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话说唐易二人自痴汉谷紧随天山派帮众一路跋山涉水,向着西北而来。

  天山派帮众只是三更赶路,白日休息,甚难跟踪,却因有阿福沿路不住留下布条、箭头之类标记,二人跟起倒也不疲累。

  如此两日一晃而过,天山已近在眼前。

  可到得第三日晚上,唐易二人等了半宿,也未见动静。

  唐风等得不耐烦,悄悄潜进阿福房内,却见他与另三个天山派弟子正睡得呼呼作响,便竟自走到桌旁,自一花瓶底下摸出张纸,又回到自己房间。

  易水寒接过展开来,只见上面又是同以往一样画满了图形,细细看来,画的是一只鹰站在山上,几只虫在山下蠕动,其余的如鬼画符般。

  唐风道:“这次我可知道了。”

  易水寒笑道:“毛头小子要出师了,你既知道便讲来听听。”

  唐风道:“山上站了一只鹰,山下躺着几只虫,便是说李香主已上天山复命,其于天山派小喽罗在山下待令。一个圆圈,与张叔叔的‘泉’字谐音,风水即是师傅与徒儿,意即张叔叔上山不便,让咱师徒二人小心上山。不过这心画得也太小了,我倒差点以为是别的什么事物呢。”

  易水寒呵呵笑道:“不错,不错,正是如此。那我们事不宜迟,即刻动身罢。”

  唐风踌躇道:“可是想这李香主既要独自动身也不会非得再挑三更时上山罢,咱们此去岂不为时已晚~~~~”

  易水寒又笑道:“你见过头上长三根毛的秃鹰么?这李香主方才动身不久。”

  唐风顿悟,暗道:“惭愧。”匆忙冲出门去。

  二人此番不须再有顾虑,随手抢过两匹骏马,绝尘而去。

  朗朗月明,道上马蹄印赫然在目,是以快马加鞭,追了几盏茶的功夫,便隐约听到前面也是马蹄达达,二人弃马施出轻功,发力追去。

  这本不是什么重要的任务,是以李可年驶得并不快,后面二人也跟得甚是轻松。

  过得二里地,天山山脉已赫然立在眼前。

  放眼望去,只见由东及西,俱是黑压压一片草木沙石,北风猎猎作响,山巅处是一层白,绵延千里,犹如条腾空巨龙般,甚是惹人注目。

  却见李可年也不下马,亦不上山,只从怀内掏出支半尺事物,取了火折点着,只听‘嗖’地一声,那东西尖啸着冲向天际,原来是支响箭。

  不一会儿,忽见一队人马从道旁草丛内闪出,为首的也作香主打扮,只是胸前刺只飞鱼,似是金线绣成,闪闪发光。

  李可年见了那人,拉马过去抱拳道:“赵兄请了。”

  来人亦抱拳道:“李兄请了,可完成了姥姥派下来的使命?”

  李可年笑道:“那是自然,这点小事何足挂齿,赵兄等得辛苦了,咱们回洞罢。”

  赵姓香主也是笑了笑,道声“恭喜”,摆手作请状,随即与李可年并驾返回草丛中。

  须知这天山派眼下以天山姥姥为最尊,下首有喜怒哀乐胖瘦美丑八大金刚与金木水火土五大护法,一人统辖帮众一千,全派共有一万三千余人,再加周边朝金纳银小帮会数十个,声势更盛,大旗一展,其实力与丐帮也不分上下,是以虽是作恶多端,武林中正义帮会也不敢贸然剿之。

  而如此之大帮派,在旁人眼里看来,门户却是松得很,可谓想进便进,殊不知其中也是大有洞径。

  初入会者,只挂个天山派名号,做些探听消息之类跑腿活;待过得一段日子,便如李可年手下那批黑衣帮众般随统领完成些轻松任务;再进一步,便如赵姓香主所率帮众般负责守山接头;最后才是真正的天山派弟子,共有一千余人,整日习武,待功夫到家,便出山做些杀人赚钱抢劫放火的勾当,从所得赃银中取出大半交于帮派银库巩固实力。

  再说唐易二人在外等了半个时辰,不见人出来,也进了草丛,但见里面竟是个黑乎乎的山洞,初始甚大,约摸走过百丈,洞径弯折,天山派门下马匹便停在拐弯处。

  二人迟疑间,忽听有人正要拐弯过来,其中一人打个嗝,道:“刘武,你说这李可年忽地怎么大方了?难道是出去一趟发了点横财,竟然要把这顿酒算在他名下?”

