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起,又一年

花烬·无伤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东风起,又一年

    一直很想写这篇散文,但却因为某种不知名的情绪纠缠着我,让我激荡不起灵感的涟漪。

  很喜欢这样一句话:悲凉的思绪纠缠着美丽的记忆,凝结成一种模糊的惆怅,就仿佛梦里的挥手别离。它很形象地描绘出了离别时的忧愁。于是,我就常常把它挂在嘴边,莫名其妙地忧伤,莫名其妙地流泪,于是在分别前夕,慧和柳在后花园嬉戏的时候,我会对着柳树说:现在是折柳的季节吗?(古人与友人话别时,会折下柳枝,取其意为“留”)虽然换来的是嗤笑,但我却觉得那样很温馨,很让人难割难舍,因为,我们彼此间都习惯了。

  ⒈

  花开花谢,春花秋月几时回旋,一声莺啼,激起花颜散,风轻云淡,如若幽泉,想要入眠却又无眠,梦醒天边,昨夜逝去,东风起,又一年。

  ⒉

  刚入初三一班时,我是以年级第6名的成绩考入,正是年少气傲,举止轻狂的时候。于是周围的人际关系就出现了让我无法控制的危机。我的脾气变得乖戾,易怒,而且总是趾高气扬,目中无人,孤傲冷漠。在那惶恐不安的日子里,我身边的那些人常说我脾气怎么会这么坏。当时是铃铛和航告诉我的,我听了难过地说不出话来,我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样的指标来衡量一切,我只知道,当时,我很难过。

  ⒊

  我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路,把手插在包里,孤独地在芸芸众生中穿插,不少人匆匆与我檫肩而过,又有不少人停下来,对着我微笑,清澈而美丽,我知道,这些停下来的人,最终会成为我生命中的温暖,看到他们,我会想起不离不弃。

  ⒋

  我和航既是同班又是同室,朝夕相处。航是一个明朗的男孩,阳光且充满朝气。航不喜欢文学,却常常在我大凯文学的时候听地津津有味,航就是这样一个good listener,他在班上人际关系很好,和什么样的人都处得来。

  我和航喜欢在上P.E的时候,偷偷跑去小卖部买黄瓜冰吃,然后沿着长廊一直走到尽头,我看到阳光支离的碎片散在地上,一地斑斓。然后我们就坐下来聊天,一直等到打午餐铃,再咬着冰回寝室吃午饭。

  航有个爱好,就是帮人买东西,下课后会常常看到他抱着一大堆钱和一大包零食穿梭在教室与小卖部之间。于是文叫我给航取外号的时候,我笑着说:跑腿航。

  航的脸颊与额头都不是很平整,长许多红色的小痘痘。所以在寝室里最常见的就是他弯着腰,对着镜子挤痘痘的动作。他常给我和铃铛讲他小时候的事。他说:我小时候,曾在池塘的石块上看到过一只巨大无比的癞蛤蟆,我和我姐姐拾起一块大石头就向它丢去,结果“咚”的一声,那蛤蟆就变成了干饼。

  我听完笑着说:这么说你脸上的痘痘一定就是你杀死的那只癞蛤蟆下的诅咒咯?

  ⒌

  给章俊文

  初三时和我臭味相同的人。

  当你调到和我坐在一起的时候,我自负冷傲的棱角已经被磨平了,我的性格早已不再是那么桀骜不驯了,那时候,我盯着你的眼睛,说,你的身上有我以前的影子,然而你却转过身去呕吐。

  我酷爱《三国》,你是班上唯一能和我谈谈这些古典文学的人,这样,在我们谈笑中,我们的距离被拉得很近,且一直走到了今天。

  于是,我们便互相勉励。成长了起来。我在你那里学到了韩信的成败,吕后的疯狂,你在我这里学到了力拔山兮和大风起兮,外加一曲仙剑㈢的片头词——星沉月落夜闻香。

  于是,我们一起快乐,一起难过,一起打架,再一起像孩子一样的沉默,互不理睬,赌上一两节课的气,再顺理成章地和好,如此反复不断。

  于是,我们总在周末会偷偷溜出去上网或去玩PSⅡ,又会因为怕被小叶察觉而吓得一身冷汗,大气不敢出一口。我奉行的原则是:好兄弟,要死一起死,有难同当。你奉行的原则是:你要是遭了殃,别拖我下水,要保存有生力量。但每次我都没有履行我的原则,因而一个人扛着,每次死的,老是我。

