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次日清晨,二人起床洗漱完毕,去寻赵雪儿吃饭。却不见踪影,二人心里焦急,唤来小二,小二道:“赵姑娘一早就出门了,想是去逛早市罢。”二人这才放心,叫了早饭,留出一份,正要吃,忽见门口白衣一闪,赵雪儿笑吟吟地跳将进来,手里提了个坛子,酒香四溢,喜道:“看我带了什么回来?”

  唐风故道:“好香,是酒么?”

  赵雪儿讶道:“你怎得知道?我这坛子明明封了盖,贴了个‘醋’字。”

  阿福道:“区区一坛怎能挡住酒鬼的鼻子?我还能猜出这是陈年的上等竹叶青,只有你女氦家闻不出而已。”

  赵雪儿更惊异,道:“确是如此,我闻着只是呛人,哪有香味。”

  唐风道:“大清早你怎得买这等昂贵的事物来~~~~`”

  赵雪儿截口笑道:“哪里用买。是我捡到的。”

  阿福道:“路不拾遗。小姐,这东西我阿福可喝不下了。”

  唐风也道:“是极,是极,你还是快快送回为好。”

  赵雪儿急道:“非此捡,非此捡。方才我去早市,就见一群人围在一起,很是热闹我便探进身去,见里面一个矮胖的汉子手里拿个掷色子的小盒,叫道:‘父老乡亲,今日我胡某初到贵宝地,没什么礼物,只有两坛陈了十二年的竹叶青.只要有人能连续掷出三个六来,便白白奉送一坛。’我一听哪里忍得住?赶忙上前要掷,谁知那汉子用手一挡,笑道:‘姑娘,您看我这两坛老酒,拿到世面上起码得卖三十两银子,就让您这样白白拿走了,您也过意不去是否?’我一愣道:‘哪里白拿?我不是掷色子么?’汉子又笑道:‘要是您从早掷到晚,硬要掷出三个六,在下岂不冤死?’我道:‘你道如何?’汉子道:‘在下是想姑娘在掷之前交上三文大钱,掷上一次,也不算在下白送了。’我略一思考,心想一回三文,掷上几百次掷出来也不亏,就给他三文掷了一次,却不想,一掷之下,那三颗色子滴溜溜转了几转,停下来竟真的是三个六,不禁大喜,那汉子也够爽快,立刻递过一坛酒,我便提着回来了。”

  阿福凝神听完,忽道:“你未留意另一坛酒是否被人掷走?”

  赵雪儿笑道:“大喜之下,哪里顾得及,不过倒是隐约听见他们的哀叹声连连,想是未掷出来。”

  阿福与唐风对望一眼,忽地大笑起来。

  赵雪儿被笑地莫名其妙,诧异道:“你们~~~~莫笑了。”

  唐风已是脸红脖子粗,捂着肚子道:“雪儿,莫得意了,别人是看你衣着举止,断定必是位从小深藏闺中的大小姐,便拿你作了冤大头~~~~”

  赵雪儿奇道:“冤大头,何解?”

  唐风也不答话,忽将坛子抢过来翻了个底朝天,赵雪儿惊道:“莫倒,莫~~~~”却见只有少许酒水从坛里倒出,不禁大是奇怪,只喃喃道:“这~~~~这~~~~”

  阿福道:“小姐,这坛里本就只此一点好酒,中间做了夹层,下层装满了水,那人是要您带个头,再引得其于人争相去掷,却再也掷不出三个六来了。若是小人没猜错,那汉子已将三个作过手脚的色子送与您了吧。”

  赵雪儿听罢满脸通红,大是尴尬,顿了一顿,缓缓从袖内掏出那三个色子,放在桌上,又吐吐舌头,然后拼命埋头吃饭。

  唐风安慰道:“雪儿,你的这份心张叔叔与我心领了,莫要放在心上了。”

  阿福道:“正是。”

  赵雪儿这才抬起头来,笑容又展。

  饭后,阿福突然叹了口气,道:“咱们未能阻住二魔,此时江湖怕已大乱了。”

  “未见得,”赵雪儿手指门外,道,“瞧这几人如何说。”

  只见门外进来一群江湖人士打扮的人物,个个脚步稳健,太阳穴突起,像是江湖中的一流好手,却不见有一个喽罗跟着,几人找桌落座,点酒点菜,立刻狼吞虎咽。

  酒过三巡,其中一人果然开了口,声若洪钟:“奶奶个熊,日日赶路,又吃不饱,真要饿煞俺了。”

  阿福抬头看去,只见此人虎背熊腰,浓眉阔口,一副标准的山东大汉模样。

  一瘦小汉子尖声道:“大哥莫怪,咱们如此劳顿,还不是为了武林安危,费心一些也是应当。”

  一青面汉子道:“不错,那老少魔头不知为何突然改道西北,想是又要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而这次既有洪前辈孤松前辈等一代高手压阵,想往常咱们受尽了那二魔头的淫威,这次也要来个耗子捉猫出出气!”

  一红脸汉子道:“杨兄此话理是不差,词却错了,应唤作‘敲石现金,光胜萤火’。”

  众汉子听了,大声叫好。唐风与赵雪儿听到这里,也不禁拍手叫好。众汉子朝他三人转过头来,青面汉站起来唱了个诺,抱拳问道:“看三位神俊非常,又是一副侠肝义胆,定是出身不凡,在下斗胆请教一下英雄尊姓大名。”

  赵雪儿也站起抱拳道:“在下赵雪儿,别号天外飞仙。”

  唐风站起抱拳道:“在下唐风,别号~~~~”忽地想起金蛇魔童凌波儿来,便道:“别号凌波一剑!”

  阿福也站起抱拳道:“在下张福,无甚名气,亦无别号。”

  众汉子嘴里连忙道“久仰久仰”,心里却是云里舞里。

  阿福问道:“请教众位好汉大名。”

  山东汉抱拳道:“在下山东武西风,江湖好汉们抬举咱,送俺‘朝天虎’三字。”

  瘦小汉子抱拳道:“在下山西候文奎,人送‘义冲天’,惭愧,惭愧。”

  青面汉抱拳道:“在下青州杨华道,平日喜欢摆弄点火器,是以江湖人送‘小火神’。”

  红脸汉子抱拳道:“在下沧州盛传,只因识得几个字,又喜欢耍几下兵器,故称我作‘武秀才’,也是惭愧得很啊,惭愧得很。”

  还有个黑脸汉子东方白,白脸汉子包不拯,黄脸汉子钱无一三人。

  赵雪儿三人曾在巨树山听何事不知说过不少武林人士,此时听了七人姓名,不禁有些吃惊。

  赵雪儿道:“原来是江湖大帮龙门会七位堂主,当真是声出如惊雷,咱们三位有眼不识泰山,莫怪,莫怪。”

  唐风与阿福也露出敬佩神色,只是不语。

  他二人明白赵雪儿要自个从七人口中问出老少二魔的踪影,以抵今日那受骗之辱。

  唐风暗地道:“雪儿虽是个大家闺秀,内心却是要强的很,否则怎能有心来闯荡江湖?”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