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月亮

    赵天明是在半个时辰后才醒过来的。他同样是背后受伤,可是由于他暗着在内的护身皮甲挡住了大部分掌力,伤得不重。

  “没错,是毒掌。”方鸿没有更多地跟陈其武解释。

  赵天明醒来后不等别人询问就开始大骂:“他娘的,我本来走得好好的……那个王八蛋史令凑过来跟俺说话,俺只觉得后背一凉,大叫一声……咳咳……梁家兄弟不知道什么事,赶过来后又被他扭断了小梁的脖子,俺晕倒前就见大梁往你们那条路跑……那王八蛋呢?你们可宰了他?”

  “……你真命大。”方鸿叹了口气:“我们没看见史令,大梁也已死在他手下。”

  “直娘贼!他好好的为什么要动手杀我们?亏他先前在客栈时还跟我们套近乎,称兄道弟的!让俺起来,俺去搜出他来,活剥了他皮!”赵天明挣扎着在陈其武的搀扶下站起身,陈其武小声道:“你还不谢谢方公子,他给你用了非常珍贵的独门伤药,要不你哪站得起来!”

  赵天明闻言一怔,“多谢方公子!你真是仗义啊!赵某必报此恩!”一边施了个大礼。

  三人回去左边的路,找到了小米,继续往前走去。这条路是荒凉的,微微向上倾斜,应该是通往另一座山峰的。山上到处都是嶙峋的怪石,十分危险,越往上越心惊,爬这样的山坡,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方鸿照顾着小米,而陈其武扶着赵天明,时间长了,赵天明体力开始不支,脸色转白,常常要求停下来休息一下,并且猛咳着。

  好不容易到了峰顶,往下看,是一片斑驳的峭壁,惊心动魄,陈其武探头探脑地张望崖外风光,方鸿取出水囊喝水,意外,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陈其武可能是踩到了松动的石头,一声惊叫,大家只见他的身子自岩石上往后翻落,他的双手拼命挥动,想抓住些什么,眼睛和嘴巴都张得大大的,离得最近的赵天明一个箭步窜过去,可还是晚了一步,陈其武已倒栽下悬崖去了,他苍白惊怖的脸一闪而过,只听到他惨厉绝望的号叫回荡在山谷中。

  小米尖叫一声,扑入方鸿怀里,脸白如纸,不住颤抖。方鸿用力咬着嘴唇朝崖外看去,怪石矗立,云雾迷茫,掉下去只怕连半丝生机也没有,连尸骨也一定粉碎了。他叹息道:“继续走吧,再不快些下山,天就黑了。”

  大家继续下山,这次更加小心翼翼了,从山上退到山谷时,天色已经暗了。

  一轮惨淡的圆月挂在青黑色的天上,平静地照亮荒凉的夜。

  他们不打算在晚上赶路,决定先休息。幸好山谷下有片树林,他们才能将山柴烧得劈劈啪啪爆响。大家分吃了为数不多的干粮后,小米因为太疲累的缘故而倚在方鸿的身边呼呼地睡着了,方鸿守着营火,听着赵天明浓浊的鼾声。

  他怎么也睡不着。

  月影时暗时明,乍隐乍现。

  这山里好像还有什么野兽在叫,但又似有似无,听不仔细。

  方鸿静下心来倾听,便渐渐发觉这山谷和树林深处,正有一股细微而奇异的声音传过来,像是有什么动物在哭号,也像有什么山魁树魅在哀泣,开始时,他仍以为是幻觉,而声音愈渐响了起来,他正想叫醒赵天明的时候,小米已经轻声道:“是僵尸啸月。”

  “什么?僵尸?”苏小曼实在有点毛毛的了。

  “我刚刚才想起来,今天是十五,我们这里,把十五晚上的月亮叫做僵尸月。”小米平静地道:“这山里死的人多,生不得还家,死无人埋祭,据说大多化作了僵尸,在十五的时候出来吃人。”她往方鸿身边又缩了缩身子。

  “哈哈!”方鸿大笑几声表示对这个荒谬传说的不屑,可是忽然就刮起了一阵狂风,几乎扑熄了火堆,火光摇晃中,赵天明忽然梦厣般大声叫了起来着:“僵尸啊~~~月亮~~~啊,不——”他突然从梦中坐起来,眼睛没有睁开,手僵直地往前指着,方鸿随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就真的见到了一具僵尸。

  从月下飞来。

  披发,僵直的身体,自他眼前悠悠飘过。

  方鸿眼利,已瞥见那僵尸五官都有血迹。

  “是史令!”他喝叱一声:“居然敢装鬼弄神!”他追了过去。

  僵尸好象移动得很慢,其实是飘得很快的。一会就没入树林不见了。方鸿不放心小米和赵天明,连忙折回来,只见小米神色慌乱地道:“他……他忽然站起来……跑,跑了……不见了……”

  方鸿忽然冷静了下来。他锐利的目光在小米脸上审视。

  “你到底是什么人?”方鸿盯着小米,缓缓地道。

  “我,我是小米啊……”

  “你把赵天明弄哪里去了?”