  最后我要说的是:和你在一起那么久,你最终还也没有教会我玩红警,我答应教你PSⅡ无双中的无限连招的也从来没有实现过,这都是让我很是遗憾的。

  ⒍

  想不到这就是我曾经的生活,简单得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曾有过这样单纯的时光。单纯到可以任性地说话任性地生活任性地做任何事的年纪。

  也感叹自己曾那么回肠荡气,感叹白驹过隙的初三时光,一恍神,一刹那,我们竟这样垂垂地老去。

  ⒎

  给小珂

  一个最需要关心的朋友。

  习惯了目送你回到教室,看你在我前面安静地坐下来。

  习惯了替你买零食,看你笑得像孩子。

  习惯了你奇怪地笑,奇怪地生气。

  习惯了你在讲台上大方地演讲,尽管我认为自己不比你差。

  习惯了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说你要吃零食。

  习惯了你的马尾在我的书上扫来扫去。

  习惯了你指着自己说:乐山特产的美女。

  习惯了你的眼睛里明亮的光。

  也习惯了你的眼睛中深深的暗。

  习惯了你在看电视时常说的一句话:

  哎!幺儿耶!

  我们彼此习惯了所以不离不弃,我们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吵架,一起生气。一起在教室里看电视,尽管马上就有一场考试。一起在E班上课到天昏地暗。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我们越来越靠近越来越彼此依赖。

  想必你对“需要关心”四个字很是疑惑罢,因为你的年纪实在太小了,我看到你常会不知不觉地想起我的妹妹,你和她一样,有一张乖巧的脸庞,她今年,6岁。

  ⒏

  我正努力地拼凑着记忆的碎片,把岁月的剪影献给我的朋友,那些和我一起疯,一起笑,一起哭,一起穿越单薄的青春的朋友,我想我们都曾记得:那些青葱岁月里的风,是怎么在我们脸上刻下无法抹杀的痕迹。

  ⒐

  初三里,总是有炎热的天气和明亮到刺眼的阳光,我和铃铛和航总是会笑着或者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来往于教室与公寓之间。我们有时大段大段地说话,有时又难过得什么都不说。日子就这样隐忍着过下来。

  萧曾告诉我说:初三的生活就如同不断地倒带重放,重复着三点一线的生活,不知道哪一天这些胶片会在不断倒退前进中断掉…我望着他的脸,暮霭低垂,往他脸颊上投去一抹忧郁的阴影。

  早上,我大篇大篇地写论述题到手微微酸痛;中午,我扭曲着自己的双手从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使用左手定则右手定则;下午,我又放肆地把Nacl和H2CO3反应,生成Na2 Co3和Hcl,还把他们配平了;晚上,我开始在漆黑的夜色中,在教室明亮的灯光下,运笔如飞,ABCD地填下去。

  学校的喇叭声总是像空气一样存在的,而且一浪高过一浪,它放肆地咆哮着,让我想起了《朝天子》中的一句话:喇叭,唢呐,曲儿小,腔儿大…军听了军愁,民听了民怕。

  我记得有这样一句话,它是用来形容IT人才的: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猫还迟,吃的比猪还糟,活得比驴还累——畜生一般的生活。有人把它拿来形容初三,我也觉得蛮恰当的。

  ⒑

  我不愿意再把学校的喇叭批得狗血淋头,还是希望多在这里留一些美好的回忆,就此打住罢。

  ⒒

  给小叶

  一个我讨厌过,喜欢过,却又给我温暖和安慰的朋友。

  写下“小叶”两个字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不自然,在写朋友二字的时候,更是经过了几番删改才确定下来。最后,我一狠心,咬咬牙,写了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感到毫无拘束,才感觉甚是亲切。

  这是我整个初三听过的记忆最深的一句话:过了这个六月,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有的。

  而现在,我们终于逃过了炼狱般的初三,但丁的《神曲》终于划下了休止符,然后好像是一切都好了,一切都有了,但最终我发觉不是。过了这个六月,大家都会离开,我甚至开始怀念过去一年中的所有的事情,那一个个傍晚,就是在那样悠闲和放肆中流淌掉。