  另一人道:“管他发不发鸟财,咱哥俩还是好好守住这洞口才是。”

  说话间,脚步声已近在眼前,唐风与易水寒知他二人既是守看这秘密洞穴,武功必有过人之处,也不敢托大,对望一眼,齐地抢出去,内力贯指,‘嗖’地点过,刘武哼也未哼便被点倒,另一人只惊道个“你”字也自仆地倒了。

  二人这才拐过弯来见洞口变得只人余高,六尺宽,二人并行勉强可走,又走过几十丈,但见前面又是个弯处,却是有人有火,推杯换盏之声不绝入耳。

  唐风心道:“你们这群歹人在这里好酒吃着好火烤着,却让我们师徒俩在外面冻了半个多时辰。”

  易水寒拉他衣襟,示意他附耳过来,道:“莫要弄出动静,且听听他们谈论些什么。”

  唐风点点头。

  二人使个旱地拔葱,悄无声息地贴在了弯处上方洞壁,正是江湖中极难练的壁虎游墙功。

  目及所处,只见里面是个极大的石室,灯火通明,却不闻烟呛,似是有洞通风,室中摆着几十张石桌,摆着熟肉美酒,周围坐满了天山派门下众人,吆三喝六,正吃得畅快。

  唐风仔细寻了一圈,瞧见李香主与赵香主坐在最东的一张桌上,居中还有个华服男子,神情甚是倨傲。

  接连几杯酒下肚,李可年醉态萌生,嬉笑着将手放到华服男子肩上,道:“金老弟,你这次抽得出空下山来,是不是姥姥又有事吩咐咱们哥俩,尽管直说~~~~”

  华服男子内力一鼓,将李可年的手震下去,冷冷道:“一个时辰了,你二位的酒可是喝够了?”

  赵香主也是醉得够戗,大着舌头道:“酒是钓诗钩,哪里能喝够?越喝诗越有,不醉且不休~~~~想,想我赵千里被分在这个鸟山洞都二年十个月零三天了,什,什么命令不是完成地干净利落?可,可姥姥她老人家怎么就不升我的职位?”

  李可年也掺和道:“还有我,三年零六天才熬个三编香主~~~~”

  华服男子微有愠色,蓦的站起,从怀内取出卷东西,高声道:“天山姥姥手谕在此,谁敢放肆!”

  这一喝,终于将这满堂汉子的吃喝怨骂声镇了下去,众人怔了一怔,立刻哗啦啦跪在地上,齐声高呼:“天山童姥,令出如山,违者立死,莫敢不从!”

  华服男子扫视一周,这才缓缓展开手谕,朗声道:“洪荒上下,童姥为尊,入得本门,须守门规,若生叛逆,立时杀身!赵千里,本座知你个二编香主已做二年十月零三天,终日不离飞鱼洞,甚是辛苦,今升你做巡山坛主,所率东西南北洞帮众共五百人,务必兢业忠心~~~~”之后又是些教唆人的话语。

  赵千里听下酒意顿时全无,内心狂喜,因这巡山坛主地位仅次于八大金刚五大护法,正是自己心中梦寐而不得的职位,又想:怪不得这金剑南神情冷淡,原来是我抢了他一心也要爬上的位子。不禁有些愧疚,抬起头来,不及开口又见那华服男子金剑南卷起手谕递过,冷冷道:“赵坛主,恭喜了。”

  赵千里慌忙接过,这才站起,道:“同喜。”

  洞内众人齐地欢呼雀跃,大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意。

  李可年也是满脸堆笑,问金剑南道:“金老弟,可~~~~可有我的么?”

  金剑南冷冷道:“你才刚做上香主,又想升职,真是不嫌爬快了摔死。”一顿,忽道:“确还有一份,我也不知写了什么。”

  又从袖内取出卷手谕,众人一看慌忙再跪下。

  金剑南喃喃道:“这是姥姥先那份之前给我的,倒险些将它忘了。”

  展开来,又是先念了段“童姥为尊”的话语,接着道:“今有刘作古凌波儿师徒自中原出关,一路朝着本派而来,本座素闻他二人诡计多端,今番不邀而至必有阴谋,遂谴赵千里与李可年特去探听虚实,速速动身,不可耽搁,待立得此功,必有重赏。洪荒上下~~~~”

  读到后来,金剑南脸上神采飞扬,赵千里与李可年却是面如死灰,他二人深知这二魔嗜杀成性,此番必定去得回不得,哪里还能立功重赏之说?

  赵千里心道:“我道姥姥怎的赐给巡山坛主的美差,原来是要我去送死却找不出理由,如此一来,地位高了,责任也重了,势必由我去,可无缘无故姥姥怎么让我去送死?是了,定是听了金剑南这小人谗言,呔,这厮用心也忒地歹毒!”

  赵千里这番想法听来合情合理,其实却是冤枉金剑南了,他若真的有此歹心,此前神色也不会如此冷淡,只因那天山姥姥有邪功在身,自恃武功天下第一,谁要在她面前提及还有武功高于她之人必立遭横祸,是以此番众人只对她说刘凌二魔如何诡计多端,并不敢提及武功绝高,冷无霜便小觑了他二人,心想赵千里二年来守洞甚是辛苦,欲派他去探听一下来人虚实,待回命后再提拔为坛主,便把金剑南唤来给了他此手谕,却又想还是先行升了职位再去的好,免得没了干劲,又把金剑南唤回给了另一道手谕。

  这天山姥姥冷无霜本是一片好心,却被赵千里瞎想一番反成了害人之意,日后更是因他酿成了一场大祸。

  次日李可年与赵千里便率了几百帮众,向着东南去了。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