  “他,他真的是自己跑了的,我拦不住……”

  “别把我当傻瓜!”方鸿冷笑着截断她的话:“我是怀疑你才带你走的,你自己说,你哪里象个村姑了?”他早就仔细打量过小米,她露出头巾的那部分头发很黑,皮肤白皙,身材高挑,跟他站在一起也不显矮,虽然对一个女孩子而言,她的五官轮廓未免太露棱骨了点,但还是个挺俊俏的女子,而且,也已不止她扮嫩的那个年纪了。

  “不象就不象。”小米撇着嘴:“我又不是坏人。”

  方鸿双眉一轩:“我本来不想怀疑你的。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可以怀疑的人了。就算不是你下的手,你也一定有同伙。”

  “同伙?我的同伙就是你呀。”小米笑吟吟地道。

  忽然,一道剑光掠过。

  小米一惊,她的头巾被挑开,轻飘飘分作四片掉落下来,秀发披散。

  “下一剑,就不是头巾那么简单了。”方鸿冷冷地道。

  小米咬着嘴唇不说话,眼睛里流溢出复杂的情感,却终于一跺脚,飞燕般掠起身子,投向树林深处。

  “哪里走!”方鸿紧缀着她,剑光又一闪,小米惊叫一声,折翅蝴蝶般跌落。鲜血从捂着小腹的指缝间不断流出,她哀哀呻吟着,蜷在地上。

  方鸿冷笑一声:“我说过我不会留情的。”

  “你,你好狠……”小米连话也说不下去了,伤得颇重。

  “现在你该告诉我真相了吧?”方鸿走近小米,只见小米的皓腕一动,方鸿只觉得月光一暗。

  他眼前的一切都成了紫色,虽然只一瞬,小米已经发出了要命的暗器,在一片紫雾中,飞旋着,撞击着,改变着角度,从各个方向朝方鸿打去。

  没有人能躲得过去。

  即使是方鸿也不能。

  他飞掠闪避,又重重摔倒地上,胸前钉满了亮晶晶的细小暗器:“你……你是……”

  “咳,咳,我是唐门的……”小米道:“我本……本不想伤你……”

  方鸿痛苦地在地上翻滚,他仿佛想说什么,却已说不出话来。

  月光冷冷地撒下来,如窥探一侧,无所不知的幽魂,又如冰雪一般寒澈入骨。

  “你出来吧!我知道你一定在旁边的……”小米轻声道。

  “是么?”一把阴阴柔柔的声音响起,从树林里踱出来的,赫然是那粗豪的汉子——赵天明。

  小米自嘲地笑了笑:“果然是你……我还一直以为是史令……把人皮面具摘了吧,让我看看宸州言家赶尸门,言晨言少爷的俊脸。”

  “史令被我以言家摄魂法控制了,早已是个活死人了。”言晨笑了笑,从脸上揭下一层薄薄的半透明的皮,面貌顿时改观。他的脸变成了一张泛着苍白之色的年轻的脸,英俊而带着几分煽动的邪气:“你就是唐门派来追杀我的高手?这么容易就中了我的计,简直跟这个什么公子一样的笨。”

  “我是唐家的人。这次是我中了你的圈套。原来……别的人都是你杀的!”

  “那是当然,我在岔路杀那3个人,在山上将陈其武推下去,现在又用史令做僵尸飞,引得你们猜忌而杀了方鸿,你输了。”

  “你忒也毒了!你动我家毒砂的脑筋也就罢了,可是你不该在我家做客时,骗了我那表妹的身子,又为了毒砂的配方而杀了她!她才十九岁……”

  “你放心,她死的时候丝毫不觉得痛苦。”言晨微笑着道:“她是个痴情的人,杀痴情的人我总是下手很温柔的。”

  “你以为化装改扮逃到这里,再弄了签,就能逃脱惩罚了么?”小米咬着牙道。

  “我想是的。”言晨得意地笑:“我杀了你,杀了想和我抢抽签的人,我还担心什么?我再去把庙里的人全控制了,难道红签会飞了不成?”他的脸那么清秀,眼睛里却带着那么深的狠毒之色,向小米走过去:“有了这毒砂配方,我稳坐言家大当家的位置了!”

  “做梦!”那一刻,重伤的小米忽然羚羊般跃起,纤手一扬,点点光芒闪烁。

  那是如同星星一般闪亮,玉屑一般细碎的暗器,如同蝴蝶一般飞舞而出,可是又没有任何蝴蝶能飞得如此迅速的。

  言晨被暗器打中全身,狂叫一声,转身欲奔,一道剑气惊虹般贯穿他的咽喉!他双目暴凸,方鸿早已跃起身:“可惜,有时候煮熟的鸭子也会飞的。”他那清柔的声音缓缓地道。

  言晨仰面倒下,全身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身体很快地就开始收缩,溶解开来。

  “好厉害的暗器,好霸道的毒!”方鸿叹道。

  “再毒也没有他的心毒,我那可怜的小表妹是再也不会复生了。”

  “我帮你家查出了凶手,应该可以取消和你家大小姐的婚约了吧?”方鸿问:“那么多客人里,为什么偏偏挑中我,又是逼婚又是追捕凶手!你们应该明白,我是不能娶唐月亮的,取消婚约吧——我跟月亮没关系的。”

  “谁说可以了?你和唐家的婚约是不可以取消的。”

  “什么!你们言而无信!再说他是个男的……”

  “唐家其实没有大少爷,只有大小姐。”小米微笑着道:“若是你的家里也象唐家那么复杂就知道了。唐月亮是个遗腹子,对于想夺位的人来说害了他是太简单的事。所以,唐家的老祖宗就把大小姐扮成了姐大少爷,至少先保了他的命再说。”

  “我,我根本不认识他,我……”

  “谁说你不认识他?”小米娇柔的声音忽然变了,变得清朗而磁性:“我们认识好久了啊!”

  “天啊,难道,难道你……”

  “是我。”小米,不,唐月亮笑嘻嘻地道,他的神情已经完全是个大小姐的样子,虽然面目还是十分姣好秀气的。

  “……你还要不要去抽签了?”唐月亮含笑问。

  方鸿脸上一红,不说话。

  月色下,她的脸炽丽得如同唐月亮淬毒的暗器,美得让他有点晕,他居然还想到:她穿上艳红色的嫁衣时,一定是很美丽动人的吧?

  (完)

第四章 月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