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众人走了片刻,进得一片繁盛丛林,只见此处俱是大树参天,叶密遮日,地上盘根错节,不时传来几声鸟叫,甚是凄厉。

  易水寒忽道:“是了,此处地形异常低洼,冷风不进,暖风不出,又处得一块好土地好天气,才成了这般景色,四周山峦若是有一点缺口,也不能像今日如此。”众人暗暗称是,又听他道:“这林子阴气森森,恐有埋伏之类勾当,众位英雄切莫松懈了戒备。”忙又加了几许真力。

  忽然,一点黑影直直蹿来,众人一惊,手中暗器纷纷脱手而出,只听噗噗几声,那黑影顿时跌在地上,却是一只野兔,众人不禁哑然失笑。

  空澄方丈身边从不带暗器,虽无杀生,却也合十长诵道:“生命归根,六道轮回,善哉善哉!”

  诸葛不智上前抓起野兔长耳,笑道:“待会谁若肚子饿了,就将它烤来吃了``````”忽觉触手处有异样,低头看去,只见又是张纸条,展开来交给兄长诸葛智,诸葛智读道:“阎罗谷内阎罗林,阎罗林里阎罗生,阎罗颁下阎罗令,阎罗令下无人生!”

  风雷豹上官熊听罢吼道:“故弄玄虚!”伸掌将一棵腰粗大树震得树叶纷落,又要再打时,却被一人拉住,正是师弟扬州八卦掌掌门人公孙胜,公孙胜道一声“师兄且慢”,又转向众人朗声道:“众位英雄可曾看出这林子之树看去虽杂乱无章,实际上却是暗含了周易之理?如我身后此树,恰是长在乾位,诸葛兄弟身后那棵生在坤位,如此下去,这林子之树竟是形成了一种高深的阵法,此阵虽有些许与八卦阵相象,但据在下一番察看,此阵竟是由武当派的北斗七星阵演化而来``````”

  武当派无松道长听下微微一惊,放眼望了一圈,果然如此,道:“公孙英雄是否认为此阵乃是由本派一位高人所摆?”

  公孙胜道:“在下本不想言及此事,又恐凭在下微末技能根本走不出这林子,是才请无松道长指点。”

  无松道长道:“若当真源自北斗七星阵,老道倒有几分把握走出去,只是这摆阵之人是何人却让老道糊涂了。”

  洪力鼎道:“道长,你将会摆此阵之人讲一番岂不结了。”

  无松道长沉吟一番,道:“此阵乃本派镇山之宝,辈份极高才能学之,眼下能摆此阵且不在山上的便只有我与三师弟无琴六师弟无岩七师弟无伤,可他三人心地向善,做不出为虎作伥之事``````”

  此时一人跃将出来,乃龙门会堂主武西风,只听他嚷道:“道长还漏说了一位``````”

  无松道长奇道:“漏说何人?”武西风道:“便是无量道人。”无松道长急道:“师叔?不,师叔云游四海,侠甘义胆,决计做不出此等之事,纵然他老人家年轻时曾做下一些错事,但悔过之后,自降辈份,已然邪归正途``````”.. 武西风笑道:“俺说着玩的,你瞧你这头汗``````咦,那儿怎么堆了个坟墓?”

  众人转头瞧去,果见一大树下堆了个小土丘,高不过半尺,再瞧一眼,竟见众人周遭俱是如此的小土丘,且渐渐移动起来。“土遁功!”众人心中一惊,真气暴涨,兵刃在手。

  却见这些土堆移至三丈前俱停顿下来,忽然破空之声大作,竟有无数暗器从四面八方呼啸而至,众人持兵挥挡,土丘却又急速移来,移至跟前,蓦地现出大刀,直砍众人腿脚,如此竟形成上下夹攻之势,但他们端的是武林好手,上身挥挡暗器,下身腾挪跃移,仍是游刃有余。

  忽见土丘渐渐靠拢,竟摆成一个阵法,再急速卷来,且那暗器所带之风微有腥臭气息,显是淬上了剧毒,如此一来,众位豪杰虽仍是能避能攻,但较之前不得不多用上几分真力,无松道长精通阵法,恐如此下去纵然杀得过去也是精疲力尽,无法再行,心念一转,朗声道:“破土用水,破木用火,先占太阴后占太阳,坎位离位,再借风雷,巽震出位!”

