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蒙尘?

    “你应该知道我是多么忧虑。碰上这样的命运,我还能把话讲给哪一个比你更应该知道的人听……”切望的声音悠远绵长,孤儿院的凉亭中,一群孩子围坐在她的身旁,眨巴着那一双双天真的大眼睛,望着她那幽幽密密地睫毛低垂着望着手中的那部《俄狄浦斯王》:“你应该知道我是多么忧虑。碰上这样的命运,我还能把话讲给哪一个比你更应该知道的人听……”切望重复着这一句话,忽略了不断催促她继续读下去的孩子们。

  “我很失望。”风凄静静地走过来,浅望着欢腾的孩子:“到今日,你也不肯在讲真心话的时候想起我。”他抚摩着一个孩子的脑袋,声音绵缓如流水:“你就这样离开人群,好象凄风消逝,而我所能做的,只是切切遥望。”

  “风凄,我的心已经学会平静,你知道,这很艰难。”切望合起手中的《俄狄浦斯王》,幽远的目光依旧不肯施舍与他:“所以,请你不要来破坏它,干扰它,毁灭它。”

  “我没有打扰你的意思。”风凄淡淡的望着周围的孩子:“我只是来看望我们曾经一同生存的地方,我们毕竟在这里相依为命七年之久。”

  “你不用提醒我,我知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孤儿。然而,孤儿也有孤儿的尊严。你说你不想打扰我,然而你却已经打扰了我。”切望蓦然站起身,凝视着孤儿院钟楼上耶酥受难的神像:“我真的好恨我的眼睛,每当它们看到你,就会打扰我的心。”她说着,蓦然笑了起来。

  “你不可以胡思乱想,我不允许你去想。”风凄的眼底闪过一丝恐惧,他跑上去,紧紧地握住切望那如同芦苇般的手腕:“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我不允许你这样想,更不会让你有机会这样做。”

  “你还记得那部书吗,《古希腊三大悲剧家研究》,那是在我十六岁时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切望的目光缓缓流淌在风凄冷峻的脸上:“当你将它送予我时,也便注定了我们悲剧的命运。因为,你忘了拿走你夹在将里面的纸条。”

  “你还记得你写了什么吗?”切望静静地望着风凄那呆若木鸡的脸,长长的睫毛抖动出浅浅的泪珠:“你们看够了你们不应当看的人——落寞的父亲,你们却不认识我想认识的人,孤独的切望。现在,我暂时保留着你们,去认识她、发现她,而后,你们将黑暗无光,再也看不到我的灾难,我的罪恶了!”

  “是的,我是这样写的。”风凄微微的笑着:“然而当时的我却忽略了,我毕竟不是俄狄浦斯,那毕竟不应该是我的人生。他们认识了你,挂念了你,离不开你,舍不得你,我无法再抛弃他们,因为我无法抛弃你。”

(五)蒙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