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小米

    可是这破荒山,居然连根草都没有!

  不对,草是还有几根的,呲牙咧嘴地扎根在黄土里,陈其武拔了根想剔剔牙,才放进嘴里就忙不迭地吐了出来:“呸呸呸!干,一股狗屎味!”还顺便将他的嘴唇毒肿了1个时辰,变成了“猪子剑”。

  山上这儿那儿,全是焦黄的石头,干巴巴的,蚯蚓屎般堆叠在那儿,形成一座座的土包,看上去就像一块又一块的墓碑。

  山路逶迤蜿蜒而上,无穷无尽,像是一个恶梦。

  一个被遗弃的世界。

  或许,也只有被遗弃的人才会来这里。

  山上没有野兽,只有偶尔爬过他们脚边的蛇虫,发出令人牙酸的嘶嘶声,令人不寒而栗。

  方鸿忽然一皱眉,一下子就拔起身形,燕子般轻巧的几下起落,已冲下一个土丘,随即传来“呀——”的一声尖叫。

  另几人互望一眼,也冲了过去,只见方鸿站在土丘下,他闭着嘴,那叫声显然不是他叫出来的——他脚边还蹲着个人哪。

  粗蓝布衣裳,花布头巾,原来是个大脚村姑。她生得倒也不丑,就是嗓门好大:“哇呀~~救命啊~~鬼啊~~强盗啊~~”那村姑只直起了嗓子一通乱喊乱叫,叫得大家直想拿块土坷拉塞住她的嘴。“姑娘,你别叫了好不好,我又不是坏人……”方鸿叹道。

  “你不是坏人?那你冲过来干嘛?”村姑站起身,粗声大气地问。

  “我是听到了异常的响动才……对了,你为什么跑到这山上来?”

  村姑哼了一声,双手插腰:“我为什么不可以来这山上?我哥哥在山上,我来给他送些好饭食,不可以啊?!”

  “你哥哥,在山上?”

  “是啊,我哥哥他在山上的莲蓬庙里打杂,庙里事多啊,他忙得都不大回家来,我嫂子今儿做了新麦饼,我又煮了几个鸡蛋,给他送去。”

  “那你认识到山上的路了?”史令眼睛忽然一亮,抢着道。

  “是啊……”

  “你一个人能从这里走到山顶的庙里?说谎!”方鸿冷冷地截断她的话。

  村姑白了他一眼。她眼睛本来就大,一翻之下真是有点吓人:“我话还没说完呢!我一般都是初一十五来送东西,只要走到前面的翻倒坡,把东西搁下,庙里自会有人下来把东西带上去的。”

  “翻倒坡?”

  “是啊,翻倒坡我是没翻过,我哥哥说,过了这险坡,还有拾漆涧跟弃梦林,就到了山顶了。”

  “那好,姑娘啊,你能不能捎带我们一段路啊?”史令陪着笑道。

  “你们一定又是想去莲蓬庙的什么江湖客了?哼,我哥哥说不要理你们这样的人的。”

  “姑娘,你误会了,我们跟庙里的人有事商量才来的,我们不是坏人啊。”一群人谄媚地冲她嘿嘿直笑。

  “笑起来比哭还难看……你们这些人里面,也就他象个好人。”村姑指向方鸿。方鸿微微一笑:“那姑娘你是不是能帮我这个忙?我们都不认得去翻倒坡的路。”

  村姑抿嘴一笑:“好吧,反正也是顺路呗!”她弯腰提起脚边的篮子:“跟我来,从这儿拐过去。”

  方鸿看着她的背影,头也不回地沉声道:“我知道你们都是些什么路数来的,可是你们若是想碰她一根汗毛,可休怪我手下无情!”

  史令冷笑着还没说话,梁家兄弟已拉拉他,截道:“这是自然,咱们还不至于笨到要动莲蓬庙里的人啊!”那村姑自顾往前走着,忽然又回过头来向他甜甜一笑:“对了,忘记说了,别姑娘姑娘的叫着别扭,我哥哥叫我小米。”

  山中的太阳,不知为何竟是惨黄色的,阴阴地挂在暗青的天空上。苏小曼抬头看天,一时竟有些恍惚了起来,不知道现在照着他们的,到底是月亮,还是太阳。

  大家正顺着一道斜坡下去,路是越来越难走了。能够落脚的所谓路,是乱石中仅可容足的,半尺不到的空隙,一直无穷无尽地盘旋着,没有完似的,让人总有走入迷宫的错觉。

  身后那几人一直在嘀嘀咕咕,咒骂着这条路,这座山,还有他们倒霉的运气。

  “呸!这种地方真不好走,什么破路啊!”陈其武舔着尚自火辣辣的嘴唇,扭脸吐了口痰,那口痰不偏不倚落到了他身后的赵天明衣上,赵天明推了他一把:“你不长眼啊!”路本就狭窄,陈其武往前一撞,把走在前面的史令撞得踉跄了几步才站稳,怒道:“你干嘛,想偷袭我啊!”反手就推,陈其武侧身闪过,叫道:“是他推我的啊!”梁家兄弟劝着犹不肯罢休的史令,几人顿时乱成一团。

  小米好奇地回头看:“哎,他们快打起来了,你不管他们么?”

