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无尘?

    尖利的刹车久久回荡于冰冷的公路之上,飘雪,天地茫茫,如同雾气,虚无缥缈。

  司机慌张的跳下车来,前去扶起跪在雪地中不断摸索着地面的女子:“要不要去医院?”

  “不,不用的。”女子的声音带着点点寒冷的笑意:“你只是撞到了我的导盲棒。”她抬起头,灰色的眸子携着蒙蒙的茫然,空洞的望像远方。

  风凄蓦然紧紧咬住嘴唇,冰冷的身体死死的依靠在更加冰冷的婚车上。他无法负担自己的重量,惟有依靠这个没有生命、没有温度、不会改变的车壁。

  司机找到了那根折断了的红白相间的纤细的棒子,递到她,那个人间蒸发、又忽然坠落的切望冰冷的手中:“小姐,下雪天盲人不宜独自外出。”他的口气有些责怪。

  风凄渐渐清醒,无力的做了个手势,暗示司机他们要送她一程。在司机疑惑的眼神中,他们三人重新回到了车中:“小姐,请问要到哪里?”

  “无尘庵。”切望静静的微笑着:“在城郊边上。”

  “小姐,有没有人曾经告诉过你,你的眼睛很漂亮。”司机开着车,却忍不住时时瞟像神态冷漠却安详的切望身上:“它们与常人不同,是浅灰色的。”

  “是的。”切望淡淡的笑着:“灰色掩盖了一切罪恶,吸收了一切肮脏,所以它们注定灭亡。”

  “怎么,你竟然认得颜色?”司机惊讶的望着她:“这么说,你的眼睛是后天意外?”

  “不是意外。”切望轻轻望着窗外:“是我自己让它们离开。它们看够了罪恶,却不认得希望,无用,无用。”

  “什么?”司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她的话,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切望的话或许只有一个人能够听的懂:“你说,是你自己将自己弄瞎的?”

  “是。”切望并不介意他的言语无忌:“十年前,我一连七日以无尘庵中为佛上奉的香的烟气熏染它们、净化它们。可惜,就算是佛,也只能够另它们从此黑暗无光,无法在看到我的灾难与罪恶。而它们的肮脏,却无法得到解脱。”

  “我真是听不懂你的话。”司机尴尬的笑了笑,却从倒车镜中望到风凄那惨无人色的脸:“或许,你们佛家弟子的言语真的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无法领悟的。”

  “我并不是佛门弟子,你也不要嘲笑我这些你无法理解的话。”切望灰蒙蒙的眼睛空洞的凝望着窗外,仿佛与十年前没有丝毫的变化:“正是因为你听不懂,我才会与你说这样多的话。或许,我真的太久没有说话了。世界再无能够听懂我的语言的人……”

  再无?”司机饶有兴趣的盯着身旁这个漂亮的瞎子:“这是什么意思,曾经有人能够听懂、摸的透、理解的了。那是谁?他死了,还是……他做错了事?”

  "是的,他死了,我一直这样强迫自己认知,他死了。可惜,十年了,我却无法做到。”切望的语调携着淡淡的哀愁:“他没有错,错的是命运。”

(十)无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