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月亮没关系

千門公子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方鸿

    月华如水,冷冷地铺泻下来,秋风萧瑟,吹得“磨牙客栈”门前的一对破纸灯笼不住摇晃,火苗儿闪闪欲熄。

  夜已深,可是在客栈的某个院落,尤有人怅立中庭,负手仰望天际这轮明月,终于深深深深地叹了口气——“唉……寒月多少伤情事,我苏小曼怎么就落到了这步田地……啊啾~”他响亮的喷嚏惹来了隔壁房间里客人的粗卤喝骂:“三更半夜的还不挺尸,在这里放的什么屁啊!”同时从窗子里飞出了一张椅子,一只痰盂和一把茶壶。

  方鸿摇了摇头,身影也不见怎么移动,就已稳稳地接住了这几样东西,一样叠一样地放好:“啧啧,这家客栈已经破得可以了,再砸岂不是更加要赔光了?”转身回房,他实在是没心情吵架了。

  方鸿,江湖人称“千门公子”,风流自赏,俊秀倜傥。自从他一年前出道,灭“平江一窝蜂”,杀“七邪魔君”,擒“刑天大盗”,着实做了几件行侠仗义的事,他又在与江湖同道宴饮交游时,做了几篇风雅蕴籍的诗文,使得这“千门公子”的名头,一发响亮了起来。再加上他为人豪爽,对女子又温柔体贴,一时引得好评如潮,也使他名列“江湖人最想结交的朋友”和“江湖女子最想嫁的男人”双排行榜的前三名。

  这样的男人,应该是属于十丈软红的花花世界,怎么会跑来这穷乡僻壤的小客栈呢?当然是他有了麻烦,没错,漂亮女人的麻烦通常来自男人,而漂亮男人的麻烦嘛……当然也跟女人有关。苏小曼现在不知道有多后悔自己长得俊俏,可是又忍不住对着桌上的破铜镜端详了下自己的脸:“哎……红颜薄命,可惜我这好男儿也难逃情网啊……”真是有点臭屁得很,不过他的麻烦当然是不小。

  ——因为他逃婚了。

  而且他的这门姻亲还很麻烦。

  非常麻烦。

  江湖中只要是有眼睛耳朵的就都知道蜀中唐门,而苏小曼本来结的就是这门亲事——唐家的大少爷,唐月亮。

  据说这位唐大少爷天生丽质,文武双全,就是身子单薄了点,脾气大了些,家里给说的亲事全给他回绝了,说要自己挑个乘龙快婿。他的父亲早逝,还是祖父母当的家,对他自然大为宠溺,因此在这事上也由他自己说了算,偏他又是个眼睛生在额头的主儿,横挑竖拣的就过了花信年华,现下已经廿八。不过谁也没办法,即使是他想搞同性恋也没办法。

  那时候廿八岁的男子,生的孩子也应该订下娃娃亲了,唐大少爷自个儿急不急是不知道,不过被唐门邀去家中“作客”的年轻才俊倒是成拨儿的往里请。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就喜欢。

  以“千门公子”方鸿的名头,当然也与有荣焉,有幸往唐门一游。当然,如果他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他宁愿打折了自己的腿也不会走进唐家堡的。

  唐门的中心人物都居于唐家堡。唐家堡本就位于蜀中首屈一指的繁华地,再经过多年的扩张与修建,俨然已是个小型的城中城。方鸿递上了拜贴,受的是一流的招待,他当然没有想到自己是“佳婿候选人”,在唐家堡倒也住得舒心自在。

  后来就出事了。

  其实方鸿也没做错什么,只是表现太优秀了点,先是在与同道的切磋时,以一手“砌玉掌法”胜了“鸣凤镖局”少主孟雷的“虎风拳”,以“柳絮剑法”破了崆峒派少掌门周庭君的“搜魂刀”,又以一篇雅贺的“唐门宝篆录”使得几个才子的诗文全落了下风,难得他谈吐处事又是温雅谦和,很是讨唐门大当家的喜欢,当即派出大总管唐拾遗,向方公子提出婚事的意向。

  唐门对蜀地的粮食、油盐、糖茶、水陆运等各行业都插了一手,可谓富甲一方,在发展本门势力的同时,也广为结纳各路豪杰之士,若是结了这门亲事,对他来说大为有利,白痴才会拒绝。

  他当然没有拒绝。

  而是直接跑路了……

  他有他的苦衷,也有很好的理由,实在是不能、不想、不愿、娶唐月亮。只是这理由不能为外人道也。他本想脚底抹油,跑得要多远有多远,只不过他还没出蜀地,就听闻唐门对他下了“江湖通捕令”,悬赏纹银一万两,势必要活捉了这个临阵脱逃的“新姑爷”,找回面子来。这一路,新交故知无不掩门。方鸿也知道,即使朋友们不为了那一万两银子的赏格卖了自己,以唐门在江湖上的势力,自己也断不能给朋友带来麻烦。所以,走投无路的他决定——上断梁山。

  因此,他来到了磨牙客栈,如今的这个鬼地方。

  不知道是从哪一年传下的规矩:江湖中人若是惹了麻烦结了仇,只要有本事去位于西北边陲的“断梁山”上的“莲蓬庙”里抽取一支特制的签,若是抽到了红色的“往事不究签”,回来凭着这签,你的仇家就再也不能追究以前的事了。不过,听起来这好象很容易,其实办成这事的没几人,这签也比皇恩浩荡的免死金牌更难得。

  首先你得躲过仇家的一路追杀跑到西北,然后找到这座出名难走,有着各种可怖传说(还闹鬼)的断梁山,如果你还有命跑到山顶的庙里,那个怪癖的庙祝也不一定肯给你抽签——即使你再凶神恶煞、美丽动人、苦苦哀求、软硬兼施……都不成,不给就是不给。给不给全得看庙祝的高兴,你也别想动手,就算你能放平护庙的高手,庙里还有无数道机关消息,来硬的包你沾不到半点签筒的边儿。何况就算抽了签,也不一定是红色的“往事不究签”,而是黑色的“你很倒霉签”或者黄色的“继续努力签”。

  简直就是噩梦啊噩梦。

  不过,江湖是非多,即使这条路难走,但总还是比引颈待毙要好,所以断梁山下的这家“磨牙客栈”总是热热闹闹的,住满了走投无路的江湖客。有些住了一宿,一咬牙一跺脚就上了山,从此也不见回来;有些犹犹豫豫的待上十天半月也下不了决心,反倒是等来了仇家,由此住上了客栈里免费提供的全木小套间,当然位置偏了点——在乱坟岗上。

  翌日,方鸿起了个大早,收拾停当准备上山。可是一只脚刚刚踏出门,风声疾动,一道明晃晃的剑锋已刺向他的眉心。同时往他身上招呼的,还有一柄宣化斧,两把缅刀,十几枚不同的暗器,计算好了角度,封死了方鸿各种可能的退路,简直把方公子当成了人肉靶子。

  在攻击近身,招式即将用老之际,方鸿的身子平平飘了起来,象是有根看不见的绳子将他扯线木偶般提起,白衣一闪而过,已到了袭击者的身后,同时一声清响,他的“兰舟剑”已出鞘。那个使剑的首先回身递招,方鸿身形一旋,唰的一剑刺向他手臂,饶是那人应变得快,及时变招缩手,也已将他的衣袖刺穿,剑气侵入,令那剑客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方鸿手腕一侧,兰舟剑横削过去,虽然只是一招,但剑势其快无比,将随后攻来的缅刀之势化解,使一个铁板桥避过了虎虎生风的宣化斧,剑尖又挑落了几枚暗器。

第一章 方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