  众人听了便如此占位,果然脱出包围,立马扬出手中暗器,射向土丘下之人,只见暗器没土,噗噗几声,土丘随即不动,而隐于树上之人俱是身穿绿衣,甚难发现。

  唐风道:“不信射他不出。”捡了数十粒石块,四处激射,果见一绿衣人现身欲逃,公孙胜见状忙道:“此人占的是艮位,快射离位!”众人一番暴射,树上跌下十几个绿衣汉子,周围再无声迹。

  空澄方丈适才出手虽是万不得已,眼下却也心内沉重,道:“道长带众位出林罢。”

  无松道长点头道:“便是。”

  唐风心知空澄方丈之意,安慰道:“方丈大师您杀的都是些坏人,坏人不是人,您也不必自责。”

  空澄方丈微微一笑,心下甚是赞叹。

  众人欲行,忽听“噼啪”之声爆响,见浓烟滚滚,呛人眼鼻,环顾四周,这林子竟是着了火。众人正不知所措,忽走出一青面汉,乃龙门会青州分堂堂主“小火神”杨华道,杨华道道:“这火乃是由霹雳弹引燃,火势甚猛,切勿盲目乱闯,咱们只需将这周围之树推倒,点燃地上荒草,以火攻火,便可出去。”

  众人看去,这周围除却几棵腰粗之树外,俱是参天巨树,少说也得二人环抱,如何推倒?

  杨华道知众人之意,借过娥眉清荷师太手中娥眉刺,在树背后扎个臂粗般洞,从怀中掏出几枚黑火雷放入点燃,随即躲开,只听轰然一声,这参天大树竟被拦腰炸断!杨华道又如是一番,再将地上荒草烧了,周遭烈火虽是熊熊大作,却丝毫近不得身,众人只须屏住呼吸避过浓烟便可。

  过了约摸半个时辰,火势才熄,杨华道道:“草木炽热,各位英雄施轻功过去为好。”

  众人便使出各家轻功身法,掠过已然化为乌有的丛林,只见前面是个湖泊,湖水清澈透明,有如无物。

  众人见状大喜,只因火灾过后,脸上身上已然被烟熏火燎地污黑肮脏,此时纷纷上前洗净,只因碍着清荷师太是女子,众汉子才未脱衣洗净。

  一番梳洗过后,众人这才发现这湖岸竟无船可渡,便连个能浮水的木头也在方才烧成木炭了,而且偏偏这湖长约几百丈,要想绕过得好生费些力气。

  此时众人中又走出二人,左面的是个俊秀书生,右面的是个丑汉,却是之前在巨树山见过的神龙帮门下,他二人自得了《生死录》,内功大进,为门派报过仇,便随着众豪杰上了天山。

  俊秀书生道:“我兄弟二人识得些水性,众英雄只管踏水而行,我兄弟二人在水下护航。”

  其实众人心中担心的并不是无船可渡,而是担心自己不识水性,若施轻功那天山派水护法与门下在水中突施暗袭,令人防不胜防,此时有这兄弟二人潜在水下,即便敌不过,也可施出讯号,众英雄上前助其一臂之力。

  众人商榷一番,俊秀书生当先一头扎进水中,如鱼得水,滴水不溅。众人叫声好,施起绝妙轻功,以力借力,在湖上踏水而行。身后胖影一坠,那丑汉也跃入湖里。

  行至湖心,水质忽地变了颜色,由青泛蓝,最后竟成了黑色,此点众人早已料到,心里只暗暗担心神龙帮兄弟二人的安危。

  前方猛然冒起一串水泡,漾出一滩鲜血,众人吃了一惊,却见慢慢浮起的尸体乃是一黑衣女子,并非俊秀书生。

  如此前后共浮起六具尸体,忽然一支鱼骨箭飞出水面,一人冲天而起,身上染血,正是俊秀书生,后面丑汉也自跃出,亦是负了伤。

  众英雄见状,分出四人携住兄弟二人继续行进,另外十余人分别以手中兵刃暗器或砍或刺或射,顿时湖面水花翻天,溅湿衣襟。

  如此过得一刻,终于到得湖岸,总算此湖虽甚长,宽只百余丈不然多出一丈,便要多费一分力气。

第二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