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逃避?

    哗哗的书响回荡在天际间,雨凝僵硬的站立在雪地中,望着相互而偎的风凄与切望。一页惨淡的纸条飘飞出书页,在天空中划破一道又一道的裂痕。

  “为什么?”雨凝定定的望着面无表情的风凄:“你早就明白自己的心中只有切望,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雨凝……我无话可说。”风凄静静的凝视着雪地上落着的《古希腊三大悲剧家研究》,轻轻牵起切望悸动、柔软、冰冷的手指:“或许,是我太自私,贪恋你身上的温度,贪恋你身上那如同母亲一般的温度。你知道,我从未感受过真正的母爱。”

  “所以,你就拿我的感情当作牺牲品,为你的贪婪做出牺牲。”雨凝颤抖的咬紧牙齿,恨恨的凝望着他们:“切望,你真的是一个自私的女人。你满口仁义道德,却出卖朋友,你明明知道我爱他,却一步一步靠近他。你让我变成一个怨妇,让他变成一个没有道义的人。这样做对于你来说到底有什么好处,只是要满足你那可怜的虚荣心?”

  “雨凝,你不明白事情的真相。”风凄蓦然捏紧切望冰冷的手指:“我的父亲,他……”

  “是的,我真的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切望轻轻挣开风凄同样冰冷的手指:“雨凝有一句话说的对,你招惹了她。而我,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你变为一个道貌岸然、处处留情的伪君子。我知道你不会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然而,我在意。”

  松枝禁不住厚厚地雪无情的压迫,轧然坠落,清冷的雪在风凄与切望之间划过,划出一道流淌着鲜血的痕迹。

  “雨凝,你研究过古希腊神话体系吗?”切望远远的靠着柱子坐了下来,或许,她是害怕自己无法承担身体的重量而颓然倒地,她只能够依靠着那冰冷的、没有生命、也不会改变的柱子:“那是一个混沌而奇特的世界,一个开辟鸿蒙的世界,俄狄浦斯弑父娶母,伊莱克特拉仇母亲父。弗洛伊德曾经说过,这是人类道德良心的最初体现,是将人与野兽区别的最根本的道德伦理观念。所以,风凄因为你有母亲的气息而贪恋你,那是出自于他最最深处、最最原始的动机,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他爱你,彻底的爱你。”

  雨凝迷着那广尾形的双眼皮,目光中点露着丝丝疑惑与怀疑,她望着切望的眼睛,灰色中一片迷茫,她又望向风凄的眼底,漆黑中一点回忆。

  “你忘了吗,弗洛伊德从人类学调角度说过,在文明的发展史上,阻止人类成功、导致悲剧发生的良心力量是与恋母情结密切相关的。”风凄定定的凝望着切望:“你想再一次将我送回悲剧中,去扮演那可悲而可笑的主角吗?”

  “我忘记了,已经忘记了。”切望呆呆地凝视着地上的积雪,语气轻飘飘的荡出这个冰冷的世界:“我只记得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对于一个孩子,母亲有三种形象,母亲、妻子,与一掊拥抱他最终归宿的土地。而你,风凄,由生到死,也只能够拥有母亲。”切望轻轻地站起来,缓慢的脚步悄悄划出风凄惨然的视线。

(六)逃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