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改变。

    雪花飘落,雨凝轻轻的张开手掌,看着它们在自己的掌心中慢慢融化。

  “小姑娘,我们来谈一笔交易。”一只粗糙的大手忽然捏住雨凝纤细的小手:“有关于风凄的事,我想你不会没有兴趣。”

  “你、你是……风凄的父亲!”雨凝惊讶的望着面前着个肮脏丑陋的男人:“我看到过你,在学校的门口。”

  “是的,我叫魇枕,是风凄如假包换的亲爹。”魇枕突然神秘的笑了笑,露出那副难看的黄牙:“你可知道那天在学校门口风凄为什么死命拖住我不放?”

  “不知道。”雨凝老实的摇摇头,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个与风凄没有一分相似之处的男人:“那天,你好像与他动手了。”

  “是的,那混小子该打。”魇枕嘿嘿的冷笑着,另雨凝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因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魇枕干咳两声,凑近雨凝的耳朵:“切望那小贱人是……是被老子我玩儿过的。”

  “啊?”任凭雨凝千想万算也没有料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开端,她可以输,输非那个冰清玉洁的切望,她能够承受己不如人的打击。然而,他刚才说了什么?他彻底打破了她的记忆,记忆中的切望,永远都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冰雪美人,多情的风凄爱上她,那是他的情不自禁。然而冷若冰霜的切望又怎么会与这夹杂着仇恨的父子有着这样混沌的故事。

  雨凝的脑海中翻滚着惊涛骇浪,那些丑恶的巨浪一口又一口的吞噬着她紧存的那一点点的纯真与简单。她的血液已经不在纯净,她的眸子呆呆的凝望着远方,一时间惊愕在那里,没有言语,不知所措。

  “你还不知道吧,风凄和切望曾经一起生活在孤儿院。在那种畸形的环境里,自然相互守护、相互取暖。在风凄十六七岁的时候,我无意中找到了他,老子我风流半生,儿女满天下,也不知道我当时为啥会大发慈悲把他从孤儿院领出来,那小子却还罗里巴嗦的舍不得切望那小贱人。”魇枕得意的冷笑着,摸着光秃的下巴继续吐沫横飞的讲着:“我看那丫头模样还不错,以后就算卖也会值几个钱,就顺便把她也带了出来。”

  “这么说,你也算是切望的养父了,怎么会……”雨凝越发吃惊,好奇心取散了恐惧,她的瞳孔渐渐张大,定定的望着魇枕那越来越得意的笑脸。

  “这便怨不得我了。”魇枕砸着嘴巴,仿佛回味着当年的状况:“那小贱人一直都很怕陌生人,一天到晚跟在风凄身旁,看到我就把脸藏在他的身后,一年多来我都没有看清楚过她的样子。直到有一天,风凄没有在家,她披着湿淋淋的头发从浴室出来,我才发现这个贱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落成这样漂亮的大美人。”

  “是的。”雨凝沉重的叹息一声:“切望确实美的另人无法抗拒。”

  “那小贱人当年可不像现在,胆子小的像只兔子,说话嫩声细语像是蚊子嗡嗡。你也知道,她和风凄从小便爱的死去活来,当然不肯从我,但是她那小鸡似的力气又怎么是我的对手。”魇枕仿佛在讲述一件极为光彩的事情一般高昂着下巴:“事后她怎么敢告诉风凄,直到有天她从楼梯上摔下后流产,风凄才知道所有的事情。”

  “你、你这样对付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你不觉得自己很残忍吗。”雨凝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心中却隐隐升起一种报复后的快感:“难道就这样?我可不相信风凄会没有做出什么举动。”

  “那小子当然气急败坏,扬言要杀了我,或是把我告上法院,切望哭着求他不要这样做,后来还自杀过几次。风凄就带着她逃出了我的视线。”魇枕又干笑几声:“没有想到这么快又被我找到了。”

  “你想怎么样?”雨凝原本天真的眸子已经完全改变了色彩,圆圆的嘴角也勾勒出一个完全不似于从前的微笑。

  “这些事情我都告诉你了,你想想要怎么做吧。风凄怎么说也是我的种,单看他对待切望便知道这是个多情种子,只要切望背叛了他,而你又体贴的留在他的身边,还怕他不会对你动情?我们两个人合作,你得到你梦寐以求的风凄,我只要我那傻的可以的切望,这不是皆大欢喜吗。”魇枕邪恶的笑容又一次浮现在干裂的唇边:“顺便告诉你,切望最大的弱点,就是为风凄着想的太多。”

(七)改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