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父亲。

    天空明净如洗,雪,已经止住它繁忙的脚步。雨凝望着硕大的玻璃窗外那透明的天空,忽然转过头来望着持笔而立的切望:“你在画什么?”雨凝一颠一颠的跑到切望的画架前,望着灰色底调中那一双枯槁的、干裂的、从雪地中冒出的变形的眼睛:“题目——切望?”

  “是啊。”切望摘下深蓝色框架的眼镜,望着雨凝那疑惑的眸子,微微冷笑着:“陶冷月可以单画冷月,那么切望又为什么不能够画切望?”

  “我真是不知道你们这些艺术家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雨凝无奈的耸耸肩,望着窗外渐渐暗淡的天色:“风凄到底去哪里了,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

  “去他该去的地方。”切望幽幽的笑着,眼角勾勒出些许笑意:“回来在他该回来的时间。”

  “你这死丫头!”雨凝想要装做生气,却忍不住笑出声来:“你呀你,平日里到是灵牙利齿的怪胎,可是一看到风凄就变做了一个心如死灰的老尼姑。”雨凝的声音一顿,认真的望着切望深不见底的双眼:“你们之间似乎有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呵。”每当切望遇到她不想回答的问题,总是会用那一声无力的轻笑掩饰过去:“你放心,我不会喜欢他的。”

  “哎呀,讨厌死了。”雨凝的脸一下子红到脖根:“你喜不喜欢他干我何事,我有什么好担心放心的!”雨凝顺手拿起桌角那一本《古希腊三大悲剧家研究》哗啦哗啦的翻着:“你这个人,莫名其妙。”一叶惨白的信纸轻轻飘落,切望寒冷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安,她轻轻地走过去,雪白的长裙掩住了那弱小的纸张。

  雪花自枝头轻轻弹落,如同切望那一双悠远深邃的灰眸。放学时段,师生熙熙攘攘,校门车水马龙。

  “切望,为什么风凄整整一天都没有来上课?”雨凝背着桃红色米妮造型的书包,张着无辜的眼睛定定的望着她:“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在问我吗?”切望苦笑一声:“无论什么事情,他宁愿告诉你一千次也不愿对我说一次……”声音轧然而止,切望定定的望着人群的后面,朦胧的双眼蓦然蒙蔽上一层浓重的恐惧。

  雨凝第一次看到切望如此恐慌的神情,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却看到风凄正与一个中年男子争执纠缠,风凄发丝凌乱,干裂的嘴角挂着一缕血丝。那男子似乎看到了切望与雨凝,蓦然流露出奸诈而龌龊的笑容,黄色的牙齿另切望单薄的身体一阵颤抖。

  风凄蓦然回首,望到惊讶的雨凝与早已痴愣的切望,慌张的眼神匆匆扫过切望那惨无人色的脸。切望颤抖着点点头,拉起雨凝混合在人群中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切望,你难道没有看到……放开我,我要过去帮他……”雨凝猛烈的挣扎着,将纤细的切望拖倒在地:“你怎么能这样见死不救?”雨凝气愤的甩着两条扎的高高的小辫子,怒气冲冲的向风凄跑去。

  “站住。”切望的声音并不高,甚至被湮没在鼎沸的人声中,然而,那带有一种仿佛冰山下传来的寒冷却直挺挺的攻击在雨凝的天灵盖上:“那个人,是他的父亲。”

(二)父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