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久,风凄凄、雨切切

迟暮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命运?

    冬雨,夹杂着淡淡清雪缓缓飘落,风凄静静的坐在潮湿的公路旁,坚硬而幽长的的睫毛挂满冰冷的凝晶,漆黑的手套轻轻环着鲜红的可乐杯。幽暗是可乐无助地冒着软弱的气泡,任由无情的雪雨完完全全的将它浸泡。

  “风凄。”雨凝橘红色的收腰羽绒服如同一道温暖的火焰,划破长街的宁静,呵着白气来到风凄的面前:“我刚才去看分数榜,你又拿到了一等奖学金呐!天,你真的好聪明。”雨凝摇了摇小小的脑袋,汗水融化了雪,又冻结为冰,玲玲做响,如同泉水敲击玉石的声音。

  “是吗。”风凄的回答淡淡的,他漆黑的眼底似乎闪过一丝痛楚,轻狂的嘴角却浮现出一抹不羁的笑容:“有时候,聪明是一种负担。”

  雨凝似懂非懂地望着他,天真无邪的眼睛透露着淡淡的疑惑。

  “是这样的。”切望轻缓的脚步隐瞒过所有的人,她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一团无形的水气,又如同是与雪花一同飘落而来的盈云:“如同俄狄浦斯,他道破了那著名的谜语,逼迫狮身人面怪自杀,解救了人类,成为了英雄。他的聪明是天赋予的,然而呢,又能怎样。”切望幽幽地叹息着,冷漠的嘴角轻轻扬起:“命运总是将悲剧赋予那些过于聪敏的人。”

  “俄狄、俄狄浦斯是谁?”雨凝疑惑的望着身旁的两个同样冷若冰霜的人:“他的结局,是怎样的?”

  旁人的眼中,高傲的风凄、冷漠的切望、温暖的雨凝,他们一直都是不可分割的铁三角。然而,只有雨凝能够感受到,风凄与切望之间,似乎带有一种微妙的、冷冷的敌意,他们相互躲避着,将雨凝推向前方当作阻隔的盾牌。

  “这原本是一则古希腊神话,后来被悲剧诗人索福克勒斯编纂成为剧作《俄狄浦斯王》。”风凄静静的望着雪花,声音低沉悠长,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那时,正是雅典奴隶制繁盛时期。”

  “呵,是的,奴隶制社会下,索福克勒斯注定只能够作为一个标志,悲剧艺术的标志。” 切望同样望着阴霾的天空,灰蒙蒙的眼睛中笼着淡淡的霜雾:“奴隶,注定是悲剧。”

  “为什么你们两个人一见面就要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雨凝生气的嘟起小嘴,雪白的围巾伏帖地飘浮在橘色的大衣间:“生活如此美妙,你们难道就不能让自己变得幸福一点?”

  “在一个人没有跨过生命的界限,没有得到痛苦的解脱之前,不要说他是幸福的。”狂风雪雨飘过,雨凝真真切切的听到两个不同的声音。

  风凄与切望相视半晌,默默无言。风凄英气的眉梢没有笑意,切望忧郁的眸底没有笑意,然而,一丝不知从何处飘出的笑意却荡漾开来,遍撒在茫茫雪雨之中,天地间一片暖意融融。

  “你们两个真是读书读到烧坏了脑子。”雨凝气急败坏的跳着脚,敲着他们的额角:“如果不是你们的性别不同,我真的要把你们当作克隆出来的两个人了!”

  “俄狄浦斯娶了不应该娶的母亲,杀了不应该杀的父亲,性别不同又如何呢。”风凄感慨的声音飘过,冷漠的目光若有若无的瞟过切望处于人群却永远遥远不可触及的身影。

  “现在,我们的左右脚跟被钉在一起,无法行走。”切望静静的凝望着路的尽头:“其实这样也许更好,如果遇到报信人,或许我们会做错更多的事。”她迅速望了望尤自凝视着远方迷雾的风凄:“一切皆是命运作祟,我们无力抗拒。”

(一)命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