错了,却不知各位如何道不知这西门小人何在,岂非在天山?”

  杨华道道:“一人曾道此人虽被天山收到门下,却立刻被轰了出来。”

  阿福道:“此人是谁?”

  杨华道道:“便是武当无量道人寿迎西,乃他老人家亲眼所见。”

  阿福道:“如此一来倒也可信~~~~”

  唐风却怒道:“贵派门下出了这样的败类,各位前辈为何不去除掉那小人,却急于要诛那老少魔头?”

  杨华道叹了口气,道:“少侠所言极是,但如今魔头重现江湖,在下兄弟七人武功虽是微薄,却也应尽一份力量,况且惨案已生,无法挽回,不如先去制止另一段惨案的发生为好,是以先将本帮大耻放到一边~~~~”

  唐风道:“倒是我小气了,后生还有一事要请教前辈。”

  杨华道道:“但说无妨。”

  唐风道:“便是贵帮龙老前辈为何不出山降魔?”

  杨华道道:“少侠有所不知,帮主他老人家心性极高,自负家风甚好,却不想遭此一事,遍寻无果后大病一场,至今未愈~~~~”

  唐风听下不禁叫声“惭愧”,心下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阿福亦是抱拳道:“贵派上下义气冲天,岂是区区一个西门孤鸠能够撼得动的,龙老前辈切勿气坏了身子,大仇难报。”

  武西风五人抱拳回礼。

  此时只见店小二急匆匆奔来,神情甚是慌张,跑得近了,叫道:“出事了,出~~~~”

  武西风跳将过去抓住小二衣襟,道:“快说何事?”

  小二被他巨掌一抓,呼吸不畅,断断续续道:“赵~~~~赵姑娘~~~~死~~~~”

  众人听到这里大惊失色,匆忙冲进赵雪儿房内,目光扫去,窗户大开,却哪里见到半个人影?

  唐风呆了一呆,轻轻唤道:“雪儿,你在哪里?”

  屋内死寂,众人默然不语。

  店小二也跟了进来,向床上看了一眼,变了脸色,叫道:“明明在床上的,我亲眼看到她拿柄剑要抹脖子,却不见了~~~~莫非是~~~~”

  武西风暴喝一声:“放屁!”

  吓得小二将‘诈尸’二字生生咽了回去。

  阿福心灵身快,一念出来,已然追了出去,用的是江湖上最厉害的轻功“叶落渊”,却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回来了,显是赵雪儿已铁了心,出门后即飞奔而去,况且城镇上路径千百,无从追起,是以寻觅未果。

  唐风突然狂吼一声,趴在床下寻找,又发疯似的翻箱倒柜,口中不住叫道:“雪儿,你莫要唬我,快出来~~~~”

  俗话道:看似无情却有情。这少年平日里虽不甚表露情感,但若一旦爆发,却是如洪水般汹涌澎湃。

  且说龙门会五位堂主瞧之大是不忍,皆上前劝慰,却听阿福一声道:“众位过来!”只见他俯身拈起一粒夜明珠,又道:“此夜明珠乃小姐随身之物。”

  唐风闻声也静了下来,喃喃道:“夜明珠?雪儿爱若至宝,怎会随意丢弃?莫非是她要将这东西留与我作纪念,莫要再念起她?”

  五堂主听了心下不禁黯然。

  阿福却道:“想来不会,这是堡主他老人家在小姐生辰时所赠,或许也是他老人家唯一遗物~~~~小姐许是走时匆忙不慎掉落了罢。”说到此处,想到堡主待自己恩情似海,自己却连小姐也未看好,不禁悲从中来,泪溢双眼。

  七人中只有唐风一人犹自喃喃道:“雪儿,你为何要离去~~~~”六人听了也思之不解。

  众人此时都想赵雪儿是假装自尽骗开小二,独自离去了。却在情急之下未想到她为何不击昏小二再离去岂不更加方便?

  忽然白光一闪,从窗外急速射进一物,噗地一声竟有一半没入桌腿,众人吃了一惊,武西风跳将出去,大叫:“来人莫走!”却不见人影。

  再看那事物,粗细如丝线般,长约尺半,通体莹白,柔软无比。

  武西风用力拉出,忽道:“原来还粘着张纸!”

  展开来,递给钱无一,钱无一接过念道:“众位莫急,贫尼已将赵雪儿带至身边,细心待之,三年后再谴与相逢。布衣尼。”

  众人听了先是稍安,然后均寻思:这布衣尼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怎从未听说过?当真神秘得很。

  杨华道道:“先莫论此人是甚人,单看她这手暗器功夫,实当属江湖绝顶高手之列,赵小姐在此人身边,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众人点头。

  唐风缓缓走到阿福身边道:“张叔叔,能否把那珠儿给了我,留着作个念想也好。”

  阿福想了想,递了过去。

  唐风忙用手小心接过,掏出油布仔细包好,放至贴身内衣处,心道:雪儿,莫要说三年,纵然千世百世,我也要与你再相见。

  忽听武西风“嘿呦”一声,叫道:“这是个什么鸟暗器,这般坚韧。”

  众人瞧去,见他双手用力扯着那根丝线,满脸憋得通红,全身骨骼格格作响,竟还扯之不断!

  钱无一怕他伤着,忙道:“小心!”趁武西风心神一分,伸手夺了过来,仔细看了半晌,讶道:“这是尼姑善使的拂尘丝,但此根竟是用百觅难求的天蚕丝做成,只此一根便价值连城,却不知江湖上哪个穿布衣的尼姑能用得起?”

  杨华道也讶道:“这天蚕丝岂非只有天山才产?这布衣尼难道与天山派有什么瓜葛?”

  四人闻之一惊,却见阿福深虑片刻,道:“若真如此,她怎会书信与我们,还那这明显暴露的天蚕丝串着当暗器,许是她自恃武功高绝,独闯天山抢得来也非不可能。”

  众人觉之有理,不住点头,再思虑一番,想这尼姑并无恶意,对赵雪儿也无担忧。

  如此过得一日,龙门堂七堂主又接密报道老少魔头已至阿尔金山,便与唐阿二人当下别过,快马加鞭而去。

  唐阿二人却知这老少魔头最终要至天山派窥其实力,便暂舍下心中七情六欲,雇了快马,要抢先赶到天山布置一番。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