  “是他们自己火气太大了,打个架消消火也好。”方鸿头也不回地道。

  “可是……小米很怕人家打架啊……”

  方鸿看看小米,微笑:“姑娘心肠好。”

  他故意扬声:“各位慢慢打,我和小米姑娘先走了,回见。”

  静……

  “喂——你这什么意思!”

  “等等啊——”

  “你想偷跑吗?”

  那几人连忙追上来。

  小米嘻嘻笑道:“你说的话真有用,他们真的不打了呢!”山路将尽,转过弯,一条分岔路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左右两条路被一堆巨大的乱石隔开,碎石密布。大家看向小米等她指路,却发现小米脸色煞白,说不出话来。

  “小米姑娘,我们应该走哪条路?”苏小曼问。“……不对……这路不对……”小米颤声道。

  “你别急,慢慢说,怎么不对了?”

  “这里……这里本来应该是一条路的啊,怎么会突然多出这么多石头来?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了……”“你不知道该怎么走?别急,再想想,以前走的路有什么标记没有?”方鸿见她快哭出来的样子,柔声安慰她。

  “妈的,一会又说不认识路了!笨女人!”霹雳斧赵天明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恶狠狠地道。

  “闭嘴!”方鸿冷冷地道。他感觉小米瑟缩的身子又向他这里靠了靠,下意识地让了让,又问:“真的认不出路了么?”小米不说话,想了半晌才道:“认不得了……呜哇……”她又蹲下身子哭了起来。方鸿看看另几个人,大家的脸色都很不好看:“那么……走哪条路?”

  “走哪条都一样!”赵天明大声道:“老子可不想再浪费时间了,谁跟俺走这条路?”一边大步向右方的路走去。

  “我。”

  “还有我们。”满天星雨史令和梁家兄弟跟了上去,临走还瞪了方鸿几眼。

  方鸿看看陈其武,陈其武嘿嘿一笑:“我跟着你走。”

  小米还在啜泣,一块手帕出现在她眼前:“拿去擦擦,别哭了,你快回去吧。”小米接过帕子,可怜巴巴地看着方鸿:“我怕……”

  “再往前走很可能有危险,你跟我们走也不方便,还是快折回去吧。”

  “不……我要往前走,说不定……说不定我会又想起来怎么走的了。”小米的眼神有些闪烁游移地道。

  “……那好,”方鸿笑了笑,居然答应了:“走吧。”

  已是午后了。

  方鸿他们没走多远就已坐下休息,吃着小米带来的点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到,吃了也替我省些力气。”她如是说。

  方鸿咬着麦饼,凝视远方,若有所思。小米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都好象没有看到。他的眼神清澈如水,淡淡的抑郁,让人看得心生怜惜。小米用力咳了几声,见方鸿不理她,索性坐到他面前3尺开外,手托着腮瞪着他。

  “嗯?有什么事么?”方鸿叹了口气,问。

  “没有……”

  “那你看我干什么?”

  “我才没看你,”她说,“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所以还是你看我先咯。”

  “哦。”苏不再说话,蹙着眉继续出神。

  村姑轻吁一声:“真漂亮。”

  陈其武正竖起耳朵听得有趣,便问:“怎么了?”

  “好漂亮。”村姑喃喃地道:“真是漂亮的人,就好象是春天的一只粉蝶儿,夏天的红瓤大西瓜,秋天的水梨儿……”

  “你说什么?”陈其武听不清楚,“蝴蝶?花狸?”

  “哼,”小米扭过头去,不理他。这时,远远的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呼。

  三个人都跳了起来,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方鸿道:“你留在这里别乱走。”一边轻捷无比地赶了过去,陈其武也跟了去。

  没多时他们已看到一个人,仰面倒在乱石堆上。手中还紧握着一把缅刀。

  “是梁正五。”苏小曼看了看死者扭曲的脸,探了探他的鼻息心跳,摇了摇头:“没救了。”

  陈其武将他翻转身,他的背后衣衫破裂,露出一块焦黑的伤痕:“他这是中了毒么?”

  方鸿凝视着那伤痕,道:“也可以这么说……糟了,那另外的几个!”他又往另一条岔路上赶。

  转过分路的石堆,数丈开外躺着梁念七。他的颈骨很不自然地弯折,是被人大力扳折而丧命的。

  在梁念七尸体不远处,俯卧着一个人,身上染血,看那身形和掉落身旁的宣化斧,应该是赵天明无疑。

 

第三章 小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