  我开始追忆:我早上老迟到,就被你提着丢到了后面去罚站;早上抄英语作业时,我一边注意你的行动一边运笔如飞;到你那儿去背书时,你请我吃李子;在课上,悄悄地说你普通话发音不标准;周末,偷偷溜出去之后怕被你发现而全力伪装,斗智斗勇;以及我们一起吃棒棒糖,吃果冻,吃荔枝的情形;中秋你唱的那首《网络情缘》。

  这个夏天我开始知道生命如何坚忍,如何在满腔的无奈中生存,如何去适应不合理的制度,如何隐忍。

  谢谢你了,小叶。

  请允许我这样叫你罢,因为在我眼中,你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虽然我也只是个不是天高地厚的孩子。

  小叶,就像我一直所说的那样,你,你们,我所有的朋友都要快乐,都要幸福。

  ⒓

  在平日的学校里,我最期盼的就是每月一次的归宿假,有时甚至会兴奋到半夜起来唱《征服》。现在终于逃脱这一切了,心里却很空旷,在乐山高北门来回游荡时,在彩灯下看到了时光纷乱的剪影,看得心酸,看得惆怅,心碎出了一地的斑斓。在抬头低头的笑容间,在时光的裂缝间,我仰望那无际的苍穹,繁星明月,如箭簇一般,一时惊诧,感到一种投身在伟大下的绝望。

  ⒔

  似水的流年追忆起来真的很美,很美,写到这里时,我已经喝完了第三盏茶了。感悟着浮生若茶的的哲理,看那融会了江南烟雨凄迷的君山香茗一时化作翠绿的精灵,在甘泉的怂恿下跳出了奢华的舞步,从茶具上升起一缕缕幽雾,淡远空灵,高远的意境似乎随手可得。

  举起雕杯,茶香扑鼻,饮一口,唇齿间游弋着苦涩,绣一口,丝丝的甜意便涌向舌尖,让人回味无穷,难以言表。

  茗之韵,也是人生之韵。

  ⒕

  初三一班真的是很快乐的班,班级体也很是团结,因为每次我们偷看电视的时候,总是齐心协力,众志成城的,我们分工合作,哪些人负责防风,哪些人负责关电视…因此,我们遇到险情的时候总能处变不惊,化险为夷。

  有一次,一个CT在走进教室的一刹那,电视便黑了屏,那个CT盯了我们一眼,说:人都到齐了吗?我喘了一口气说:自己数吧,除了没有来的都来了…

  CT一脸愠色地盯着我,我歉意地咧了咧嘴,又不知道谁在下面吼了一句:没有来的,举个手。全班哄堂,CT气愤而去。

  ⒖

  如同我的题目一样,这是篇不是书信的书信,我只是在回忆,回忆那些曾经在我生命中鲜活的人,那些带给我温暖的人。

  我点了点WORD上的“数字统计”发现这篇散文的字数已经超过了4500了。

  ⒗

  犹记得,初中三年里,寝室里的人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换了一批又一批的。他们都成为我流年中的过客,我们笑啊,闹啊,吵啊,连CT们都管不住。当然,也发生过不少的矛盾,打过不少的架,而这一份美好,更是我倍加珍视的。

  这一年,是铃铛和航陪我度过的,我们总是尝试着如何去逃避早上的出操,修炼着站立睡觉的技术,又常常嬉皮地面对CT们的重罚。航常会把他妈妈带给他的零食分给寝室里的人吃,也因此收买了两个初一的小杂。小杂们很单纯的,只要有东西,他们就会卖命,最让我好笑的是铃铛送了一本火影忍者的本子给一个小杂,那小杂就同意给他捶背一个月,每天10分钟。

  ⒘

  这篇散文写到最后,我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我原本想多追忆些朋友的,写萧,写铃铛,写阿翔,他们常常陪在我身边,为我打开水,为我买药,记得我最喜欢吃的东西,如同押犯人一样拽我去吃饭,在天气转冷的时候丢给件上衣…这些细小而琐碎的事情总给我最深沉的感动。可是我真的太累了,心有余力却不足,我倒在床上动弹不得,我望着窗外,今夜月落星沉,我想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⒙

  时光的洪流中,我们总会长大

  陈一鸣

  2006.夏

东风起,又一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