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离去?

    清冷的雪,无情飘落,切望轻轻拈起一掊满混着尘土的雪泥,凝望着无尽的道路,蓦然笑了:“雨凝,你已经在这里呆呆的坐了一个上午。知道吗,俄狄浦斯曾经说过一句话,‘我真怕那先知的眼睛并没有瞎,你在告诉我一件事,事情就清楚了。’所以,请你告诉我,你来这里,是不是为了风凄?”

  “是,是的。因为我爱风凄,我没有办法看到风凄生活在一个肮脏的阴影中。”雨凝的话深深的刺入切望的心,她的心在淌血,然而唇却在轻笑。雨凝沉沉的叹息一声,盯住切望那永远凝视着另一个世界的眼睛:“收起你的俄狄浦斯,收起你的神话,你么有资格去谈论纯净的文字。切望,还记得那个叫做魇枕的男人吗?”

  切望惊恐的张大双眼,灰蒙蒙的眸子中黯淡的没有一丝光彩:“魇枕,那、那是他的父亲……”

  “恐怕不单单只是他的父亲这么简单吧。”雨凝弹了弹长长的指甲,似笑非笑的望着茫然失措的切望:“我真的很怀疑你对风凄的心,如果你是真的爱他,那么又怎能看着他永远生活在那一段不堪的往事中?你比我更加了解风凄,你带给他的,只有无尽的痛苦回忆。你的存在,便是时时刻刻在提醒他,他是孤儿,他是一个懦夫,没有办法保护自己女人的懦夫。”

  “求求你,不要在说下去了……”切望雾蒙蒙的眼睛越发空洞,她死死的凝望着窗外惨淡的天空,瑟索的身体如同一片残败的落叶:“请你,不要再说了……”

  “就算我不说又能怎么样?你能够改变事情的真相吗,你能够将这些痛苦从他的记忆中抹去吗,你难道没有看见,风凄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他的心到底承受了多少痛苦、多少负担,你到底知不知道……”雨凝的声音已经被那剧烈的颤抖所打断,她无助的望着眸底一片空白的切望,突然间痛哭流涕,慢慢的跪了下来,紧紧地扯住切望那没有声气、没有血色的衣角:“求求你,切望,请你放了他,放了风凄,请你让他去过正常人该有的生活,请你给他一个痊愈的机会,给我一个充当护士的机会,给你自己一个解脱的机会……”

  “是啊,风凄,他已经有多久没有笑过了?知道吗,他的笑好迷人,好温暖,好安全,扫走孤儿院的阴霾,好像阳光下的泉水……”切望微笑着,茫然的眼波如同飘浮在阴天的浮云。忽然,她收回自己迷幻的眼神,深深的望着雨凝,这样坦白的目光另雨凝那一颗复杂的心惊颤不已:“雨凝,答应我,你一定能够让他痊愈,一定能够治疗好他心底的裂痕。”

  雨凝呆呆的望着她,一时间无话可说,她似乎隐隐明白,人世间不会有谁会比切望对风凄的爱更深,没有人能够超越这种经过时间沉淀与生死轮回的爱。她,雨凝,也远远不能够取代她的位置。然而她不能够退缩,她爱他,她也相信时间,这就够了,抱着这可怜的一点点的幻想已经足够足够了。哪怕她最终无法得到他的爱,起码,在现在,在现在这个敏感的日子,她不能够看着他在她的面前被另外一个女人带走。

  雨凝与切望完全不同,雨凝相信自私能够换回爱情,而切望却恰恰相反,她相信伟大、相信奉献、相信付出、相信置身处地。所以,带着她的宽容与隐忍,她只能离开。只能是这样,注定是这样。切望的一生,只能是罪恶,注定是悲剧。

(八)离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